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雅安地震受灾人数230万 二百人丧生 灾民痛失家园

2013年5月4日 下午 5:17Views: 33

需要人民组织民主的救灾重建委员会,绝不相信中共政府

邓美晶  社会主义行动

yaan1

4月21日上午8时,四川省雅安市芦山县发生七级大地震,在没有预先警报的情况下,雅安及附近的灾区造成了灾难性的破坏,至26日,共录得4700次余震,一共造成196多人丧生,逾万人受伤,21失踪,受灾人数达230万。

四 川雅安市是中国其中一个最贫穷的地方,这场可怕的地震令大量房屋倒塌,灾民失去家园,现时只能留在临时帐篷,以即食面和樽装水充饥。重灾区之一的太平镇医 疗物资及水源短缺,人口一万人的小镇有1,500名民众出现腹泻症状。芦山县房屋及道路受损状况严重。另外,在雅安市附近的宜宾市,于25日早上又发生地 震,接连三次地震,最高一次4.8级,超过 4000间房屋损毁倒塌,47人受伤。

yaan2

灾民抗议当局救灾不力

根据新京报报导,灾区物资严重缺乏,但同时中国政府对外宣称救灾物资充足,拒绝外国和民间的救援队、医疗队和救灾物资,但不拒绝捐款。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秦刚21日向外界表示救援物资充足,可是一度有民众抗议得不到物资救助,有灾民集体在路边竖纸牌请愿,呼吁当局救命。

23日上午8时,宝兴县灵关镇2000受灾民众,举著“我冷饿”的横额抗议,将横幅围住宝兴县委书记韩冰,抗议当局扣押救灾物资,不发放给灾民。灾民高喊口号,并让传媒拍照,希望引起外界关注。民众也不满有媒体报道该镇“大鱼大肉、非重灾区”而愤怒。

22日昨天下午2时,龙门乡隆兴村小坎卡村组,有20多名村民在纸板写上“缺粮、缺水、缺帐篷”的字样,站在路中央举起纸板抗议。另一边厢,芦山县清仁乡有民众抗议副乡长杨成毅救灾工作不力,这导致杨成毅立即被免职。有村民表示,对中共当局和官媒已经完全失去了信任。

荥 经县是四川雅安地震的灾区之一,一些餐馆在地震后趁机涨价。4月23日,一间“杨胖子”面店将原价每碗5元(人民币・下同)的“挞挞面”加价4倍至20元 卖给救援人员。另一间食店亦将原价8角的包子,加价6倍至5元出售。这引发当地民众强烈不满,有人将消息发至网上微博,期后大批民众涌至店铺外聚集,要求 店主交代及道歉。当局派出大批武警,其后有吊臂车把招牌拆除。抗议迫使当局暂扣这些店铺的营业执照。荥经县政府表示,工商等相关部门已经对不法商家进行停 业调查。

要防止食物或其他短缺产品的价格暴涨及投机炒卖,便需要在所有灾区建立灾民的民主委员会对此进行监督,并且真正以不追求利润的方 式接收和分配救援物资。救援物资不能被有效地分配,是由于整个救灾工作没有在民主的架构底下进行。地震后,不同灾区需要的物资和人手程度会有所出入,而当 指挥的工作被当局的官僚架构控制的话,救援队伍、军队和武警部队、自发组织或志愿团体并不能有效及有系统地协调,按各灾区需要的程度进行救援工作。此外, 当局真正的担心其实是豆腐渣工程被再次揭发,于是竭力阻止自发义工或外国的救援队进入灾区。这也阻碍了救援工作。救灾工作若不能在民主的架构下进行的话, 不但救援进度受阻,而且当局官僚更能从中私吞救灾捐款。只有建基于灾民、由民主选举产生的救灾委员会监督底下,才能确保救灾工作的透明和有效性。

yaan3

中共政治灾难 人民极度不信任当局

雅 安地震发生地点距离08年汶川大地震约80公里。这次地震无疑令人勾起零八年汶川地震灾难的回忆,以及当时被揭发的豆腐渣工程。《泰晤士报》指出,雅安地 震发生仅几个小时后,北京当局就表示没有学校倒塌。雅安市防震减灾局副局长陈勇于4月22日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现在我们的校舍是最安全,也是最坚固的 建筑物。”四川省住建厅总规划师邱建指出,汶川灾后重建项目没有一个全部塌下来。08年汶川地震让很多豆腐渣建筑倒塌导致严重伤亡,中共希望首先证实学校 没倒塌从而避免指责。

但事实上,不少在零八年地震后兴建的楼宇,声称可以抵御八级地震,经历今次雅安地震后,内部损毁严重,包括由澳门政 府援建的芦江中学出现裂纹、墙壁剥落、露出空心砖。一名中学生指,回校收拾东西时,发现校舍摇摇欲坠,担心有倒塌危险。同样是澳门政府援建的芦山县人民医 院五层高的住院大楼和旧门诊楼在震后也都成了危楼。楼宇外层,密密麻麻的分布着多道裂缝,有的有手指般阔。更有劳碌一生的房奴,在地震后房屋倒塌,一生积 蓄就没有了。

对于中共当局,最关心的不是人命的安全,而是想尽办法防止被指责存在大量像零八年汶川地震发生时被揭发的豆腐渣工程。汶川地 震发生时,大量房屋及校舍倒塌,但当地的政府大楼及办公室却安然无恙,人民对其生命不受重视感到极之不满,因此有了上一次的经验,在这次灾难发生时,人民 对当局表现了极度的不信任。雅安强震发生后,大批灾民怕被楼房瓦砾砸到,纷纷涌至雅安市政府大楼门外搭帐篷过夜,称“比较安心”。

时事评 论员梁京也表示:“比起2008年汶川地震发生时,中共政府的形象和公信力已大不如前。”有人称,从汶川地震到雅安地震,都只是见学校、民房倒塌,从未听 说过政府大楼或局方大楼倒塌,政府根本不尊重普通人民的生命∶“学生和老百姓的就不是生命吗?”(太阳报,22-4-2013)

yaan4

芦山县委书记被揭戴二十万名表

地 震发生当日,中共派遣李克强到灾情最严重的双石镇和龙门乡,显示政府对灾情的关心,当时由芦山县委书记范继跃陪同,却被记者拍到照片,显示范的手腕没有戴 表,手腕却有一个白白的手表印。随后网民在新闻网页翻出范戴表的图片,发现他平时戴的表非常名贵,品牌是瑞士名表江诗丹顿(Constantin),价值 高达21万多元。中共当局拙劣的亲民演技又一次演变为政治危机。

民众拒绝捐款 不相信政府及红十字会

2008年四川汶川地震后,有报导指中共当局对当地的捐款项目曾出现问题,去向不明,赈灾物资也被严重克扣。在2008年地震发生后不久,从中国和世界各地收到数以百亿计的捐款。清华大学的调查显示,其中八、九成最终进入了政府财政,至今人民都不知道金钱的最终去向!

这 次四川雅安地震发生后,中国红十字会在网上发布赈灾信息,收到民众14万个“滚”的留言回复。香港政府向大陆拨款一亿港币,遭到7成港民强烈反对。在汶川 地震后的重建过程,更传出了不少贪污的丑闻,包括北川县使用救灾专款购买价格达百万元的豪华越野汽车。受汶川大地震影响的贫困重灾区甘肃宕昌县,便发生县 委书记王先民等官员贪污达数千万元的事件,令群众不再相信捐款能真正帮助灾民,只会让贪官中饱私囊。

中国红十字会丑闻众多,其会长郭长江 戴价值百多万名表、其子郭子豪名下拥价值千多万的名车。自称中国红十字会商业总经理的郭美美在网上炫耀自己的财富也引起公愤。上海红十字会就曾被揭发,下 属官员与工作人员十多人,在上海一家豪华餐厅的一顿晚餐便耗费近万元,人均消费700元以上。当新闻引起哗然的时候,这些非政府的官员们称为只是“普通的 工作餐”而已。中国红十字会丑闻频发导致信任危机,大量捐款转而投向壹基金。在地震首日(4月20日)中国红十字会筹到只有14万元的捐款,而由李连杰成 立的壹基金同一时间已经筹得善款超过千万元。

在中港两地,舆论也集中在讨论应否捐款,两地都有网民宣传“一分钱不捐”,呼吁香港市民拒绝 捐钱来帮助雅安地震的灾民,担心捐款落入贪官手中。多名内地采访的香港记者表示不会捐款。前电视台中国组记者吕秉权说:“真系唔会捐畀内地官方红十字会, 入面嘅领导全部系退休民政部门官员”;有线电视中国组记者林建诚写道,“雅安地震,不要指望我捐一毛钱;所有涉及大陆政府部门的,绝不会!”香港拒绝捐款 到雅安地震的消息,也得到内地民众在网上支持。

香港政府4月22日宣布,特首梁振英将向立法会申请拨款1亿港元赈灾。但香港市民与立法会 议员对港府动用公帑捐款有所保留,甚至呼吁抵制捐款。5年前汶川大地震后,捐款被滥用,没有受到监督。群众对捐款反感的情绪,一方面由于中国政权的贪污腐 败早已昭然若揭,另一方面是对小圈子特首梁振英的不满。这是由于整个政权没有任何民主基础,捐款去向从不透明,人民无法由下而上进行监督。

2008年,香港政府向汶川地震灾区捐款90亿港元(合12亿美元),很多香港市民走上街头募捐。可是,去年有消息指一所由香港捐款资助兴建的学校被拆除而改建为豪宅,消息一传出即引发了强烈不满。

群 众对贪污政权的不信任而拒绝捐款,是可以理解的,正如下文所示,民众更需要的是自我组织的救灾委员会,民主监察救灾工作,要求言论及新闻自由确保讯息流 通。然而“香港自治运动”的右翼民粹之流藉此煽动对内地人的仇恨,指“中国人很多钱不用香港人捐”,甚至幸灾乐祸指愈多中国人死伤愈好。事实上,中共贪官 仍然可以通过重建投机和炒卖救灾物资发灾难财,纯粹消极地“不捐钱”并不能对抗贪污的中共政权。

民间自发组织被打压 维权人士被禁止进入灾区

汶 川地震中有近9万人遇难或失踪。当局至今仍没有公开一份完整的遇难者名单。受到群众一直的压力,四川省地方政府在地震一年后被迫公布了地震中遇难公民的部 分数据,公布的学生遇难人数却与民间调查统计的遇难人数差距很大,除真实性令人怀疑外,报告又刻意回避了地震中倒塌学校的建筑质量问题。

一 些志愿者在震后自发地通过网络搜索及新闻报道,整理地震中遇难的学生名单。著名艺术家艾未未曾在地震后发起调查行动,找到了5196个遇难学生名字,并制 作《念念不忘》音频公开名字,期后遭到一连串的政治打压。曾在汶川地震中大力救援灾民的六四天网负责人黄琪等人,在欲进入雅安援助时,被国安拦截,强行遣 返。

汶川地震后,异见人士黄琦帮助四川大地震死难者家长调查,于2009年以“非法持有国家机密文件罪”判有期徒刑3年;南京师范大学副 教授郭泉撰文批评四川灾区学校“豆腐渣工程”,亦被控“颠复国家政权罪”被判有期徒刑10年;四川作家谭作人亦在汶川地震后致力于调查灾区学校豆腐渣工 程,并搜集川震遇难学生名单。之后谭被控以“煽动颠复国家政权罪”,并于2010年被判有期徒刑5年,剥夺政治权利3年。

中共当局禁绝一 切民间自发的和有组织的活动与结社,即使这些社团与政治无关。在中国,所有社会组织都要纳入到政府的范围内。所有中国的非政府组织(NGO)必须有最少 10万元人民币的注册金,并且注册在一个官方政府机构下面,诸如民政局、红十字会、妇女联合会(妇联)和共青团组织等,从而杜绝所有民众自发性的组织。

需要民主架构进行救灾工作 反对资本主义

我 们支持四川人民组织自己的救灾重建委员会,负责救灾和重建工作。所有委员应该由受灾地区群众民主选举产生,绝对不相信中共政府。此外,我们要求言论及新闻 自由,除了确保救灾的讯息得以流通,更防止官员封锁消息或发假消息以逃避责任。中共的独裁政权没有任何民主基础,要确保零八年的局面不再出现,必须实现真 正的民主权利和结束一党专政,如组织及结社的自由,以工人阶级和底层劳动大众在工人民主的基础上,实现自下而上的全民对于经济、社会和政治的控制与运作。

中 央政府在08年推出的经济刺激方案,使地方政府进行大量的基建项目及房地产投机,宁可花钱在无意义的投资,也不愿改善人民的生活(例如浪费大量资金兴建高 尔夫球场及七星级酒店)。事实上,豆腐渣工程和贪腐问题的背后,是以利润为本的资本主义政策。地产建筑商为了赚取最大利润,不惜牺牲人民的生命及安全,在 兴建房屋时偷工减料造成豆腐渣工程。这是资本主义制度下必然导致的悲剧。

只有通过在所有灾区建立民众民主委员会,才能阻止贪腐官员将捐款中饱私囊,并且真正以不追求利润的方式,接受和分配救援物资,而且同时需要建立类似的民主控制机制以防止食品价格暴涨和投机的情况发生。这需要一个社会主义的纲领才能实现。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