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万人参与元旦大游行

2013年1月6日 上午 10:34Views: 33

要求特首梁振英下台及一人一票普选特首
抵抗,社会主义行动(工人国际委员会(CWI)香港)

一月一日元旦日,估计有十三万人参与大规模反政府游行,要求特首梁振英立即下台。梁振英政府刚刚执政半年,这次元旦大游行是民众对非民选的政府表达强烈的愤怒,并施加强大的压力。

游行中示威者指梁振英是「狼」、「吸血鬼」,并且由于梁振英多次以谎言欺骗民众而被讽为「长鼻木偶」。同时,很多示威标语上写着「689」,指梁在去年三月的小圈子选举中只得微乎其微的689票,并将99.9%的民众排除在这场选举之外。

示威者高呼「打倒梁振英」和「立即普选」。示威后的一星期,社民连的立法会议员梁国雄将会在跛脚的假议会内提出弹劾特首的议案。而在元旦日,香港的亲中共团体还组织起细小的游行以示支持梁振英,而队伍中绝大多数是老年人。即便是警察公布的数字,也不得不说反梁游行的队伍人数是支持队伍的三倍。

在香港,警察监管大规模抗议活动愈益严厉,在元旦日,全港三分一的警力的部署在游行区域上。在游行数星期前,警察表示他们将禁止参与团体在游行路线上摆设街站筹集资金。而摆街站是反对派争取民众支持的传统方式和重要的民主权利,因此必须积极捍卫。当日,几乎所有参与团体都无视这一禁令,继续在沿路设立街站。

示威活动一直持续到深夜,警察封锁了通往礼宾府和中环其他地区的道路,以图阻止企图进行占领的游行队伍前进。在午夜警察拆除了示威者在礼宾府架设的帐篷并逮捕了多名示威者,当中包括「长毛」梁国雄。

元旦日十三万人参加了反梁大游行

元旦日十三万人参加了反梁大游行

对社会主义理念的兴趣

工人国际委员会(CWI)在香港的支持者-社会主义行动在游行中设立了两个街站并发行二零一三年一月的新杂志,以传播社会主义的理念。我们街站筹措了超过三万一千港元,并销售超过三百四十本杂志,展示群众拒绝警察镇压民主权利。

对于一些示威者在游行中展示港英殖民时代旗帜一事,香港和国际媒体都作出了相当多的报导。这个趋势持续了几个月,而中共领导人亦会以此借题发挥,证明有「外部势力」干涉香港政治问题,并将之连系至需要就镇压性的基本法廿三条立法。

虽然现时一些打出殖民旗帜的相对的小团体主要是为了争取更大的自主权甚或香港独立,但同时亦表达一些反中国内地人的沙文主义和种族主义成分,一些通过互联网松散地连系的阶层亦卷入这趋势。对后者而言,殖民标志是一种表达反中共的方式,就如愈来愈多人戴上V煞脸具游行。社会主义者捍卫民主权利和表达意见的自由,但反对殖民旗帜象征着的混乱的理念和反动的思想。

社会主义行动的街站得到很大的支持

社会主义行动的街站得到很大的支持

整个制度的危机

与其说是一个政客的「失败」或欠缺诚信,不如说是香港面临整个政治制度的危机 – 让中共独裁强加的资本主义领导欺压人民对民主的渴求。

梁振英的领导班子虽然上任不久,但已经引发千千万万的示威者上街-包括在七月一日他上任时四十万人游行和九月超过十二万人包围政总反国民教育。随着未来威胁民主的新法案 – 廿三条 – 来临之际,未来抗议很可能会继续。最近新委任鹰派的中联办主任张晓明和政治局常委的张德江,可见恶法将至的蛛丝马迹。北京利用委任张晓明去加大香港政客对廿三条立法的压力。2005年的时候,张晓明时任广东省委书记时,汕尾发生了一场镇压示威的大屠杀,造成了二十名示威者被枪杀。

二零一三年一月,《社会主义者》杂志第19期

二零一三年一月,《社会主义者》杂志第19期

无论何时何地,中共都软硬兼施(或者用胡椒喷雾作谈判筹码!),并以2017年特首选举的规则(假普选)来作诱饵,尝试争取和中立化泛民主派政党。未来的斗争必然会面临这种威胁,可见需要以民主的架构 – 选举产生的委员会-去组织倒梁的群众斗争。

梁振英在与唐英年600票的抢夺战中,曾经抛出一些民粹承诺,包括处理房屋危机、增建公屋和使政策倾斜穷人。但正如社会主义者杂志当时警告,没有一样会得以实现。政府推出了一些小措施(例如增加印花税)去打击楼市,但2012年大众市场的房屋价格上升超过23%,楼房暴涨情况恶化令数以百万计家庭置业无望。

但对社会最穷的人来说,房屋危机已经造成惨痛的苦难。有报导指木板隔间房住户丑闻恶化,估计25万人要住在这种狭窄的空间里,数字是之前估计的两倍。因此民众对梁振英数间高价房屋僭建愤怒,是可以理解的。

梁振英只得689票,当中大部份来自富豪

梁振英只得689票,当中大部份来自富豪

二零一七年的普选?

经过数十年的拖延、谎言和耍手段,北京与香港的菁英们越来越难于阻隔落实普选。群众的压力再增加,这反映在对梁振英的不满,而这也迫使政府至少在表面上在2017和2020年的选举方案给予「发展进程」。但这并不表示他们会落实真正的普选,甚至远比不上政治上(更有技巧地)被财团商家垄断的西方民主制度。这个问题的结果将取决于未来几年的群众斗争。

时间愈接近2017之际,我们必须要准备好应对他们更多的手段和奸计。政府将代表资本家寻求维持不民主的防卫网(虽然稍作改动)去确保高门坎的提名资格,因此不想要的候选人永远不会出现在选票上。

我们再次见到右翼泛民政党恐惧真正的反政府斗争,并不意愿领导运动。在2010年他们抵制「变相公投」和与北京代表秘密交谈,支持「改善」和延续功能组别。因为这个背叛,特别是民主党在立法会选举受到重罚,比起上次2008年选举损失了10万票。

反抗国民教育的群众运动的经验对于未来反对梁振英和二十三条抗争中非常重要。这个运动在去年秋季已经有潜力打倒梁振英,迫使他下台。占领行动的参加者日益增加,甚至超出反对国民教育科大联盟的预料,而其当中主要由民主党及其紧密盟友教协控制,并以年轻的学民思潮为外衣,因其年青新鲜的形象大受群众支持。这个领导层远远落后于群众抗议的政治情绪,例如当中要求梁振英下台的口号,并支持社会主义行动提出的全港大罢课的要求。大联盟将自己与这些「政治」口号划清界线,强调改运动「只是」反对国民教育-但实际上这是群众对更广泛的普选、反二十三条和反抗整个腐败制度斗争的预演。

警察封锁了中区

警察封锁了中区

前进之路

9月的反洗脑抗议原本可以获得更大的退让,但反国教大联盟领导与政府谈判者背着群众进行暗室交易,令他们突然解散运动。

很多活动分子和年青今天在讨论将倒梁运动升级的方法,当中包括占领和政总扎营的可能性。在反国教行动中,我们提出以罢学作为反抗升级的第一步以击倒国民教育,在将来,罢工罢课等行动会再次成为斗争的一个关键,不只是学生的罢课,而工人阶级的罢工会更有力量制造改变。

一个建基于工人阶级和坚持民主组织原则的战斗性组织是现时急切必须的,同时民主的运动架构以确保所有提议可以被广泛讨论,并扎根于最广泛的活动分子之间。这是一个问题 – 关于群众斗争的领导层和纲领,也是关于哪种组织形式能最佳地促进拣选和测试可以带领斗争胜利领导层。社会主义者杂志的支持者会继续活跃于未来抗议,并主张将香港和内地的民主斗争连结起来,打倒梁振英和一党独裁,并需要建立工人群众政党和推翻资本主义。

本文乃取自《社会主义者》杂志最新一期文章「香港:倒梁愤怒激增」,经删剪和修订。中文版《社会主义者》杂志可经由socialist.hk@ gmail.com订购。 

旧英国殖民时期的旗帜-但英国也没有施予香港民主选举

旧英国殖民时期的旗帜-但英国也没有施予香港民主选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