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抗中的西藏——路在何方?

2013年3月13日 下午 3:33Views: 1238
中共镇压是西藏自焚的罪魁祸手
中国劳工论坛(chinaworker.info)
报道3 月14日将会是藏人地区抗议反对令人窒息的政治和宗教打压的五周年,亦巧合是1959年3月10日西藏叛乱被镇压的周年纪念。在零八奥运倒数期间,西藏发 生了自1989年以来最严重的动乱,造成多达200人丧生。示威开始时是和平的,国家展开打压后,激起暴乱和严重的藏汉族群冲突,令很多内地人支持随后的 镇压。

五年来,藏人的苦恼以可怕的自焚浪潮表达出来。过去两年,超过100名藏族以骇人的自焚方式抗议中共的国家镇压。在这些自杀和意图自杀的案件中,大约五分之一是仅仅十八岁或以下的少年。

“胡萝卜加大棒”

中共独裁的军事回应并不能平息示威和维稳。根据上四分之一世纪在穆斯林世界的经验,以及其他信仰的例子,无论何时何地,对宗教的镇压只会加强宗教的 掌控力,而不能将之消除。正如我们社会主义者五年前警告,镇压藏传佛教团体(很多团体现时正处于军事管理)和对西藏“分离主义”的表态(比如达赖喇嘛的画 像)的打压已经进一步激怒和异化藏族青年。  中共政权就像一部单一设定的机器,面对现时一阵的政治自杀,唯一的回应就是更多的镇压!上个月,三名藏人因煽动自焚而被甘肃省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监 15年。在青海,超过70人在过去数星期以同样罪名被捕。一名20岁来自拉萨的艺术家因为持有两名自焚者的数码相片而被判两年劳改。

北京在西藏地区的加大投资来给镇压的“大棒”上串上“胡萝卜”的策略没有缓和局势。即使过去数年尤其在西藏自治区投资大规模的建筑工程,但贫富差距 拉大,藏人被困在社会的底层。就如中国其他城市一样,疯狂的房产投机将楼价推高至城市(例如拉萨)中的大部分人不能承担的地步。经济繁荣主要令人口上升的 汉人得益,藏人(尤其是青年)被排除于外,而更多地移居至中国其他地方工作。江泽民着名的口号“两手抓” – 利用打击和发展 – 转化为受压迫藏族群众的束缚。

藏人地区的发展,就像中国其他地方一样,贫富分化达到爆炸性的水平,土地被抢占以维持城市房产泡沫,令农村社区被迫迁移而没有提供工作以及合适的生 活方式。超过一百万藏族牧民被重新安置,许多移居城乡结合部,在那里他们依靠政府补助生活,没有工作也没有他们传统的生活方式,如同一场噩梦。“住在这些 房子里的人看这里就像监狱。”一个藏族青年对《国际先驱论坛报》说(2013年2月25日)。

民族主义升温

与五年前的街头抗议一样,大部分的自焚并不是在西藏自治区发生的,而是在四川、青海和甘肃省名义上“自治”的藏人居住区。《经济学人》报导:“今 天,当局似乎最苦于在四川高原控制藏族人即将沸腾的不满。”这代表着一个转折点,对北京战略来说是头痛的。过去这些区域被视为相对“稳定”,包括藏汉在内 的族群社区都关系良好。中共的铁腕统治,以及其对宗教和文化自由的“零容忍”,令多数族群和少数族群的民族主义都有升温。

2011年末,成都有藏族和汉族学生在学校爆发暴力衡突,有防暴警察被召唤去平息事件,事由北京吹捧民族主义和官僚教条的教育政策。该校的汉族学生 开始在网上发布抗议,反对藏族学生拿政府资助,很多汉族学生视之为“偏袒”而感到十分忿怒。但同时藏族学生感到委屈,因为他们为了得到大学教育的机会,必 须离家远行上学,又需要以普通话学习。这显示中共政权是何等僵化地坚持高等教育使用普通话,也忽视了其实众多国家也实行多语言的教育制度。即使在国家操控 的教育制度以外举办的藏语课程也遭到当局关闭。

击倒独裁

引致藏人自焚的绝望是中共政权镇压下的产物。同时这反映,在零八年奥运的群众示威被孤立和阻隢后,激进化的藏人感到沮丧。所谓的“国际社会”拒绝为 支持西藏权利和抵制北京奥运发声,尽管国外普通民众普遍对藏人表示同情。这让很多争取自决权和反对中共镇压的活动者感到惊讶和迷惘。但正如社会主义者当时 解释,西方资本主义政权和机关(例如联合国)通过价值亿元的商业合约和贸易连结,与中共独裁的经济关系紧密,而在西藏问题上保持低调的态度使得生意不受影 响,这是可预料的。

每当资本主义列强介入以拥护“民主”和“人权”时,这些口号只是纯粹伪善的掩饰,以隐藏它们植根于资本主义中的真正目的 - 追逐市场、资源和利 润。美国对伊拉克和阿富汗灾难性的战争与“民主”无关,而是为了石油、对重要地区的控制力和延伸美国的权力。中共政权为了自由权力,在这些衡突中支持美 国。资本主义的“国际社会”在背叛受压迫民族(例如巴勒斯坦人、库尔德人和罗兴亚人)上有着骇人听闻的纪录。西藏的斗争无视这些历史教训,是极为危险的。 同样,阿拉伯革命中,埃及和突尼斯群众推倒独裁者,以及当中独立工会和工人罢工在斗争中的关键角色,对西藏的未来都有着重要的教训。

社会主义者支持藏人选择独立的权利。我们支持在中国及国际上的全面民主权利,包括宗教自由,同时政教分离是保障民主的重要因素。但为了从民族压迫解 放出来,藏人尤其是青年必须将斗争连系至整个中国的劳动群众的斗争,共同反对一党专政。工人阶级的团结和国际团结是斗争的致胜关键,而不是寄望于外国政府 和资本主义机构。

同理,流亡的西藏领袖及主要由达赖喇嘛倡导的“中间路线”策略,主张与中共谈判妥协,并不能带来出路。对这早已流产的策略的沮丧,激化了愈来愈多的藏族青年,但同时亦是激起自焚浪潮的因素之一。这揭示了在欠缺群众斗争和反中共政权的可行策略下,产生了一种无力感。

香港部分的泛民领袖同样对中共领袖愿意和有能力进行谈判怀有徒然的希望。他们错误地认为通过实践“温和主义”,接受中国内地继续以独裁统治,可以为 香港争取特别的交换条件。这样做即是背弃带来改变的主要力量 – 庞大但尚未被组织的中国工人阶级,只会弱化而非强化香港的民主斗争。中共政权害怕中国分裂,因而抵制向西藏作出政治妥协,正如它因为害怕任何先例会激起其 他地区挑战北京的控制,因而要打击香港日趋激进的“抗议文化”。

正如很多评论员最近说,如果中国今天激烈的社会矛盾和经济不平衡继续的话,新领导面临“革命”的幽灵。虽然工人阶级的独立组织尚待建立,但正是工人阶级作为社会上真正的财富创造者,才是为中国和其他等地带来改变的关键。

西藏的先进青年应该将焦点转移到革命的愿景,支持中国、西藏以至国际的民主和社会主义变革。社会主义者主张工人阶级团结斗争,争取体面的工作职位、 可负担的房屋和免费的医疗。这需要民主公共拥有和计划经济。斗争要取得胜利,需要民主的抗争组织,学生会、女性组织,尤其是工人组织来民主选举出抗争代 表,来决定政策、策略和方法。

我们主张准军事部队立即撤出西藏区域,以工人阶级呼吁结束悲剧性的自焚,而共同斗争反对现体制。我们捍卫所 有民族和语言群体在学校和与政府交流时使用其母语的权利。我们支持真正的新闻自由,而不受商业利益和政府垄断,不受政治审查,并大量资助少数语言的出版和 广播。社会主义者主张劳动者不分民族的团结斗争,反对资本剥削,为真正和自愿的亚洲社会主义联邦奋斗,并赋予民族自决权利,如果分离是一些民族所期望,我 们亦捍卫民族分离的权利。

我们警告,在资本主义基础下并没有真正的民族独立,尤其是小的国家只会受大国的新殖民主义控制(例如,名义上独立的尼泊尔是由中国和印度操控)。只有在社会主义的斗争下改造世界,西藏地区争取自由的斗争才能成功。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