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十八大结束,5名男孩“冻死”街头

2012年11月22日 上午 8:18Views: 24

需要社会主义的斗争
野草

11月15日晚上,毛毛雨下贵州毕节市七星关区气温只有6℃,5个10岁左右的男童躲在垃圾箱中躲避寒冷。垃圾箱近一人高,长约1.5米,宽约1.3米,他们只有蜷曲起来点燃木炭。由于垃圾箱封闭,木炭无法充分燃烧,产生一氧化碳,几个孩子逐渐窒息。

第二天11月16日早晨,一名捡拾街头垃圾老妇发现有5名男性少年死于街头一个铁质可封闭垃圾箱内。事发路段距离流仓桥街道办事处步行只需1分钟。

事发垃圾箱旁边是一个拆迁工地。附近的居民介绍,出事前若干天,已见到5个孩子在此出现,“穿得不好,鞋子是水胶鞋,衣服和裤子都很脏”。有目击者称事发前 曾见他们在工地上用弃用木材生火取暖,并在一百米距离外的毕节学院临近菜场找吃的。更有目击者称,在拆迁工地看到孩子们搭起来的简单窝棚已倒下,地上留有 塑料布、三合板、一副羽毛球拍。

这5名儿童的父亲分别是三个陶姓的兄弟。其中一名父亲说5个孩子三周前相约出去玩后就没有回来。另一名父亲说5个孩子中有4个处于辍学状态,尽管老师屡次动员,但他们都以“成绩不好,不想读书”为由拒绝上学。

留守儿童

七百万人口的毕节市坐落于贵州山区。许多当地农民到更大的城市工作,而把子女交给祖父母和其他亲戚照看。

死亡的五名儿童中的四名儿童的两名兄弟父亲外出打工,把孩子交给他们的母亲照顾。这名奶奶年老失明,连照顾自己都很困难。

而整个中国农村约有5800万留守儿童。这些儿童同父母长期分离,很容易被家庭和学校忽视,得不到相应的家庭和学校教育,同时造成很多心理问题。

官方数据显示,中国有超过15万流浪街头的儿童,其中的半数由于家庭纠纷离家出走。

留守儿童的问题看似是由于家长外出工作,被迫和儿童分离。然而根本的原因是父母无法为子女在城市中获得相应的教育和看护服务。

然而当局并没有因为高速的城市化而相应地加大对教育的投入,相反近十年农村平均每一天就要消失63所小学、30个教学点……

学校是社会的缩影,在教育方面存在着巨大的等级差别。即使在同一个学校中,不同背景的学生受到老师的关注度也不尽相同。而由于教育方面投入不足,一个班有六七十名学生属于正常现象。即使教师希望平等对待每一名学生也不可能做到,因此所谓的差学生不但得不到更多的帮助,反而往往被教师忽视。结果是他们不但得不到足够的教育,而且心理也很容易出现问题。

因此需要加大教育方面的投入,使每一名学生都能得到充分的教育。同时建立民主的学生会,由老师、学生和家长组成的委员会民主管理学校。

需要在城市中新建学校和幼儿看护机构,免费提供给所有需要的人。为此需要培养大量教师和专业幼儿看护人员。只有这样,才能从根本上解决留守儿童的问题。

政府需要加大在社会救助的投入,并由民主的委员会管理救助机构,以防止出现虐待和拒绝救助的情况。

而要实现这一切,必须首先争取全面的民主权利。还需要在学校和工厂中进行罢课和罢工的斗争争取教育权利。

然而教育权利不平等和儿童贫穷的状况是整个资本主义制度造成的,即使统治阶级迫于工人阶级的压力进行改善,也会不断重新产生这方面新的问题。只有最终通过社会革命实现真正的社会主义,在新的物质和道德基础上真正实现人的全面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