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士康工会选举背后隐藏了甚么?

2013年3月24日 下午 2:49Views: 53

允许独立工会,还是控制工人抗争的激进化

张蜀杰

今年二月初,资产阶级媒体《金融时报》报道:拥有120万工人的富士康称,计划在工厂建立“真正工会”。据称,本月的春节过后,富士康将开始培训中国工人投票选举自己的代表。新一届工会选 举将不会受到公司管理层的影响,年轻的工人们将自行选举出认为可以代表自己利益的廿名工会代表和一名工会主席。一届工会代表的任期为5年。(2月3日, “富士康计划中国工厂的工会选举”,《金融时报》)

表面上看,似乎在全世界都在打击工会的时候,血汗工厂富士康则将到带领中国工人阶级建立真正代表工人的工会了。

连环罢工威胁资方

在 血汗工厂的工潮烽烟四起下,富士康早已声明狼藉。2010年数十名工人跳楼,富士康从此恶名昭着。去年,各地的富士康工厂开始纷纷发生罢工。其中较大的事 件有,去年9月,太原富士康发生有保安殴打一名女工,而导致两千工人暴动,工厂暂时关闭。2012年10月,郑州富士康数千工人罢工。

今 年年初富士康也发生数宗的工人罢工和抗议。据网络报道,1月10日,江西宜春丰城市,富士康新海洋精密组件,数千工人罢工,抗议工资待遇太低。翌日上午, 上千工人走上105国道,导致交通大堵塞。当局派出数百名特警、防暴警察到场维稳,随后暴力清场,喷射水枪及辣椒水,多名工人被打伤和被捕。

今 年1月22日,北京大兴区亦庄经济开发区,富士康电子厂三期产线员工发起罢工,抗议北京厂区不发年终奖及薪资不涨。北京富士康于2000年开建,2002 年投入营运,现有员工15,000人。翌日,河南郑州航空港区,一群富士康工人堵塞新郑综合保税区的海关入口,抗议富士康“欠薪”,并拉起一面写着“富士 康!!还我血汗钱!!”的大横幅。富士康在郑州有三个厂区,最大是航空港厂区,员工约二十万人。据郑州富士康的员工透露,由于苹果5销量不好,近期公司大 规模裁员四至五万人。

富士康怎会允许独立工会?

那么,为什么如此血汗剥削工人的富士康,还要让工人选举工会呢?

正 如上一期《社会主义者》杂志称“面临很多群众抗争的中共当局,对于罢工也无法像以前一样一味的镇压。很多时候政府以劝说和威胁的方式迫使工人停止罢工和组 织工人上街,很多时候资本家不得不作出让步。同时中共官僚和资产阶级也在尝试通过收买部分工人和利用官方工会等方式防止工人抗争激进化。”(2013年1 月,《社会主义者》第19期,“震惊世界的乌坎抗争一年之后”)

而《金融时报》一篇文章也称:“此举是富士康全盘努力的一部分,其目的是针对频频发生的工人抗议、骚乱、罢工以及劳动力成本飙升,微调其庞大的制造业务。北京方面也在鼓励劳资双方进行集体谈判,以求遏制愈演愈烈的不安定局面。”

实际上富士康进行的选举并没有突破《工会法》的框架。这样的选举以前也在其他工厂进行过。实际上富士康将进行的选举更多是一种形式。

很 多如富士康这样的制造业工厂里,工人之间很少交流,由于人员流动频繁,很多工人甚至都不认识自己寝室的室友。因此怎么才能让长时间工作的工人了解候选人, 选举出二十名工会代表和一名工会主席呢?富士康的回答是:春节过后,公司会开始培训中国工人投票选举自己的代表。这实际上就是一种干预手段,只不过换了一 个体面的说法而已。

而且工会代表5年一届,即使真的是普通工人而且资方不主动收买,工时超长的工人难以通过民主程序监督工会领袖。工会代 表长期处于岗位之后会蜕化成官僚,愈来愈脱离普通工人的身份,又怎么可能真正代表工人。而同时如果工人对工会代表不满,亦无法随时取消其代表身份,重新选 举。

《金融时报》2月5日另外一篇名为“富士康工会 自由选举将有助于维持稳定和党的权力”的文章,更加露骨的表示:“富士康的提议与其说揭示了中国劳工权利的发展,不如说反映了中共领导人在面对城市化、劳 动力短缺和经济放缓等社会压力时的务实态度。当局意识到,要使工人们不走上街头,就要让他们对工厂事务拥有更有效力的话语权。没有党的批准,富士康不可能 考虑自由选举的想法——中国没有自由选举,即便在工作场所也是如此。事实上,仍会有一些重要的约束因素来限制工会代表的自由。选举产生出的富士康工会领导 人仍需得到官方组织‘中华全国总工会’的批准方可任职。”

“自由选举的根本意义并不是赋权于工人,而是释放压力;否则这种压力可能引发一 场当局难以控制的不满情绪大爆炸。就像中国官方对社交媒体的表面容忍一 样(在公众的讨论变得太具批判性时,中国的社交媒体会受到审查甚至停止运行),工会的行动自由度也是受到限制的。中共执政地位面临的最大威胁是社会不稳 定。对已在竭力遏制腐败、恢复公众对政府信心的新领导层而言,为防止社会不稳定而付出允许工人投票的代价是值得的。”

英国《卫报》也做出类似表示,称现有的官方组织中华全国总工会无力代表这些工人,威胁到了中国现有的劳工体系。这就最可能是中国政府迫切希望将工人的抵抗制度化的原因:这样可以通过谈判放缓和控制工人的抵抗,防止这股力量演变为暴力冲突。

对 于富士康通过选举工会防止工人抗争失控(激进化),或者当局试图通过集体谈判来遏制工人斗争的企图,社会主义者应该如何对待呢?社会主义者支持任何有利于 工人阶级和贫民人士的改革,这些改良不是资产阶级的恩赐,而是工人斗争迫使统治阶级作出的让步。他们害怕工人斗争激进化,将威胁整个资本主义制度。但同时 社会主义者也指出,只要资本主义制度仍然存在,如果工人斗争不够彻底,所有的改良成果都可能会失去。工人阶级需要建立自己的组织和为一个社会主义替代方案 而斗争。

另一方面,和西方“劳资合作”的战后经济发展期相反,当前中国和世界都处于经济危机之中,资产阶级面临市场萎缩和债务高企。他们 并不希望也不能提供任何实质性的改良,相反希望加大对工人、穷人和妇女的生活水平和权利的打压。一个明显的例子是,“将建立真正工会”的富士康就在几天前 通知其大多数中国工厂停止招收新员工,一直到至少在三月底之后。富士康给出的原因是iPhone 5生产需求下降。由于富士康人员流动很大,每天有大量工人离开富士康,因此如果富士康停止招工一个月,将减少几万工人。而且现在正是春节之后不久,很多移 民工人也并不会回到原来的工厂工作,实际减少的工人很可能更多。

在这样的局势下,富士康选举怎会允许真正的工会自由,允许工人更容易组织反抗?工人对新工会的幻想很快会消失,中共当局将感受到很难通过工会改良来限制工人的斗争。

工 人在有地下团体和足够的准备的条件下,可以利用官方工会作为一个可以给他们提供一些有限保护的空壳。虽然今天在中国组织独立民主工会困难重重,但工人会随 着罢工斗争的持续化、规模化、组织化和激进化,对建立(目前只能是地下的)战斗性组织的意识会日益提高,工运会有所推进。真正的独立民主工会,必须拒绝管 理层干预,不要服务少数官僚,并要求由工人来控制工会选举。中国劳工论坛认为,如果这次“选举”不仅仅只是作秀,就必须包括以下基本条件:

●允许公平自由的工会选举,由工人自己组织选举委员会,运行和监督选举结果
●公司承认工会的独立地位,不受官方工会约束,并给予体面的运作设施(包括办事室、印刷机、通讯设备)
●反对政治打压,确保工人有宣传自由,各地工厂的工会可以自由组织和联合
●不要资方和官方工会傀儡!工会代表必须是前线工人,可通过民主程序随时被召回
●立即在不扣减工资下实现八小时工作制,确保全体工人有参与工会活动的余暇
●通过独立工会组织工人群众政党,取缔官方工会,结束一党专政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