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 紧缩财政削减劳保 分化公私部门工人

2013年5月30日 上午 10:44Views: 32

团结抗争 反对资本家的进攻

帕啥/许小明 工人国际委员会

在第二任任期追求历史定位的保守右派马政府,从任期初始即抛出多项体制内的改良政策,其中或有立意甚嘉的构想,但即使是这些体制内的些微改良,也遭遇资本家的抗拒,浅嚐则止,很快就退缩成更无力的阉割版本。

而另一些所谓的改良政策,则是批著改良的口号,实际内容则是完全悖离了群众利益。

为亲资本家的官僚所把持、主管劳工事务的劳工事务委员会(劳委会),於去年(2012)底,主动发布了劳保基金的精算报告,精算报告内容直言,劳保 基金将在2017年开始,基金支出将开始大於收入,於2027年劳保基金则将会破产。意图藉由偏颇的数字来恐吓工人,塑造危机气氛,再推出紧缩的劳保基金 版本,降低劳动阶级退休保障,来缩减政府支出。同时资本家也利用传播媒体作为其传声筒,将劳苦大众累积的怒气,转移相对保障较明确的军公教人员身上,煽动 工人阶级内鬥和分化。

事实上,即使以目前劳退年资给付率1.55%,年资叁十年,投保薪资四万元试算,每月月退金也仅 20,088 元,若再考虑退休时的物价膨胀,这笔月退金很可能无法负担起劳工阶级退休後的生活支出,若是如劳委会所提之乙案,调降年资给付率到 1.3%,情况则只能更为恶化。

至於此次劳保基金破产事件中,被趁势检讨的军公教,其退抚制度也由设计上较为理想的确定给付制,逐渐同一般劳工次等保障的确定提拨制看齐。与去年相 比,中央政府总预算虽仅比去年减少0.4%,但内政预算减少了2%,作为独立媒体的公共电视也降低了1.99%。但与这些数字比起来,民众的感受却是更强 烈,於2000年施行的《中央政府总员额法》,明定了中央政府的总员额上限为17万3千人,使绝大部分的政府部门,在员额受限的情况下,不得不聘用了大量 的派遣人员,而有了身负保障劳工使命的劳委会,过半员工是约聘派遣人员的讽刺现象。

续往资本家倾斜 「民主」机制失能

而与私部门雇员(劳工)和公部门雇员(军公教) 狠砍的福利和紧缩政策比较起来,马政府对资本家的优惠,却是毫不手软。按照马政府的规划,涵盖所得税、关税、货物税等,今年至少还要再帮财团减税500亿元。真是一边体恤资本家,一边勒紧劳苦大众的裤带!

除此之外,呼应财团对新自由主义的呼声,供应人民基本需求的公共服务,持续进行民营化、私人化。看顾人民健康的医疗院所则在医院自主管理、卓越计划等政策下,将医院的管理权,更多得交由财团追求获利,也难怪财团荷包饱饱,底层医护过劳,人民接受的医疗品质下降。

在土地政策上,亦是相同景况,资本家仍是同样的说词,同样的剧本。追求利益、扩大资本仍是其唯一目标,仍是推动所有事务的动力源头。於是不管土地徵收,都市更新,人民的声音皆已被淹没,消失在资本主义下,轰隆隆的运转声里。

美帝中帝 台湾交锋

争议多年的核能四厂能否开动运转,目前正处於关键的时刻,核四厂关键部件,主要由美商奇异等美国公司提供,美国的资本家,为了其利益,必定伸出爪牙,对软弱的马政府施压。

马政府积极运作加入的《跨太平洋战略经济夥伴关係协议》(TPP),不只是全球化的一帖毒药,更可视为美国帝国主义的延伸。在TPP架构下,台湾自 身的立法权将受到限制,如果台湾通过了损害外资企业获利的法令,外资企业有权利提告要求保护其利益。TPP对智财权的保护也更严格,超过了《反仿冒贸易协 定》(ACTA)。同时TPP也限缩了网路自由,付予财团能直接取得个人资料,遮闭网站,甚至封锁网路的能力。

台湾如果加入TPP,不管政治上或经济上,将成为完全的附庸国。

藉由《两岸经济合作架构协议》(ECFA),早已向资本家靠拢的独裁国家 – 中国,对於台湾的影响力, 相比起美国等也不断提升。更由於台湾与中国地理与历史上的渊源,中国与美国在台湾势力互相拉锯,则是可以预期的。

蓝绿尽为财团发声 急需工人政党

创党百年的国民党,与曾经是中间自由派的民进党,再数十年互相观摩、学习和模仿後,除了统独议题外,早已让人分不清两者的差别。前民进党主席蔡英 文,对残暴打压工人的柴契尔夫人和独裁者朴正熙之女朴槿惠都表达了讚扬。蔡英文认为「朴槿惠这次获得过半韩国人民的支持,除了她个人因素外,也不能忽略韩 国政府及社会韩国社会在转型正义上的坚持与努力」,对柴契尔夫人,她称许「这位『铁娘子』在80年代如何带领英国走过艰难的转型困难期,如何动用军队运煤 来对抗煤矿工人的大罢工」。在过去无论是在反核运动、苏花高案、国光石化或者是其他劳动议题,民进党只是个典型的资产阶级反对派,他们也许会在议会内提提 反对声音,或者是在面搞几次遊行来争取选票,但是作为财团所支持的政党,他们根本不会也无意改变现在资本主义的压迫。

由此可见,国民民进两党并不是跟工人们站在一起!迫在燃眉,工人们需要另立自己的工人群众政党,以社会主义为纲领,反对资本家的进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