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本田再次罢工

2013年5月15日 下午 6:53Views: 156

工人需要建立真正属于工人的工会

张蜀杰 中国劳工论坛

2013年3月18日晚上, 曾经在2010年发生罢工的南海本田工人再次罢工。今年这次罢工的原因是工人对公司提出的工资涨幅不满。公司提出的调薪方案,一到五级员工工资涨幅分别为 10.2%(220元)、12.3%(330元)、19.8%(760元)、19.8%(1030元)、18%(1550元)。

在南海本田目前的 2,000 多名工人中,一线工人 ( 一级员工和二级员工 ) 占比 80% 以上,资方的方案无疑让大多数工人不满。工人认为此方案只对级别高的员工有利,但对于低级员工就十分不公平。于是,组装科的员工就开始停止工作,结果全厂都开始停产了,

在停工的压力下,第二天工会与资方的谈判重启,有30多名工人代表在场旁听。最后结果是一级员工涨幅提升至14.4%(310 元),二级员工亦提升至16%(430元),再每级加50元房屋补贴,其他级别不变。涨薪后,一级工人的到手工资有2,600元。

2010 年著名的本田罢工被视为“中国新工人运动的转折点”,工人提出重组工会的口号。工人罢工坚持了长达半个月直到6 月4日前夕,期间面临镇压的威胁,甚至是来自官方工会的被称为“小黄帽”的暴徒。作后资方作出让步,本田正式工的实质加薪每月500元,增幅约 33.1% 。

本田工会之后被重组,之后每年工会都和资方协商工资涨幅。这被一些劳工维权人士视为推行集体协商的机会。

然而这并不是官方工会良心发现,而是由于统治阶级面临越来越多的罢工,害怕工人斗争进一步激进化,不得不试图通过一些改良措施来压制工人斗争。

资 产阶级媒体《金融时报》对富士康宣称建立“真正工会”的计划毫无遮掩地表示:“富士康的提议与其说揭示了中国劳工权利的发展,不如说反映了中共领导人在面 对城市化、劳动力短缺和经济放缓等社会压力时的务实态度。当局意识到,要使工人们不走上街头,就要让他们对工厂事务拥有更有效力的话语权。没有党的批准, 富士康不可能考虑自由选举的想法——中国没有自由选举,即便在工作场所也是如此。事实上,仍会有一些重要的约束因素来限制工会代表的自由。选举产生出的富 士康工会领导人仍需得到官方组织『中华全国总工会』的批准方可任职。”

而据全球化监察报导,在南海本田工厂,工会选举受到多重操控,前线 工人的提名权被剥削。本田工会除了最下层的工会分会小组长不指定候选人外,其余两级都是上一级工会指定候选人才让工人投票。这样由上一级控制下一级,实际 上就是为了防止(代表政府和资方利益的)官方工会不喜欢的人进入工会委员会。

对于工会在这次工资协商的态度,受访的南海本田工人认为工会的态度是管理者,它根本和公司站在同一阵线的。当有工人罢工,工会向基层工会小组长下的命令是“维持稳定”,而不是向公司反映工人的要求。

这样工会当然不会对工资涨幅提出工人希望的要求。正如下表显示,南海本田工资协商达成的增加幅度一年比一年低。这无疑让工人极度不满,而要绕过官方工会自己起来罢工。

  • 2010年6月罢工后,本田正式工的实质加薪每月500元,增幅约33.1%
  • 2011年3月,工会协商工资提升611元,增加约30.4%
  • 2012年4月,工会协商工资提升430元,增加16.4%
  • 2013年3月18日,工会协商工资提升220元,增加10.6%
  •  2013年3月18日罢工后,工人的涨薪方案,I级工人提升360元(包括50元住房津贴),增加14.4%。

另一方面,正如中国劳工论坛之前所说(富士康工会选举背后隐藏了甚么?),当前中国和世界资本主义处于严重危机之中。资产阶级并不希望也不能提供任何实质性的改良,相反希望加大对工人、穷人和妇女的生活水平和权利的打压。中共当局将感受到很难通过工会改良来限制工人的斗争。

比如同样位于佛山市的一家富士康工厂,数千工人因为不满公司搬迁“分流资遣”方案不透明,于2013年3月28日下午发起罢工。由于经济危机,该工厂订单持续减少,规模逐年萎缩,而将逐步搬迁至烟台,首批搬迁约 5000 工人将被分流遣散。

而 据媒体报导,4月10日,天津摩托罗拉天津厂7,000工人大罢工。去年年底摩托罗拉天津工厂出售给伟创力后,工厂就赔偿问题一直未能和工人达成协议,部 分工人4月10日下午开始堵塞工厂大门,迫使子房要求合理赔偿方案,迫使第二天资方与工人代表会面谈判,但未有达成任何方案。

中国工人逐渐意识到官方工会的真面貌,下一步工人需要组织起来(即使在目前只能是地下的),建立真正属于工人自己的工会。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