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性平权的抗争近况

2012年11月8日 上午 7:46Views: 87

性平权。团结抗争。社会主义!

月夜/左仁, 社会主义行动

迎接同志大游行

今天适逢台湾同志游行的十周年,10月27日台北举行了以「革命婚姻 – 婚姻平权伴侣多元」为主题的大游行。今年有65,000人参加,破了历年的纪录,场面非常浩大。此外,是次游行亦吸引了来自23个不同国家的外国同志参与,大会保守估计有3000多名外国人远道而来参加。台湾不少工薪阶级认为,在职场受到歧视仍是司空见惯的事情。台湾伴侣权益推动联盟正推出民间版民法修正草案,要求同志婚姻、伴侣制度和收养、多人家属制度,并正在发动「百万联署」运动,盼在明年九月能将民间版草案送进立法院。

今天香港同志游行亦不甘后人,今年的同志游行亦表现了民众香港不分性倾向抗争的团结。今年女同盟会、香港彩虹、女同学社和大同主办,将由铜锣湾维园游行至中环遮打花园。大会为支持同性恋及跨性别人士在工作不受歧视,呼吁参与者穿着代表不同职业的服饰出席,以突显主题,而立法保障同志免受歧视亦是主打要求之一。

LGBT在香港

在今天的香港,社会并不像其他有强烈宗教背景的国家,对同性恋歧视表现为外界干预性的歧视,但社会的主流意识中仍然明显对同性恋持有反感,而且家庭内部的压制更为厉害。早前,香港的名媛赵式芝与波尔表富商家族的太子女杨如芯,在法国举行了一场同志婚礼。赵式芝的父亲赵世曾大力反对女儿的性取向自由,还掷出五亿巨款为女儿招婿,务求要令女儿「拗直」。

赵世曾时常在公众场合左拥右抱,女伴不停更替,对自己的性态度十分「开放」,却对其女儿的同性恋取向态度保守。坚持十多年的认真感情如此打压。对赵氏富豪来说,以金钱堆砌的异性关系比女儿多年坚贞的同性爱情更为珍贵。父权资本主义社会下,家庭延续和传宗接代的思想令女性家庭地位一向较低,而同性恋违反了核心家庭的基本构成,自然不能为父权社会所容忍。这既是性别歧视,亦是性倾向的歧视。后来,赵式芝在她的脸书上写道:「为何中国社会可以接受并歌颂男人拥有五个妻子,却不可以让女人选择不要丈夫?有趣!」这句话真实地讽刺父权社会下男女不平等的现实。

新任立法会议员人民力量陈志全出柜(公开表示自己是同性恋者),是一件非常值得鼓舞的事,是香港回归15年来首次发生。陈志全很快受到同志团体的青睐,亦成为了本年同志游行的发言人之一,为性平权抗争充了信心。11月9日,多个同志团体(包括香港彩虹、女同学社、女同盟等)中午在立法会外进行抗议,要求政府尽快就立法保障不同性倾向人士的平等机会及基本权利展开公众咨询。议会辩论期间,右翼保守的建制派发表了荒谬绝伦的言论。自由党张宇人表示会有有伪装同性恋伴侣而欺骗雇主福利;民建联叶国谦更直指,立法对华人传统制度造成破坏,引发社会冲击,对宗教团体带来极度震撼,直接道出同性恋不为现存制度所容许。最后,咨询动议被功能组别否决。社会主义行动支持保障同志的法例,这是依靠群众抗争向建制施压争取回来。但是,即使在有反歧视同志法例的国家,资产阶级政府在必要时仍然会动员落后保守思想的阶层,以分裂不同性倾向的工人阶级团结抗争,并以「完善道德」为口号维护核心家庭制度。因此单靠立法并不足够,我们必须从制度上作出根本的改变。

美国对性小众相对开放的社会风气,不是由美国资本家或政府恩赐的,而是群众和工人运动多年斗争争得来的成果。在总统选举期间,美国有三大州(马里兰州、缅因州和华顿盛州)通过了同志婚姻的公投,使美国承认同性婚姻的州和地区扩大到10个。但是,美国联邦依然未认可同性婚姻。因为共和党的浓厚基督教背景势力,令党更鲜明站在反同志的一方,这令奥巴马成功制造不少幻想,在选举中争取到不少「粉红选票」。但这不意味着民主党政府会真正保障同志的利益,也不意味着同性恋的普遍歧视就会在美国社会消失。

企业近年高调支持LGBT或赞助,除了是资产阶级要收编同志运动,避免其激进化成反财团或反政府的运动,更是要收割同志运动商业化的市场。市场公司估计,单在美国有高达1,800万人的LGBT市场,每年可消费收入(即空闲钱)高达7,900亿美元,平均每人约4.4万美元,远高于全国的平均数2.6万美元。纽约州去年通过同性婚姻合法化后,纽约审计办公室亦预计3年内,可带动婚宴及蜜月旅游的消费力,涉及1.42亿美元。如此庞大商机,有公司明明枪打着服务LGBT的旗号,美林银行成立专门服务LGBT的理财顾问团队。但是,企业所提倡的「性平权」是虚伪的,为的是牟取利润,只为中上阶层有消费力的人士服务,基层民众和工人阶级被排除在外。

LGBT在中国

近年中国内地(尤其是发达城市)社会风气对性小众放宽不少,尤其在上海、北京和广州等发达成市,但中国政府的政策始终对同性恋者抱有歧视,未有反对歧视同志的法例,同性婚姻亦没有得到法例条文的保障。因为家庭压力和社会压力,中国大陆的同性恋者都刻意隐藏自己的身分,被迫和异性结婚。根据长期研究同性恋问题的青岛大学教授指出,中国同性恋群体的一大特点是80%以上的人迫于世俗压力结了婚或者将要结婚。

张北川估计,中国内地十五岁至六十岁的同性恋人数约为3,000万,其中男同性恋和双性恋2,000万,女同性恋为1,000万;在中国大陆有超过500个的同志网站,全国各地大大少少的同志酒吧,不时被公安封查或骚扰,甚至向同性恋者金钱勒索。近年中国出现愈多的同志非政府组织,例如最大的是「中国彩虹」,但它们的行动都受到当局严密监管和限制,任何有可能组织群众挑战制度的行动,都会受到警察当局打击和阻挠。在中国,同性恋者没有基本的组织、集会和示威权利,都是比中共一党专政下的其中一方受害者!为了未来的同性恋发展出一份力,无惧国家机器公安的加压,因为在中国很多的同性恋者都只是中下阶层,连民主都有,他们都因为害怕公开自己的同志已失去工作和人生安全等问题,所以我们更加应支持他们!

但即使这些团体的活动亦非常有限,例如组织酒会或晚宴等联谊活动,令同性恋或跨性别人士自成一角,难以说服不同性倾向人士团结一致。加上这些活动都只能照顾有一定消费能力的中上阶层,难以想象埋首在血汗工厂的工人能够有机会参与。工人阶级占中国庞大人口,作为工厂或职场中受到欺压的阶级,往往是同性恋中最受压迫而申诉无门的一群。

性平权。团结抗争。社会主义!

政府、右翼宗教和政治势力反对寸进的同志平权,是资产阶级分化劳动人民团结的表现。这些反动势力除了打压同性恋或跨性别阶层,往往同时打压少数族裔权利、女性权利、外来移民权、贫穷及边绿人士权利,以维护自己占上位的统治制造。正如以「道德塔利班」恶名昭著的明光社,其宗教势力是依靠政府高官和资本家支撑的,而且在政治立场上是反民主和反工人的。社会主义者支持同志运动的抗争,包括立法保障同志权利,在斗争路途上揭破资本家和宗教势力互相勾结的真面目,将性平权运动连系至反资本主义的斗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