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内瑞拉:查韦斯逝世 斗争仍继续

2013年5月9日 下午 6:27Views: 20

数以百万计的委内瑞拉工人、穷人和青年悼念委内瑞拉总统乌戈・查韦斯

工人国际委员会(CWI)书记托尼・索努瓦(Tony Saunois)

建制派政客保卫大企业和有钱人的利益,与人民群众之间的鸿沟不断拉大。在这样的时代,查韦斯格外引人注目。事实上,在紧缩政策的岁月里,他所采取的舒缓贫困的措施像一盏明灯一样,脱颖而出。

委内瑞拉的工人和青年会与全球受到激励的人一起,共同支持查韦斯政权,视之为一个帝国主义、新自由主义和资本主义的替代方案。
同时,恶毒的资本主义右翼评论员不惜花上时间和笔墨,倾力渲泄对查韦斯政权的仇恨。

必须将对查韦斯逝世的哀悼和对这些攻击的愤怒,引领至委内瑞拉和国际工人阶级为社会主义而斗争的一个新阶段。

 

资本主义评论员的虚伪

自查韦斯去世后,大量的文章谴责查韦斯及其政权,将之打为一个“极权份子”、“独裁者”、“军事独裁者”。有人试图将其逝世描绘为社会主义政权的又一次失败。

当初这样评论员期望查韦斯会在去年10月的委内瑞拉总统选举被击败时,已经蠢蠢欲动,但最后失望而回。最后的结果与国际资本主义媒体和政客的期望相反,总统选举的投票率为80%投票率,查韦斯轻而易举获得55%的选票而第三次连任。所有欧洲的现任资本主义政客都望尘莫及。

在2002年由美帝国主义支持的未遂政变时,这批评论员中保持沉默,以掩盖我们的耳朵。当这些所谓民主拥护者攻击查韦斯时,都置事实于不顾 – 1998年以来查韦斯经历过17次选举和公民投票,并赢得了其中16次。

他们和其身后的资本主义政客不能接受,一个谈及“社会主义”和“社会主义革命”,并反对美帝和资产阶级的领导者,能赢得这样广泛的支持。他们还担心,支撑著查韦斯的群众革命运动会有爆发的潜能。

 

“Por ahora” – “暂时”

查韦斯本人并没有作为具有完整的意识形态或纲领的政治领导人出现,他凭经验地吸纳了不同的思想,各种思想在随著事态的呈现而掠过。

查韦斯于1998年以压倒多数的支持上台。起初,他只论及“玻利瓦尔革命”和改革腐败的旧制度。查韦斯本人与委内瑞拉的无数群众(包括他本人亦担任过的下级军官)一样,被1989年震撼委内瑞拉的“加拉加斯事件”激进化了。

卡洛斯.佩雷斯曾经以反对IMF的新自由主义,在选举中获胜。然而,他当选后180度扭转,推出了新自由主义的“休克疗法”,引发了大量城市贫民起义。军队出动,估计3,000人被屠杀。查韦斯的右翼对手对这些事件无话可说,但他自己深受这些恐怖事件影响,而激进化了。

在1992年,查韦斯率领左翼民粹主义者发动军事叛变,反对残忍的佩雷斯政府。政变被击败了,他宣布“革命暂时结束”。“暂时”(Por ahora)一词深入广大人民群众的脑海里。

两年后,他出狱并赢得了支持,然后在1998年的选举掌握了大权,因为人民要求结束新自由主义,并要求改变。

查 韦斯政府引入了有限但受欢迎的改革,并用该国的石油财富来维持。这足以激怒统治菁英,并在2002年紧随著雇主关闭工厂后,试图发动政变。48小时后,政 变崩溃了,查韦斯回到卡拉卡斯并重掌政权。在政变期间,群众涌向街头,以反对新的右翼政权,而底层士兵与下级军官发动反对政变的起义。

2002年的右派政变

这时,由于佩德罗・卡莫纳领导的右翼政变失败,情势一触即发,对统治阶级和资本主义作出了决定性的冲击。工人阶级和穷人有机会接管社会的运行。不幸的是,在这一刻查韦斯选择呼吁“民族团结”,并和资本家阶级达成了协议。

经过了12个月的斗争后,资本家关闭工厂的手段被打破了。每次,都是来自下面的群众运动拯救了查韦斯。

这些事件深深地激化了查韦斯,令他在2005年就开始谈论“社会主义革命”。这时,他还提到了托洛茨基(俄国革命的领导者之一)以及卡尔马克思的思想,并号召建立第五国际。

这 激怒了委内瑞拉的统治阶级和美帝国主义。政府执行了对重要的企业完全国有化和部分国有化,引进基本的免费医疗服务、广泛的教育和扫盲方案,大大地提高了政 府民望。值得注意的是,紧随查韦斯著向左转后,在2006年选举中,他赢得了一生中最大的选举胜利,获得超过62%的选票!

这发展在委内瑞拉和一定程度上在拉丁美洲和国际,对重提社会主义的议程产生了巨大的积极作用。“革命”甚至“社会主义”的思想和激进改革在大多数委内瑞拉人心中占有压倒性的主导地位,这是查韦斯正面的遗产,清晰地驳斥了回到“旧政权”的想法。

 

冲击了资本主义,但没有与之彻底决裂

然而,尽管措辞激进,在面对2007年开始的全球经济危机,查韦斯和玻利瓦尔政府没有提出与资本主义决裂的纲领,反而走向相反方向。

资产阶级受到冲击,但没有被击败,继续控制著社会。在玻利瓦尔中也出现了一个新的势力 – “玻利资产阶级”,这是骑著查韦斯运动而富裕起来的权势阶层。

这一点,再加上一个强大的官僚机构出现,经济形势又日益恶化,意味著尽管有受欢迎的改革(工国委支持这些改革),贫困、失业、腐败的暴力和犯罪等大量的社会问题仍然继续存在。由于未能废除资本主义,这些问题将持续下去。

官僚自上而下的行政手段,加上缺乏工人在革命过程中民主的控制和管理,查韦斯虽然已经得到大量支持,但这也导致了广泛的不满和沮丧。最近教师和金属工人的罢工被政府镇压,这些措施都变为了右派打击查韦斯政权的武器。

实现社会主义的愿望

如果右翼候选人恩里克・卡普里勒斯(Henrique Capriles)和委内瑞拉的右翼希望查韦斯死亡后,他们会轻易重掌权力,那么他们都错了。尽管群众有著不满情绪,对革命进程的支持、对社会主义的理念、保卫改革成果的想法,已经深深地扎根在委内瑞拉的社会中。
在短期内,最有可能胜出选举的,是查韦斯指定的继任者 – 副总统尼古拉斯・马杜罗。以击败右翼为目标的查韦斯支持者和贫困群众已经集合起来。与马杜罗一样,卡普里勒斯和右派诉诸冷静、和平和团结。右派感到了自己的软弱,并小心谨慎地避免引起群众强烈的反应。

虽 然阴险的右翼评论员用查韦斯的死亡,来打响其反社会主义的伪善大鼓,其他部分的资本主义和帝国主义却更加谨慎。美国总统奥巴马和英国外交秘书威廉・海牙谨 慎的声明,旨在开创与未来的马杜罗政府合作的新时代,他们的总结是,右翼不可能在选举胜利,因此他们企图与一个新“查韦斯模式”的政府合作。

马杜罗及其领导不会有查韦斯同样的威望,选举之后将开始一个新的时代。选举后,查韦斯集团内的不同派别的分化可能会公开表现出来。统治阶级部分正把这作为一种手段,以最终击败查韦斯运动。

 

这样的前景突显了,工人阶级和穷人必须团结起来,击败右派,然后以自己的独立组织和纲领把革命的进程紧握在自己手中,把查韦斯提出的“社会主义的愿望”变成现实。查韦斯的死亡不是标志著斗争的结束。现在开始了新的一页。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