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撒切尔 – 资本主义的阶级战士

2013年5月25日 下午 7:33Views: 171

泰斯 社会主义党(工国委CWI英格兰)

4月8日英国前首相玛格丽特.撒切尔死了。社会主义党(工国委[CWI]英格兰)的泰斯解释――为什么这一极右翼政客,永远都不会被原谅,她的政策在工人阶级社区带来灾难,影响至今。

“我建议,悼念撒切尔夫人,不应用惯常的墓碑或雕像,而应该在她的坟冢上设一个舞池。”德伦(Durham)《观察家》报纸的作家在撒切尔上台三十周年时写道。

许多前矿工与他们的家庭、工会成员和社会主义者都在手舞足蹈,欢庆著她的离世。《卫报》报道民众在欧格里夫镇的反应,该镇由于撒切尔在20世纪80年代对 罢工矿工进行重点打击而出名。一位资深的工运人说,他想要一件T恤,上面印著“撒切尔正身处地狱 – 她才刚到地狱几小时,就已经关闭了地狱的暖气炉”。

撒切尔: 资本主义的阶级战士

迷思

许多人已经开始利用社交媒体来提醒我们,智利独裁屠夫皮诺切特、前美国总统列根,都是跟撒切尔是一伙的,三人都是残酷的新自由主义建筑师。

不过与此同时,政客们、主流媒体与编辑室都在阿谀奉承,拍撒切尔的马屁,大量文章涌现,说撒切尔任职首相时,让英国再次伟大了起来。事实上,她根本不配。

要分析她的角色和影响,我们必须重新阐明一些普遍的迷思。主流电影将铁娘子打造为女权主义的象征,不过虽然撒切尔是第一位女性首相,但是她的反动政策却让过去争取得来的女权状况向后退步。

她 信奉“维多利亚时代价值”,并以“没有『社会』这种东西”作为意识型态的辩护,进而削减了公共服务并且将负担推往家庭,在大多数的情况下,受害的是妇女。 超过一半以上的英国女工被剥夺了本应拥有的生育补助、有薪产假与较短的工时,而托儿服务的公共开支则降到西欧最低的水平。

经济

在1970年代的经济停滞与工业冲突之下,英国统治阶级放弃了在战后温和的财富再分配和凯恩斯主义政策,转而打击工人阶级的生活水平与权利,以恢复英国病态资本主义的制造利润能力。

撒切尔后来皈依货币主义 – Hayek与Milton Friedman的自由市场意识型态,击败了前总理与保守党“温和的”Ted Heath,并且在1979年的大选中获胜。

可是,工党领导在70年代开始执行新自由主义政策,为撒切尔主义做了准备。撒切尔夫人赢得三次大选,并执政超过十一年,令她看起来相当受欢迎且地位稳固。但事实却并非如此。据英国当地民意调查显示,她在位时名列战后最不受欢迎的首相中的第二位。

但工党的领导没有充分利用这一点。一方面,它没有解决工人阶级的问题;另一方面,它却动用资源去对抗左翼的挑战,尤其是当时的“战斗派”-工人国际委员会(CWI)英国当时的组织。

经过1981年的内城暴动,她的个人支持率只有23%。在1985年4月,她击败长达一年的矿工罢工后,保守党在民调中落后5%,并于1990年4月当英格兰和威尔斯引入人头税时,他们落后于工党24%!

受欢迎?

换言之,在高度分化的社会阶级斗争中,撒切尔清楚为自己的阶级战斗,反对社会上的大多数 – 工人阶级。她的力量实际上反映了工会和工党领袖的弱点。

她在1983年的大选中获胜,主要就由于所谓的福克兰群岛战争的胜利,她以数百人命为代价,用打败“外敌”的狭隘爱国主义旗帜来包装自己。与此同时,她以政治迫害的手段对付“战斗派”/工国委,令工党分化,选民不再视工党为投票的选择。

如 果“劳工联合会议”(TUC)的领导人当时呼吁总罢工以支持矿工,那么撒切尔政府在1984-85年是可以垮台的,就如希思政府于1974年时一般。即便 如此,工党领袖尼尔.金诺克因为攻击全国矿工联盟(NUM)会长斯卡吉尔和“战斗派”领导的利物浦市议会,以致在1987年的大选中失去了民意的领先优 势。利物浦市议会当年通过动员群众支持建房和创造就业机会的政策,于1984年夏天迫使保守党让步,增拨60万英镑的额外资金。

反对撒切尔人头税的游行

人头税

在赢得1987年大选后,撒切尔犯下了一个错误:她企图通过人头税政策,一鼓作气地攻击整个工人阶级,对英国所有的成年人征收惩罚性和累退性的地区服务费用。“战斗派”当时就说这是她的一个致命错误,并发动大规模的抗税运动。

在高峰时期,全英国有1,800万人拒绝缴纳人头税,那是英国史上最大的公民抗命行动。尽管面临法院、警察和监禁的压力,但抗税人数的持续增长使得政府无法征税。

正 是这大规模的反抗和税项不得人心,逼令保守党牺牲自己的女主角,而她的人头税政策亦随著马卓安的上台而报废。撒切尔夫人本人后来在回忆录中感叹:“(人头 税政策)最终被放弃,表示保守党政府承认了这些人(1990年3月31日反人头税示威的组织者)取得了辉煌的胜利。”〔撒切尔 – 《唐宁街岁月》,661页〕
撒切尔夫在下令击沉正撤出战场的阿根廷巡洋舰贝尔格拉诺将军号(1982年),并在长达一年(1984-85年) 对付被她称为“内在敌人”的矿工的“内战”中,呈现了英国资本主义的冷血。但她作法自毙,成为了她所造就的无情统治阶级下的受害者。

我们不会对她的困境报以眼泪。她将要永远记住摧毁了制造业,造成了大规划的永久性失业。她的高利率和削减公共开支的货币主义政策,令1979-81年的经济衰退恶化成严重的萧条。

失业人口在短短一年内上升了100万人,在1986年最高达到了330万,“迷惘的一代”被扔在垃圾堆。撒切尔夫人作为金融资本利益的代表,认为放宽(特别是在伦敦的)控制,将会令企业繁荣,并且令财富得以“下渗”。

撒切尔的遗产

上 世纪80年代末,英国超过五分一的人口,即1,120万人生活在贫困中,最富有的20%和最贫穷的20%之间的差距扩大了60%。这种不平等的情况在贝里 雅领导的新工党政府下进一步恶化,他延续撒切尔的政策,继续遏制工会、私有化国有资源,并将伦敦金融业去规化。2001年工党的文德森说:“我们现在都是 撒切尔主义者。”他曾热情地说过:“对于人们获得肮脏的财富,我感到极度放松。”

现在正值80年来最坏的经济危机,资本主义自由市场彻底失败,撒切尔之死可谓恰逢其时。她渴望“击退开拓了的社会主义领域”,但正由于工人和青年寻求取代紧缩、战争和环境破坏的政策的替代方案,社会主义思想正卷土重来。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