码头罢工四十天后结束

2013年5月7日 下午 5:32Views: 38

“半杯水的胜利” – 工人可以赢得更多吗?

社会主义行动 报导

strike1

劳资达成协议

5 月6日,码头罢工第四十天,四大外判商(永丰、现创、联荣及培记)与职工盟达成共识,所有货柜码头的员工从5月1日起加薪9.8%。职工盟宣布停止罢工, 但尚未决定复工的日期。加薪幅度与工会最初提出的20%有一段距离,令部分工人感到失望,但由于外判商态度强硬,指不会再返谈判桌,大部分工人认为,目前 形势僵持不下,这已是最好的结果,因此只好接受停止罢工。

四十天的罢工迫使和黄作出一小让步。除了罢工的四大外判商加薪9.8%外,外判清洁工和保安员亦连带加薪9.8%,码头内河非HIT的员工亦连带加薪9.4%。面对世界八大首富李嘉诚,500名罢工工人面对重重困难,但仍然迫使公司作出一小让步,可见工人抗争的强大力量。

但 外判商故意设定加薪幅度仅仅低于两位数字,是要摆出不会屈服的强硬姿态,在待遇细节上的谈判,工人未见可以取得优势。虽然协议包括不追究曾参与罢工的工 人,但公司违反承诺的例子可谓司空见惯。零八年,和黄巴拿马港口公司,就在平息了码头工人一天的工潮后,慢慢对工人秋后算账。而所谓“让员工自行选择停机 吃饭”,在具体落实时并无保障,例如吊机上的摄录机很大机会不会拆除。北京和黄董事总经理霍建宁曾经以同样的逻辑讽刺地说,工人有权“自行选择”工作时 间,无人可以被迫工作24小时。同样,协议在职安健的问题上也未有任何具体方案。

码头罢工令人鼓舞,亦为工人斗争上了重要的一课。对社会 主义者来说,当务之急是总结罢工的教训,认清这场斗争我们赢了什么,并问:工人可以赢得更多吗?职工盟代表、声援罢工的民间团体和学生对结果过于乐观,也 回避了一些必要的问题。工人在经济上作出重大牺牲,甚至冒著被解雇的危险罢工,我们不能一句“斗争尚未完结,市民仍需关注”就草草了结,要对罢工作出认真 严谨的总结。

高宝问题未解决 – “一齐走出来,一齐入返去”?

前高宝机手的复工安排尚未明朗,不少员工都担心能否保障就业岗位。在决议投票的工友大会上,有10多名机手表示不欲停止罢工,认为各工种工人应该支持到底。

四大外判商所签署的文件并无提及前高宝机手的安排。由于吊机手的外判商高宝在罢工期间结业,和黄另起一间名为“捷旺”的新外判商,表示会接手前高宝机手。但由于“捷旺”的管工(俗称“科文”)与前高宝的为同班人马,因此前高宝员工拒绝转投“捷旺”,只愿意投向永丰和培记。

职 工盟指工人复工的细节尚待处理,这情况显然应该避免的。即使工人有口头协议,在未解决前高宝员工复工安排前,不能复工,但迅速宣布停止罢工,工人会视之为 可复工的讯号。若果工人现时复工,会令前高宝机手因此会丧失谈判的筹码。尤其是和黄为了清洗有斗争经验的前高宝机手,以免他们令码头工会的实力坐大,前高 宝机手,尤其是笼机操作员,会有被遗弃的危险。有前高宝机手向我们表示失望,认为自己在罢工的角色未受到相应的尊重。

吊机操作员作为技术工人,其操作执照需要至少三个月时间才能考获,公司因而难以即时重聘新的工人补充劳动力,150名吊机手成为整场罢工的骨干。若果“和平协议”要牺牲前高宝机手,有违“一齐走出来,一齐入返去”的团结承诺。

总结与前瞻

和黄恶毒攻击罢工,先以法院禁制令限制罢工者的纠察权,继而聘请新手代替罢工工人,接著高宝又突然结业。另一打击罢工的是黄色工会工联会,在整场罢工潜水,更刻意遏制旗下工人参与罢工。

为了向和黄反击,“社会主义行动”曾在罢工中提出,有需要组织更有力的纠察队堵塞马路,并强调4月25日早上的突击堵塞葵涌马路行动,是罢工策略的转捩点, 应该有组织地持续进行。此外,我们认为有需要呼吁更多工人参与罢工,故此连同罢工工友早上在地铁站外进行街站宣传。法院禁制令大大限制工人的纠察权,应该 更强硬挑战。

政治上属于泛民主派的职工盟,在整场罢工的策略上步步为营,害怕失去外间公众的“舆论支持”。事实上,罢工在公众舆论占上 风,失去公众支持的危险性并不严重,而有力的纠察工作与争取外间支持并无矛盾。职工盟领袖强调要避免激发警察镇压和逮捕。当然,工人被逮捕是严肃的问题, 不能轻率对待,但不能因此在原则上否定堵塞码头出入口。如果罢工者因此行使纠察权而被逮捕,可以引起公众的同情,码头公司在政治上会受到唾弃。

职工盟竭力避免与法院有冲突,实际上却是限制了罢工的力量,让和黄可以维持码头一定程度的运作。过了几星期后,罢工令人感觉进入了“僵持”状态。

工 会的力量和统一性是评估罢工目标高低的重要因素。香港码头工人没有澳洲和欧洲工会般强大,加上工联会和劳联的角色破坏了码头工人的统一性,限制了罢工的力 量。未来,工人将罢工的经验带回码头,建立更强大、民主和战斗性的工会,为其他行业的工人树立榜样。就此,我们认同“斗争仍会继续”,亦会继续支援。但 是,职工盟领袖的策略过于谨慎,不愿以纠察队堵塞码头,全面运用罢工的力量。为了未来的斗争赢得整杯水的胜利,我们同时要紧记这个教训。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