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选民拒绝右翼议程

2012年12月14日 上午 11:13Views: 28

准备与属于1%的两党制作斗争

布莱恩·库鲁瑞斯(Bryan Koulouris)和泰·摩尔(Ty Moore),社会主义选择(美国工国委[CWI]支持者)在听到米特•罗姆尼(Mitt Romney)和保罗•瑞安(Paul Ryan)无法入主白宫的消息之后,数千万人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工会成员、女性、非洲裔美国人、拉美裔和LGBT 社群清晰地看到了共和党议程是一个恶毒而现实的威胁。在最后几周,右翼试图通过选民恐吓、镇压和在经济上伪装民粹主义来窃取选举,通过投入10亿美元的竞选资金企图剥夺穷人、年轻人和有色人种的选举权。

奥巴马的选票一点也不像2008年选举中那样令人兴奋和充满活力的。 今年,选民投票数与四年前相比下降了1200万。 大多数人投票支持奥巴马是为了“两害取其轻”,而不是像2008年那样将他看作带来“希望”与“改变”的救世主。

去年的占领华尔街运动对这场选举造成了影响 ,它将一场关于“99%和1%”之间经济不平等的讨论带到了最前沿。 公众关注的焦点在于60亿美元的开销用于联邦竞赛,这引起了数百万人的愤怒。 占领传达了反对商业统治的信息,也点燃了对“1%先生”米特•威拉德•罗姆尼强有力的憎恨。

奥巴马赢得了这场选举,尽管他有亲商的记录。 银行得到了数以兆计的救济而社会服务被切断,数百万家庭失去了他们的家园。 许多反战的选民支持奥巴马,尽管对一个国家又一个国家平民的轰炸在继续,一个不负责任的帝国总统的布什模型在扩大,利比亚的战争在持续,没有经过国会的讨论就嗡嗡作响的在全世界四处发射导弹 。

许多奥巴马的选民对他在过去四年中的表现深感失望, 正确看到了他只是华尔街和1%的傀儡。 奥巴马政府在没有任何真正委任的情况下开始了它的第二任期。 民主党“ 建基于 ”工会、有色人种、女人和LGBT群体,在选举期间吞下了他们对奥巴马的愤怒,牵着他们的鼻子为“两害取其轻”而投票。 现在,当选取过去,所有压抑已久的愤怒和沮丧已经到达极点。

对于工作岗位、清洁能源投资、教育经费、住房权和无数的不公义的解决方案的诉求将再次浮出水面。 并且再次,奥巴马将会把华尔街和大企业的利益放在首位,引起崭新的愤怒和反对。 建立政治上独立于两个企业政党的工人和被压迫者的新运动的时机已经成熟。

有所改变的形势和态度

全国第一次的,华盛顿、明尼苏达、缅因和马里兰的选民投票赞成同性婚姻权,成为性小众(LGBT)平权斗争中一个历史性的转折点。 许多进步的投票议题在全国范围内获胜,从增加最低工资到保卫工会权利到反对种族主义的“ 禁毒之战 ”的措施。 明尼苏达的选民以仅仅的票数,拒绝了把这国家最严厉的限制选民法案载入宪法的企图。 这些显示了在年轻人和工人中人口分布的转变和态度的转变。 结合大规模的工人阶级的愤怒,这将会成为明年爆发性运动的基础。

罗姆尼的策略很大程度上依赖于坚固的白人男性票(尤其是南方)和( 以操纵的方式实现 )低投票率的希望。 共和党的战术从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开始就依靠煽动白人选民中的恐惧与仇恨来赢得选举。 这种策略将会更加难于应用在国家层面的选举中-当正在成长的一代到达投票年龄时,这事实将会在未来的选举中变的更加清晰。 这次选举的失败将会加深共和党酝酿中的的危机,它将被迫重新定义自己的身份或者面临沦落为一个恒常的少数党。

但是这对美国国会的政党构成来说,并不是一个很大的转变,但是共和党议员的人事变动是值得注意的 。 “温和的”缅因共和党人和“中间派议员”迪克•卢格(Dick Lugar)离开了办公室, 茶党成员中最疯狂的几个亦如是 。 尽管茶党有许多失败,在共和党议会代表团内部的整体力量对比转向更加右倾,从而形成更大的两党僵局。

然而在奥巴马的胜利演说中,他重复了他与共和党人“跨越通道”的陈旧许诺。 现实上, 讽刺地奥巴马的两党合作是设计来掩盖他赤裸裸的亲企业政策,这将很快显现出来。 在2012年底前,两党双方都正在准备历史性的削减社会保障、医疗保险和其他必不可少的方案的开支 。 这将引发激进化、街头抗议和进一步的斗争。 在这种情况下,将有机会建立大规模的工人阶级抵抗、反企业的竞选运动和一个属于99%的政党。

在新的环境下建立社会主义运动

“社会主义替代”的候选人柯莎玛•莎万特(Kshama Sawant)在华盛顿州历史性的成绩展示了建立反对资本主义运动的潜力(见“ 社会主义替代历史性地赢得了27%的选票 ”)。 莎万特作为公开的社会主义者,在强大的民主党政客弗兰克•措普(Frank Chopp )18年职业生涯中,赢得比任何其共和党对手更多的选票。

社会主义替代的选举工程反对预算削减和企业避税,并呼吁公有化波音、微软和亚马逊,帮助推广了民主社会主义思想,赢得超过11,906张工人阶级投票,预计到点票结束时将会增长到20,000张。 这个成绩是独立的地方左翼候选人在2012年最大的亮点,并需要继续建设。

为了充分利用这种情况,我们需要大胆地呼吁, 成千上万的工会成员、占领活动家、社会活动家和年轻人参与反对削减的有组织抵抗运动。 这些联盟将需要准备罢工和大规模的直接行动,保卫人民的生活水平,反抗企业的攻击。 从这些斗争中,我们可以为我们所需要的——一个拥有民主社会主义纲领的群众性工人政党奠定基础。

在这两个主要的建制党之外的新闻中,我们看到了右翼民粹主义的威胁。 加里•约翰逊(Gary Johnson),自由意志党的总统候选人,得到了超过一百万张选票,3倍于最突出的左翼总统候选人- 绿党的吉尔•斯坦因(Jill Stein)的票数。 就像茶党在2010年的胜利,这让我们看到,如果左翼和工人运动不能建立一个替代令人憎恨的商业建制的群众性的政治选择,右翼民粹主义观点就会具有增长的潜力。

这些选举,发生在毫无起色的经济危机的第五个年头,展现了美国社会深入的两极分化。 从根本上政治和社会两极分化来源于尖锐的阶级对立,和数以千万工人日益增长的绝望。 在选举中缺乏一个清晰的工人阶级的政治声音,企业政治家之间的竞争扭曲地表达出了阶级的愤怒。 在这种情况下,右翼观点将会得到支持,并且在过去四年中已经看到了仇恨团体的快速增长。

从另一方面,当左翼给予大胆的引领,阶级分化也会驱使人们去考虑深远的左翼解决方案。 寻求新理念,在两大财团政党管理下,提供资本主义的痛苦解脱出来的道路 。 社会主义替代柯莎玛•莎万特在西雅图的选举活动说明,美国社会正在逐步变为社会主义思想崛起的沃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