码头罢工 – 劳资谈判僵持不下 要真正的行动升级

2013年4月17日 下午 6:02Views: 22

左仁 社会主义行动

今天,码头工潮进入第三轮谈判,逾百名码头工人游行至谈判地点葵兴政府合署外示威,向资方施加压力。目前,外判商“永丰”抛出加薪7%的方案,而“高宝”则只愿意加薪8.5%,与罢工工人要求的20%仍有相当遥远的距离。罢工工人绝不会接受这屈辱的不平等条约。

此 外,没有参与罢工的建制派工会 – 劳联和工联会表示会接受加薪12%,显然这是工会官僚与资方达成的“协议”,用以向职工盟施加压力。此外,每年外判商会在七月与HIT续约,有罢工工友表 示,在最坏的情况下,外判商有可能会准备在今年七月续约前结业,逃避对罢工工人的责任。码头工人必须准备抵抗资方的技俩。

由于资方不答应 每更加薪90元(即18%),职工盟宣布将行动,会呼吁HIT直属工和外判内运车司机加入罢工,并移师至长江中心外继续紥营留守。4月17日中午,约二百 名工人已经抵达长江中心外示威并紥营留守。为了争取公众关注和支持,留守长江中心外可以是其中一步,但更重要的是如何令罢工进一步瘫痪码头的运作,令公司 董事损失盈利才能击中其要害。

社会主义行动支持码头工人罢工抗争。罢工胜负的关键在于能否瘫痪码头的运作,码头工人的当务之急是呼吁HIT直属工和内运车司机参与罢工,并号召国际码头工人团结斗争,包括深圳码头工人。

呼吁HIT直属工和内运车司机参与罢工

在外判工人罢工后,码头公司的四十七个吊机,现在只有三十四个运作。现时HIT直属工(主要为吊机操作员)工作负担加重,疲累不堪。300名直属工按章工作,争取超时补水1.5倍,更不排除会将行动升级。

HIT 更聘请了没有考获安全证的南亚裔工人,不少未有罢工的工人指工作险象环生。部分复工的工人接受《星岛日报》访问时指,四十名的船上装卸员最少已连续工作三 天,当中有六人自上月底工潮起,不断在码头内“车轮式”工作,至今已半个月未尝回家。法院的禁制令打压工人合法的纠察权,却连最基本的劳工权益都不能保 障,可见“法治”的双重标准昭然若揭。

在工潮后,码头内的工人工作士气低落,工作负担更为沈重,有组织和耐心地呼吁他们加入罢工的战线,是绝对有可能的。

在 4月15日晚上,数十名罢工工友尝试走进码头内,呼吁内运车司机参加罢工。“社会主义行动”全力支持持续的和有系统的呼吁行动,包括清晨在葵芳及荔景地铁 站摆设街站,呼吁正在上班途上的内运车司机和HIT直属工参加罢工。此外,将工友呼吁罢工的演说录音,并以扬声器在码头内不断播放,亦是另一选择。这种坚 定的集体行动可以说服更多工人参加罢工,狠狠教训一下外判商和和黄集团!

update1

国际团结声援行动

国 际货柜码头公司(HIT)昨日再发出声明,指工潮下每天处理货量运力维持八成六。这说法是夸夸其谈,以打击罢工工人的信心。根据职工盟的声明所指,现时货 柜码头内每队装卸工人平均每小时能处理7至8个货柜的起卸工作,比起正常运作时的25个少于三分之一。工会估计,现时货柜码头的运作效率只及正常水平的三 成。

但是,HIT的确准备转用广东省盐田、蛇口等四个货柜码头落货,甚至促港府向广东省“求救”,特批货柜迅速来港,甚至制订新航运路线绕过香港,从而瓦解罢工的力量。

李 嘉诚的剥削爪牙遍及全球,盐田港同样由其控制。和黄集团可以继续剥削深圳工人牟利。工人唯一反对老板全球化的武器,就是国际团结抗争的行动。在零七年曾经 出现过罢工,抗议公司十年只加薪100元人民币。在香港的工会应该动用媒体,呼吁深圳及其他港口的工人,拒绝处理从香港绕道而来的货物,捍卫香港码头罢工 的力量。

我们明白到内地当局必然会阻止任何与深圳工人的连系,但即使单单公开呼吁团结深圳工人的举动,就足以引起各界高度关注,更会挑起 雇主一方的神经。香港的码头工人应该承诺,未来深圳工人起来抗争的时候,香港一方都会全力团结支援,绝不会沈默 – 一方有难,八方支援。深港工人的团结不是遥远的梦想,而是目前将罢工升级的必要任务。

4月16日,澳洲海事工会的八名代表亲临罢工现场声 援,捐出12.8万港元致罢工基金,并与百多名罢工工人,由葵涌货柜码头出发,游行至劳工处的葵涌办事处(即谈判地点),一起喊“罢工!撑工人!”的口 号。国际上的工会已经展开讨论实际行动支持香港码头罢工,包括慢驶甚至停驶来港的船只以帮助拖延货期。可见,国际上的码头工会已经积极前来声援,香港工会 应该有更进取的行动,呼吁国际码头工人参与斗争。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