码头彦将李李嘉诚的商业王国暴露于镁光灯下

2013年4月29日 下午 5:02Views: 77

李嘉诚拥有全球码头的13%容量,还有…

抵抗 社会主义行动

码头罢工震撼人心, 一个多月以来,揭露了李嘉诚等权贵治港的现实,令愈来愈多人睁亮了眼睛。根据《华尔街日报》资料,六大企业集团支配著香港经济,包括超市销售额的90%及 私人屋苑市场的三份之二,在每$1的花费中最少吞下23仙。他们的商业帝国遍及各行各业,你每次乘一程巴士、在一商场购物、拨一次电话、住一次酒店、看一 套电影,或照亮你的家,更勿论买一个单位,都不得不令这些富人更富有。财阀大亨控制地产市场,“地产霸权”一语由此衍生而来。

在这权力架构的顶端是李嘉诚。据福布斯杂志,李嘉诚在富豪榜排行第八,坐拥$310亿美元($2,410亿港元)的个人财富。按股票总值计算,他拥有的公司占股票市场的15%。去年,李氏等香港富豪猪笼入水,李氏身家上升了$80亿美元($620亿港元)。

算 一算,李嘉诚的财富在过去12个月的增幅几乎足够支付香港一年的教育预算($630亿港元),几乎相当于香港政府去年的卖地收入($690亿港元)。其他 一级富豪即使未如李氏,也赚得盘满砵满。恒基兆业主席李兆基的个人财富在去年增加$230亿港元,达到$1,550亿港元。郭氏兄弟没有受严重的贪污指控 及家庭内哄阻碍,财富于去年增加$310亿港元(来源:福布斯富豪榜)。

对香港大众而言,故事则截然不同。现时的贫富差距是已发展经济中 最极端的。根据香港社会服务联会指,贫穷成为这城市“地方独有”。根据经济学家谢国忠,香港平均工资在上个年代每年只增加了1.5%,低于通胀。而生活在 贫穷线下的长者数目首次突破三十万,达到305,000。

 

3月28日香港码头工人开始罢工

裙带资本主义

“白手兴家”的奋斗故事不过是资本主义下的传说。李嘉诚并无真正的白手兴家,而是靠剥削 工人赚钱。无论在昨天的英殖政府,还是今天的中共独截及其香港傀儡下,他都大大地受惠于国家,通过“裙带”关系中受到特别厚待和保护。李氏在1972年成 立的长江实业,现今是香港第二大的地产集团,在香港7个单位中有1个由其建筑。

在毛派影响下的六七暴动后,李嘉诚趁著房产投机热潮中建立 长实集团。在英政府的允许下,长实集团分支到公共事业,并于1979年收购了控制港口的和记黄埔,又于1985年收购了作为香港第二大的能源公司港灯,成 为打入批发、电讯及媒体等经济领域的跳板。李氏的屈臣氏集团拥有超过7,800间分店,包括百佳超级市场(在香港有250间分店并于国内有50间)及其他 品牌例如Taste和丰泽。

在1970年代后期,全球政策转向新自由主义,助长了李嘉诚尤其在英国(因当时英殖治港)扩张公共事业和基础建设的生意。如果没有政府的帮助,李氏家族真的会靠穿胶花白手兴家?

新 自由主义声称国营部门“没有效率”,而要尽可能私有化最多的部门,水、能源、交通、学校、医院,甚至监狱,被私人资本家以利润模式营运。李氏等大亨及其国 际上的同类人物一直大有影响力,令政客们采用激进的新自由主义政策,如私有化、去管制化(降低服务质素和对客户的保障,以增加利润)、外判制(正如我们在 码头业中所见,“血汗工厂”的工作环境和削弱工会的议价能力)。

但当新自由主义攻击政府的福利和扶贫措施时,财团却受著政府的政策庇荫, 来保障土地的供给、超低的税率、纵容资本寡头(财团之间达成控制价格的协议,操控市场)。因此,香港是个典型的“裙带资本主义”-官商勾结,这完全粉碎了 右派智库指香港为世上“最自由”经济体的神话宣扬。

自由派经济学家往往回避这些问题,但事实上世上并不会有一个没有“裙带”关系的资本主 义经济。当梁振英“选上”了香港特首的时候,曾经扬言要挑战大财团(当中大多数支持其对手唐英年),尤其是他们对房屋市场的垄断,并提出要增建公共房屋。 但这并没有兑现。以李嘉诚为首的一众财团,在北京的盟友的帮助下,迫使梁振英乖乖听话,淡化其建屋的计划。

 

全球商业帝国

海外扩张

香港资本主义是“成熟”的资本主义,意味著其经济几乎完全是寄生性的,建基于钱滚钱,而非建 基于民众可消费或可使用的生产来创造财富。大多香港的利润来自外地,尤其是在中国大陆的血汗工厂劳工。今天,金融的投机制造了钜额金钱,制造了连中产都透 不过气的房屋恶梦。25万人住笼屋与板间房,被剥夺了基本的住屋权利。但正如列宁解释,“剩余资本”在此狭小的市场中出现,导致资本家需要向外扩张。李嘉 诚可以说是这个现象活生生的教材。

李嘉诚拥有一系列的港口、电信、媒体和公共事业,全球雇用25万名工人。他控制了世界上港口总货运量的13%,营运将近30个国家的码头。李嘉诚的旗舰港口企业“和记港口控股”是和记黄埔的一部分,其亦与中国的国有企业合作,包括营运深圳的港口业务。

李 嘉诚在中国的投资不止于此,在北京等大城市都有其建筑项目。在农历新年前,吉林省有100名工人在和黄拥有的豪宅外抗议,追讨$2,000万的欠薪。香港 财团在邓小平的走资改革后,很快便拥护中共独裁,而这些权贵家族甚至被“选上”为半官方职位的政协或人大,包括李嘉诚的儿子李泽钜。

欧洲 爆发债务危机,该区成为了李嘉诚收购的目标,购买私有化的公共事业、能源公司和电讯。和黄的收入有42%是来自欧洲。一个财经分析师对于李嘉诚最近收购供 给英国四份一人口天然气的威尔斯与西部事业(Wales & West Utilities)后感叹道:“欧洲成为了李嘉诚新的宝贝。”李嘉诚拥有的其他英国公共事业为英国电力网络(UK Power Networks)、北方天然期网络(Northern Gas Networks)和南方水业(Southern Water)。去年,和黄花了200亿欧元来入股爱尔兰的电讯商Eircom,花了130亿欧元入股另一奥地利的电讯企业Orange。李嘉诚的屈臣氏集 团拥有英国及爱尔兰超过900所分店的连锁药房。

 

电讯公司“3”在瑞典遭到支持香港码头罢工工人的抗议

社会主义的解答

香港的社会主义行动,是工人国际委员会(CWI)的盟友,支持香港码头工人争取生活工资的斗争。我们与码头罢工工人 以及通过工国委与世界上社会主义者讨论,我们正在协助这场斗争,并推动全球的声援行动。根据国际工人斗争的经验,例如去年葡萄牙的码头罢工得到欧洲八国码 头的罢工一小时声援,我们提出全球码头工人罢工,声援香港的阶级兄弟。在李嘉诚拥有全球多个港口,在其工会中特别可以提出这呼吁,包括在亚历山大港、布里 斯本、布尔诺斯艾利斯、雅加达、卡拉奇、伦敦、洛特丹与悉尼。

码头工人的斗争赢得了香港普遍群众的巨大支持,激起了对贪婪狂妄财团的愤 怒。工人需要强大而民主的工会来捍卫自己的权利,但同时需要建立一个新的工人阶级政党来终结财团的专制与经济垄断。这个任务源于国际上阶级斗争的尖锐化和 政治的激进化,对“1%”贪婪富豪和资本主义日益愤怒。现在极需要新的工人政党,争取对社会主义纲领的支持:

  • 让财团为危机埋单-向财团征收富人税,并终结香港的超低企业利得税率!
  • 终结所有外判与合约劳工-捍卫真正的工作,并要求工资增幅水平超过通涨!
  • 建立战斗性的工会与新的工人政党!支持国际主义、团结声援和反对一切形式的种族主义与歧视!
  • 要求立即增建廉价公屋,每年5万间-踢走财团,并将银行和地产商民主公营化!
  • 打碎资本家的寡头,终结地产霸权!唯一方法只有将长实、和黄等财团拥有的企业国有化,并实行工人与大众的民主公共管理。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