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六四悼念晚会,警告中国新领导人

2013年6月7日 下午 12:00Views: 43

北京大屠杀二十四周年纪念吸引15万人集会

抵抗 社会主义行动(CWI香港)

今天六月四日,是八九年北京血腥镇压群众运动的二十四周年。再一次,数以万计的人集合于香港维园,抗议中共一党专政。今年令人最印象深刻的一幕,就是一枝枝在雨伞下的蜡烛。狂风暴雨在公园里洒下了每小时30毫米的雨水,引致水浸和停电,令烛光集会在仅仅开始50分钟后就不得不中断。

六四当天,工国委(CWI)香港和大陆支持者在维园周围摆设三个街站里,进行了一整天的活动,筹得了超过三万港元的款项,用来支持我们社会主义者结束一党专政的斗争。感谢所有捐款支持我们斗争的人,很多纸币被雨水弄湿,但仍会被善加利用!

香港是全中国唯一能进行这样的集会的城市。据主办单位统计,当晚约有15万人出席。出于政治理由,警方一如以往在人数上打折扣,声称只有54,000人参加。许多全身被雨水沾湿的参与者(包括本文记者)流露出热烈的反抗情绪。中国“共产”独裁的新领导人必定忧心忡忡,担心这城市掀起激烈的民主斗争,这同时也是审度中国反政府情绪的指标。

社会主义行动在6月4日同时进行三个街站活动

社会主义行动在6月4日同时进行三个街站活动

加大审查和镇压

在中国大陆的社交媒体上,八九年镇压时街上坦克和装甲车的照片遭到严格监控。廿四周年前几星期,政府如常加强对异议者和维权人仕的镇压和日常监控。今年,新领导人习近平上任后,镇压力度比过去更为大。死难者家属和批评政府的人再次被软禁家中,而且更为严格。天安门老将李旺阳的妹夫赵宝珠向《南华早报》表示:“我们被软禁了几天……甚至现在跟你说话都非常不方便。”李旺阳在一九八九年尝试组织罢工,后来拒绝妥协屈服,而被囚禁了廿一年。去年,在接受香港《有线电视》采访后不久,于去年六月六日发现被吊死。

一位来自福建的年轻人被香港的电视台拍摄到举起写上“感谢香港”的标语牌,在回程的时候被逮捕。然而,即使中共加强了威胁和骚扰,估计仍有超过一万名大陆游客参与了集会。

新一届由太子党主导的领导层下,六四的镇压加强政府镇压的一部分(太子党是前“共产党”领袖的后代,包括习近平本人)。这届领导层承诺,会推动自十五年前朱镕基改革以来最大一波亲资的结构改革,但任何政治放宽的希望都已经破灭。天安门母亲发起人丁子霖,六四当时其十九岁的儿子被士兵杀害。她发表了一封123人联署的公开信予习近平,谴责他拒绝民主化。这封信主题为“希望已渐消失,绝望正渐逼近”,指责习近平上台后“大踏步地退回毛式正统”,变得更为独裁。

同时,主办烛光晚会的支联会领导人李卓人表示:“习近平上台后,我们只见到收紧,而非放松。”

暴雨导致断电,使六四悼念晚会提早结束

暴雨导致断电,使六四悼念晚会提早结束

害怕革命

习近平统治下加强镇压,反映了统治菁英的共识,验证了《社会主义者》和“中国劳工论坛网站”在去年十一月领导换届期间对中国自由派不切实际的幻想的警告。他们只会继续沿著六四屠夫邓小平的政治模式走下去 -“国家资本主义”的经济发展和市场化,同时独裁的控制不减。

在新上台最初几个月,习近平发表了民族主义的言论和一些象征性的反腐败措施,两者都只是中共用来巩固自己统治的手段。他愈来愈多地谈论到毛泽东的名字,但只不过是用作维护中共持续及不可挑战的统治,并非有意效法毛泽东“左”经济政策。与此同时,习近平制定了“七不讲”,七个大学课堂不能讨论的话题”,当中包括了新闻自由、民主权利等,值得注意的是还包括了“权贵资产阶级”。由此可见,独裁统治者如何利用“毛派正统”来保护中国钜富菁英的权力和“私隐”。

太子党在新一届领导层中大力掌权,将是中共政权演变中的一个转折点。统治菁英拒绝那怕局部的民主“改革”,会令公众监督更有力,揭露他们坐拥钜额财富,并可能因此打开大规模反抗的闸门。然而,中共独裁者面临著两难的困境,愈来愈加强镇压的话,令革命爆发的可能性更大。即将到来的钜变可能比历史性的八九六四更为波澜壮阔。

组织估计有15万人参加2013年的烛光晚会

组织估计有15万人参加2013年的烛光晚会

在香港的争议

今年的晚会较往年有更多的争议和宗派分歧。这是政局不断激进化和政府危机深化下,群众对资产阶级“泛民主派”希望幻灭的结果。一个报纸的专栏作家以“无胆”形容泛民。一些青年对中共的敌意异化成对“本土主义”的支持(一个香港独立国),甚至反内地人的种族主义。

主办晚会的支联会是一个未经选举产生的“小圈子”委员会,近年和“温和泛民”一起失去了威信。由于长期以来向中共独裁作出政治妥协,接受中共统治为必然,并因而降低诉求。这表现在今年的大会口号,淡化了“结束一党专政”而强调“爱国爱民”。此举适得其反,支联会寻求天安门母亲丁子霖的支持,后者却抨击新口号“愚蠢”和“与中国脱节”。支联会一直希望丁子霖能协助抵抗“本土派”的攻击,向针对“爱国”口号而号召抵制晚会的香港自治运动反击。

在烛光晚会的前四天,支联会主席李卓人被迫宣布放弃有争议的口号。他表示与丁子霖曾存在分歧,但事实上,支联会在香港亦备受批评,甚至担心会被杯葛会见效。杯葛行动最终失败,揭露出“本土主义”势力背后缺乏真正的力量。烛光晚会的高参与率,反映了广大群众对六四仍未忘记,并希望继续民主斗争。但同时,支联会的领导人也敏锐地意识到,自己的权威已受到严重打击。许多冒著暴雨参加的人表示,他们是为了悼念六四,而不来支持支联会!

工国委支持者传播社会主义的讯息,反对中共独裁和压迫

工国委支持者传播社会主义的讯息,反对中共独裁和压迫

需要民主的组织结构

烛光晚会后,支联会表示在明年举行重要的六四廿五周年纪念时,将作出重大“调整”。但只是次要的技术层面和组织方面,而不是调整支联会政治立场,主导支联会的“温和”泛民不会冲击中共政权,也不会提供大规模反独裁斗争的战略。

社会主义者和工国委(CWI)在中国大陆和香港的支持者一贯批评主办六四烛光晚会的自上而下的官僚方式,而且近年来由于被支联会企图垄断晚会,令其他团体难以筹集资金而变得限制重重。民主党在支联会中占有主导地位(讽刺!),并拒绝将支联会开放和民主化。这是一个有意识的政策,以维持对支联会的控制,并遏制那些反对向中共妥协的更激进的力量。在大规模的反抗运动中以“小圈子”强加控制,在去年九月的反国教和(泛民发起的)2014年“占领中环”方案中,都看到一个相似的模式。

社会主义者和所有真正争取民主权利的战士,都必须反对这种自上而下组织抗争的模式。这模式将令运动一次次地错失机会,并面临失败。要取得成功,需要一个群众斗争的民主架构,共必须建基于社会上最受剥削的阶层 - 工人阶级和青年。这种路线需要连系到大规模行动的策略,并有意识地连结上中国大陆反对中共及其亲资政策的群众斗争,只有这样,才能战胜独裁,实现真正的民主变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