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发生在斯德哥尔摩城郊工人阶级社区的骚乱

2013年6月16日 上午 10:32Views: 403

新自由主义和警察暴力制造了社会的定时炸弹

瑞典社会主义正义党(Rättvisepartiet Socialisterna,工国委[CWI]瑞典支部)报纸《进攻报》 (Offensiv)报道

斯德哥尔摩城郊的工人阶级社区胡斯比(Husby)在最近几天连续发生大规模骚乱,这甚成为全球关注的焦点。在连续数日的傍晚和夜间,我们经历了大规模的焚毁汽车、蓄意打砸和投掷石块,而这些行为是由防暴警察的残酷干预所触发的。

5月22日(星期三)社会主义正义党(RS)通过本地网络发起了一场抗议活动,,当天在胡斯比广场有500人参与了抗议。集会解释了这些事件的根源——右翼政策攻击民众生活水准和当地的公共服务,同时也谴责警察,并说明蓄意打砸并不能带来改变。

星期三在胡斯比的抗议上,《进攻报》(社会主义正义党的周报)编辑同时也是胡斯比居民的阿尔纳·约翰逊是主要的发言人

骚乱波及斯德哥尔摩

骚乱始于5月20日(星期一)晚上。然后,放火焚烧汽车、破坏购物中心和袭击警察 局的行为蔓延到斯德哥尔摩的其他城郊社区。这些建于20世纪70年代社区和和住房主要是提供给低收入工人的,其中相当大比例是来自海外的移民。这些居民早 已在各个领域遭受到新自由主义政策的攻击,——诸如失业、削减失业救济金、住房短缺、学校私有化和不断削减本地公共服务。

胡斯比地区的公共卫生中心早已被关闭,而为一个较小的私人机构所取代。当地的学校及青年中心也已被关闭, 这对年轻人的影响尤为严重。在胡斯比地区20-25岁间的年轻人有570人,其中38%既没有工作,也没有在学校学习。

社会主义正义党的恩苏·克斯塔也在胡斯比的示威中发言

贫富差距日益扩大

经合组织(OECD)最近的一份报告显示,整体上而言在所有经合组织国家中瑞典的贫富差距增长最快,从昔日所谓最“平等”的国家下降到34个经合组织国家中的第14名。瑞典学校的教学质量也同样从名列前茅下降到平均水准甚至低于平均水平。

触发本周这一突发事件的肇因,无疑是上周一警察干预和枪杀一名69岁的男子,当时该男子在自己家中和其他人发生争吵。

这在许多当地居民中引发了强烈的批评和愤怒,,尤其是对那些本人往往遭遇过警察的骚扰和暴行的年轻人而言更是如此。 “类似的事情绝不会发生在富人区”是胡斯比地区的普遍看法。

一个叫做“麦克风”(Megafonen)的本地青年组织组织了一个小规模示威,要求对警察的枪杀进行独立调查,并对死亡男子的亲属和当地居民进行公开道歉。社会主义正义党(RS)参加了示威并支持他们的诉求,同时也加入我们要求民主控制警察的诉求。

上 周日晚上暴力发生时,警方粗暴地介入其中,并对青年和当地居民进行种族主义侮辱。据可信的目击者说,暴力骚乱是在警方的一条警犬袭击一位妇女后才升级的, 而这位母亲到现场是为了带走自己14岁的儿子。当地社区的成年人,包括两位“社区召集人”也遭到警棍袭击并被警察打在脸上。

警察用“猴子”、“蠢货”和“黑鬼”等一系列侮辱性的词汇辱骂他们。

嫁祸外来移民

体制派的媒体和政客很快就开始谴责骚乱。首相赖因费尔特(Fredrik Reinfeldt)强调胡斯比的居民应该学会“在瑞典”的规则,以此暗示暴力事件的背后是外来移民。当地的区议会领导人,是一个保守派,说胡斯比居民只 应该心存感谢,并将他们的年轻人称为“暴徒”。

媒体普遍和这些社区没有关联,而且也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当然胡斯比当地的居民也因为焚烧汽车而感到害怕、愤怒和沮丧。在解释暴乱的政治根源的同时,社会主义者需要表明自己的立场。

在 社会主义正义党(RS)在周一发布的第一份声明中,我们明确写道:“虽然很多人可以理解打砸抢是某种抗议形式,但是不幸的是这完全是误导的、破坏性的,并 在当地居民间制造了分裂。很多人看到他们的比萨饼店被砸了,他们的汽车被烧毁,因车库着火50人被迫疏散。许多人可能因此仅仅会大喊要更多的警察。”

我们也解释说,希望简单的自发抗议活动能传达信息而诱使统治者做出让步的想法是错误的。

胡斯比的斗争

上 周三胡斯比的抗议活动中,其本人就住在胡斯比的《进攻报》的编辑阿尔讷·约翰逊,是主要发言人。他谴责了警察的暴行,并继续说:“焚毁我们自己的车并不是 问题的解决之道。我们需要的是一个联合起来反对政府和市议会的斗争。在胡斯比,我们一直有团结互助的精神,以及对我们社区的自豪感。我们一直以来一起为我 们所要争取的而斗争”。

事实上,直到最近几天胡斯比一直相对幸免于焚毁汽车和蓄意破坏的行为。这正是由于有许多当地斗争的结果。

胡 斯比居民有着为自己利益进行斗争的悠久传统,社会主义正义党(RS)在其中发挥了领导作用。2007-08年曾经挫败了市议会试图拆迁旧公房、进行豪华改 建,而租金提高70%的计划。同样本地居民网络(JärvasFramtid)通过斗争也赢得了反对当地游泳设施私有化,反对采用对行人更危险的交通布局 等斗争。而其他一些斗争,如反对关闭公共健康中心的斗争,则失败了。

在街头抗议中,当地居民被鼓励发言,每个人都被邀请参加随后的集会和抗议。

社会主义正义党横幅:“结束警察暴力 – 对事件进行独立调查”

正义社会主义党(RS)支持当地斗争网络提出的诉求:

  • 一个独立的调查和警察道歉 – 结束警察暴力和采取军事手段!
  • 立即采取措施为所有年轻人提供就业和培训机会 – 人人得以就业!
  • 根据我们的标准提供社会康复服务和住房更新 – 结束所有私有化和削减预算!

社会主义正义党(RS)支持联合斗争,并呼吁建立一个新的遵循会主义政策的战斗性工人政党,以应对当前的右翼政策。


汉姆库伦(Hammarkullen)是哥德堡城郊类似于胡斯比的一个社区,近来犯罪率不断上升而上周末终于发展到出现枪击交火事件。

社会主义正义党(RS)为此举办集会反对暴力,要求改进社区服务而不是削减支出。仅仅在集会前一天发出通知,有250人来到广场上参加集会。

“枪击事件应该成为一个政治警钟。汉姆库伦(Hammarkullen)等城郊社区需要的是教育、工作和住房”,社会主义正义党(RS)哥德堡的克里斯托弗·伦德伯格(Kristofer Lundberg)在示威中说。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