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利亚: 内战的转折点?

2013年3月19日 下午 3:22Views: 59

叙利亚的起义已经演变成一场旷日持久的血腥内战。成千上万的人在政府军与一系列民兵武装以及民兵武装之间争夺地位的冲突中被杀害。

本文由瑞典社会主义正义党(CWI瑞典支部)的阿尔内·约翰逊(ARNE JOHANSSON)报导,初刊于瑞典党周报《进攻报》(Offensive)

美国、欧盟以及超过130个国家政权已经承认了叙利亚全国联盟(SNC,之前被称为叙利亚反对派和革命力量全国联盟)于去年十一月所组成的政府为叙利亚的政权。用美国总统奥巴马的话来说,这个政权被认为是唯一合法以及是叙利亚人民的“具足够包容、广泛和代表性的”代理人。

这 是于十二月十二日,在摩洛哥的马拉喀什,一个名为“叙利亚之友”的大型集会上作出的公开承认。这表明西方列强准备通过政治、经济和军事措施来尽可能地在政 权更迭中扶植一个听话和亲西方的政权。而美国在该地区的盟友,尤其是土耳其、沙特阿拉伯、和卡塔尔长期以来的间接支持现在被认为是不足够的。

同时,被人所忽略的是军事组织完善、装备精良而令人畏惧的萨拉菲斯特民兵努斯拉(AL-Nusra) 阵线,被美国指控为恐怖组织。

然 而,事实是叙利亚全国联盟的领导人已经遭到了公众的反对,这显示了反对派武装之间的关系或多或少地已经出现了一种宗派主义的倾向。一百多名叙利亚反对派团 体的成员喊出口号“我们全都是努斯拉”,令很多少数族裔和少数宗教信仰人士毛骨悚然。他们害怕在阿萨德政权倒台后变成二等公民。

西方国家 承认叙利亚全国联盟之时,恰逢阿萨德政权失去了全国最大城市-阿勒颇及郊外的两个军事基地。然而,由于种种原因,这个政权的血腥死亡所带来的痛苦会相当漫 长-尽管北约秘书长安德斯.福格.拉斯穆森说反对派的胜利已经是板上钉钉,甚至俄罗斯的副外交大臣米哈伊尔·波格丹诺夫已经不得不承认“不能排除”反对派 的胜利。

西方的军事集结

美国、德国和荷兰决定在土耳其与叙利亚边境加强军事力量,新近部署了一千二百名军队和六组“爱国者”导弹,这显示了局势升级的严重性。军舰也被部署在叙利亚海岸巡逻。他们声称军事集结的唯一目的是防御,然而却同时警告阿萨德不要使用他声称所拥有的化学武器。

在 现时的美国政治气氛下难以支持在叙利亚实施如同在伊拉克和阿富汗式的地面入侵,甚至如北约对利比亚的空中打击行动。然而,军事集结仍是某种形式的军事干 涉。英国提出在起义军控制地区建立一个所谓“人道主义走廊”的提议被否决,尽管首相卡梅伦称与阿萨德仍具有“一切谈判”的可能。

北约部队 在边境部署有以下几个目的。其中之一是设法阻止叙利亚内战蔓延到土耳其及黎巴嫩等邻国。叙利亚全国联盟在土耳其安塔利亚建设军事指挥中心将令他们之间的关 系更密切。而土耳其透过“顾问”、间谍和使用特种部队等方式,亦得到了渗透和控制叙利亚全国联盟武装的机会。这将令美国在日后假如有必要对叙利亚实施直接 军事干涉的时候将更为有利。

西方列强希望尽快改变政权。同时,他们有充分的理由担心他们支持的伊斯兰政治势力将令大批基督徒和阿拉维派之间出现多年的内部冲突,并令整个中东进一步动荡。

叙利亚自由军

帕 特里克·克伯恩(Patrick Cockburn)在《独立报》中写道关于一个恐怖的视频,这片段“每个叙利亚人都看到”,片段中两个在阿萨德主要基地阿拉维(Alawite)中所捉拿 的官员,被叙利亚武装分子斩。最令人发指的是现场展示了12-13岁的男孩被说服斩去一个中年男子的头。尽管当局轰炸叙利亚自由军控制地区的房屋和住宅区 对大量的房屋破坏和平民伤亡和苦难负有责任,但是反政府武装的虐待行为为政府的轰炸提供了藉口。

一名称自己是反对派的叙利亚青年在一个基 督教的网页 (信仰通信社)上发表一个报告, 他形容 “自由叙利亚军”向库尔德(Kurdish)在 Ras al-Ein的前哨地点的攻击并入侵这座城市是“以征服者而非解放者的姿态”他并且说 “是谁命令民兵武装以宗教信仰为由进行杀戮?”

报 告指出:“超过7万名库德人, 阿拉伯人和基督徒逃到 Hassake. 整个城巿在数小时内顿变死城. 当中信奉阿拉维派支持者被攻击最为严重, 他们只因所信奉的宗教而被杀死. 而其中一名死者是一名学校教师, 他爱着这个城巿和多年来教导学生无数, 而”自由叙利亚军”军方却将他拘捕并在他的被绑架的妻子和子女面前杀害。”

亚述人民主组织(ADO)也都强烈要求叙利亚国家联盟积极去减低在美索不达米亚地区(Mesopotamia) 亚拉伯人和库德人之间的矛盾,这些矛盾对社会中的和平和团结带来了负面打击。

宗派变质

瑞 典媒体对此报道很少,而且是把叙利亚灾难简单化和美化。很不幸地是,一些左派无条件地支持武装派别, 例如社会主义者歌德·克勒登(Göte Kildén)和贝尼·奥斯曼(Benny Åsman)(第四国际联合书记处的长期成员)的博客。直到现在他们才逐渐意识到他们不能再忽视叙利亚伊斯兰右翼派别力量的增长。无论如何,他们试图淡化 当前形势的危险,并指责美国和西方列强没有及时武装“更温和的”反对团体。

工人阶级的独立斗争是推翻突尼西亚和埃及的独裁统治的关键因 素。但是由于其在叙利亚不存在,最开始自发的反抗发生了变异称宗派活动而极大的压制和分散了反对独裁统治的羣众运动,是一个可以推断的发展趋势。这一悲剧 后果是这场持久的内战主要被一些世界上最反动和最不民主的力量资助,比如沙特阿拉伯和卡特尔——而在这些国家背后的是帝国主义势力。

努斯 拉(AL-Nusra)阵线壮大的严重程度同样被克勒登和奥斯曼淡化,他们说该阵线对叙利亚年轻人的吸引力在于其相对其他民兵武装较优良的武器和更大的军 事影响。尽管努斯拉阵线老兵从(2003年美国领导的侵略战争之后的)伊拉克内战中带来的血腥经验和实践,克勒登和奥斯曼试图让他们的读者确信,努斯拉在 叙利亚有支持基础,而没有反对整个世界的“异教徒”的基地右翼伊斯兰圣战主义。

克勒登和奥斯曼总是呼吁西方帝国主义给与叙利亚反对派更多 的军事援助。他们现在批评美国行政当局将努斯拉(AL-Nusra)定性为恐怖组织会带来“负面结果”。许多少数族群(超过该国人口的30%)害怕,在右 翼伊斯兰逊尼派统治下的国家内,他们所能希望的最好结果将不过是以二等公民的身份生存。前瑞典叙利亚驻叙利亚大使委俄拉·弗瑞比叶尔克(Viola Furubjelke )说:“武装最好的反对派派别没有一个在阿萨德倒台之后的政治计划。而且内战持续得越久,情况就越严重。”同时库尔德团体很少关注如何巩固他们统治地区, 但是他们拒绝服从阿萨德政权和组成叙利亚自由军的各个武装派别。

一个漫长的冬天

在面 前现今的形势,“自由叙利亚军方”有着优势, 但却未被认为是解放者和可以赢得支持. 甚至卡搭尔半岛电视台报道大量的阿勒颇平民指责政府向反对派政击,反对派在他们进入的地区巩固他们的地位。一名商人说“我们的国家被毁掉了。如果这就是革 命,我不想要。我强调我不支持当局,它曾经压迫我们。但是现在我们受到的压迫被以前糟糕一百倍。”

没有征兆显示现政权会立即分裂或者垮 台。这是由于各个民族和宗派团体(阿拉维精英曾经倚仗的)看不到可以替代的选择而只能为他们的存在而战斗到底。这意味着我们预见叙利亚将有一个严冬——长 期和绝望的巷战,导致不同的社区被迫离开家园,逃到被“他们自己的”宗派武装所保护的地区,或者更多人被迫作为难民逃出国。

有阶级觉悟的工人和社会主义者既不能支持苟延残喘的阿萨德政权,也不能支持宗教极端势力和听称西方帝国主义和反动的阿拉伯政权的人掌握的民兵武装。当前的政务必须是建立一个在不区分种族和宗派下,共同保卫受威胁的社区和任何拒绝卷入宗派内战的人安全的联盟。

除 了以上这几点,工人需要自己的独立运动,来反对阿萨德政权、宗派势力和帝国主义。根据这基础上,从工人阶级可以从突尼西亚, 埃及的仍进行当中的工人斗争中吸取经验, 叙利亚工人, 民主的积极份子和年青人可以开始建立一个新的社会主义运动, 去为真正的自由向反动政权, 原教旨主义和帝国主义挑战。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