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价潮此起彼落 波及学校学费

2013年5月8日 下午 5:43Views: 19

由罢课运动开始,并与工人阶级斗争连成一线,共同反对贪婪的资本主义制度。

丽芬 社会主义行动

自资专上院校课程 学生堕下沈重陷阱

自 2000年起,当时的行政长官董建华打著“教育普及化”的旗号,引入大专学历的副学士学位及同等级的高级文凭,将专上教育学位数目由28,000个增加至 约55,000个。自此,副学士课程如雨后春笋般出现。据香港教育专业人员协会资料显示,自资专上教育的全日制课程数目,由十年前 84 个增加至今个学年的 532 个,就读的学生人数去年更超过 7 万人。由2000年2006年短短6年间,自资副学士学额供应量增加了9倍之多。 在特区政府追求十年内达到目标的背后,引伸出来的问题却是欠缺监管、各自为政、教学和课程质素参差、门槛降低、滥收学生,犠牲学生之余,自资学位学费近年 加价更拙拙逼人,誓要将莘莘学子在成为社会上的“楼奴”前,率先一步改造他们成为“学奴”,毕业后债台高筑的学生,前路茫茫,这条路如何走下去?

学费年年加 自资院校变学店

学 费一直也是贫苦学生必须面对的问题。一整个2年制的自资副学士学位课程,学费已经大概是10万元,与学生的负担能力越走越远。 自资院校年年加学费,每次加幅也超过通涨。根据“大专反加学费联席”的资料显示,院校为求加学费,往往以一次性增加校内设施为藉口,但只要细心想一想,这 些一次性的支出与持续性的学费增加并没有任何关连。

联席发言人陈树晖表示,珠海书院10个四年制的自资学士课程由2012/2013年的 整笔学费 – 22万, 将会升至24.6万,加幅高达11.8%。另外根据“经评审专上课程资料网”(iPASS)显示,理大香港专上学院的课程将加价2.4%,而香港专业进修 学院则会加价 2.3%。对于学生来说,学费增加就代表他们将来毕业后的还债负担更沉重,政府完全将教育抛给巿场,在商业化的教育模式下,每间院校为渣取更多利润的个中 手法,可从一名就读高等文凭课程的周雪凝同学的说法中清晰可见:“一个课程内的700名学生,居然超过1成学生未达到最低入学资格, 更有些课程还没有通过资历评审就已推出,我不明白为何教育变得像有限公司一般为了盈利不断开办不同课程为赚取更多的钱,教育在现今社会是否已变成了商 品?”在商品化的教学模式下,利益最大化必然导致教学质素下降!

缺乏监管 学生成牺牲品

在 2012年11月初,教学局首发布28所自资副学位及学位课程的院校预期及实际收生人数,揭露出缺乏管理,緃容学院滥收等问题达到无法无天的地步。如香港 大学辖下两所社区学院,由当初预计的5,500名学生,超收取录至8,000名学生。 超收的情况并不是只在香港大学独有,岭南大学持续教育及社区学院,由原本只收5,800 人,突升至8,000人,超收达4成。而恒生管理学院也超收486人。超收情况严重,导致教学配套不足,教学质素下降,政府对自资院校缺乏监管。香港大学 便在超收的情况下,掠夺1亿元的学费。而岭南大学的自资课程,3年内的盈余则提升了5.8倍。

自资课程背后的深远商业利益

梁 振英政府虽然在施政报告中表明 “让七成适龄人口(17-20岁)就读专上课程”,当中三成三为学士学位课程。可是说穿了,受到教资会资助的学额比例却只是占两成,余下的8成就是自资院 校的学士和副学位课程。其实资助学额在这10年内仍然维持在18%水平,远远偏低和不足以满足学生的需要。政府不欲增加教育开支,却又急欲提高接受专上教 育的人口比例,无疑把青年学子推向教育商品化的火坑。

现在的大专教育,就是要将整个教育过程,由开发以至到老师薪酬,全部由学生承担,最 后学生得到的未必是高等质素教学,反而是一身债务。政府清楚明白在刚过去的双轨年会有大量学生寻找出路,所以积极鼓励院校取录学生,因为政府明白如果有大 量学生未到找到学校,必然会令社会承受沈重负担,所以变相就是纵容大专学院各自为政,置教学质素于不顾,令收生门槛下降,配套设施不足等问题无日无之,学 生面对学院持续将学费上调,只可以继续成为待宰的羔羊。

香港教育专业人员协会会长冯伟华说:“现在政府的政策就是借钱予院校作增加校舍和设施,但最终就是将这些投资转介去了学生的口袋,实际上学生付出在教育上的支出却很少。”

政府的象征式政策

对 于超收情况泛滥,教育局局长吴克俭的政策却没有对政府在教育资源投放不足这核心问题上对症下药,只是在现行商品化的教育模式下作出例行的监察,这无疑就是 偷天换日,以图掩饰政府在教育上不可推卸的责任。虽然近年欧洲各国在资本主义危机下削减开支,但奥地利、芬兰、挪威、瑞典等国家的大专教育仍是免费的。而 香港学生在饱受学费加价压力和被忽视之下,政府却居然可在财政预算报告里拨出每年4.8亿去资助20名菁英学生到海外升学,对普遍学生的教育问题却只字不 提,反映出这个政府如何与真实情况脱节。

贫富悬殊反映在教育机会上

十多年来政府竭力 推行教育商品化,令贫富悬殊与社会的不平等进一步反映在教育机会上。教院根据人口普查数据,发现过去20年间,穷学生升大比例一直停留在平均每10人有1 人可读大学,但富学生升大机会却急增,由1991年每10人有1人升大学,增至2011年每2人有1人升大学。由于公共教育开支短缺,师生比例高达1比 40下,学生缺乏老师协助。中上阶层的学生可以接受课外补习,相对有更多机会参与海外交流增进语言能力,但穷苦学生则要受填鸭式教育之苦,在艰涩和单一的 教学方式下“寒窗苦读”,缺乏老师的援助。教院亚洲及政策研究学系副系主任周基利表示,2011年富有家庭的学生升大学比率(48.2%)是贫穷家庭学生 升大学率(13%)的3.7倍,差距较二十年前(1.2倍)显著扩大。教育制度显然按阶级分化。

今天香港贫穷人口超过100万,因家庭开支不足而无法升学的个案比比皆是,绝不是在封建时代才出现的故事。一位货柜码头的年轻罢工工人向“社会主义行动”成员说,因为家庭负担沈重,他就学至中四后就被迫出来寻找工作。

“社 会主义行动”要求政府大幅增加教育开支,令所有教育开支全数由公帑支付,大幅增加大学学位,令大专教育普及化,让人人可免费享有公平和优质的教育机会。现 时,政府以“教育普及化”为名,实质纵容学店林立,让劣质学校为了牟取暴利,课程粗制滥造,令学生得不到良好的教育机会。

国际反加学费的斗争经验

2010 年,英国保守党和自民党联合执政政府上台后,大幅将大学学费提高三倍,由3,000英镑提升至9,000英镑,并挖走八成教育学支。事件激发五万名学生群 众上街示威,面临警察暴力镇压。政府最终胜利,但这场运动成为三十年来最大规模的学生运动,向政府施加重重压力。在加拿大魁北克,去年三月因为政府要加学 费75%,激发廿二万名学生示威,超过十五万名学生罢课超过四个月。抗争得到各大工会支持,最后令魁北克成为加拿大学费最低的一个地方。这些都是香港学生 可以效法的斗争经验,各国政府在削减教育开支的同时,亦打击房屋津贴、老人福利、医疗保障等。因此,反对教育私有化不仅是学生运动,也是工人阶级反对削减 开支、反对公共服务私有化的斗争之一。由罢课运动开始,并与工人阶级斗争连成一线,共同反对贪婪的资本主义制度。

社会主义行动支持大专生#反加学费的斗争:

1. 学院帐目全面公开,让学生、家长和教职员组成审查委员会,进行日常监督

2. 大幅增加教育开始,全部学位由公帑资助,人人可接受高等教育

3. 在学校组成学生群众组织,以罢课运动为开始,连系至工人阶级的斗争,共同反对私有化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