香港:长者生活津贴免入息审查

2012年10月24日 上午 7:19Views: 20

废除强积金 要全民退保

左仁,社会主义行动

小恩小惠 诸多阻挠

现时香港有53万老人领取俗称「长者津贴」的高龄津贴,每月为$1,090元。梁振英竞选小圈子特首时,曾经开出长者生活津贴(俗称「特惠长者津贴」)计划的支票,争取基层的民意支持,但装扮亲基层的面具在当选不久后很快被撕破。政府提出每月$2,200的特惠长者津贴,每年耗资约62亿,因为需要设置资产审查机制,惹起基层长者及贫困人口的不满。10月20日(星期日)社民连、街工和民协共同发动抗议,总共约100低收入人士及长者在政府总部外进行抗议,要求长者津贴免除入息审查,并以此作为设立全民退休保障的基础。

特惠长者津贴限制65岁以上单身长者月入不超过$6,600元、资产净值不超过$186,000元;而长者夫妇月入不超过$10,520元、资产净值不超过$281,000元才有符合申请资格,同时一如过往的长者津贴,受惠人不能同时领取综援、高龄津贴或伤残津贴。门坎之高除了对待长者苛刻,还浪费估计总共5亿的庞大行政费用。如果长者毋须申报资产,估计政府每年额外开支多33亿元,以政府现时水浸的库房绝对可以负担。

现时65-69岁长者领取每月$1,100的长者津贴需要经过入息审查,而70岁以上长者。2008年时任特首曾荫权宣告将长者津贴金额划一增加至每月$1000,但同时表示有可能要对70岁或以上的申请者引入入息或资产审查制度。结果惹来泛民主派以至部分建制派议员的反对,加上当时刚进入议会的激进派政党社民连在议会内大声抗议,最后曾荫权在众怒难犯的情势下被迫妥协,取消侮辱长者的审查制度。

人口老化 长者贫困

资本主义国家,尤其由于极端的新自由主义政策,医疗服务和儿童照顾服务欠奉、房屋保障荡然无存、教育机会以至工作机会凋零,因此生儿育女的负担沉重,令香港以至亚洲的出生率长期处于低位,年老人口比例不断加大。香港2009年的长者人口占总人口的13%。根据政府统计署的预计,到2039年此比率将上升至28%。单是长者人口的增长,已使长者贫穷人口由2006年的26万上升至2039年的71万。

根据香港社会服务联会,是以住户每月入息中位数的一半界定为贫穷线,生活于低收入或贫穷家庭人口约有115万,高企的数字向政府响起社会危机的警号。虽然因为年轻及中年人士受惠于最低工资实施,令2011年贫穷人口去年的贫穷人口较2010年减少5.5万,但本港的长者贫穷率不跌反升,人数高达28.8万人,即平均每三名长者便有一人贫穷。

政府企图强行通过方案

在反对声音群情汹涌的形势下,泛民主派各政党以至部分建制派政党均表示不能接受政府苛刻的方案,表示会投票否决议案。工联会议会内手握六票、可能是政府关键的游说对象,其立法会议员陈婉娴则表示,难以接受政府现时方案,可能与政府谈判折衷的方案。然而,叶刘淑仪的保皇态度依旧强硬,批评长者津贴「民粹当道是民主政治必然的产物」。连新民党副主席田北辰都反对政府方案,要求65岁以上长者划一取消入息审查。

可见即使是寸进的福利改革对于资产阶级来说都是利益的威胁。政务司司长林郑月娥承认立法会内仍然未有足够票数通过方案,但可能会以些微让步(例如提高资产限额)令政党让步。政府称声拨款会耗用大量公帑,却仅得五日让立法会讨论,就要在本周五交财委会表决,不过是想快刀斩乱麻急急通过,以防民间有时间凝聚抗争力量,令梁振英再次焦头难额。

废除强积金

政府为了让银行家和投机者获益,在2000年引入强积金制度,强迫香港工人阶级要每月供款5%收入至强积金户口,将血汗钱变成金融机构的赌本。强积金平均管理费为1.74%,高昂的行政费用一直惹起工人怨愤,银行不过用这制度作为劫贫济富的工具。

香港作为全球金融市场的风眼自然受到欧债危机波及。由于希腊退出欧元区的危机,本年初至五月分强积金计划的总净资产共蒸发约$234亿元,以全港257.3万参与强积金计划的雇员及自雇人士计算,平均每个强积金户口蒸发逾$9,000元。

对金融投机者来说这不过是冷冰冰的数字,但对工人阶级来说这是高工时高压力底下工作的血汗成果,废除敲骨吸髓的强积金制度可谓刻不容缓!

社会主义行动要求:

  • 特惠长者津贴免入息审查
  • 废除强积金制度,立即设立全民退休保障
  • 向有钱人征重税
  • 民主公营化大银行及企业,由工人阶级民主控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