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码头工人罢工访问系列

2013年5月6日 下午 5:25Views: 38

码头工人罢工踏入一个月。社会主义行动记者由罢工第一天起,记录众多码头工人心声,现抽取部分访谈内容刊登,令读者了解工人的想法。

社会主义行动记者 报导

interview1

 

罢工第三天

30.03.2013

桥边理货员蔡生:“我们可以停止码头运作,我们工人的力量很大!”

蔡 生是俗称“揸纸”的桥边理货员,在码头工作了17年,之前是在另一间公司工作,到一年半前才到永丰工作。他现时的工资是1,315元(24小时),比起 96年时的1,480元更低。由于工作时需要用梯爬高爬低,容易滑倒跌伤,在八号风球时工作更是危险。平日要抬高头,拿著打掣棒工作,手容易疼痛。

问到有什么激发他决心罢工,他说:“公司跟我们说要接受5%的加薪,并说会加送“礼物”,对我们简直是一大侮辱!”他认为现在需要加薪300元(25%),其中20%只是追回以前的水平,然后另外再加5%罢了。

他 说,第一天早上罢工人数只有120-150人,但两天后早上在码头内游行已经有200人,并有各大工会和年青人到场支持。蔡生感受到各方的支持力量,显得 相当有信心,说:“公司竟然说我们不是他们的工人,现在我们要迫大老板向永丰交代。”他认为罢工已经开始,并不能回头:“无论今次罢工成功与否,我也绝不 后悔。我们可以停止码头运作,由少数人聚集到现在的大力量,满足感难以形容。我睡在这里也很开心!”

货柜装卸员:“八号风球更加要上班,我试过四日不停工作”

“姑 爷”(即苦力)是货柜装卸员,三位不愿留名的拆卸工人,由第一天参与罢工到今天晚上,坐在地上与我们闲聊。两位均是永丰外判公司的“抓结”工人,负责在船 上装拆货柜。当记者问到他们对工作的感受时,其中一名工人表现出百般无奈,他说:“我做咗廿四年,有一仔一女,为咗层楼,做到死,忍无可忍才罢工。”他们 表示,做这一行经常有工伤,因为他们每天重复同一个动作不下三百次,所以非常容易受伤。工作没有安全措施,非常危险,“因为拉绳很重,随时可能不够力便跌 下来。而且每只船的船龄不一样,一些较旧的船只,会令工人更易踏错脚堕下。曾经有工人因此而受伤”。

他们工时极长,最少要连续工作廿四 小时,有时还需要加班至九十六小时(连续四天)!“打风落雨,八号风球更加要上班,我试过四日不停工作。即使横风横雨,也要继续工作,需要完成工作,只船 才走得”。关于下一步的行动及罢工运动的发展,他认为等待假期后,罢工的威力将更大,“放完假,街车便会入来,到时杀伤力更大”,对罢工有一定的信心。

机手吴生:“有工人连柜跌落海我都见过”

旁 边站著的一名机手吴生,在码头工作十多年,也对于工作环境非常不满,“工作未完结时不可以停下吃饭,好苛刻,若果你部机持续十五分钟不动的话,便会有几十 个电话叫你工作,根本不让你休息。又每日吸废气,好大尘,有工友因为咁而患肺癌”。他忆起工作情况,“每日都有十字车,每日都有工友受伤。工友要爬上爬落 货柜,好危险,有工人连柜跌落海我都见过”他手指旁边的工友,“佢可以由呢度(地面)爬上第六层柜,你见过未?”

他希望罢工运动能完全瘫痪码头的运作,迫使资方谈判及答应诉求,他认为堵塞行动可以更进一步,亦希望有方法可以令更多码头工人加入罢工,“如果用两架货车塞住便可能瘫痪成个(码头)运作。如果四间(外判公司)一齐罢工,培记、永丰、高宝、联永,便可以瘫痪码头!”

interview2

 

罢工第三十天

26.04.2013

这天晚上,我们与工友在长江中心外集会,之后沿著花园道,一同游行到礼宾府,要求梁振英面对工人。以下是几位工友罢工一个月的心声,他们都是高宝外判公司的塔机操作员。

张先生:支持废除外判制

被问到罢工将近一个月来的感受,张生先表示仍然非常乐观,坚持到底,并且十分感谢市民连日来的支持。他认为资方连日来的打压(包括外判公司高宝倒闭、申请禁制令、和黄公开声明等)某程度反映他们开始焦虑,因此工人反而可以不用著急,他亦希望罢工能够继续和平地进行下去。

张 先生认为,这次的罢工不单单是码头工人的事,而是将影响到全港所有的外判工人,能够为自己争取利益。他希望码头工人的罢工能成为香港其他工人抗争的重要榜 样。对于罢工的未来发展,张先生希望罢工运动能够扩大,但无奈内运车司机被十多间外判商操控,力量非常分散,难以团结起来,而HIT的直属工又享有与外判 工人更高一等的薪酬福利待遇,令他们更难走出来罢工。因此,张先生亦支持社会主义行动“立即废除外判制”的诉求。同时,他亦支持国际上的工人团结声援抗 争,可以将事件成为国际工人共同反李嘉诚的运动。

至于被问到他家庭与身边朋友对他参与罢工的态度,他说起初他们都不太支持,通常是受到主流传媒偏颇报导的影响。其实早在反国教运动的时候张先生已经察觉到传媒不中立的角色,而身边的人在更多的了解事实后都会站在工人的一方。

陈先生:高宝结业不负责任,可能会另开新的外判公司

经 过几十日罢工,陈先生认为整个运动最终结果可能是两败俱伤,一方面资方HIT由于码头运作减慢而蚀钱,另一方面工友可能无法得到合理待遇。陈先生认为高宝 公司行事“缩骨”,结业时间由最初的六月三十日改至四月三十日,从而避过四月后的薪金结算,他批评这样的做法是不负责任。他认为,高宝的领导层可能事后会 另开一间新的外判公司,就像坊间酒楼倒闭后再开一间。据他了解,十年前有外判商也做过类似的事。但不同于其他罢工工友,陈先生认为罢工运动无需升级,他对 现在情况合乎当初目标感到满意,通过和平、理性的手段达到诉求,并希望运动可以停留在现阶段状态,但被问到认为怎样才能有效达到罢工工人的加薪及各种诉 求,陈先生表示想不到办法。

爆哥:呼吁参加五一游行!

爆哥已在码头工作了十二 年,在高宝受雇四年。于罢工的第二天跟一众高宝工友加入罢工。罢工的抗争一直受资方不断打压,包括突然把高宝结业,以及向法庭申请禁制令,禁止工友进入长 江中心(已被法院通过),但他对抗争前景并不担心。他相信罢工仍能持续一至两个月,因他自己是技术工人,会有信心资方难以另找员工取代自己(以及其他机 手)。他昨日亦有参与返回码头的示威游行。他希望能把运动壮大,亦希望在此呼吁群众参加五一游行。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