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五一劳动节 争取标准工时的抗争

2013年5月1日 下午 5:07Views: 72

“没错,阶级战争会爆发,但战争是我所在的富有阶级发起的,赢家也将是我们。”——美国亿万富翁 – 华伦.巴菲特

大坑东 社会主义行动

mayday

巴菲特的名言与李嘉诚所思所想一脉相承。李氏发动阶级战争,通过和黄集团和HIT的奴才,还有作为“烂头卒”的外判商,向码头工人发起进攻。但是,码头工人展示了还击的方法。

葵 涌货柜码头工人罢工抗争,增取加人工,得到广大群众支持,可见群众反资本霸权的情绪高涨。日本、澳洲、瑞典和许多其他国家的码头工人和海员纷纷团结声援香 港码头工人,可见国际主义是工人的阶级本能,更呼应五一节的主题 – “全世界无产者团结起来!”物价飞涨、世界资本主义危机深化、雇主打压愈发严苛,今年的五一游行继续是劳动者重要的行动,以捍卫自己生活水准。最低工资已 经在两年前实施了(尽管其水平远低于群众需要),劳工三宝中的标准工时将是下一个劳资对抗的战场。

极长的工时

作 为全球国家和地区中人均生产总值排行前三十名的地方,香港劳动者的工时之长在世上也是讽刺地名列前茅。根据瑞银2012年9月的“价格与收入”报告,全球 72个被调查城市中香港人均年度工作时间为2,296小时,高于全球(1,915小时)和亚洲(2,154小时)平均人均年度工作时间,位列全球第五高。 东京的人均年度工时为2,012小时,芝加哥为1,854小时,伦敦为1,787小时,最低的巴黎仅为1,558小时。

而统计处亦在今年 三月公布了去年(2012年)本地雇员的工时资料。去年,全港雇员每周工时中位数是45小时(国际劳工协会规定每周工时四十小时,超过四十四小时已属严重 长工时),相比前年(2011年)并无下降。年长人士工时更长,年逾五十五岁的雇员,每周平均工作达48小时。四大低薪行业中,保安员的每周工时中位数长 达64.7小时,最长工时的保安员每周工时更高达72时。饮食业中,中式酒楼菜馆员工,每周工时中位数是60小时,最长工时高达63小时,港式茶餐厅员工 每周工时中位数是57小时,最长工时可达61.3小时。

真实情况很有可能比以上数据严重,因有其他因素没被纳入调查中。最常见的情况是雇 员加班了但不被雇主记录。例如,在本文撰写时还在进行的葵涌货柜码头工人罢工中,部分参与罢工的工人就曾指出他们每次工作时期名义上是24小时,但连续工 作48或72小时(即整整两天或三天!)是常有的,一位工人表示最长曾经连续工作96小时!

外判是香港和世界上都存在的大问题。印尼和南 韩近年都爆发了反对外判和分判的罢工,亮起了引领香港工人前进的明灯。资本家用来增加工作时间和削减实际工资,今次码头工人罢工将其罪行一一揭破。不仅是 码头工人,保安、清洁工、公共机构如大学的食堂,甚至是公立医院的医生都纷纷被外判。在香港外判工人占劳动力比例愈来愈高。200个公屋商场贱卖给领汇 后,雇员工作条件急剧恶化 – 保安由8小时一班改为12小时一班,而且超时补水没有增加。工会必须抵抗攻击,首先在群众面前揭破外判的邪恶本质,然后通过精密部署的工业行动,要求永久 工作,结束外判和分判。

外籍家庭佣工也是工时极长,香港天主教劳工事务委员会于2009年进行的调查发现,受访的外佣每日平均工作长达15小时,当中四成七的工时介乎15至20小时之间。这令已经受著种族和妇女问题深深压迫的群体更加受苦。

争取标准工时

群众长年深深体会高工时之苦,乐施会于2010年的调查显示,逾八成巿民认为本地人超时工作的问题“严重”,接近三分二人支持立法订定立最高工时。

去 年三月,超过一千名消防员为争取将每周工时由54小时缩减至48小时参与了其工会发起连续三日按章工作的行动。近日,消防处提出减低每周工时的方法竟然是 透过缩减夜更消防车及执勤人手数目,而非投入资源增加人手。每周工时只减少至51小时,这令服务质素下降的措施因遭大批前线员工反对而搁置。最近的新方案 (新“五一方案”)是透过把每辆出动消防车的人手减少一人,继续坚持不增加人手和资源,这正是小圈子政府一向进行的新自由主义政策的做法之一。

政 府刚于4月初成立了标准工时委员会。跟最低工资委员会一样,标准工时委员会充斥著资产阶级的代表。23名委员中有12名劳工顾问委员会成员,除了名正言顺 的雇主代表,劳顾会的所谓雇员代表就有工联会理事长吴秋北和劳联财务主任周小松等建制派人士。其他委员除小圈子政府的代表,则有会计师公会会长(赵丽 娟)、中大全球经济及金融研究所常务所长(庄太量)及恒生管理学院商学院院长(苏伟文)等依赖资本家给予庞大利益和极力维护资本主义制度的人。正在领导码 头罢工的职工盟则被排除在外。委员会并表示需要花3年时间讨论才能提出最高工时的建议,可以想像,届时只会因应资本家而非劳动者提出建议。

连结其他诉求并抗争

为确保享有合理的工时,我们需要把争取最高工时的诉求连结至生活工资(最低工资至少40元时薪)和集体谈判权等诉求,通过民主公有的纲领把经济的控制权从一小撮反民主的有钱人中夺过来。社会可以没有资本家,但不能失去劳动者,因为工人阶级才是维持社会运作的一群。

今 年五一劳动节,将围绕著码头工人英勇罢工的氛围,可见阶级斗争是今天的现实,也是工人阶级历史得出来的经验。组织、团结和国际主义永远都如此贴题。工人需 要建立工会,将工会民主化,并将其改造为一个战斗的组织,以清晰的诉求向老板还击。当务之急是建立一个有力的工人政党,把包括外佣工人和全世界的工人抗争 团结并壮大起来。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