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女性抗争与社会主义

2013年3月12日 下午 7:16Views: 72

中国是世界上唯一个女性自杀率高于男性的国家,每年 150 万妇女试图结束生命

野草

新的女性抗争运动开始在中国出现,在过去几年中国女性活动家非常活跃,例如街头活动“占领男厕”,以及抗议地铁中的性骚扰和招聘中的性别歧视。他们同样为在大学中的平等权利和反抗家庭暴力,而同时女性的抗争也面临中国“共产主义”当局的镇压。

2010年1月西蒙德波伏娃女性自由奖颁给两名中国女权活动家:律师郭建梅和教授艾晓明。而只有前者得以到巴黎现场领奖,而艾晓明教授没有被当局允许出境。

在中国女性在很多方面处境更加糟糕,因而女性有很多理由进行斗争改变当前的体制。根据国际卫生组织,中国是世界上唯一个女性自杀率高于男性的国家, 为男性的三倍。每年 150 万妇女试图结束生命,其中 15 万因此死亡。特别是面临赤贫,高失学率和照顾家里老人的农村妇女。

即使在城市中,女性也面临生活中大量的歧视。上海地铁第二运营有限公司的认证微博“上海地铁二运”将一名女乘客照片发上微博,图片显示:雪纺外衣下 可以看到她的内衣和袜子。该微博发出这样的“忠告”:“乘坐地铁,穿成这样,不被骚扰,才怪。地铁狼较多,打不胜打,人狼大战,姑娘,请自重啊。”

虽然女性占中国劳动力的46%。工作中仍然受到歧视。招聘中,女性受到很多歧视,或者根据其相貌选择而被物化。找工作或者面试时,女性往往被问到是 否结婚,是否有孩子之类的问题,将女性生育权利及所需的保障视为负担,作为选择是否招聘该求职者的标准。 在工作场所,女性也经常受到歧视和性骚扰。《城市信报》报导富士康经常出现女员工被性骚扰的现象,而面对这样的言语性骚扰,而很多女员工只能默默地流泪, 而不敢离开,因为一旦离开会被记过,影响微薄的工资。

由于大规模的私有化,女性的工资从2000年相当于男性的 64.8% 还下降到 63.5%。而同时女性的产假在私人公司往往得不到保证,甚至不允许生孩子否则将被辞退。这使得很多女性倾向于选择工资较低但是福利更有保障的国有部门, 如教师、护士等。但是即使国有部门,女性工资仍然低于男性,而且大多数管理职业主要是男性。

这造成中国女性比二十年前更加依赖于男性。这集中的反映在婚姻关系,而“剩女”一词的衍生就表现了性别歧视的问题。

前年的一项调查显示, 70% 的大陆女性只会和拥有至少一套住房的男人结婚。甚至上海一家开发商把这一点放到广告中“结婚不买房就是耍流氓”。七成受访女性认为男性要有房、有稳定收入 和一定积蓄才能结婚。其中,65%左右的女性希望男性的收入比自己多1倍以上,而逾63%的男性对女性收入的要求不高。38.3%的受访男性希望理想伴侣 的职业为教师,以下依次是公务员、医务工作者、金融财会人员等。

经济“改革”对女性权利和地位的影响

毛时代初期农村经济的集体化,很多曾经家庭内的任务同样被集体化,并建立进行这些任务的服务中心。诸如食堂、幼儿园和托儿所如雨后春笋般被建立,并 主要由妇女参与。据估计,在 1959 年农村地区共建立了 498 万个托儿所和幼儿园,和超过 360 万个食堂。而 80 年代随着农村集体经济的瓦解,让大量妇女重新回到她们的家庭劳动,而重新加强了传统的性别分工和秩序。

城市中由于私有化,女性面临更加不稳定的工作、住房和低工资问题,对男方或者父母的依赖性更强。《 2010 中国人婚恋状况调查报告》显示“80后”在择偶中更遵从父母的意见,更多因父母反对而与恋人分手。全国妇联妇女研究所教授蒋永萍分析说,这说明一方面由于 “80后”独生子女居多,经济上尚未独立,对父母的依赖性更强,直接导致他们在择偶中不得不接受父母的意见。

另一方面由于资本主义发展需要大量的劳动力,大量年青女性到制造业工厂打工。电子、服装、玩具、五金等劳动密集型加工行业偏向招女工,认为女工更细心,听话吃苦而且便于管理。

根据广州统计局,2000年人口调查估计,在广州有超过1,000 万移民劳工,其中 60% 为女性。另一项调查显示 2003 年深圳经济特区,5,500 万移民工人中 70% 为女性。而有 40 万工人的深圳南山工业区中80% 为女性,平均年龄为 23 岁。

虽然女工在工厂受着极端剥削,但大量青年女性进入劳动市场,脱离了家庭,在经济上独立,亦更相信自己的政治力量。因此,近年来出现了大量女工罢工,如前年年末的深圳海量存储设备工厂和上海赫比科技工厂的罢工。   女性运动和社会主义

当前中国女性权利得不到保障的根源在于当前中共一党专政的资本主义制度是维护父权制度的经济基础,如果不推翻当前的体制,女性就不可能真正得到解 放。历史上,虽然1949年革命并没有实现真正的民主的社会主义,但通过废除资本主义和封建地主制度,这场革命的胜利曾经在女性地位、男女平等以及广大妇 女的的基本权利等诸多方面带来了巨大的社会进步。而在毛时代官僚计划经济愈走到尽头之际,女性的地位再次被贬低。

实际上为民主社会主义进行的斗争亦包括争取女性权利的斗争。通过公有化管理大公司和银行并置于民主计划之下,改变父权制度的经济基础,保障妇女的平 等就业的权利。公有化并大量建设公共服务,如托儿所、养老院、公共洗衣机房和物美价廉的公共餐厅等等,减少主要有妇女承担的家庭劳动同时提供大量就业。提 供廉价的公共住房,使得女性可以脱离不幸的恋爱关系,或者逃离家庭暴力而不用担心无家可归。在工厂委员会和社区委员会的基础上建立民主的工人贫农政府,代 表民主选举产生,并可以通过民主程序随时召回,保障女性政治权利。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