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青厨师被拖欠工资 劳工处草率了事

2013年2月2日 上午 4:45Views: 34

豪:「劳工处没有帮过我哋,只系想尽快了结件事。」 

邓美晶 社会主义行动

任职饮食业的二十三岁年青人阿豪,自中五毕业后便出来社会工作,已有五年全职厨师的工作经验。于California Pizza Kitchen工作三年多后,转职至另一家西餐厅工作至今,已经有任职一年多。阿豪表示,上一次转职的原因是因为被公司拖欠部份工资接近万元,到劳工处询问,职员建议他透过申请索偿,取回十八个月的拖欠工资(共港币九千元),但最后却遭裁判官判其败诉,并受到出言威吓,指若果决定继续追讨,第二堂聆讯的费用将会非常昂贵,意图阻止其上诉!阿豪为此辞去工作,并感到非常灰心。

get_img (2)

California Pizza Kitchen拖欠薪金近万元 劳工处索偿无果

California Pizza Kitchen(加州薄饼,简称CPK) 是一间国际连锁餐厅,全球有超过240家分店。阿豪上一份工作就是在CPK任职厨师,工作三年,由最低级的助理厨师开始,直至升职两级后,餐厅总厨向阿豪建议其担任多一个额外职务,作为培训师训练刚入职的新人,此额外职务可在月薪外再多发$500薪金。阿豪答应后,担任了一年半的额外培训师,并因此由原来九龙湾的分店转到尖沙咀分店培训新人。公司一向的惯例是培训师这职务从不需签任何合约,但十八个月来,公司从没向阿豪发那额外的$500工资,于是他向其上级经理查德问,三位经理曾经帮他追问总厨,但总厨总是再三推却:「所有拖欠的工资会迟些会一次过发支票给他,不用担心。」阿豪于是到劳工处查询,劳工处调查主任了解后向他表示,口头承诺也具法律约束力,建议他透过劳资审裁处申请索偿,追讨他被拖欠的部份薪金。

经过一个多月的辗转,每星期只有一天假期的他用了大部分时间处理这件事,包括请其经理及店长作证人写口供、自费索取公司的商标、处理文件等。到了聆讯当日,裁判官用数分钟听完阿豪讲述事件经过后,一句也没问过作为公司总厨的被告,就对阿豪破口大骂:「口头承诺唔会计数,唔好以为你有几个人写几封信就得!」还出言相吓:「如果你仲要再打第二堂,第二堂(费用)好贵架!」聆讯居然不够五分钟便结束了!

聆讯终结后,阿豪与被告被请到和解区,和解员再三提及下一次的聆讯费用将会非常高昂,劝阻阿豪上诉。由于第一堂聆讯是免费的,阿豪自己根本无法负担以后的堂费,听到裁判官的判决后已经感到非常灰心。

「调查主任、个官、和解员三人分别同我讲如果再上诉会好贵,怂恿我不要再追究下去。明明系个调查主任话口头承诺有法律效力,叫我去申请索偿,我花左好多时间、精神、洗左千几蚊,法官一句话口头承诺冇用就咩都冇晒」。丧失万元的阿豪对判决感到非常失望,「普通打工仔根本不会有任何法律常识,劳工处要我们靠自己去找数据,根本没有帮我哋,做事非常草率马虎,只系想尽快了结件事。」

强制性无薪「落场」时段 变相加班无补水

阿豪表示,饮食业大部份餐厅都有一「落场」惯例,如他在CPK工作时,月薪$8500,理论上公司规定每位全职员工每天工时九小时,但必须于中段时间「落场」,即是不计薪的休息时段,工作时间从早上九时至下午二时;五时半至九时半,而中间落场的三个半小时不计薪,这包括员工午膳时间。用膳时间不计薪这种剥削员工手段,大家乐两年前也尝试过,但遭到群众发起罢食抵制运动才收回。事实上这些都是资本家为求将利润最大化而剥削员工,节省成本的手段。

阿豪继续解释,在餐厅客人多的繁忙时段,原本的休息时间也可能随时失去,在落场时段也需要继续工作,变相是加班而不会补回工资!

「因为随时要继续工作,员工连食饭也没有固定的时间。」阿豪无奈表示,饮食业多数情况都是一样。

工人阶级需要战斗性工会 挑战资本主义制度

阿豪所遭遇到的剥削及拖欠薪金只是冰山一角。这件事揭露政府劳资审裁处之虚伪,表面上为工人争取应有权利,但如今次事件所见,劳工处将工人的投诉案件草草了事,实际上其角色是为维护资本家的利益,只不过是借助不公平的法律遏制工人争取自己应有的权益,站在资方角度尽快平息工人反抗。

面对香港服务业主导的职场环境,财团实行的工人零散化和短期工作合约大行其道,令工会尚未紧密连系至青年工人阶级。但随着青年政治意识的激进化,青年群众运动将会蔓延至有意识的青年工人。改变需要透过抗争获得,而团结就是力量。我们呼吁工人积极加入工会并参与抗争,捍卫自己的权益,挑战现时的剥削制度。需要以抗争意识武装工人,并将之组织在战斗性的工人政党的旗帜底下,以争取基本的工人权利(如追讨拖欠薪金)为开始,并要求设定标准工时40小时、提升最低工资至每小时40元的水平、争取劳工三权(组织工会权、罢工权及工会集体谈判权)。工人起来抗争反对资本主义制度,就是对不民主政制的最大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