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巴勒斯坦:不要加沙更多屠杀!

2012年11月24日 下午 2:13Views: 29

停止以色列国家恐怖行动!

出自《社会主义者》,社会主义党(工国委[CWI] 英格兰和威尔士支部)报纸

以色列军方开始轰炸加沙八天后,在11月21日(星期三)宣布停火。即使这对很多人来说是松一口气,但若果不结束对巴勒斯坦人的民族压迫,以及以工人阶级利益为依归去根本性地改变跨越整个地区的制度,未来流血悲剧再次爆发是难以避免的。加沙每个角落的男女老幼受到可耻的恐怖袭击,炸弹从海上、从陆上轰往这片细小的土地。

超过1,350个“目标”受到轰炸,超过100人死,800人受伤,170万人口受到精神上的蹂躏。

除了可疑的民兵部队及其设备,加沙政府总部、警察大楼和电视台大楼都成为轰炸对象。

一个11人家庭(包括4名孩童)在一间房屋受到轰炸,全部人罹难。

大部分在加沙的巴勒斯坦人没有避难室,没有安全的地方。主要医院的基本药物都用光,发电机的燃油、病床和基本设备都严重短缺。

香港以至国际上很多资产阶级主流媒体都讉责巴勒斯坦展开轰炸,又指以色列的行动是合理的。

他们附和美国总统奥巴马和英国首相卡梅伦等政客,在以色列政权屠杀事件上讉责加沙哈马斯领袖,但对以色列领袖的批评则轻描淡写。

然而,以色列军方机器长期以来几乎不断地在占领区内对巴勒斯坦人施加残暴镇压,媒体却很少报导。

在2008-09年在加沙三星期的“铸铅行动”引致1,400巴勒斯坦人死亡的大屠杀,以及最近的一次袭击事件的数年期间,319名巴勒斯坦人被杀。

当然失去每条人命都是悲剧,但事实上以色列犹太大被巴勒斯坦人杀害的人数是远远少得多的:在“铸铅行动”中13名犹太人死亡,而08-09年及本年两次袭击期间犹太大的死亡人数则有20名。

即使在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湖在11月14日决定将暴行升级前的一星期,已经有巴勒斯坦人付上沉重牺牲了。

在该星期,7名巴勒斯坦人死在以色列部队的手下,52名公民受伤。

之后,令人震惊的残暴袭击爆发,成为了加沙人的恶梦,亦不会为以色列人民带来任何和平和安全。

这次袭击一方面由内塔尼亚湖饥渴的权力欲所激起的,加上总理要确保其内阁大臣在即至的的以色列选举中取得好成绩。 2008-09年以色列的入侵刚巧又是在选举前发生的。

以色列/巴勒斯坦的“社会主义斗争运动”(与社会主义行动一样隶属于工人国际委员会)有参与以色列的反战游行,要求立即停止流血暴行,并清除现时以色列大财团和殖民者的右翼政府。

  • 不要加沙屠杀!将抗议行动升级
  • 结束加沙隔离,开放加沙/埃及的边界
  • 以色列军队立即撤离巴勒斯坦人的领土
  • 支持巴勒斯坦人在自己民主控制下的群众斗争,为真正的民放解放而战斗
  • 支持巴勒斯坦及以色列的独立工人组织
  • 支持为代表工人和穷人的政府而斗争。这政府将结束压迫、捍卫所有人(包括少数人)的民主权利,以资本主义和帝国主义决裂。
  • 支持巴勒斯坦、以色列以至整个中东的民主社会主义制度

 

 

《社会主义者》社论:以色列领袖为自身利益,施以恐怖大屠杀

正当美国总统奥巴马支持以色列军队轰炸加沙时,却说:“在地球上没有国家会容忍导弹从边境外降落在自己的人民上。”

这言论有意和可耻地扭曲了现实,因为加沙实际上正受到以色列政权的残酷占领。

现实的状况比“占领”一词所描写的更为恶劣,因为以色列国家没有为加沙上的巴勒斯坦人提供任何援助,令他们获得最卑微的生活条件。

加沙对自己的边界和外来贸易完全没有控制,整个地区受到以色列陆军和海军封锁六年,面对极度的贫穷。

加沙受到定期的军事侵略,大量巴勒斯坦人被杀、受伤和困进监狱。

在占领领土上,以色列政府实施以推土机清除巴勒斯坦人的家园,并破坏他们的果树林的政策,以让犹太殖民者和以色列国家基建的发展开路,切切实实地反对创造一个巴勒斯坦国。

在加沙的巴勒斯坦军队估计有35,000名战士以及其走私的枪械和火箭,而以色列则坐拥募兵175,000名、预备军450,000名,以及精密的喷射机、直升机、飞弹、坦克、枪械和炸弹任其使用。

以色列军队亦有“铁穹”火箭拦截系统,可以在空中识别及破坏巴勒斯坦任何可能造成破坏的火箭。

我们社会主义者不会宽恕对以色列任意的火箭袭击。有时这些袭击会造成无辜的死伤,例如上星期就杀害了三名以色列公民,而袭击又不会为巴勒斯坦人的理想目标迈向一步。

但是以巴勒斯坦的火箭袭击,去合理化以色列动用最新高科技武器大规模屠杀加沙人的暴行,就是企图掩饰以色列领袖及其国际上统治阶级盟友背后的真正动机。

停火会谈

正当本文撰写之时,以色列的“防卫柱作战行动”导致死亡和恐怖行动横跨加沙七天,75,000以色列预备被动用,以威胁将屠杀“显著的扩张”。

这次预备军的动员人员比起2008-09年“铸铅行动”有过之而无不及。以色列外交部长李柏曼解释,与铸铅行动不同,今次地面侵略需要进行到底,言论可谓令人心寒。

但是,世界及地区列强企图施加压力要求停火,避免地面侵略,尽管奥巴马无力地表示避免地面侵略“更为可取”。

更恶劣的局面是有可能发生的。如果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湖决定不回应国际上的压力,而只管以色列国内声音。根据民意调查,以色列国内有84%人支持空袭,但支持地面侵略的只有30%。

以色列政府指加沙一定要停止火箭袭击。这也是2008-09年屠杀时宣告的目标,但无论是上次还是今次的屠杀,都不能阻止对方的报复。

没有任何武力可以避免加沙群众抵抗占领,并为更好的生活而斗争。

残酷的军事行动不但不是解决方案,如果继续,以色列民众牺牲的性命会增加,令以色列更多人会质疑和反对战争。

随着巴勒斯坦的死亡人数增加,中东以至全球普遍人民对屠杀的忿怒和讉责将会上升。

西方战略家恐惧另一后果,就是以色列领袖摧毁哈马斯的欲望会帮助了其他巴勒斯坦民兵,例如作为伊朗政权偏好的加沙盟友- 伊斯兰圣战组织。

事实上,哈马斯一方面不时向以色列施以火箭袭击(目前亦正进行),一方面曾经试图对自己及其他军队实施停火,向以色列谈判以缓和高度的镇压和剥夺,藉以试图巩固其加沙一带的控制力。

内塔尼亚湖的恐惧与动机

在11月14日以色列飞弹开始降落的不久,在开始几轮袭击杀死了哈马斯军事领袖贾巴里后,哈马斯同意达成停火协议。但内塔尼阿湖及其同僚有另一计划。

内塔尼阿湖的战略并非受到所有以色列上层社会欢迎,当中是有很多分歧的。

例如以色列情报机构摩萨德前主管哈勒维与内塔尼阿湖的战略保持距离,并写道“当务之急是以色列要为地区制作一条埃及制作、美国支持的公式。”

但内塔尼亚湖长期以来准备对伊朗进行军事袭击,现在有意挑起国内的民族衡突,似是疯狂的行为,但却是本着服务以色列资本家阶级利益的心。

他们感到不安,因为穆斯林兄弟会在埃及和突尼斯取得胜利,又在土耳其取得更大支持后,哈马斯在地区内将会得到新的支持来源。

数星期前,卡塔尔的酋长访问加沙,承诺在加沙400亿美元的投资,以支持哈马斯。

卡塔尔的上流精英尝试扩展其地区的影响力,当中手段之一就是利用巴勒斯坦人的困境。

这受到哈马斯领袖梅沙尔的帮助。梅沙尔除去从前叙利亚阿萨德政权的赞助,然后将自己安置在卡塔尔的杜哈。

埃及总统穆斯林兄弟会的穆西不想与埃及精英公开衡突,并想留住美国及欧盟的支持,避免与以色列衡突,因此他与以色列安全局全作,封锁加沙和西奈山。

但他受到愤怒的埃及民众的巨大压力,去帮助加沙人。

以色列领袖对地区其他事件亦感到不安和恐惧,特别是叙利亚阿萨德的困境,以及其对黎巴嫩的影响。

同时,现时有罢工、游行和暴动反对以色列的邻国约旦政权。以色列资本家不想这些叛乱和先前的阿拉伯起义启发身处占领区和以国的巴勒斯坦人以及以色列工人阶级去进行反击。

此外,奥巴马重新当选为美国总统​​,对内塔尼亚湖来说不是好消息,因为他不想有任何压力迫使他与巴勒斯坦人进行和平会谈。

还有,巴勒斯坦当局重新复恢争取受到联合国认受,亦是刺激以色列政权的另一因素。

以色列之所以选择在此时此刻攻击加沙,最有可能的关键因素是1月分的大选(若果不延迟的话)。

内塔尼亚湖和李柏曼领导下的两个右翼政党想增加在以色列国会的议席。

因此两党最近加入袭击行列,但攻击加沙前的民意指出,他们并不能获得所希望得到的支持度。

所以袭击加沙正符合他们的选举工程,将民众的视线由削减公共服务和生活水平转移开去,渲染加强防卫的印象。

以色列民众受到这种密集的舆论宣传,指这是唯一改善国家安全的方法。

但是有相当的少数人明白到,军队并不能保障安全,当中有人参与反战游行。

工人组织

停火对很多人来说是松一口气,但进一步的“和平”会谈,并不会令巴勒斯坦人的愿望得以实现。

两方民族分裂、亲资本主义的政治领袖并没有解决方案和纲领,去结束循环不息的流血悲剧。

对巴勒斯坦人来说,无论是右翼伊斯兰哈马斯,还是在约旦河西岸法塔赫领导的当局,都没有可行的战略去打倒占领,或者提供体面的生活条件。

巴勒斯坦群众需要建立自己的组织,可以民主地组织防卫,并基于群众斗争去发动攻击,例如反对封锁和征收土地。

以色列方面,在2011年千千万万人参与了前所未有的社会运动后,我们需要一个新的工人政党去迈向运动的目标– 体面的房屋、公共服务和工资等。

只有通过在这地区建设新的群众性工人政党,才可以挑战和唾弃资本家政党的亲大财团议程,让社会主义理念获取支持。

这是建设两个社会主义国家的路线– 社会主义的巴勒斯坦和社会主义的以色列,作为中东社会主义联邦的一部分,为未来免除战争、恐怖行动和贫穷奠下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