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1933 : 希特拉是如何夺权的?

2013年3月28日 下午 5:12Views: 140

德国法西斯上台80周年之际,今天的教训是什么?

皮尔・奥乐信(Per Olsson,工国委瑞典)

在1933年1月30日,德国纳粹的领袖希特勒被委任为该国的总理(拥有专制权力的政府首长)。在几个月内,纳粹全面控制了国家权力并带领德国走向新一场世界大战之路。

纳 粹在德国1933年的夺权加速了这场新的野蛮战争与大屠杀的倒数。希特勒如何在拥有世上最强大的工人运动,自1918年到1933年之间曾经有无数次机会 建立社会主义的德国中夺权的?共产党(KDP)和当时虽然拥有资产阶级政策与领导层但仍然是工人政党的社会民主党(SPD)要为德国1933年的严重失败 负上最主要的责任。

是德国的资产阶级在1933年1月30日将国家的权力交给希特勒和纳粹。希特勒的第一个政府是纳粹与右翼资产阶级政党组成的联合政府。这个只有十一个部长的小政府当中,有三个是纳粹的。但在一月份的时候希特勒的夺权已经成为了事实,而工人运动却没能作出任何反抗。

1933 年3月的选举就揭开了这一切残酷现实的来临。共产党被暴力地镇压掉,并不能够进行任何的运动。曾经强大一时的社民党也已成为了空壳子,而资产阶级政党的代 表都过去到希特勒一边。在“选举”举行一个月之前的3月5日,纳粹向德国最大的资本家们保证“这会是十年,甚至一百年内最后一次的选举”,并说道他们会将 马克思主义“铲除”掉(包括工人的政治工会组织,作为资本主义社会中萌芽社会主义的种子)。纵使如此,纳粹也没有立即获得过半票数,得票只有百分之 43.9。在“选举”过后,希特勒在众多资产阶级国会议员的支持下即时被拥立成为独裁者。很快地,除了纳粹党以外所有的组织被禁止。在1933年5月,工 人运动被瓦解,而数以千计的运动份子被囚禁或屠杀。

纳粹的支持来自于倾家荡产的小资产阶级(例如破产的小生意老板、农民等),以及在 1929年大萧条和往后德国资本主义崩溃中失去工作、的中产。这些阶层不会自动的转向支持纳粹,他们曾经也支持过工人阶级和其组织。但他们一次又一次地被 (其政策只是跟随着其他资产阶级政党的)社民党领导层,以及宗派主义和冒险主义的共产党所出卖。

共产党在1923年德国危机中并没能把握 革命机会后变弱。共产党的领导退却了,声称革命进攻的“时机未到”。这是关键性的错误。共产党很快的失去在1923年中获得的支持,而政党的威信受到挫 败。加上其在1928年起所奉行的极左派政策,让共产党无法回应1929年华尔街危机后的德国状况。

共产党的极左政策,是1928年由史 太林官僚控制的共产国际向其指示的,当中社民党被标签为跟纳粹一样的“社会法西斯”。根据共产国际,资本主义已经进入了最终的危机而共产党应该准备直接夺 取政权。然而除非被推翻,资本主义并不会有最终的危机,这系统将会在巨大代价下继续运作,正如1930年代及后所发生的一样。除了这一点之外,共产党还需 要赢得大多数的支持才能开始准备革命。

于此同时,纳粹的威胁在增大。但是共产党却低估了其危险,而对社民党工人的宗派主义导致无法团结一致对抗希特勒夺权。除此之外,工人运动被社民党的资产阶级政策所箝制,首先是从自己的政府,后来是通过支持自1929年到希特勒夺权时期统治德国的右翼联合政府。

社 民党对这些危机政府的支持,包括强行通过紧缩政策的专制手法,让希特勒的纳粹能够赢得社会上中产阶级的支持并将他们转向工人的对立面。1928年过后,纳 粹党迅速地扩大,到了1930年代初他们能够获得数以百万的选票。至1931年该党拥有八十万党员,而其冲锋队(反革命民兵)开始占据街头与公共地方。

虽 然两个工人政党仍然远大于纳粹党,但是渐渐看到如果不阻止纳粹的话一场灾难就会降临。而只有共产党与社民党的群众组织走在一起在社区、街头、工作场所和农 村里团结反抗纳粹才能阻止纳粹。第一个在苏联反抗史太林主义的俄国革命领袖托洛茨基,也是第一个看到纳粹的威胁并了解怎样才能够打倒希特勒的冲锋队。

“在 这种情况下,工人群众对抗法西斯主义的联合战线政策呼之欲出。它为共产党开辟了巨大的可能性。不过,通往成功的条件是抛弃‘社会法西斯主义’的那一套理论 和实践,因为在当前的形势下,它具有十足的危害性。”这是托洛茨基呼吁共产党改变政策-从极左与宗派主义到团结工人反抗法西斯/纳粹主义的政策。

“共 产党必须呼吁保卫工人阶级已经在德国国家中赢得的物质地位和道德地位。这最直接地关系到工人的政治组织、工会、报纸、印刷厂、俱乐部和图书馆等等的命运。 共产党工人必须对他们的社会民主党兄弟们说:『我们两党的政策处于不可调和的对立状态;但如果法西斯分子今夜去破坏你们组织的门厅,我们将手执武器,飞跑 而来帮助你们。如果我们的组织受到威胁,你们能答应火速前来帮忙吗?』这就是当前时期我们的政策之精髓。所有的鼓动都必须以此为基调。”(托洛茨基:共产 国际的转变与德国局势,1930年9月)
*共产党的领导的回应就是指责托洛茨基向社民党的领导投降,并且高估了纳粹的力量。共产党领袖恩斯特・台 尔曼甚至指出社民派、共产党人与非政党工人组成联合阵线是“托洛茨基有史以来最反革命的主张”。一次又一次地共产党声称纳粹势力在减弱,并提出社民党的失 败将会是希特勒的末日来为自己的宗派主义来开脱。

甚至1930年的选举结果,纳粹比1928年多赢了五百五十万张选票,并成为了第二大 党,拥有超过百分之18的支持,也没能让共产党与社民党的领导发现将近的危险。相反地,共产党强调自己也在选举中进步-由百分之10.2增加到百分之 13.1-而社民党退步了。但是社民党得到四分之一的人支持依然作为最大党派。共产党的党报《红旗》(Rote Fahne)在选举过后写道:“纳粹党只会减弱”,而共产党应该继续维持同一路线。没有比拒绝看清事实的人更盲瞎的。

另一方面,社民党则 相信资本主义的机关能够阻止希特勒。因此其全面投入在支持政府的极端紧缩政策和戒严法。这个政策只增加了危机和贫穷的群众。在1931年12月,超过三分 之一的德国人失业-超过五百万人,相对1928年的七十万人。于此同时,全国的工业生产下降了百分之40。社民党的领导声称他们会在希特勒夺权后动员数以 百万的人反抗。这是由德国工会联会和社民党在1931年组成的所谓反希特勒的“铁阵”,声称能够动员四百五十万人对抗纳粹。但是这个“铁阵”不过是社民党 的选举机器而不是保障工人组织,例如在工人阶级社区中阻止纳粹党。

工人政党的瘫痪、分裂与无法为危机提供出路导致小资产阶级、中产、失去退休金的长者和绝望的失业者更转向纳粹的煽动,其将对工人运动和犹太族群的攻击混入一些对大财团的指控。

事 件甚至发展成共产党在史太林的指示下跟纳粹一起在拥有德国三分之二人口的普鲁士企图推翻社民党政府。这最终失败掉-普鲁士政府撑过了反对公投。但是翌年普 鲁士政府被冯·巴本的右翼中央政府所解散,而社民党也没有提出任何抗议。同时间,越来越多的大资本家和高级军官开始跟纳粹党建力更紧密的关系。

纳 粹所谓的“人民革命”根据希特勒是一个种族革命,而资本家们有权利带领因为“资本家们透过自己的能力爬上阶梯成为上层”(引自艾伦・布洛克《希特勒:一个 暴政的研究》)。德国资产阶级视希特勒和纳粹为能够粉碎阻挡独裁势力的武器-工人阶级进行自我组织的政党、工会、工厂委员会、合作社等组织。纳粹与法西斯 主义并不是资产阶级“一般”的专制独裁,而是服务资本主义的恐怖统治,来源自失望的小资与中产的反革命群众运动。这个反而能够让法西斯和纳粹主义在社会中 进行完全控制并且粉碎其他独立的组织。其胜利就代表工人运动不仅仅是被削弱而是被摧毁。

希特勒的上台是德国自1918年来一系列政治和社 会动荡危机的血腥终章。但是德国的结果并不是预定的。到1932年都仍然有机会可以阻止希特勒。可这需要所有工人组织都联合起来同一阵线对抗纳粹,而这并 没有发生到。与其单独行动,应当团结斗争,工人组织最终因为各自领导的错误政策和分析,最终一个接一个地被瓦解。

当共产党的领导在 1932年末宣布相当的路线改变并提出团结行动,至少在地区层面,一切都为时已晚。社民党的政策已经使其成员感到沮丧,并让那些将其视其为自己政党的工人 感到困惑。共产党的干部拥有很多有活力与英雄般的斗士,但也由于其先前的政策未能够团结工人阶级成一股更广泛的反抗。

在其1932年的党 大会中,共产党宣布这将会是其夺权之前最后一次的大会!这显示了其领导是何等的脱离现实,他们宁愿依靠革命措辞来维持士气,也不清楚解释当前的即时目标就 是要阻止纳粹,才能捍卫未来的工人运动。首先需要把纳粹的威胁打倒后,共产党才能开始谈论夺权的工作。在错误政策与分析下,共产党被瘫痪了,纵使其成员及 支持者都随时候命党的指示来阻止希特勒的上台,但1933年1月甚么也没有发生。同一样的瘫痪也影响着社民党。社民党的领导没有动员其核心力量来与共产党 支持者合作,反而将希望押注在统治阶级、法律和威玛共和国的残存上。社民党也声称纳粹在1932年选举中支持下滑反映了希特勒的爪牙离国家权力越来越远。

但实际正好相反。纳粹党的减弱与内斗反而迫使资产阶级更团结在希特勒的背后,而希特勒也反过来保证建立资本家所祈求的条件,并在纳粹党内清除掉所有相信“人民革命”的成员。而作为交易,希特勒在1933年1月30日成为了国家的总理。

正 因为工人阶级并没有认真动员起来反抗希特勒,这失败也就更为惨烈。在纳粹夺权后,顿时笼罩着失望与困惑,纳粹对所有反对的正面攻击更加强这个情绪。在其对 马克思主义和工人阶级的战争中,新的恐怖政权拥有无数的通敌者和密告者。整个社会被恐怖的触手荼毒。在4月就已经出现第一次由政权发起的对犹太商店的杯 葛。这只是往后发生的恐怖的预告。

1933年德国的灾难是了新一场世界的大灾难的开始。在夺权后,希特勒着手准备德国在欧洲的帝国主义扩 张和粉碎苏联的阴谋。新的世界灾难迫在燃眉。新一场的世界大战的爆发主要看纳粹德国重整军备的速度。希特勒在1933年的上台揭开了人类史上最黑暗的一 页。这是为甚么如今反抗纳粹与种族主义的斗争是何等的重要。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