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女为何受压迫?

2013年3月16日 下午 2:41Views: 63
——马克思主义与妇女解放 这是社会主义者关于“女性受到压迫的起源”文章的第一部分。我们会在下一期《社会主义者》杂志中刊登后面的内容。这一材料是由社会主义党(工国委英国支部)的成员所写。在此感谢“少年中国评论网”(youngchina.org),将这篇重要的文章翻译成中文。
不平等是理所当然的吗?

和先前的以私有制为基础的社会一样,资本主义将女性定位为“天生弱 势”。为此辩解的言论有很多,诸如圣经中的故事:作为添加物的女人之所以被创造出来,仅仅是因为上帝觉得亚当很孤独。夏娃是用一根多余的肋骨创造出来的, 而且,因为她性格中的弱点,她出现后的所有事情都变得糟糕透顶。

当科学替代宗教成为资本主义的主要理论依据后,又出现了其他的论点:女性的大脑比男性小;女性的肩与臀部形状异于男性;她们既不如男性理智,也没有男性的体力,易被自己的情绪左右。

虽然这些说法都曾流行一时、甚嚣尘上,但现在看来大都荒谬和虚伪。比如男女之间工资存在差异是因为男性从事对体力要求更高的工资,但在解释男性工资的分配差距时,体力却不那么重要了,更重要的是熟练程度,技能水平抑或是脑力劳动等因素。

家庭

关于妇女社会角色的解释主要集中在家庭方面。在保守党的意识形态攻势中,出现了这样的论断:我们当今所了解的,由丈夫、依赖于丈夫的妻子及子女组成的所谓“核心家庭”一直存在,而且是社会的最自然而且最优良的组织形式。

他 们声称妇女的低薪酬是理所当然的,因为与操持家务相比,工作是次要的。也就是说,在成年后大多数的时间里,妇女在经济上应依赖一个男性作为其经济来源,从 这个男性那里获得零用钱。而任何试图背离这个社会角色而保持独立生活的行为,比如支撑单亲家庭,都会在社会上招致灾难性的的麻烦。

保守党人(新工党的政客经常就这一点附和他们)指责这种妇女脱离其传统社会角色的趋势,将诸如犯罪和损毁公私财物事件等社会倒退的表现的增加归咎于这种趋势。对家庭的作用的了解不仅仅是为了反击这些意识形态攻势,对了解妇女所受到的压迫也是至关重要的。

家庭作为一种社会制度,扮演何种角色?

当 大多数人想到家庭的时候,他们往往想到的是亲属关系:母亲、父亲、伴侣、子女等。显然,亲属、朋友及同事等人际关系是无时无处不在的。他们是人类发展的重 要部分。但值得注意的是,当政治家和不少评论家提及家庭的时候,他们指的是一种社会制度。前英国首相戴卓尔称其为“建筑单元”。家庭,作为一个组织单位, 构成了资本主义社会结构的一部分。

资本主义意识形态下理想的家庭是这样的:

一)不参与工作的成员依赖于赚取收入养家的成员,后者传统上一般是男性,是一家之主。这种模式带来的影响就是所有的财政负担均由家庭负担,而非政府。当然,家庭不具备担负这些负担的物质和很条件。因此在历史上造成了饥荒、营养不良和疾病。

将 女人独自留在家中照顾学龄前的孩子,是导致抑郁症和神经问题的一个重要原因。福利国家采取了一些缓解的措施。这在资本主义社会部分地达成了共识:为了创造 服务行业劳动力和避免社会动乱的发生,有必要作出这样的让步。这也是那些发现家庭不能承担这些负担的男女工人们斗争的成果。地方政府提供的保障对于妇女尤 其有利。

但是,从一开始,女性的经济上的依赖性就已经固定到利益关系中,这种关系根植于父权制家庭的强化。因此寡妇被认为“必然是贫穷的”,同时,人们认为离婚的女性必须为自己的贫穷负责,只能领取最低收入。

资 本主义家庭观的核心是妻子在财政上对其配偶的依赖。即使一段感情业已结束,他们总是试图保持两人间的金钱关系。因为职业女性的增加,以及她们想与过去失败 的关系彻底决裂,所以给前妻抚养费的做法逐渐消失了。但在《儿童抚养法案》中,这种抚养费重新出现,该法案规定一个男人在离婚后应继续在经济上支持他的前 配偶和子女,因此妇女也不需要在经济上依赖政府的补助。

二)在家庭中,妇女为其他成员提供不计酬劳的家务劳动,诸如做饭,洗衣和清洁。此 外她们还照顾孩子,有时还照顾家中的老人或病人。对于她们的这些家务活,一些保险公司要价高达470英镑(约4362人民币)一周,这些工作没有一件是维 持良好的人际关系所必须的。妇女不必为了和孩子拥有良好的关系而将一天24小时,一周七天都花在照料孩子的生活起居上。事实上,很多母亲都会说,不必一直 都是照顾孩子是非常有好处的。这种将女性独自一人留在家中的工作,常使她们心力交瘁。随着地方政府为老人提供全程陪护服务、以及国民医保系统、教育及托儿 服务等福利事业的发展,这种情况有所改善。

这些福利事业也创造了就业机会,这些职位通常由领取微薄薪酬的妇女担任,但是毕竟是一种社会职能,而非被家庭强制的个人劳动。因为这些原因,妇女往往努力争取并维持福利,福利国家的倒退正威胁着妇女在战后经济增长中所取得的不大的进步。

社 区护理服务的资金缺乏意味着意味着妇女不得不待退回过去的处境中:在家中独自一人面临着一系列复杂难解的问题和无法满足的需求。这意味着妇女面临孤立无 援、困难重重的境地。这是那些与家庭有关的意识形态上的攻势中的理由:将这些工作说是是妇女在家中的本分,以此勉强作为削减公共支出的理由。

三) 家庭还是一个传统的社会控制单位。家庭是按等级制的形式组织起来的:作为一家之主的丈夫,和对他言听计从的妻子儿女。在过去,法律反映了男性对女性的权 力,其中包括暴力和胁迫,以及父母对子女拥有的权力。英国在最近才将婚内强奸或家庭暴力定为犯罪,而非丈夫所能行使的合法权利。

当保守党和不少工党需要家庭中的约束力时,他们就呼唤这种传统。他们相信家庭可以使其成员习惯于尊重甚至服从于权威。在阶级社会中,这不仅意味这家长的权威,还意味着社会的权威——国家和雇主的权力。

我们今天所了解的家庭总是存在吗?

围绕妇女受到压迫的根本原因,多年以来始终存在着激烈的争论。当中主要有两种观点,有时两种观点混而有之。一种解释着眼于既有的男性主导的男权社会的起源及其角色。另一种则认为,对女性的压迫与私有制、阶级社会的发展紧密相连,这两种观点并不矛盾。

如 果承认社会存在针对女性的压迫(包括对统治阶层的妇女的压迫),就可能将这种压迫的根源归于阶级社会本身。虽然这两种观点都不无争议,但大多数分析家对二 者的存在及合理性都持认可的态度。分歧在于哪个更具根本性。这个争论非常重要,因为“阶级社会和私有制是否就是妇女受到压迫的原因?”涉及到了社会主义、 阶级斗争还有推翻资本主义制度跟妇女解放斗争有多少的关联度这个问题。

恩格斯在写《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时,当时的官方意识形态就 认为护理员是符合妇女天性的职业,该观点认为妇女受他们生理特性的限制,她们作为子女的抚育者,这个角色限制了她们的工作和思维方式。而男性,则可以理所 当然的参与公共生活,以妇女的供养者和保护人的身份外出工作。任何试图脱离这种社会惯例的妇女都会招致道德和精神上的恶果。

但随着资本主义社会催生了工厂体系,这种观点的虚伪性日渐暴露。从日益发展的纺织工业、服务业到码头等职业都迫使妇女走出原有的圈子,成为工厂中的廉价劳动力。

尽 管统治阶级和越来越多的中产阶级希望一切都按照他们的意志发展,工人阶级妇女还是日益组织起来,开展斗争。即使对一些中上层阶级的妇女而言,这种(观点带 来的)限制太多了,因而发起斗争,意在争取法律上的平等,参与某些职业的权利,以及和自己同一阶层的男性享有同等的经济社会地位。当中的一部分人,与工人 阶级妇女达成了至少是暂时的一致,这种跨阶级的联合,虽然在短时期内能取得较好的效果,但往往会因为分歧而以失败告终。这些分歧包括采用何种斗争方式的分 歧,也包括目标上的分歧:是要求普选权还是拥有与男子具有相同经济地位的妇女方可投票?

在这个变革的时代,恩格斯试图用他当时所能找到的资料展示,早期社会的妇女并不如资本主义条件下那样社会地位低下,其所受的系统性压迫是更加晚近的事情。正如我们的标题暗示的的那样,他将这与私有制(即生产资料私有)、国家的发展联系在一起。

马 克思主义在生物因素与后天环境的争论中的基本立场是:很明显是生理因素决定了人类的能力范围,但人类社会发展的一个重要因素是文化,如技术、知识、传统风 俗及观念。即使妇女的不平等的地位的根源确实是因为在男女分工中承担抚育子女的职责,但在现代社会也不存在任何的理由,使之继续发挥着决定性的作用。争取 产妇权力和儿童保育权的斗争显示了打破这种分工的可能性。马克思在他的《费尔巴哈论纲》中写道:“有一种唯物主义学说认为人是环境和教育的产物,进而认 为,改变人的因素是另一种环境和改变教育的结果。却忘记了,环境正是由人改变的。”

为什么在早期社会发生的情况很重要?

如果正如某些人宣称的那样,女性的角色和地位由她们的生物特性决定而非归因于社会的组织方式,那么改变前一种因素显然比后一种因素——改变生产和社会结构的组织方式要更加困难。相反通过改变生产和社会结构组织方式来改变女性地位则有可能性。

同 理,如果我们认为基本权力结构主要是为了维护男性对女性的支配地位的话,女性对男性的斗争就是为妇女解放展开的斗争。如果基本的权力结构只是阶级统治的一 部分,并且维持着阶级统治,男性被赋予更多的权力的话,妇女将为反抗她们受到的压迫展开斗争,但这将倾向于与阶级斗争一起展开,与此同时,反对资本主义的 斗争将会涉及针对女性的压迫和歧视。

这篇文章的第二部分将关注女性在私有制和阶级分化出现之前的早期社会中的地位。并审视恩格斯突破性的着作《家庭、私有财产和国家的起源》中的结论,以及即使在现代历史学研究中,这些思想的有效性。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