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方打压升级 码头工人需要还击

2013年4月3日 下午 5:34Views: 21

法院可耻!禁制令是为李嘉诚服务的

以下是社会主义行动在罢工现场及募捐街站派发的传单:

码头工人的罢工展示了工人斗争的决心,罢工人数至今有增无减,葵涌货柜码头的运作效率瘫痪七至八成,令公司每日损失约600万元。在码头委屈多年的工人鼓起信心,瞬间发现掌握著码头控制权的是自己,而不是大老板李嘉诚。

工 人要求与资方立即进行谈判,增加时薪12.5元(即每更增加100元),这是合情合理的加薪幅度。码头工人已经有十年没有增加工资,现时日薪(24小时) 为1,300元,比九七年的1,480元更低。和黄港口集团在零九年的盈利高达13.9亿元,工人受尽超额剥削,最终持有人李嘉诚实为可耻。

码头公司竟然指为公司拼搏多年的工人不是他们的工人,因此不用负责工人的福利保障!可见外判制度是让公司推卸责任的制度。

罢工引来外界政党、工会、社运团体以至普通民众汹涌而至的声援,大量物资和捐款鼓动工人的信心,可见罢工是争取到公众的广泛支持。无论最后的结果如何,这场壮大的运动已为香港工人斗争史写上光辉的一页。

禁制令 – 工运廿三条!

和 黄集团说罢工工人并不是直接受雇于工人,因此不会负责工人的福利保障,但入禀法院申请禁制令的,却是国际货柜码头公司,可见资方是何等虚伪!李嘉诚宁愿花 钱请大状申请禁制令,外判公司宁愿亏损数以百万元,都不愿意满足工人日薪加三百元的诉求,可见资方视工人为敌人,视这场为不可调和的阶级斗争。

法 院的禁制令根本是资本家的工具,用来打击码头工人的罢工。四月一日禁制令颁布当天,是香港民主最黑暗的一日。法庭和法律从来不是中立的,往往是资本家镇压 工人的工具,尤其在劳资冲突中,法庭往往偏袒有钱人和资本家的。香港首席法官的月薪系$21万,几乎是码头工人一年所赚的钱。他们当然是用老板的角度去看 待事情的。法官李瀚良指出“工人的示威权不能凌驾私人业权”,可见法院的最终任务是保护有钱人的财产,而非大众的权利。

禁制令打压工人基 本的民主权利–罢工权,破坏香港的民主权利,禁制令简直就是工运廿三条。各国政府以专制手段打击罢工,已经成为国际趋势。例如,在2010年,英国航空在 公司92%工人投票赞成罢工的情况下,仍然可以颁布禁制令。在2011年,美国威讯通信取得禁制令,打压45,000名工人的罢工。本年年初,希腊政府颁 布戒严令,勒令渡轮及地下铁路工人结束反对减薪的罢工,这法令是70年代时期专制政府打击罢工所用的。

各地的工会都站在民主斗争的前线,因为攻击工会权利等于攻击民主!

行动升级 抗争到底!

禁 制令颁布之后,工人被迫撤出六号码头闸口,激起更强烈的反抗情绪。现在我们要将行动升级,呼吁其他行业的工会、工人和大众声援,并向法院进行抗议,揭破其 阶级歧视的本质。资方利用法院打击罢工权的手段会陆续有来,甚至有可能申请新的禁制令去对付码头工人,在未来甚至对付其他工人。禁制码头工人,等于禁制全 体工人阶级!我们需要各种方法还击,例如在4月5日双方再出庭应讯时,动员工人和声援者到法院外抗议,可以是其中一个可行的方案。

工人阶 级需要以集体行动和团结声援,抵抗不公义和不民主的法例,赢取更广泛对罢工的支持。现在六号闸口被迫清场后,斗争有必要有进一步的形式。我们需要群众纠察 队,这是对法院禁制令最有力的还击。数以百计支持者组成的群众纠察队在过往很多斗争中都是有效的工具,用以堵塞关键的出入口或交通。群众大会可以用来以投 票方式决定斗争策略,并组织和吸纳大量声援者,让工人的意见得以传播。纠察队亦用来应付警察骚扰和打击,维持罢工现场的秩序。在资方的攻击升级之际,警察 之后很可能会逮捕工人,或者动用流氓骚扰罢工,纠察队的角色是犹关重要。

虽然码头工人不免要在法律条文上与资方角力,但工人的战场始终在于斗争本身。码头工人罢工要彻底成功,必须要继续强化组织力,进而扩大罢工规模。

社会主义行动全力支持码头工人斗争:

抗议“工运廿三条” – 法庭颁布禁制令

在定期的群众大会中,组织外界声援和设立工人纠察队,以回应法院的禁制令

将声援工作升级 – 捐钱支持“码头工人罢工基金”

捐款户口:(恒生银行) (024)-295-8067833 (如在恒生/汇丰过数,无须输入024)

户口名称:香港职工会联盟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