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基斯坦:生命时刻受到威胁

2013年5月27日 下午 3:47Views: 164

三名“巴基斯坦社会主义运动”的成员在奎达死于宗派暴力

由“巴社运”领导成员撰写,巴鲁车斯坦省奎达市的目击报告

近些年来,巴基斯坦已成为不同社区的人民的屠宰场。然而,其中什叶派哈扎拉人社区是受害最深,被锁定为单独的谋杀目标。

当我进入奎达的哈扎拉人镇,会见已故“巴社运”成员的家人,并代表“巴基斯坦社会主义”(SMP)和工国委(CWI)表示哀悼时,我感受到这个曾经非常和平 的地区有一种强烈的恐惧和不安定的感觉。空气弥漫著悲痛和忧伤,人人都对巴基斯坦人民党统治的省政府十分愤怒。此时,死者家属陪伴著数天前被杀害的亲人的 遗体,刚刚结束了祈祷,脸上展现出痛苦和不安。

Pakistian

一个与“阿尔盖达”有联系的逊尼派极端激进组织“羌城军”(Lashkar-e-Jhangvi )宣称对此事件负责。哈扎拉社区持续处于威胁之下,并经已在恐惧中渡过了多年。三名“巴社运”成员阿里.拉扎(Ali Raza)、阿里.侯赛因(Ali Hussain)和哈桑.阿巴斯(Hassan Abbas)分别在今年1月和2月的两次爆炸中丧身,他们被杀不是因为其政治理念和行动,而是因为其什叶派哈扎拉社区成员的身分,并碰巧出现在爆炸点。两 人被杀时正坐在咖啡厅里,自杀式袭击者在一条繁忙的街道上引爆。第三名死者遇害时,正与家人在挤拥的市场购物。强力的炸弹将他杀害,也使得挤拥繁忙的市场 变成瓦砾。三位都是“巴社运”忠诚的成员,曾经与我们在困难中共同战斗,其逝世令巴鲁车斯坦省的“巴社运”在政治上和组织上受到重挫。

根 据巴基斯坦人权理事会2012年的调查报告,自1999年起,超过800名什叶派哈扎拉人被杀害。从2008年到2012年5月,至少550哈扎拉人在巴 人民党政府的统治下被杀。在2013年的头三个月,三次主要的自杀式炸弹袭击造成了数以百计人受伤,超过200人被杀。对于只有50万人的哈扎拉来说,这 个数据是毁灭性的。数以千计的人受伤,其中近半数终身残疾。宗派冲突和袭击的次数在2012年比2011年增加了195%,这些袭击中遭遇不测的人数增加 了大约62%,而受伤的人数增加大约239%。

哈扎拉人是一个独特的族群,主要居住在阿富汗,但在巴基斯坦和伊朗也有可观的数量。近来, 这个群体不断在西方国家定居,以寻求安全和维持生计。历史上哈扎拉人一直受到阿富汗国王和统治者(主要是阿米尔.阿卜杜勒.拉赫曼.可汗)以及其他族群的 宗派和族群歧视的迫害。他们原居于阿富汗中部,但很多人被迫迁徙到邻近国家,比如伊朗和英属印度,以逃避宗派袭击。哈扎拉人由于在英国军队中服役,并承担 其他艰巨的工作,因而在奎达获得了立足之地。当兵成为了哈扎拉人生活的一部分,人口中很大比例都曾经在阿富汗和巴基斯坦军队中服役。

据哈 扎拉学者兼“政府总军事学院”奎达训练营的退休校长纳吉尔.胡赛因教授说:“以前,哈扎拉人都生活在和平之中,与普什图人、巴鲁车斯人以及其他族群关系良 好,是齐亚.哈克军政府时代的种族隔离政策令情况发生变化。如今我们面对著一个社会的无政府状态,尤其是哈扎拉人正生活在犹太式的贫民区中。” 当我与哈扎拉民主党主席阿卜杜勒.哈利克,哈扎拉交谈时,他这样描述当今情形:“一切始于2001年,并在2011-12年达到顶峰。医生、教授、学生、 商人和运动员都被锁定为目标,并遭到杀害。这些恐怖袭击背后的动机很简单:使奎达变成宗派暴力的地狱。在奎达的所有哈扎拉人都是什叶派。到目前为止,超过 1,000哈扎拉人被杀,我们的大多数青年被剥夺了教育权,一些青年在绝望中加入了什叶派宗教组织。人们失去了事业和工作,在自己的城市都不能随意走动。 超过3万哈扎拉青年和专业人才已经出国移民。家长正迫使自己的孩子离开国家。拥有博士学位和其他高等教育资格的人正在澳洲等西方国家当劳工或临时工。我们 的年轻一代开始对未来失去希望。”

反什叶派宗教组织在巴鲁车斯坦省有相当数量。这些团体正以相对于民族主义暴徒和阿富汗塔利班较为自由的 方式推进其的议程。反什叶派组织组织精良,并与其他宗教极端主义军事组织有联系,包括“巴基斯坦塔利班运动”(Tehrik-e-Taliban Pakistan)、“阿尔盖达”和“羌城军”。这些都是最活跃与最致命的反什叶派组织。羌城军在奎达市内和周边活动,在2001年美军入侵阿富汗,并摧 毁了它位于喀布尔和坎大哈的恐怖训练营后,它目前集中在巴鲁车斯坦省和巴基斯坦的其他地区。

“君杜拉”(Jundullah)是巴鲁车斯 坦省另一个活跃的军事组织,结合了宗教宗派议程和民族分离主义的意识形态,反什叶派和反伊朗的军事团体,在伊朗的锡斯坦- 巴鲁车斯坦省展开活动。该省接壤巴基斯坦区的贾盖、卡兰、旁吉古尔、盖杰和瓜达尔。据估计,君杜拉活跃分子约有800人。

这些不同的反什叶派逊尼派极端军事组织互相联络,并在行动中彼此支持。这是个非常危险并致命的联系,将给已经充斥著暴力的巴鲁车斯坦带来更多不安和混乱。

然 而,谋杀和暴行并不只限于对什叶派哈扎拉人,其他族群背景的人同样成为目标,包括旁遮普人。由于巴鲁车斯军事组织为了分离而发动攻击,令数千旁遮普人被迫 离开奎达和巴鲁车斯坦的其他地区。甚至该省的很多区域对于旁遮普人都不安全。甚至印度人、信德人和普什图人在巴鲁车斯坦的不同地区也被定为目标。在一些案 件中,没人知道为什么有人被谋杀以及被谁所杀。不同的军事组织在一场混乱的战争中互相讨伐,摧毁了普通百姓的生活。法律强制机构和政府没能保护好无辜的人 免受不同军事团体的攻击,包括民族主义和宗教的宗派势力。巴鲁车斯坦的形势非常不稳定和变化多端。在过去的几年,类似内战的形势逐渐浮现。

奎达的工会运动仍然完整无缺,和宗派主义和民族分离主义斗争。尽管受到不同武装团伙的威胁,工会在去年组织了一次五一集会,隶属于不同种族、宗教、民族的工 人联合起来,在奎达的主要街道上游行,鲜明地展现了阶级团结。工会的一个领导人告诉我说:“在如此狂暴的年代,保持和维护工人团结并不简单。我们承受着来 自各个方面的压力,要我们以宗教派别、族群和民族为由支持某一方, 不同的团体和组织都要我们听从他们。但我们自始自终都会为了维护工人阶级的团结而战斗下去。随著局势的恶化,我们可能会衰落,但我们不会不经斗争就轻易让 自己衰落下去。”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