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捍卫公共房屋的群众运动

2013年5月16日 下午 6:59Views: 80

澳洲墨尔本的公屋居民战胜了自由党州政府

社会主义党(工 国委澳洲)的活跃分子兼去年于墨尔本雅拉市(Yarra)议会候选人克里斯.迪特(Chris Diate),将会在五月访问台湾,召开政治会议。Chris在本文中报告在雅拉公屋屋村的反私有化运动,当中社会党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在此运动之后,维 多利亚的自由党州政府禁止公屋的政治会议,甚至禁制政党或社运团体的拍门造访行动。工国委/社会党正在组织公开会议,反对不民主的禁制,解释这禁制的目 的,是阻止居民为反对私有化、反对打击其他权利而自我组织。

house

内 城郊区 Fitzroy 和 Richmond 的居民在一场反对公共空间(公有的公园和休憩地点)私有化的运动胜利后,居民现正将运动蔓延到城市的其他部分。这场胜利是归于居民组织的联合、社会主义党 ( 工国委 ) 和强大的建筑业工会,亦验证了集体行动和社会主义的方法是可以赢得抗争的。

维多利亚州的自由党州政府从工党联邦政府获得一笔拨款,用于在内城公屋区域内宝贵的公共空间上修建私人住宅。政府由于惧怕居民和广大市民得悉此计划后反弹,刻意隐瞒这计划多个月。

去 年年底,州政府通知地方区议会(其中有一位现任的社会主义党议员斯蒂芬.乔利 (Stephen Jolly) )会他们的计划。随即,他们在议会中下达了禁言令,禁止他们向任何人透露该计划。但媒体仍然得悉了有关事情,而维多利亚州居民亦开始清楚看到政府准备如何 对待州里最贫穷和最弱势的民众。如果该计划付诸实行,该区目前 公屋的比率会由100% ,下降至最多 50% 。换言之, Fitzroy 住房区至少出现 800 个私人住宅单位,而 Richmond 北部则会出现 900 个。

雅拉市有三分之一的儿童生活在这两个公共屋 村,而屋村只占有土地面积的 1% !州政府的计划会将所有公众运动场和公园放售,并在他们的土地上兴建昂贵的私人住宅大厦。儿童和家人将无处可去。政府声称这个计划会将这些住屋区「去贫民 化」。上一个州政府在另一个城市实施了一个非常类似的项目。在那个住屋区,公屋和私人住宅被严格分隔。地产商口头上说包容,但事实上他们明白穷人会拖低房 价。

这三个面临危险的内城公共房屋区域中的两个中有著政活运动和组织的历史。社会主义党在那些社区中扎根多年。社会主义党通过数月的群众会议和集会,武装群众,做好对抗州政府的阴谋的准备。当这些计划曝光时,居民和社会主义党就起来与之抗衡。

在这两个政治上组织起来了的住房区,群众会议举行了。来自大量不同社群的代表发言,表达他们支持这一捍卫公共房屋的运动。其中一场会议中,一位八十岁的华裔居民朱太太主张,人人都应该享有正义,而不能只有富人。她表示,政府将富人的利益置于社会公众利益之上。

这些群众会议投票一致通过成立一个委员会,以指导保卫公屋用地的行动。不同背景的青年和老年居民都签名加入这个委员会。

委 员会投票决定举行一次群众集会,以反对州政府的计划,并派出代表团向建造业工会寻求支持。委员会认为建造业工会(在维多利亚州特别强大)应该拒绝在公屋用 地上兴建私人住宅。相反,他们应该要求在维多利亚州建造更多公屋。这将创造就业机会并能满足迫切需要。单单在维多利亚州就有近四万人轮候公屋!

州 政府曾多次试图破坏该运动。每当这个运动要召集会议的时候,他们就在同一时间安排竞争的会议。他们以卫生和安全为由,拒绝社会主义党租用会议室,但之后他 们就安排在同一时间在同一个会议室召开他们自己的会议。保安人员骚扰当地居民中的参与者,没收海报和传单,并恐吓居民不得参与运动。

当委员会的代表团向建造业工会争取支持,并得到了这个力量强大但政治上有点孤立的工会的支持后,州政府就被自己的内讧所削弱,而突然撤退!

政府声称,社会主义党纯粹是搞事分子,恐吓居民而令计划难以实施。事实是政治上组织起来的公屋居民和富有战斗性的建造业工会联合起来,这个身处困境的政府将难以承受。

令人关注的是,政府只撤回了其在这些政治上组织起来了的公共房屋区的计划。而另一个住宅区——墨尔本城内的 Prahran 郊区却仍然面临著残酷的私有化。

尽管政府作出了让步,但集会仍然继续进行。居民和支持者庆祝他们的胜利,但亦认为运动应该继续推进,进一步要求政府增建和改善公共房屋,而不是将它们放售。而政府即使败北,但仍派遣保安人员跟踪参与集会的居民回家、没收传单和欺压人民等手段继续恐吓居民。

社会主义党议员斯蒂芬.乔利(Stephen Jolly) 认为现在这场运动需要的不仅是反击,还要进攻。一位 32 岁的委员会成员穆罕默德则认为,虽然这场运动将政府击退了,现在则还要再进一步迫他们后撤。

这是一个对抗州政府的重大胜利,它消耗了开发商超过五亿澳币,并保卫了上千人的未来,这是人民的力量的胜利,也是社会主义的运动方法的一个验证。这是一场在澳洲很久未有发生过的胜利。

州政府仍想实施这项计划。虽然不能立即实施,但却会为将来的实施做准备。州政府已经禁止在公共房屋区举行政治会议和进行政党活动、禁止将政治资料派发居民。

胜利充实了人民的信心,并正在计划将运动扩展到墨尔本的其他地区。我们用这场基层社区组织和工人运动的成功例子,作为给予各地人民的一个榜样:我们要对抗私有化和贪婪,并为所有人的工作、房屋、以及公共服务而战。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