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反种族主义青年」余炜彬参与辩论 抵抗种族主义言论(视频)

2013年2月8日 下午 12:00Views: 39

资本主义打压分化工人阶级,转移视线,所以要迫切对抗种族主义,遏制这种盲目仇恨的情绪

Faning, 社会主义行动

讲题:中港关系的发展(第二节)

讲者: 余炜彬(反种族主义青年、社会主义行动成员)

长毛梁国雄(社民连立法会议员)

陈云(文化评论员、《香港城邦论》作者)

陈景辉(文化评论员)

地点:香港城市大学

人数:100-200人

本场讲座,重点在于香港人对内地人的排斥和冲突,以及讨论其解决方法。当中,左翼讲者长毛和余炜彬和右翼讲者陈云和陈景辉均发表了其论述。前两者希望在场人士思考整个世界及中国局势,而非盲目排斥来港消费生子的内地人,并把香港作为中国争取民主自由的重镇;后两者则主张所谓「城邦自治论」。

余炜彬首先发言,他解释了新组织──「反种族主义青年」成立的原因是,香港近日有许多排斥及仇恨内地人的言论和行动,尤其针对自由行旅客和「双非孕妇」(夫妇皆非香港居民)。还有,上年度财政预算案的六千元派钱计划,政府故意在政策上歧视新移民,在香港掀起反内地移民的浪潮。于2011年区议会选举时,政客们不管是伪民主派,还是建制派,都参与煽动香港的反外佣情绪。

资本家的机器全速打压,分化工人阶级,企图转移视线,所以要迫切对抗种族主义,遏制这种盲目仇恨的情绪。所以反种族主义青年二月三日在岭大发起游行,这是由于岭大有很多内地生,这也是要保护他们免受这种盲目仇视的伤害。

在是次游行中,反种族主义青年焚烧网民集资刊登于《苹果日报》的种族主义广告。原因很简单:《苹果日报》收受十万元金钱利益,散播种族仇恨,更给予种族主义者折扣优惠。作为传媒公器居然违反应有道德操守,参与欺凌,偏帮种族主义者。须知道,种族主义不是言论和思想论述,而是罪行──导致血腥暴力的罪行!例如工人国际委员会(CWI)有成员就在法西斯组织的暗杀黑名单之上,并受过此类组织袭击。焚烧广告并非侵犯其言论自由,乃是要以和平的手段去表达我们的愤怒,阻止这种罪行继续下去,揭露种族主义的谎言。

今日有香港人把内地人叫做「蝗虫」,同时全世界的反犹者都抹黑犹太人是侵蚀世界资源的「害虫」。这样抺黑内地人,和主流媒体抺黑示威抗争是暴力,并无丝毫分别。焚烧《苹果日报》的这篇广告,是要借此表达反种族主义的讯息,揭露真相。

余炜彬又响应了「双非」使医疗资源不敷应用的问题,他举出例子:06 年香港生子的内地孕妇的诊金及住院费等增至四万八千元,港府因此而赚了6亿元。同时,内地孕妇使用公立医院的数字由一万一千人,降至一万人,至于大部分来港产子孕妇都是光顾私营医院。可是,政府并没有增加医疗资源。实际上,未有「双非」问题前的公立医疗资源本已不足,而港府在这方面的付出比新加玻和英国更低。这是由于政府把医疗产业化,以利润为依归;再加上中共政权的一孩政策与一党专政,以及内地医疗系统一塌糊涂、危机处处,使「双非」来港逃避暴政。

所以解决方法就是:公有化医疗资源,还有结束一党专政、民主管理一切资源分配。

在入境审批权方面,余炜彬反对大家要求政府去管制「双非」的出入境问题。因为香港的移民政策是以利润为依归的,例如投资移民政策,有钱人就可享有居港权,并非由民选委员会来掌握审批权。所以入境署是不可信任的,更不为此可加大镇压机关的权力。乞求这政府为港人把关,是不切实际的。是故,解决方法应是,由病人、医护人员、中港孕妇组成的民选委员会审批,而不是今日的独裁政府。

长毛梁国雄的发言,凡是各地交流,生活文化碰撞是一定会有的,而且大陆人的数量非港人所能抵御;也不能因生活文化、道德等违反大多数人的标准,就定性所有内地人都是暴政的工具。

长毛又说,加上今日中共是以八千万人管理的资本霸权国,渗透力很强,它以香港为踏脚石去其他地方捞钱,例如台湾,所以大家的眼光不应只放在「双非」来港生子和大陆客随街大小便。

他引用了马克思的名言:「纵容自己的族群去压迫其他族群的人,自己必受压迫;纵容自己的族群去歧视其他族群的人,自己必受歧视。」用政治经济暴力去压迫他族,打开潘多拉的盒子是会自食其果的。长毛又引了希特拉的狂言:「德国人不能自立,所以犹太人必须灭绝。」若以此论,难道要香港七百万人去屠杀十三亿内地人吗?!

同场的陈云以历史中「南方与北方团结的话就会变糟」作为原因,反对中港两地团结;又指自己并不反对资本主义,又以一个统治者的思维去教导现有的独裁政府应如何争取民心及维持专政──应维持资本主义的剥削,并把它变得「健康」(!!)

陈云忽略了内地强大的工人运动,这才是反对独裁的最大力量。他的「健康剥削论」就要维持工人阶级过「快乐奴隶」的生活。然而,今天的资本主义崩溃底下,工人阶级没有做快乐奴隶的奢侈,欧洲以至亚洲工人都起来斗争。

有现场观众说,香港人不应为内地的暴政买单,所以我们不应提供良好的医疗服务予「双非」孕妇,这问题应由他们自己解决。香港人已不能自保,还怎能多管内地人的事情?

余炜彬立即予以反击:问题的根本是在于内地的一孩暴政和一党专制;加上医疗系统落后,医护人员许多都不符合国际标准,上至医生,下至杂工都要收红包。所以「双非」问题不能在香港解决,必须从内地消除。香港是不能独善其身的,也不能与内地断绝关系;除非进行革命或战争,而这是不可能的;否则要引入外国帝国主义的势力去打败中国,实行港独才有机会,这也是不切实际的。

有一观众自称是社会主义者,他指出我们在反对种族主义的同时,也要照顾一般不明真相的群众之感受,不要一下子就说他们歧视别人,甚至是法西斯。我们要把问题聚焦在影响我们一切日常生活的霸权,向他们清晰指出,现有的统治阶级才是真正的蝗虫。

综观现场,余炜彬发言期间,不少「反蝗虫」的种族主义者在喝倒彩、叫嚣,甚至举高有种族歧视句子的「蝗虫」图画。种族主义是一种牵动仇恨的民粹,其政治运动亦充满高涨情绪,可见组织「反种族主义青年」去反击,是当务之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