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空气污染「打破所有纪录」

2013年1月23日 下午 3:48Views: 68

北京上周的空气污染水平是世界卫生组织(WHO)安全上限的40倍

中国劳工论坛报导

「我爱我们的城市,但我拒绝当人体吸尘机!」这是当中国北部的空气污染打破所有从前的纪录,数以千计的北京人透过社交网络发表的意见之一。不只是首都,还有其他30个中国城市遭受前所未有的有毒烟雾。空气污染大幅超越世界卫生组织(WHO)认为有害的水平。浓烟厚雾引致航班取消,高速公路关闭,并令有关当局被迫暂停大量工厂和建筑工地的工作。世界卫生组织上限的40倍

1月12日(星期六),北京当局表示PM2.5(细微得可以直接进入肺部,从而引致疾病及死亡的尘粒和碎片)数字录得每立方米993微克,差不多是世界卫生组织安全上限的40倍。一位环境专家指出,美国曾经于森林大火时达到这水平,而在北京录得的水平甚至超越这水平。

中国政府自己录得的数字显示,中国北部和东部33个城市的污染为「严重污染级别」,影响着超过100万人。但这数字被环保团体批评不够全面。

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的赵章元表示:「空气污染的程度是前所未有的,中国历史上第一次见到这么差。」

新华社报导,空气质素差劣的情况下,在1月14日位于浙江省的家俱厂发生的一场火灾,燃烧了三个小时才有人通知消防部门。居民很难从污染空气的毒雾中辨认出火灾的浓烟。

1月12日的空气污染录得超出指标

煤的燃烧

这年冬季是28年来最寒冷的。据称因为驱动中央暖气系统而使煤的燃烧量增加,是引致今 次灾难的原因之一。但即使政府亦承认主要因素是汽车数字上升,以及工厂和建造业的污染增加。政府喉舌的《环球时报》则指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建筑工地」。 很多官方媒体进行了批判性的报导,以显示他们的「独立性」。《环球时报》呼吁政府「向公众公布可信的环境数据」。

国务院副总理李克强表示:「污染的问题并不是一两天造成的— 这是一个长期的过程,解决这个问题也是一个长期的过程。但我们必须有所作为,包括改变工业生产和消费模式。」这是典型的官方评论,缺乏真正的方案或行动。

为 了产生电力,中国的煤燃烧量比美国、欧洲和日本三国的总和更多。现在有急切需要发展对环境安全的替代能源,例如风力发电和太阳能发电。现时,中国太阳能电 池和风力涡轮机的生产在世界处于领先地位,但大约三分之一的风车的发电量被浪费,这是因为电力网没有足够的技术吸取这些能源。而太阳能发电的行业主要是用 于出口的,并因为资本市场的波动,面临价格急跌和生产过量的危机。

而从本星期专做口罩的公司的股价暴涨中,可以看到资本主义的投机性 质。领头的口罩制造商「上海纽伦」的股价连续两日激增10%。类似的情况亦发生在一间专做污染控制仪器的公司「褔建龙净」中,其股价亦在一星期内上升 9.64%。可见在金融市场只会利用危机尝试去获取盈利,而不是输送资源去解决危机。

汽车使用量激增

在北京等城市,汽车使用量已成为另一个的空气污染源头。例如在北京,汽车的数目已由在2005年的260万辆,上升至一倍至今天的520万辆。在全中国,汽车的数量由2001年的500万辆上升至2011年的1亿辆,而预计在2020年中国将会有2亿辆汽车。

中 国政权有意识地促进汽车的销售和增加制造量,使之成为中国的「中流砥柱行业」,以吸引外国的汽车公司来投资。以生态学的角度来说,这个策略是一个灾难。工 业的投资和城市的规划应该要专注于公共交通运输、城市铁路、地下铁网络和其他更环保的方案。虽然市政府现正扩展地下铁的建设(在北京,近期有4条铁路开始 投入服务),这仍远落后于汽车使用量的急升和拥挤的道路交通。

甚至连官方控制的《中国日报》也指出:「如果我们更留神的话,是可以改善大城市的空气质素的,,在居住地方中种植更多的树,和对车辆的数量实施严格控制。」

空气污染是危害生命的重要源头

空气污染首次成为十大致命疾病之一。在2010年,在亚洲有超过210万人因为空气污染而早死,而当中一半的个案是在中国和东亚地区。根据2012年12月在《刺络针》发表的研究指出,空气污染的源头主要是柴油煤烟,以及汽车和货车所排放气体中的微粒。

中 国的高速城市化的计划很少考虑到人类和环境的成本,但房地产发展商和贪污的各级官员却能得到庞大的利润。我们需要民主的控制和计划去解决污染的恶梦,而这 必须连系到建造业、公共交通和其他主要公司的公共拥有权,并急速将经济的能源依赖由石化燃料转至可再生能源。在最近污染事件的震荡证明,真正的社会主义和 民主控制是生死攸关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