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曾荫权造「一晚总统梦」

2013年5月7日 上午 11:15Views: 60

贪污丑闻屡成政府焦点 经济制度彻底腐败  

抵抗 香港社会主义行动

英文有一谚语:「It never rains, but it pours.」屋漏偏逢连夜雨,那香港正适逢贪污的雨季。若用之描述贪污,那香港正适逢雨季。这一年,可耻的小圈子选举过后,紧连着连串丑闻,赤裸呈现官商勾结和政客奢华生活。同时间,廉政公署正着手调查其成立38年来最大型的贪污案件,涉案人士包括香港地产富豪郭氏兄弟。百万群众看清楚了以「廉洁」自居的香港资本主义制度的本质。

监察全球贪腐的「透明国际」(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在2011年的调查指出,香港排名全球最不贪腐的第13位,分数为8.4/10。相对之下,台湾排在33位(5.8分),中国则在78位(3.5分)。

看罢以上调查结果,相信大多香港人都根本不信。因为大家都出离的愤怒,根据最新曝光的丑闻,将离任特首的曾荫权到访巴西的时候,入住当地一所全国最高级之一的酒店,下塌一晚房价高达6,900美元(约合$54,000港元)的「总统套房」。曾荫权早前收受富豪利益,分别乘坐豪华游艇和私人飞机到澳门和泰国布吉,已经面临立法会的弹劾,而且更可能涉嫌利益衡突,正受到廉政公署调查。但是,廉政公署只对曾荫权本人负责,如此我们对其所谓的全面调查和「公正」又如何能有信心呢?一场人民调查,由普通工人和市民选举产生的委员会负责调查,他们直接对公众负责,这是唯一能弄清真相的方案。

事实上,行政长官正是政府行政体制内规范公务员收受利益的各项规条的最后仲裁人;而基本法第57条订明廉政公署「直接向行政长官负责」。固此,法例向坐拥特权的权贵倾斜,香港政府自诩的「廉洁」不过为空谈。

二月时被传召到立法会解释事件,曾荫权哽嗯「郑重道歉」,承认「跟公众期望有落差」,被迫放弃早前与内地富豪黄楚标签订的、价值5亿港元深圳单位的优惠租约。自称天主教徒的他,只不过是在立法会「告诫」后几个星期,又再次「犯罪」了。

「造一晚总统梦」

曾荫权在巴西皇家郁金香巴西利亚阿尔沃拉达酒店的总统套房一晚的住宿费,相等于一名普通餐饮业工人十个月的薪水(每小时$28)。曾荫权办公室辩称,只有总统套房才配备特首开会使用的设施,但媒体报导揭发他逗留酒店期间,根本没有进行任何会议。曾荫权的酒店开支超过了政府准许公务员海外公干的每天支出上限的23倍。更离谱的是,超过十二个华盛顿的香港驻美经济贸易办事处官员从美国飞到巴西「预备」曾荫权的短暂访问,而单是机票就花了$760,000港元(当然是头等舱了)。

奢华的官方骚高额挥霍公帑,显示了香港统治者与被统治者之间「脱节」。这个城市并没有全民退休保障,迫使30万长者要拾荒维生。官方统计亦指出有120万香港居民生活在贫穷线以下。

 

亿万富翁郭炳联被捕

亿万富翁郭炳联被捕

前政务司司长早前被揭发隐瞒九龙塘的僭建,其面积是香港平均房屋的四倍,现在恐怕一辈子都会被人联想到他恶名昭著的「地下皇宫」。不过,唐英年的前任许士仁正就更严重的罪行被调查。他在三月二十九日与同其好友,亚洲最大地产商新鸿基地产的郭炳江和郭炳联被捕。他们虽被准许保释,但作为廉署有史以来最大的案件,涉案金额高达1930万港元;他们涉嫌贿赂政务司长许士仁,他是仅次于曾荫权的第二号人物。所付的款项与郭氏的公司直接相关。5月3日,廉政公署逮捕了郭家第三个兄弟郭炳湘,他为了排除他的兄弟而控制新鸿基地产而发动了一场权力斗争。据推测郭炳湘可能与廉政公署达成协议,在可能的起诉中指证他的兄弟们。

福布斯估计郭氏兄弟的财产为一百八十三亿,在香港仅次于「超人」李嘉诚。郭氏的生意与与其他商贾鉅头一样,像八爪鱼般四通八达,其企业帝国的业务从房地产(IFC)、酒店、到巴士(九龙巴士)和电讯(数码通),以至香港驾驶学院。地产霸权势力庞大,其爪牙怎能不深入政府?

无论廉署的调查如何,焦点已聚在不民主政府与垄断财团之间的裙带资本主义。自2005年,许仕仁便住在礼顿山上新鸿基地产一座5000平方呎的豪宅,远眺跑马地马场。当年他搬进去的时候,已经有声音指,这与公职身分有冲突,并会在政策上偏帮郭氏。而2007年上任时,许仕仁承诺会以每月十六万港元继续租用单位。

史无前例的丑闻
政治分析员刘锐绍提到:「特首与前政务司司长涉嫌的贪污案件是史无前例的。」就连梁振英亦不例外,涉嫌在西九文化艺术区设计比赛有利益冲突。梁振英小圈子选举的「胜利」付上代价,资本建制的严重分裂。梁营的内地资本家与北京一派,正着手修补唐英年落选后的建制破裂。

贪污丑闻不单破坏唐英年或曾荫权的个人声誉,亦令大众开始注意到整个制度的腐败。群众不信任候任政府,使梁振英未上任已经低民望。故此,梁振英要谨慎避免下届政府人员会被揭发丑闻,令其组班进度缓慢。最近,温家宝引用《论语》告诫梁振英政府要「清廉」。大家可能在想,影帝温总统治下的内地贪污腐败之严重,怎能面不改容说这番话?

 

社会主义行动的唐美晶表示如当选只领取区议员薪水的三分之一

社会主义行动的唐美晶表示如当选只领取区议员薪水的三分之一

我们的回应

社会主义行动指出我们根本信不过现行的政府制度是能够自我「改革」或清理的。资本主义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扭曲成追求利润的工具,而当然其政客亦不例外。银行家和投机者既然可以透过资金流动或股票期货寄生虫般地牟取暴利,他们就想,为甚么政客就分一杯羹?

要根治问题,我们回归问题核心。我们要打破资本权贵的权力,将他们的企业帝国收归公共民主的管理之下。董事们应该由工人和消费者透过民主群众组织选举产生。那些公司需要融入民主计划管理,来满足社会的立即需要(廉价房屋、有尊严的工作职位、环境保护和强化的福利制度)。

 

社会主义者支持立即全面实现民主,普选权的投票年龄应该降至16岁,取缔特首职位,由真正的人民制宪会议产生新政府,并取代现在被功能组别垄断的橡皮图章立法会。所有被选举的代表的任期应被缩短(如两年),并且可以随时被选民召回。

应该削减民选政治人物的薪金与工人平均工资的水平。这同样适用于政府首长(今天行政长官的月入比美国总统奥巴马还要高!),以至立法会议员和委任官员。在2011年的区议会直选中,社会主义行动的邓美晶承诺,若果当选只会支区议员的1/3工资。这承诺未来立法会选举中尤关重要,尤其对于声称要代表基层草根的政治人物,这承诺可以考察他对反贪污、反裙带利益的决心。若果是真有必要的公共开支,也应断然拒绝「七星级」的奢华服务!我们不需要「外部」机构来审核其开支,而改由工人、失业者、小商贩组成的委员会来审查民选与委任公仆的支出。
政府贪污腐败的恶臭只能被工人群众的行动清除掉,尤其是要建立新的基层工人群众政党,其政治代表宣扬并身体力行与其他工人享受同样的工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