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访问社会主义州议会参选人

2013年2月12日 上午 4:57Views: 20

华盛顿州众议院候选人柯莎玛莎万特(Kshama Sawant),在与民主党现任发言人弗兰克措普(Frank Chopp)的选举竞争中获得超过20,000(29%)的选票。是华盛顿州数十年来,公开的社会主义候选人赢得的最高的选票数。 

《社会主义者》杂志

问:为什么你选择在今届选举参选?

2007年以来,我们经历过全球金融危机、美国生活状况下降,年青人失业率高企,群众对斗争的意识再次提高,世界爆发了阿拉伯革命、占领华尔街运动、威斯康星州的抗争,工人阶级斗争回来了。 摩根大通等投机集团引发全球灾难,美国政府全力注资拯救银行,声称要挽救美国经济。很多群众问:「那拯救我们的方案在那里?」群众对社会主义纲领的接受度开始高了,我们要捍卫公共服务、需要向有钱人征重税,将银行和大企业收归工人阶级控制,反对打击我们的1%资本家。

我们的选举工程由五月开始,是长期的工作,需要大量资源、同志的投入和奉献。我们由拍门探访、举行会议和论坛,藉以与民众进行政治对话,引起群众中的回响。

我们制作了一份选举宣言的传单,并在选举期间介入了两个罢工,因为公司没有遵守安全条例,要工人使用危险的机器,很多任务人要连续使用5小时没有休息。

我的竞选对手是民主党的众议院发言人弗兰克•措普(Frank Chopp),他支持大量削减公共开支,华盛顿州的主要大学被加学费100%,很多学生出身社会工作前,已经累积了庞大债务。

资产阶级的候选人都极力将选举去政治化,避免激烈辩论自己的政策,以免在民众面前暴露自己的真正立场。在一些中产区举办的候选人论坛中,其他候选人都在打交道维维诺诺,我却强调这场是政治辩论,极力质疑他们背后亲财团的政策,获得了很多青年的支持。起初我们参选时,民主党候选人对我们不以为然,觉得我们与其他细小的左翼组织无异。后来我们的理念愈来愈在群众中得到回响,弗兰克•措普竟然要装扮成社运分子,在论坛上高呼「我不是政客!我是社运分子」。可见他受到压力,害怕群众愈来愈意识到我们与资本家代言人的分别。

对我们来说,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让我们对选举工程更有信心,在政治上十分尖锐和大胆。美国以至全球其他左翼犯上了很大错误,就是没有把握对激进左翼和社会主义的政治开放,参与占领华尔街的社运分子都没有积极参与选举。

民主党的选程经费是我们的10倍以上,我们在整场选举筹募了21,000美元,我们在华盛顿州的群众中筹钱,他们则有保守工会和财团的资助,这些工会领袖都与上层精英捆绑在一起。

我们除了从民众取得小额捐款,更说服工会支持我们。民主党从财团身上拿钱,进入议会后就要保障财团利益。但普通民众给钱我们是是不同的,是一种奉献和牺牲,他们承受着削减开支的煎熬,渴求有真正的改变。

问:选举工程的过程是怎样? 

我们的选举工程由五月开始,是长期的工作,需要大量资源、同志的投入和奉献。我们由拍门探访、举行会议和论坛,藉以与民众进行政治对话,引起群众中的回响。

我们制作了一份选举宣言的传单,并在选举期间介入了两个罢工,因为公司没有遵守安全条例,要工人使用危险的机器,很多任务人要连续使用5小时没有休息。

我的竞选对手是民主党的众议院发言人弗兰克•措普(Frank Chopp),他支持大量削减公共开支,华盛顿州的主要大学被加学费100%,很多学生出身社会工作前,已经累积了庞大债务。

资产阶级的候选人都极力将选举去政治化,避免激烈辩论自己的政策,以免在民众面前暴露自己的真正立场。在一些中产区举办的候选人论坛中,其他候选人都在打交道维维诺诺,我却强调这场是政治辩论,极力质疑他们背后亲财团的政策,获得了很多青年的支持。起初我们参选时,民主党候选人对我们不以为然,觉得我们与其他细小的左翼组织无异。后来我们的理念愈来愈在群众中得到回响,弗兰克•措普竟然要装扮成社运分子,在论坛上高呼「我不是政客!我是社运分子」。可见他受到压力,害怕群众愈来愈意识到我们与资本家代言人的分别。

对我们来说,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让我们对选举工程更有信心,在政治上十分尖锐和大胆。美国以至全球其他左翼犯上了很大错误,就是没有把握对激进左翼和社会主义的政治开放,参与占领华尔街的社运分子都没有积极参与选举。

民主党的选程经费是我们的10倍以上,我们在整场选举筹募了21,000美元,我们在华盛顿州的群众中筹钱,他们则有保守工会和财团的资助,这些工会领袖都与上层精英捆绑在一起。

我们除了从民众取得小额捐款,更说服工会支持我们。民主党从财团身上拿钱,进入议会后就要保障财团利益。但普通民众给钱我们是是不同的,是一种奉献和牺牲,他们承受着削减开支的煎熬,渴求有真正的改变。

问:是次选举对美国政局有何影响?

我们参选不单单是为了当选,我们是有政治目标的。传统上当美国有选举时,群众意识就会集中在选举上,而斗争的情绪就被拖低,所以我们决定参与选举平台。如今美国有四个州通过了同性婚姻的公投法案,我们强调这不是民主党恩赐给我们的,而是群众抗争和社会压力造成的结果。

美国处于全球的资本主义核心,社会主义理念却在华顿盛得到回响,这是令人震奋的事情。西雅图的情况不是独特的,相反整个美国以至全世界的民众都渴求一个解决危机的方案。愈来愈多民众意识到共和党和民主党不代表群众利益,而是财团的代言人。

史大林主义政权倒台后,资本家宣称历史已经终结。在80-90年代期间由于资本主义处于增长期,令左翼运动遇上很多困难。但今天很多人要新的选择,社会主义的理念得到传播空间。今次社会主义替代(Socialist Alternative)的参选是美国政坛一个新的转折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