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科学怪风”死亡人数创记录,成千上万人无家可归,百万家庭失去电力供应

2012年11月1日 下午 2:19Views: 19

桑迪飓风进一步暴露政府机构受到商业利益的主导皮特·伊科勒(Pete Ikeler),社会主义替代(Socialist Alternative, 工国委[CWI]美国支部)纽约报道

巨大的“科学怪风”(Frankenstorm)飓风桑迪(Sandy)将数以千计的人赶出了他们的家园,数以百万的人失去了电力供应,整个美国东北地区据称有59人死亡。初步估计损失达到500亿美元,这将使桑迪成为美国历史上代价最昂贵的风暴。

虽然奥巴马和罗姆尼竭力避免提及任何气候变化的问题,但数以百万计的民众极为正确地看到这场飓风是(关于气候变化的)另一个可怕的警告。暴虐和极端的天气现象呈上升趋势,除非我们克服来自商业企业阻止我们改变能源经济的阻力,否则劳动人民将为此付出不断增长的死亡和破坏的代价。

和卡特里娜(Katrina)飓风一样,这场灾难的责任必须明确地归咎于大商业企业的政客们和资本主义制度。2005年,当卡特里娜飓风肆虐新奥尔良的工人阶级社区时,布什政府令人吃惊的迟缓响应速度理所当然地被视为布什无能的证据,正如肯伊·威斯特(Kanye West)所说的,他“不关心黑人。”

这次奥巴马在白热化的总统竞选中响应速度则显得更快。即使是新泽西州州长臭名昭著的共和党强硬派克里斯·克里斯蒂(Chris Christie)也感谢奥巴马的“卓越表现”和“服务”。但如果认真看一下民主党人的记录,则会告诉我们一个完全不同的故事。在过去的两年中,美国国会削减了联邦紧急事务管理署(FEMA)43%的主要资助(2012年8月27 日,《纽约时报》)。两党制把持的政治体系辩解这是为了减少联邦政府赤字。两党都希望通过削减重要的服务平衡预算,但花费纳税人数万亿的赤字主要是由于伊拉克和阿富汗的战争,以及救助华尔街和汽车公司所导致的。让我们多花一秒钟来考虑这个政策,这意味着什么:(政府)拒绝为在自然灾难或危机期间拯救生命和恢复劳动人民生活水平的重要项目付钱,相反,钱被交给企业高管和军事承包商!

预算削减

有些左翼会争辩说这都是共和党人的错。虽然这是事实,罗姆尼/瑞安预算提案将在2013年削减联邦紧急事务管理署(FEMA)高达40%的预算,但奥巴马也提出削减联邦紧急事务管理署(FEMA)另外3%的预算,而这是在2010年以来的预算大幅削减已经执行的情况下。这就是两害相权取其轻(Lesser evilism)的逻辑, 或者是一些人所谓的好警察与坏警察策略(good-cop/bad-cop)。共和党提议在重要服务方面大加削减,然后民主党人提出比较和缓的削减,并因此被描绘为“进步的”选择。当民主党在他们竞选主要资助者保险业的要求下,放弃了广受民众欢迎的“公共医疗保健法案的选项”,并以所谓的“顽固”的共和党反对为借口时,同样的逻辑也大为损害劳动人民的利益。

在一个气温和海平面不断上升的时代,面对越来越多的极端天气现象(包括最近在纽约和所有的地方发生的一系列龙卷风!),联邦紧急事务管理署(FEMA)之类的组织不应该被削减预算,而是应该急剧扩大和完善其服务!

由于资本主义依赖于导致气候变化的化石燃料,劳动人民面临着一个可怕的未来所带来的不必要的灾害,而这些灾害正威胁着我们的安全和生计。一个有效的、政府全面资助的和民主控制的应急反应机构是最最起码的必要组织。然而,正如纽约州州长科莫( Cuomo)说的,除此之外脆弱的沿海区域破旧的基础设施需要重建,以防止这种损失和人身伤亡,但是这不太可能真正付诸行动。

在纽约市,缺乏投资的城市基础设施包括供水、污水处理、能源、轨道交通、公路和桥梁,而这些问题已经达到了一个临界点。就像在新奥尔良一样,自2005年以来这种缺乏投资的影响不成比例地落在城市的穷人和工人阶级身上。

气象学家几十年来已经发出多次警告,但同样为利润驱动的政治体系使我们的公共服务贫瘠,使我们的基础设施缺乏资金,并阻挡急需的在再生能源领域的投资。真正需要的大规模可持续投资只有通过与资本主义制度决裂才能实现,用民主计划经济使用全球资源和技术的制度取而代之。

资本主义政客,无论是共和党还是民主党,都证明了他们自己完全没有能力解决这些问题。他们为了竞选资金依赖于银行和私营公司,包括能源公司。他们是为这些大企业利益服务的喉舌。

《纽约时报》最近估计今年总统竞选将花费破纪录的20亿美元,共和党和民主党之间大致平摊这些花费,资金大部分来自企业捐赠。资本主义总统候选人需要花费近10亿美元才能“当选”。这样,如果他们当选,他们就会削减联邦紧急事务管理署(FEMA)这些重要服务项目的预算!对这一折磨人的逻辑的回应,不是“捏着我们的鼻子”继续忍受,不是继续投票选举支持削减支出的民主党。相反,这需要我们利用我们所掌握的一切手段挑战这两个资本主义政党。这意味着组织大规模抗议活动,采取直接行动,组建一个独立的反削减支出的群众性政党挑战华尔街和大企业的独裁统治。

我们生活在一个灾难性的资本主义时代。桑迪飓风的后果只会进一步暴露了企业统治我们政府机构的事实。试想一下,如果劳动人民能有自己的政党发起宣传运动,要求为应急响应提供充足资金,全力打造安全的基础设施,并正视资本主义制度正灾难性地导致不可逆转的气候变化和此后留下的社会崩溃。立即开始组织这样一场运动的紧迫性已经不可能更为清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