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援受迫害社会主义者秋火

2013年6月18日 上午 10:26Views: 32

中国劳工论坛 (chinaworker.info) 在此转发社会主义者秋火关于他最近受到逮捕和骚扰的报告。尽管秋火的政治立场不代表本网站及工国委[CWI]。我们强烈反对警察对他的迫害,并发布以下秋火撰写的声明,以示团结。

谈罢工权=煽动?对深圳警方讯问的公开声明

在2013年6月11日富士康警务室预定问讯前的公开声明

秋火

早就有人说过,天朝是一个神奇的国度,每天上演着许多比小说更离奇,比电影更精彩的事。但是在天朝,没有哪个单位比维稳机构更积极踊跃地制造各类离奇案件。

2013 年6月10日下午,网名为秋火(微博名为秋火17)、一直在深圳龙华富士康低调上班的员工,由于遭到深圳警方“传讯”——后来在电话中才知道是因为秋火在 网上谈论罢工合法化——无奈被迫公开面目引起围观,甚至此前秋火极为谨慎地避免对身边工友谈论罢工权问题,现在在维稳机构的暗示威胁下,被迫要做好向工友 公开解释的心理准备。

现在,我,秋火,为了预定于今天白天将面临的警方问讯,被迫无奈做出如下公开声明:

其一,这件事在严肃意义上的核心焦点是:谈罢工权、罢工自由就等于“煽动”吗?

煽动的指控是首先由自称深圳龙华-油松派出所的李警官提出的,请问这是李警官的个人观点,还是深圳警方、甚至广东维稳当局的观点?

如 果这是李警官的个人观点,可以讨论,但却为什么因为个人观点不同竟然能够采取动用国家机器讯问一个普通在职工人的做法(而且牺牲了我加班工资的经济利 益)。但如果这是深圳警方、甚至说是广东维稳当局(甚至更高层)的观点,那么就非常值得做一种广泛的严肃的政治理论思考了。

如果是因为工 人/普通网友谈论罢工权、罢工自由(仅仅是很小范围的网上文字),就可以被当局定罪为“煽动”,同时采取动用维稳机构和国家机器来讯问的做法,这本身就说 明根本不存在明确的罢工合法化、甚至连议论它的自由都没有!当然,现在需要确定这是整个维稳当局的观点,还是李警官或其他一些警官愿意自己负责的观点。

因为话说出来都是要负责的,没说过的话不用负责,说过的话要确定首先是谁说的。我们亲爱的维稳机构同志总是不厌其烦地教育我们“为自己言行负责”,我希望他们这些党员同志(当干部的应该都是党员同志吧?)能带头表率一下。

其 二,面对深圳龙华街道油松派出所李警官的极其严重的政治法律指控——称我的文章“似乎带有一些煽动性”,我完全不赞同。充其量只能说是理解不同。写此文的 起因是:面对5月下旬微博上的许多歪曲、攻击甚至是言论恐吓,我被迫做出对罢工权问题的解释,我通篇只是在解释我的观点,没有一句“煽动”工人现在立即争 取罢工合法化。相反,我还专门指出过,现在谈罢工权就算没有实际意义,也有思想教育意义(参见“九连 环”http://bbs.xinminnews.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471第八点,写于6月 5日,6日发表)。

在实际生活中,我甚至刻意避免对工友谈论罢工权,因为我知道在目前工人自觉意识普遍不高的情况下,逞个人之勇并不明 智,更会给自己和其他工友带来无谓的麻烦。我的文章也仅只发在两处:我自己博客,以及新民论坛工运ABC专栏,这两处的读者本来就很有限,我自知这种常识 性的谈论是从长远启发意义考虑,而决不是在当下起鼓动作用,字里行间根本没有一丝的立即煽动意图。

(我的文章是否直接煽动工人?这不是维 稳机构说了算的:http://blog.sina.com.cn/s/blog_7c4b01ad0101mfz9.html。注:截至6月10日傍晚 7点,此文在已发表10天之久后的点击仅有94次,而且其中采取的阶级观点的较深度分析,恰恰是旨在深入说明和做理论分析,明显不适合面向鼓动一般工人大 众。

有趣的是,恰恰由于深圳维稳机构采取这样的公开骚扰行动,经过一个晚上,此文的点击明显有较大幅度增长,不过截至本声明发表时仍然只有120多次点击。不知今天白天维稳机构将要采取什么做法,是否要迫使此文点击更大幅度增长?!)

相 反,广东深圳维稳机构居然直接到工厂中来,通知到车间班组工站上,竟让一个员工在上班期间突然提前半小时下班,一些工友都对这种相当反常的做法疑惑不解, 而我本来就是避免、甚至一直刻意避免对工友谈论这些问题。请问,你们这样做,要让我如何对同事工友解释?深圳维稳机构是否变相暗示、鼓励工人直接在工厂谈 罢工权?深圳维稳机构是否企图变相炒作富士康的又一“热点新闻”、这又是为了什么?你们这些本该全心全意为资产阶级服务的人,难道连郭总的老脸都不顾了 吗?

其三,这件事的离奇之处在于:谈论罢工权的博客文章是在5月31日发表的,而此文的问讯(6月10日下午)居然是在长达10天之后,这段时间内维稳机构干什么吃去了?!

而 且此文发表之后有长达一周多我有意无意地变为低调态度,就是想避开某敏感纪念日,可是令人吃惊的是,就在某敏感纪念日当天中午,一直被多名网友怀疑为网特 的“心在左边跳”(微博名:工人搅屎棍)针对我的罢工合法化一文,发表了一篇充满大量造谣诬蔑的语言暴力的文章,俨然政治审判(参 见: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ae93340101nlm2.html),此文的点击至今高达600多次,我 比他更早五天发文但截至昨天傍晚的点击只及它的1/6都不到,他那篇喷粪判决书的评论者之众多繁杂,更是远远超过我博文的关注者。

离奇就 离奇在:为什么在网络一片肃杀的某敏感纪念日,这位“心在左边跳”竟然反倒能对罢工合法化问题更洋洋洒洒地写出更多得多的政治敏感问题、受到数量更多数倍 的“网友”关注的长篇大论?为什么深圳维稳机构要等在我发文十天之后、且在这篇大量造谣诬蔑的“政治审判”出笼近一周之后,充分用水军舆论造势后,才对我 动手?更有意思的是,这位“心在左边跳”在我被讯问半个月前用开玩笑口吻公开提示:维稳机构将把我关一周(见下面截图),仅仅半个月后深圳当地的维稳机构 就采取了实际行动,这位“网友”的“开玩笑”的“预言”怎么如此“精确”、如此快就得到“应验”?

rg

微博网址:http://weibo.com/2085290413/zyiClfIRQ

这些都很值得有心人深思。

其 四,在工运里有不同观点非常正常,也有一些人出于不同观点反对罢工合法化,这些可以有待更多时间思考、讨论,但是以“心在左边跳”为代表的一群“网友”却 采取了大量造谣诬蔑、定罪判决、血口喷粪的手法,更值得注意的是他们早就采取了一种变相煽动的反问,即质问我在工人中干过什么促进工人抗争的行为、好像我 没有做过这些行为就没有资格谈罢工权、没有资格谈工人话题似的。

离奇就离奇在:“心在左边跳”之流从5月开始采取的这种带有变相煽动、诱 导对方越轨或招认自己有什么敏感行为的反问语句,居然与6月10日傍晚7点40时秋火接到自称深圳龙华油松派出所李姓警官的电话时,对方的话语一模一样: 该警官如此对我说“写这样的文章有什么用,还不如你带头罢工嘛,而且写这种文章也不好。”——有意思的是,该警官似乎嫌我听得不清楚,还特意把这个话说了 两遍,仿佛上级传达指示硬性任务、交代他一定要对秋火说这句话,以便与“心左”的计策里应外合。诸位可向该警官求证、讨教:座机 0755-28129275,0755-84456002,手机13544030404。

在我看来这种话其实非常蠢。因为:正如我当场驳 斥说的,罢工并不是靠个人煽动或个人逞能就能罢起来的,需要一定的焦点、时机和群体条件(认为罢工或其他工人群体事件都是个人密谋煽动的,这恰恰是经典马 克思主义所批评的“警察观点”);再则,我就算在工人中没有任何作为,对于围观和评论工人话题又有什么关系?我打工挣钱,靠自己的劳动养活自己,在工人群 体中改进提升自己,使自己的思想更有动力,这些就相当有意义了,哪怕我在工人中什么(宣传鼓动的事)都不做,哪怕我只是写一点不计较当下价值、为长远准备 的启发文字,也是很有意义的。只要对工人群体有起码了解和关心,任何人都可以、应该围观和帮助其他工人,哪怕做得不够好或只能做到一点点,也没关系。说到 底,我有没有参与抗争行为关你什么事?

值得一提的是,“心在左边跳”在微博上曾经用同样的这种变相诱导的反问,质问其他工人服务者的具体行为(同样是“你只有做到/做好这些事才有资格围观和谈论工人维权”的傻B逻辑),例如:

工 人搅屎棍:回复@嘉阳工维:很好,那就谈谈吧。请问,工厂从装备齐全到“烂铜烂铁”这个过程中,你们工运组织者都做了什么?有没有预警?有没有对策?工人 是傻子么?一边等着欠薪,一边看着装备被拆卸?这个教训你们还不吸取么?难道你们是故意等着发生然后好去“维权”么?         (5月9日 16:36)
(微博网址:http://weibo.com/1252954932/zvVbzutgg)

其五,就在前不久的5月24日“心在左边跳”/工人搅屎棍以玩笑姿态做出恐吓威胁时,我曾做过如下声明:

立此存照:GA-WT故作开玩笑姿态的暗示威胁。我已经两年多没见GA了,如果2013年之内我真的被捕,不仅可以最直接地坐实搅屎棍就是WT,而且可以说明搅屎棍供职的GA机构的反动腐朽(因言定罪,而且这些言论对工人抗争影响甚微)。
转发(17)| 收藏| 评论(9)     5月25日 07:35来自新浪微博
(微博及图片网址:http://weibo.com/2085290413/zyiClfIRQ)

现 在虽然我还没被捕,但这件事实际上已经得到了证实,正是忌惮于行为后果的舆论影响,警方才故意暂时采取了和缓态度。搅屎棍及其水军编队故意把受害者寻求舆 论支持的做法,污名化为“捞取资本”,正因为他们恐惧于自己见不得光的龌龊行为在大庭广众下被曝光,就像那些打压民众、却戴着面罩害怕围观群众人肉搜索的 维稳特警一样。也正如我半个月前所说过的:

如果我被捕,一有机会就通过劳工界朋友向各位工人事业和左青同路人及围观群众通报。搅屎棍们越是攻击这种自我保护方式,越是暴露他们对群众围观既怕又恨的可笑心态。  5月25日 07:42来自新浪微博

最 后,非常感谢山东烟台的@澳利威工援中心 同志在我无法及时上网时,设法把有关消息扩散在网络(见《关于秋火的通告》http://blog.sina.com.cn/s /blog_6cc630bd0101chb2.html)。但正如我在昨晚20:33接到的李姓警官又一电话(0755-84456002)时所回答 的:我在事发时根本不知道是哪个网址发了微博(更晚些时候上网查看才知道是@澳利威工援中心 发的),而且就算知道了我也无权代替别人去删除那些微博。

这 个事说明罢工合法化问题让更高位置的统治阶级感到恐惧、憎恶、敌视,恰恰说明此问题对于阶级斗争决不是极左教条论调认为的无足轻重(但的确也不是最重要问 题,我从来都认为工人自组织及结社自由权才是当代工运更重要的问题)。上述事情也说明消息扩散会削弱统治阶级打压工界思考者时的嚣张气焰和肆意妄为,令他 们感到一定程度的被动,所以他们才一面极力试图打压消息扩散,另一面却反倒诬蔑受害者的消息扩散是在追求名声出风头捞资本——可是,却是谁首先来骚扰、压 制我的?在遭遇当局严重指控和讯问时,搅屎棍及其水军却用最大力气首先揣测攻击受害者,对打压网友言论的施害者没有只字批评,请问这是什么意思?

最 最后,我想再次特别感谢@澳利威工援中心 同志。我们彼此某些观点立场不同、却能为了同样的工人事业互相扶持前进,早在2007年就开始了。当时我对澳利威工会运动的改良主义实践有大量批评、包括 以“吴灿泽”之名发表过毫不掩饰的政治批评并给予辩证的肯定支持(2008年3月),同时也一直低调地暗暗有所帮助、参与了一些技术细节,在后来的工人诗 歌联盟论战(2009年秋)我又对澳利威工会运动采取了一种独立的批评立场(把澳利威积极工人的阶级利益与错误改良主义实践区分对待),但是我始终不会像 某些至今带着知识分子傲气的极左教条分子那样、对澳利威工会积极工人的错误(甚至如今倾向于对整个工会改良实践)都采取一杆子打死的极端态度,我也很感动 于@澳利威工援中心 同志在后来的某些斗争危难时刻出于信任与我合作,在目前这个时候我出于同样的信任感谢@澳利威工援中心 同志冒着一定风险、首先及时并如实地发布了有关我遭遇的报道。

从去年夏天深圳劳工NGO被打压时的工界抗议,到今年春天网友围观石岩迪威信厂工人被捕、多次拨打派出所电话以声援工人代表,都显示了在当前资产阶级专制高压下,处于萌芽阶段的工人运动已经有着团结起来争取最起码生存权斗争的初步动力。

我们很多人打工生活,并不想高调公开活跃,但是为了抗争,为了最起码的抗争权利,明智的做法就是采取这种联合起来、设法长期跟踪、欢迎围观的舆论保护方式,在此过程中带入更多具体实际的劳工利益话题,有助于把对受害个人及团体的关注,导向持续的工运议题和严肃的思考讨论。

今 天白天,我就等着看深圳警方在富士康警务室如何“调查了解”,我也将依据本声明的立场(负完全的政治法律责任)做基本澄清。就要看看他们到底是不是真的很 想千方百计扩大事件声势、企图以此构陷我(因为之前“心左”之流就是这么做的,他们以数倍于我的人力、以更多挑动网友眼球的政治敏感话语大力鼓动有关讨 论,反而是近一周来我在网上退避三舍,我有整整一周多没有上微博,没有公开讨论相关问题,我极少会删自己微博,所有人都可以在网上看到)。

如 果是的话,我想说的是:马克思主义的辩证法告诉我们事情都有两面性,扩大声势可以更好地构陷我,也可能激发更多人关注罢工自由乃至更为重要的工人结社权等 基本自由权利问题,激发更多人把争取基本自由权利的思想与工人运动联系起来思考、讨论,顺便各级维稳当局、甚至连同富士康及其广大资产阶级们一起丢脸(丢 脸程度部分取决于维稳机构制造离奇案件的积极程度)。

天朝的维稳机构要再次制造惊天动地的离奇政治闹剧吗?天朝要变相鼓励全国广大群众更关注罢工自由、工人维权、工人斗争、工人运动吗?“让我们欢天喜地、载歌载舞、意气风发地拭目以待吧!”

麒麟皮下露马脚:国保“工人特务”陈某岭南奇遇记

秋火

GA类爬行动物观察室编按:2013年5月下旬到6月中旬,长期潜伏的GA(公安与国安的首字母开头合并简称,中文全名为 “东厂锦衣卫”)类爬行动物以为时机成熟,开始大批分头出动,活跃于网络各处,活跃于现实生活中,甚至活跃于岭南工厂中,活跃于各条看不见的战线上,针对 积极工人和工界热心者,群英荟萃,群魔乱舞,千姿百态,好不热闹。他们试图唯恐天下人不知其丑恶龌龊,决定好好地表演一番,甚至疯狂地冒险想要把那些本来 低调行事的工界热心者揪出来、批倒批臭,大大炒作一番,企图提升天朝维稳机构迫害工界热心者的国内外影响和知名度。

目前为止,我GA类爬 行动物观察室已留意到一个其匪首在泛左圈子活跃长达七年的GA网络编队,近几年更已经长期锁定、持续反监控一些可疑人员(包括生活中“偶遇”的),但相对 来说更有近身战意义、更有意思的却是,6月14日这天另一个“高级GA”被我们揭穿,此案例最有意思和引人注意的地方在于:该GA伪装为一个暑期进厂挣 钱、对打工群体很熟悉的贫困大学生,直接进到我所在工作间,非常用心地与各个工友打成一片,这个女特务还在下班后以微妙态度接近我、不断释放各种各样的亲 近暗示,开始逐步取得我的信任后又反复无常地变脸,在6月10日至14日的一系列连串密集表演中最终被我GA类爬行动物观察室研究员秋火君警觉、拆穿。在 6月15日的恐吓威胁中,该GA又暴露出它们早已在我工作场所周围安插了一个团伙,而她是该团伙的领衔主演。

由于此特务是直接在工厂工人 中进行明确针对我的特务活动,对于目前极为稚嫩的中国工运萌芽阶段,具有不可多得的反特斗争实践教育意义。同时,这又具有直接反击裆国专制爪牙监控迫害的 斗争意义。特此公开我GA类爬行动物观察室研究员秋火同志发布的GA动物观察报告,同时附上秋火对目前局面的判断分析,以及严正声明如下。

麒麟皮下露马脚:裆国“工人特务”陈某岭南奇遇记

作者:长期驻扎工业区的阶级斗争学研者,兼GA类爬行动物观察室主任秋火

一、陈某的伪装面目及该案的基本事件脉络
(一)此人面目及开始阶段(5.21.——6.上旬)表现,我的既定交往态度
(二)6月10日警方讯问事件期间:陈某突然在手机QQ上莫名其妙地叫我“删了吧”,及其后续
(三)6月13-14日辞工前后:对工业区的惊人兴趣、可疑的悠转,与赴市中心玩回来后的大变脸
(四)6月15日:奇怪的沉默与连续两次恐吓威胁

二、大量的具体破绽和矛盾:要点列举(上面已述的与进一步证据)

三、陈某团队为何在此时急于暴露现形?目前局面的判断和分析。以及我的严正声明

一、陈某的伪装面目及该案的基本事件脉络

(一)此人面目及开始阶段(5.21.——6.上旬)表现,我的既定交往态度

陈 某,女,年龄估计为27-32岁,2013年5月15日进入深圳龙华富士康业成光电事业群H3栋,经工厂一周培训及等待后,于5月21日夜班开始时进入我 所在的工作间。在与工作间的数名工友迅速打成一片后,自称其身份证搞丢、是用其姐的身份证进厂,还特意叮嘱其他工友不要告诉外人(她出示的身份证是一何姓 女子,1985年9月出生,广东罗定人),陈某则自称是1991年出生(她有时对多位工友故意开玩笑地自称是85年生的),对工友显示的面目只是一个打工 者,稍后又对若干亲近的工友透露自己是来打暑期工的大学生,自称为上海同济大学建筑设计专业09届学生。并且自称去年暑假也在富士康鸿超准事业群H5打工 过三个月。

她从其他工友口中接受了我只有高中学历这一说法(直到6月13日即将辞工时我告诉她我的真实学历)。由于我与陈某多有互动、5 月24日与她开始互加QQ(26日开始较多网上聊天),陈某逐步表现出对我特别信任,大谈其更多家事。由于工友常拿我和她(两个都戴眼镜都貌似“学生 样”)开玩笑,所以对于她故意在工作间里对我保持距离,我也认为多少可以理解。在6月7日发工资当天我提出辞工时她却也紧随我之后提出辞工,面对工友继续 调侃她和我的“关系”时她辩称自己早已有辞工打算,只怕因为有人先辞工、而使工厂不批她辞工。

简略提一下我对她的态度,我一开始就对此人 特别关注,因为她自称每年都能拿一万元奖学金,又是顶尖的同济大学学生,可见其学业拔尖出众,然而她却多次进厂打零工,对工人相当了解,与一般打工者侃侃 而谈,令我相当惊讶。我一度怀疑以为她是国内某知名高校学生调研团体的骨干分子之一,也曾轻度怀疑她可能与GA有某种联系(例如接受过GA暗示),但基本 态度还是把她看做一个到工厂打工挣钱的家中很多困难的贫困大学生,我对其有过一定好感,也模糊感觉到对方尤其在近一周有爱情方面的暗示,但我对此完全不考 虑是有严肃理由(根据她的大量言谈说法):她的志向表现得简直完全只在于她个人资本积累及家庭经营,她只是来短期打工、从其大量言谈可以感觉她有不是一般 多的个人出路,而且她又显得自己相当独立有主见,这种人就算喜欢上也根本难以把握住。所以当时我决定:在充分尊重其意思的情况下,与她保持一种可以自由谈 论其打工经历的友好关系,用她看起来丰富的打工经历和感想,为我的工厂研究持续提供素材,为我工人阶级事业所用。同时,以我的交往风格,我也不断然回绝她 的各种情感暗示,也可以了解她究竟想对我有何企图,还可作为茶余饭后的调侃、促进我与这一“学研合作者”的友好关系。(现在回想起来,她的一切演戏欺骗都 成了令人作呕的回忆。我再无聊也不会自觉地和一个GA女特务调情。)

在这一早已既定的交往策略下,6月8日中午我半开玩笑地在手机QQ上 提出晚上请她去喝酒(因为她经常在网上表达郁闷和表示经常独自喝酒,令我感到相当好奇和有点疑惑,当时我还没有与她单独出去过,所以想与她好好谈,看她这 个“同济大学高才生”脑子里究竟整天装些什么东西)。我见她表现出谨慎和委婉,她显然是要表现出自己并非随便的人,于是我不再请求。此事作罢。从交辞工单 之后的几天里,她似乎有意地暗示或明示我为她做一些小事。例如她离岗回来后没有按严格的门禁规定及时签名登记,在工友批评下也显得赌气不想回去登记,我感 到很不理解,就公开帮她去登记了她名字;又例如她竟然把辞工单搞丢了,叫我帮问工作间里管事的人再要一张,我也帮了这个小忙。这些小小的示意让我感觉她有 意表现出对我的信任和亲近意愿,但由于我下班后一直忙于学研和工厂日常观察分析的琐事,所以几乎只把这种点点滴滴的工友关心当作一种小小的生活调剂而已。

6月10日我接到警方讯问通知后,在我与这位陈某的关系中,第一个奇怪的事终于来了。

(二)6月10日警方讯问事件期间:陈某突然在手机QQ上莫名其妙地叫我“删了吧”,及其后续

6 月10日下午我突然遭遇警方直接下达到工作间的讯问通知(有关事件见“关于秋火的通告”和我的两篇文字:声明及事件报告)之后,我没有贸然前往警务室,傍 晚(06-10 18:20:32)我把QQ签名更新为:“早晚要面对的讯问,又要来了吗?详见澳利威工会工作者张军的微博。”两个半小时后我把QQ签名改为:“朋友帮转 发的:http://t.cn/zHQVB0E。我现在不在上电脑,手机挂Q中。感谢危难时张军同志拔刀相助。”(06-10 20:49:22)我后一签名明显没有提到那个网址(即澳利威工援博文《关于秋火的通告》)是谁发的,更没有说文中涉及的人是谁,也不会有工友知道“秋 火”是我的笔名,也从来没有过工友会去看我贴在说说里的网址。当天晚上21:36:04时陈某突然在手机QQ上问我“叫你去干嘛啊”,我仅说不关辞工的 事,只是个“麻烦事”“不是大问题,个人麻烦”,其他话都没多说,她却在这一点上说了一串貌似自言自语的话。

然后她突然话锋一转说“既然 是辞职了还在乎那么多什么啊”(21:48:00),我感到一丝警觉,回应道:“没在乎 是你先问起 本来就不算什么”(21:51:28)。然后她说了一句令我吃惊的话:“那好吧你删了吧”(21:51:45),之后20分钟里我只说了几句,意思是让她 澄清“删什么”,我说:“不想说就别说 要说就说清楚 遮掩什么?”(22:10:52)过了两三分钟她回应:“我没有心情和你瞎扯”(22:13:34),我当时以为她只是陷于个人家庭烦心事,想到自己事情 更紧迫,就一句“随你”不再理她。(本文附件一:当天晚上我和陈某的全部手机QQ聊天记录)

之后的两天里,陈某上下班和我碰到时,都完全 没提到我被讯问的事。但在6月12日端午休假日,我与她在手机QQ上聊起来,傍晚时我主动提及“昨天派出所对我的处理方式很有戏剧性”,在她询问下如此解 释:“上月底我在网上发表过一篇文章 谈罢工权的问题 公安找到厂里来了 所以前天我被提前半小时在6点下班 让我去警务室 但我没去 昨天又让我去 去了半小时 没见什么人 又回厂了 还打了6点半的卡”(19:49:09),“还是派出所的一个警官开车把我送回西二门的 他跟我说 只要删了文章就没事了 还说这件事其实是‘公安局国保大队’在管 他们派出所不管 富士康也不管 派出所只是协助国保 但昨天傍晚6点又说国保也不管了 就把我送回西二门了”(19:51:05)。当时她只是淡淡抱怨似的回应说:“哎你还搞这些 对你无语了”(19:53:56)。而后她又显得好像以为我想把她拉下水,所以对她做了些澄清,同时说:“我以为前天晚上你误解了 你那时叫我删 呵呵”(19:58:14)。

这时她竟然说“我没有说 你想多了吧”(19:58:32),于是我设问质疑:“难道有人上你QQ跟我说话?”(19:58:49)。她却一再否认自己说过的话,我以为她误解我意,就进一步澄清:“那就蹊跷了
要 不要我明天拿我手机QQ记录给你看?我知道有人冒仿我朋友的QQ跟我对话的情况 这种情况我见过不止一次”(20:01:24)。不料她似乎以为我在怀疑她的真实身份,竟说:“既然你是这样想我的话那你就删了我QQ吧 免得伤害无辜的人”(20:03:51)。当然,我知道这种话是双关语,我就从另一个意思反问她:“你认为我会伤害牵连到你吗?”(20:04:17)。 她谨慎予以否定,我就说“那就没问题了”,于是对话不了了之。但陈某有点过敏的微妙心理,引起了我的进一步疑惑和警觉。

但上述这些事都还远远不足以判定一个人,最奇怪的一大堆大大小小的事,集中发生在6月13日下午至14日整天。

(三)6月13-14日辞工前后:对工业区的惊人兴趣、可疑的悠转,与赴市中心玩回来后的大变脸

6 月13日当工站管事的人告之:14日早上我和陈某一起跑单。这天下午我们两人被临时抽调去支援一处仓库,在干完活后我和陈某、以及同时来工作的几个工人在 仓库里闲聊。虽然陈某早就说过自己有多次进厂打工经历,但谈话中我还是相当吃惊地发现她对工业区不是一般的了解,更重要的是,她与其他工人交谈时相当善于 追问到极细致的细节,其调研水平甚至堪比社会学系专业的学生。但当时我基本是赞赏钦佩她这样一个“高才生”如此了解基层工人生活、如此善于提问发掘,我插 话不多,主要是听陈某和其他工人对谈。不过我也有一点疑惑:她把这样大的精力投入到进厂中,还能年年年拿一万元的高额奖学金?(例如,她说过自己的经 历:2012年11月至今年春节前在观兰进电子厂,2012年暑期进富士康鸿超准三个月,2011年在上海做过一个月酒店传菜员;并且自称从高中时代就开 始打零工、补贴自己生活费。她还说过自己甚至兼修日语专业。)

但是我想如果是相当勤奋的话也有可能的(况且我同学中就有过类似的人才), 所以这一点暂时不再怀疑。但接下来,在6月14日辞工后她急于找厂的经历中,我再一次更多地见识了她对工业区有关知识的非凡兴趣,某些细节引起了我特别在 意和不解。就在14日辞工后,我们从富士康西小门出去,本来说好到清湖坐地铁去市中心玩,但她却又在附近工业区门口驻足看招工广告。有趣的是,一个同来找 工作的男工(看样子是二十五六岁模样)跟我们搭上话,自称刚从工厂里跟管理吵架出来、也在找厂,并且说如果不介意的话,由他带我们一起去他离开的那个工厂 看看,还说那个厂不远、就在龙华汽车站后面,陈某表现出很有兴趣,于是我们就居然跟着他走了两个多小时。

我说这一点“有趣”,是因为我当 时觉得这事简直有点荒唐,因为我从来不会轻易跟陌生人走去陌生的地方找工作,哪怕他看起来还算正常。但看在陈某的面子上,我就耐着性子跟他们去逛了。其 间,陈某很快表现出对该男子的信任,大谈自己是打临时工的大学生,甚至大谈自己其实在老家也开了个门面,在男子的质疑下陈某还特意强调这个门面其实是她自 己名下、有她1万多元投资的,而那个男子也很热情地给陈某介绍附近的工厂工作。这一段情节让我很吃惊,给我深刻印象。后来我两次对陈某提出批评。第一次是 已经逛了一个多小时在某工业区门口时,男子走开一边,我轻声对陈某说:你怎么那么容易就相信别人、跟着别人走到陌生的地方呢?她当时的回应(和男子分开后 她又进一步说明)却让我更加不解。

她的说法是:你以为我不怀疑他吗?其实我之所以跟他说,是因为我熟悉这一带,要不我才不会跟他走。我当 时没有反驳她,但明显注意到了她的矛盾,因为我非常清楚地记得男子之前问我们:“你们来过这一带吗?”我说我坐公交车多次经过这里,但我没有在这里走路 过,而陈某则干脆没有说话。对于一个正常人来说,如果她真的熟悉这个地方、同时又对带路人怀有一点警戒心的话,她应该会趁机表示对这里很熟悉、以增加自我 保护,而不是沉默不语。

另外在与男子大量谈话中,陈某再次表示出对工业区的相当熟悉和侃侃而谈。这里有一个非常有趣的细节。说到工厂排斥 河南四川籍工人时,男子说着说着提到“你们知道为什么工厂很多男孩子打架吗?”我就随口接了一句“很多打架是工人和基层管理的冲突引起吧……”我话音未 落,男子笑着打断我,摇头表示出不以为然,陈某紧接着抢过话头说:“我知道!很多男工之所以有很多打架,有两个原因:第一是他们容易形成一些帮派,有冲 突,第二是车间里的男孩子争抢女朋友。”当我对她有点新奇的说法还没反应过来时,男子紧接过话茬:“我还真在车间里见过一群男工为抢女孩子打架的事,那次 打得很惨……”这时陈某相当有意味地对我说了一句非常有趣的话:“哼!看到了吧!你还不如我了解工业区的情况!”然后那个男子显得以为在说他,问陈某说什 么,陈某又特意强调一遍:“我不是在说你,我是在说他(手指着我),我说他在深圳打工几年了还不如我了解工业区的情况。”

我当时心里自然 很不服,但是我倾向隐忍、羞于人前自夸、惯于反躬自省的性格起了作用,我退让示弱地说:“的确是的,我打工几年了,但经验见识还是很局限的,我打工还只是 刚刚开始,还有很多不懂的。”不过我心里觉得,陈某的性格有非常争强好胜的一面,她似乎为了某种意图想压一压我。但我那时没有往GA方面去想,出于维护自 尊的本能,我倒是更注意她带有强势意味的奚落话语,倒是在这个意义上谨慎和疑惑起来了(疑惑是因为我当时不知她为什么要这样刻意地在陌生人面前贬损我,以 为她只是有点太自顾自了)。

由于她和这个陌生男子的谈话很深入,让我很惊讶,出于朋友信任起见,我在事后对陈某第二次提出这样的批评: “你自己都说早就有点怀疑他,你跟他转了半天就不说了,那你为什么还跟他谈得那么深入呢,我最想不通的是你连你在家投资开门面这种涉及经济利益的敏感事 情,都对刚刚见面的陌生人说!你知道如果我不认识你的话,我跟你们一起走这样听你们说会是什么感觉吗?”她不动声色地说不知道。于是我很坦诚地说出我对此 的假设分析:“如果我跟你们走,假设我不认识你也不认识他,我会觉得你们这样大谈特谈只有两种可能,第一,你们两个都是骗子,彼此不认识,想互相骗;第 二,你们两个合伙起来想骗我。”我说完后自己笑起来(当时我仍没有明确怀疑他们,只是说出我的一种理性分析)。陈某就有点女孩子的娇嗔地说:“你说什么 啊!不跟你说了。”(顺便一提,她经常有这种娇嗔的表情,我当时也没有怀疑,因为我这个分析确实有点开玩笑的意思。)然后我笑着对她说:“其实我只是觉得 你太容易跟别人认真起来了,我因为自己受到比较多关注,最近又更加警觉些,所以会不时地做这种心理分析,你不要太介意啊”。

直到那时我仍以为,她之所以轻率,是因为这个还没真正走出校园的学生太认真,把别人说的话都太当一回事。

中 午我们离开工业区,坐车前往市中心逛了一个下午,逛完回来,傍晚在清湖老村一家餐馆一起吃了一顿饭,直到那时谈话还是相当友好、比较愉快的。而后我走回住 处。就在14日晚上陈某却奇怪地大变脸,一反白天的友好面目,而且说了一堆奇怪的话最终把矛头指向我6月10-11日被警方讯问的事件(见本文附件二:6 月14日晚的电脑QQ聊天记录全文)。

14日晚,她上传了当天的照片到QQ空间之后,我就到其空间一个相册里看了看,发现一张她拍摄的我 们此前工作的富士康H3附近的照片,我觉得很熟悉亲切,于是评论了一句,大意是要把这张照片另存、然后转走到我空间。注意,我这样评论还特意友好地顾及了 她QQ空间的隐私权,因为我说是把照片另存,然后再上传到我空间,而且那张照片只是H3楼附近的一处风景,并没有她或其他工友的肖像。

不 料,没多久,15日凌晨00:11时陈某突然在QQ上说“不能转”,还莫名其妙地说“那是我家的事,不许转”(说明一下:不知为什么,她把那张工厂照片放 在她与她家人的一个相集里面),然后我解释说:“我评论的照片不是你家 是H3旁边”(0:13:33),然后她就说:“我告诉你我一起上传到的 一张也不可以转”(0:14:16),这让我感到诧异,感到她在QQ网络上与现实中判若两人,对我的网上行为似乎特别警觉(注意:直到那时我的QQ博客空 间仍没有对她开放)。说了一阵子后我就说:“我到现在一张照片都没转你的 我也不轻易转别人空间的照片”(0:21:57),并且保证“我不会打扰你的生活 这一点请放心”(0:22:35),之后出于对朋友误解的一种在意,也出于对他人直接这样横加误解的不解和不满,我做了一大堆解释,甚至对她说我是“一个 受到过国家关注的激进政治分子 我不想把麻烦连累给他人 所以我才部分隐藏自己面目”(全部发言记录参看本文附件二)。

奇怪的是,这位 “工友”陈某再次表达了对我企图把她“拉下水”(她显然是这个意思,请参看本文附件二)的警惕,更“巧”的是这种警惕与GA网特搅屎棍之流最近对我的诬蔑 之词是一模一样的,而我在6月14日全天都没有谈到我的敏感经历,也只是她提及讯问事件时我寥寥谈了几句(记得是在公交车上,那种场所也不适宜多谈)。此 时已让我感到相当惊讶。但出于竟然仍抱有较大的信任,我决定更改权限让她进我空间,让她看看我究竟是什么样一个人,以及我空间上众多朋友、老同学、志同道 合者、长时间的网友等人对我有过什么样的评价和批评。这时,陈某却用更加不容商量的口气,表达对我的绝交之意,并且又祭出她6月11日已使用过的“法 宝”,貌似赌气地宣称“我不会在上网了”(06-15 0:33:53)。我见她一直不听我的耐心讲道理解释,似乎是女孩子很“任性”的样子,于是我略施小计,采取了一个激将法。

我说:“那就算了
既 然如此我就直接说了 你今天给我看的你写的日志 思想水平很粗糙 比起我的来说还只是比较低的水平 你想有所提高的话 就看看我写的人生感想吧 虽然教训比较多 如果高才生自恃很高 那就算了 拜拜”(0:48:21)。我提及的“你今天给我看的你写的日志”其实也是个很有趣的地方,就是当天下午在市中心坐在某处时,陈某给我看她写的心情日志, 貌似文采飞扬,当时她有点可笑地说“这些文字我几分钟就能写出来,厉害吧?”,当时我只是以为她又要像在工业区和陌生男子对话时奚落我那样、故意刺激我, 不过我没那么小家子气,只是就事论事地看了她写的几篇,立即就发现有一大段是网络抄袭,还拼凑了一段语法都不太通顺的话。(现在回想起来,我才意识到这是 特务意图用“文”的手法来压制我的“气焰”,不过这些细节真的可笑,因为任何一个比较有思想有修养的人都不会把写自己的心情日志当做炫耀自己文采的机会, 真情实感哪怕粗糙也比文采飞扬语法不通的装逼更动人!)

陈某见我这样激她,就反激我,说我自以为高高在上,很了不起(06-15 0:50:08)。我故意继续激她:“我不管再怎么低 也总比你高”(0:50:44),而后在越来越深的怀疑下,我又说了一句话中带话的双关语:“呵呵 你完全错 你比我聪明 但我比你有智慧 你那点伎俩只能忽悠高中生”(0:51:31),陈某果然中计,选择了这个双关语问句的另一个意思回应:“我忽悠你什么啊!不要以为你自己了不起,读个法 律法规懂得多少多少”(0:52:51),嘿嘿,怎么扯到我的法律专业和法规上来了?而后我指责她反复无常、没品,陈某最终竟如此回应——请注意看:

“请问你的人品很好吗?,如果你人品好就不会有这些无聊事发生了,真无知”(06-15 0:58:12)。

原来,因照片评论的小事突然莫名其妙地大发火、绕了大半天,又绕回我近日因写罢工权文章被警方讯问迫害的事件上来了!对于我所说的“迫害”,陈某轻蔑地回应:“迫害。小人之心”(0:59:50)

不 过,直到那时我仍然没有断然肯定陈某就是特务,只是觉得此人非常奇怪:反复无常、人格分裂矛盾(网络与现实不是一般的分裂而是有矛盾)、对不了解的事情妄 加恶意揣测、当面不说到事后却大耍阴阳怪气,此时,我开始回想她最近半个月的种种言论,以及其他种种奇怪的地方,越想我越觉得她不像是一个“每年都拿一万 元奖学金的上海同济大学高才生”,于是我进到她QQ空间里,着重看了她近些年来的全部说说记录,50多页的说说从头看到尾,我惊讶地发现,这个“同济大学 高才生”好像从来都充满了烦心事、充满了各种各样不幸的家事、充满了大量寻求爱情抚慰的暗示、而且都在网上喋喋不休地表达出来,这完完全全不像一个高才生 的精神境界和行为方式(另外一个细节是:她给我发的短信及她写的说说里有很多语法都不清楚的,这的确是打工者网上聊天常见的特点,但却完全不符合一个大学 生、尤其是一个看起来爱好舞文弄墨的大学生的文笔特点)。连一些“网友”(虽然我不确定是其同伙还是真正的工友)都在她“说说”底下多次发言说“你脑子里 整天在想些什么啊”!

而且,在一个喜欢上QQ、写说说的大学生(更不用说是一个有才华的顶尖大学高才生)的QQ空间里,本来应该可以看到 很多她的同学或类似文化修养的网友的留言、评论,但在陈某的空间里,这一切全都没有,来来回回就是几个网友在她QQ“说说”底下跟帖评论,有时在一个抱怨 倾诉悲惨不幸的“说说”底下却是陈某与其他人(从那些人的发言来看他们并不很了解陈某)做一些无聊的调侃,令我感到吃惊。就算退一步说,她有两三个QQ, 分别面向不同的圈子,那也是说不过去的,因为一个经常更新、她日常常用的QQ的空间里,不可能仅仅只有几个并不熟悉她的网友或工友在浏览、留言。

看到这种情况,回想种种,我为这种欺骗感到非常愤怒,在她QQ和空间说说里骂了一通(现在想来真是不该动气,他们可能以此为借口将我治罪拘禁,以掩人耳目、逃避他们其实是因为罢工权等工人运动拘捕我的真正原因)。

(四)6月15日:奇怪的沉默与连续两次恐吓威胁

6月15日当天凌晨,我看完陈某QQ空间后把她QQ拉黑删除,并更新我的QQ说说为“又拉黑了一个GA分子。想忽悠我?窗都没有。”——在网上其他公开地方我就一直没有提这件事。
(之前我的QQ说说是“反复无常的人,请走开。你自以为能打击、折服我,其实只让我恶心,且更怀疑你。你那点伎俩只够忽悠高中生。”——写这句时我仍以为陈某只是一个很没有人品的可疑人员,还没有确定她就是特务)

奇 怪的是,6月15日整天陈某都没有给我信息或电话(我们几天前互换过手机号,就在14日都发过短信)。而是在6月15日晚21:22:54,一位陌生QQ 加了我,并且自称工友卢某某,一上来就责问我为什么欺负何某(陈某在工友中使用其姐身份证的名字何某),对我大骂一通,并且要我对事情做出解释。我表示与 何某没有关系,他就指责我“居心不良”。我暂且不回他,而是发了一条短信给陈某:“你用你GA同事另一个QQ来骚扰我,怎么就不敢直接发短信针对呢?你们 这个团队准备暴露多少人出来?我们等着看戏。”(21:34)

于是,陈某在21:40给我打来电话,我担心她准备说一堆陷害诬蔑的话然后 录音,就不接。然后她就发短信:“你他妈的孬种啊,不敢接电话当面说话了,你他妈的溅,我没你这么溅,”(21:40)这样污言秽语的流氓式回应,让我更 加确信这绝对不是一个有文化素养的顶尖大学高才生!于是我挑明了回短信:“你的GA同党准备人身威胁我吗?”(21:44)陈某见我已经打开天窗说亮话, 于是干脆也露出她的真实面目——流氓嘴脸:

“没你这个孬种这么无聊,我告诉你不要来烦我,再发这些信息来会你进派出所去,等着吧你,说到做到,孬种,”(6月15日21:46,手机短信记录)

于是我不再回她。就在与此同时,那个自称工友卢某在QQ上几乎同时发出恐吓威胁:

“你媽的狗B,你為什麽欺負她。幹死你全家。”(21:40:46)他甚至还扬言:“你媽拿B,你出門被車撞”(21:42:24)。

我看到他这样的话,保存了聊天记录后,直接把他拉黑了。同时立即上网公开我遭到连续两次恐吓威胁的事,一时间大量网友关注,6月16日凌晨1点半,在我并没有大量转发、只是逐个回应网友声援关心的时候,我的微博突然被封杀冻结。
(这两次恐吓威胁的短信及QQ聊天记录,见本文附件三)

截止本报告写完为止(6月16日下午),存有我手机号的陈某没有再发任何短信或打电话给我。

二、大量的具体破绽和矛盾:要点列举(上面已述的与进一步证据)

1、 由上所述,陈某的打工经历之多、对工业区之惊人兴趣和熟悉都与一个自称“每年拿一万元奖学金的上海同济大学高才生”不符。陈某一再表示需要钱,所以才频频 到工厂打工,甚至用自己奖学金自己在老家开服装门面,但是血汗工厂打工及开门面所挣到的钱都并多、而且还耗费几乎所有时间精力。实际上更多得多的在校大学 生勤工俭学是去做家教,陈某也说过她去做过家教,显然知道做家教更挣钱、且有更多时间精力兼顾学业,也表示过做其他职业挣钱的兴趣。另外,专业成绩优秀的 大四学生一般都会尽量去找跟自己专业有关的工作来尝试,但陈某极少提及自己的专业及有关工作经历。

奇怪的是,陈某更多地强调在各个血汗工 厂一线打工的经历、表现出更多得多的兴趣,乃至6月14日在深圳龙华汽车站附近多个工厂和工业园门口看招工信息。在6月14日陈某明明已确定了打算进某大 厂物业公司当保安的意向、并填写了联系资料后(那个保安工作每周都有大量加班,而且比工厂干活要轻松得多),仍表现出浓厚兴趣跟那个陌生男子在工业区里逛 了长达大半个上午之久。

2、陈某一面表现出自己是同济大学高才生(每年拿一万元奖学金),而且很早就向我展示过她写的貌似文采飞扬的QQ 空间心情日志——6月14日在市中心玩时她给我展示的不是第一次,更早在5月底她就展示过她以前写的空间日志,在6月13日下午坐在富士康H3三楼的休息 区长廊上时她也给我展示过她手机QQ空间的心情日志,并且有明显炫耀其文采的可笑意图,另一面却在短信、QQ聊天和QQ说说里有大量缺字漏词和语法不通的 话语文字,甚至是粗野、低俗的发言,在耍脾气时说的话更是逻辑混乱、粗俗低下,乃至在6月15日被我反讥后在短信里竟然一堆肮脏龌龊的污言秽语,完完全全 不像是一个长期艰苦奋斗为他人着想、对人生有一定感悟、且国内顶尖大学高才生的言谈修为,也与她平时表现(或伪装)出来的认真矜持的大学女生形象彻底相 反。

由于长期研究GA类爬行动物,我关注过很多心理学案例,发现虽然世上有很多人格分裂者(尤其是受过高等教育比较有思想的人士中),但 是绝大多数人格分裂者都只是一般的不同面目、不同场合隐藏其他面目,即使有刻意伪装的面目,但这些面目之间未必会截然矛盾冲突,并且不同面目之间有一定内 在逻辑可以相互转换。但在陈某身上我看到的不是一般的人格分裂,而是现实生活表现与网上表现截然矛盾冲突、随时反复无常,表现为毫无逻辑、翻云覆雨、毫无 诚信的人格撕裂。所以即使我还没有断定她是特务,我也认为此人的人格分裂已是一个人格沦丧的道德问题,我都用“易涨易复山溪水 易反易复小人心”这句话来回敬她。

3、6月14日陈某作为一个有丰富打工经历见识的大学高才生,竟然会跟一个陌生男子去逛工业区找工作, 长达大半个上午之久(如果不是看在她情面上我根本不会跟她这样逛),而且在与该男子见面不到一小时之内就大谈自己的种种打工经历、甚至是自己投资在家开门 面这类涉及个人家底的信息,正如我当时半开玩笑地分析说:假设我与陈某和那个男子一样都是刚刚碰面去找工作,我都会认为这两人都是骗子,要么是分别互相 骗,要么是合伙一起来骗。

更奇怪的是,当我对陈某如此轻率跟一个陌生人找厂求职提出质疑时,陈某回应说她其实是熟悉此地才不怕跟陌生人找 厂,然而矛盾的是,当那位陌生男子问及我们是否来过那个地方时,陈某却默不作声,相反是我出于自我保护的本能强调说我多次坐公交车经过那里。如果熟悉这个 地方为什么在该自我保护时却默不作声呢?这让我疑惑陈某究竟是否熟悉那个地方,或者说,陈某与这位“陌生男子”其实早有默契准备联合忽悠我、但竟没有想好 这一过程的破绽。

再退一步说,单独把这件事抽出来,或许勉强可以说陈某是作为一个在校大学生“涉世未深的天真”(姑且不说她作为一个顶尖大学高才生、且有许多打工见识本来不该会如此“天真”)。但是把这件事联系到陈某其他种种可疑表现来看,却又是一个耐人寻味、值得联系起来思考的可疑点。

4、 自5月21日陈某进入我所在工作间以来,她在对工友及对我大量透露其家事,以及种种不幸遭遇,其悲惨遭遇之多、苦难之深令人咋舌,联系起来考虑简直充满了 戏剧性。此外,她也不断在QQ说说、日志里等处发出暗示寻求一份爱情抚慰其心灵的信号——对于一个饱受苦难不幸遭遇的工业区打工者来说,完全可以理解,然 而你相信这是一个每年拿一万元奖学金、品学兼优的国内顶尖大学高才生的思想境界吗?

列举她说过的众多苦难不幸:
(1)她姐姐何某三年前因为家庭暴力离家出走,陈某毫无线索却苦苦寻找了她姐三年,自称来深圳就是为找她姐(注:陈某这次进厂就是用她姐的身份证,进富士康第一个月就会扣社保,我不知道这里有没有问题)。
(2)她自称她父亲竟然已经高达78岁,她声称有两个同父异母的哥哥,最大的那个哥哥比她大23岁,也就是已经45岁,她近几个月的QQ说说透露其兄出事住院,对她精神打击很大。
(3)最离奇的是,在QQ说说里陈某有一处祝福已离开二十多年的母亲,在去年另一处说说里却祈愿说希望母亲照顾好年老的父亲和其他家人。
(4) 由于家人已经年纪很大,又靠着哥哥婶婶经济支持,已经是大学末期快要毕业的她,竟然一度想辍学、不读书了,而去打工挣钱,而且还是去工厂里打工挣钱。我一 度吃惊,以为她“太幼稚”。她自己都知道并公开说过,在工厂里省吃俭用一年也只能挣一万多一点,然而她又自称在同济大学年年拿奖学金“一万元”,她还在车 间里对某工友说过她们那个专业一出来在大城市就有8000元的月薪,而且她已经辛辛苦苦读了那么多年书、就在大学即将毕业时竟然提出辍学进厂打工挣那点可 怜的血汗钱,这一点我曾经在网上多次劝告她,但始终想不通。
(5)大学期间她找过一个河南籍的男友,但后来分手,她在QQ说说里多次提及与这位男 友的快乐、分手后的憎恨和思念,甚至常常自己饮酒寄托情思,看样子显得失恋对她打击很大。我有点疑惑:如果是一个表现且自称独立性很强、每天有如此多苦难 和奋斗心思的女孩子,会在分手后还如此眷恋前男友吗?
(6)在辞工前后她曾透露说她家人打电话催她回家相亲,是她的一个表哥要来跟她订亲,这让她 苦闷心烦。姑且不说表哥来跟表妹订亲有什么问题,作为一个成绩拔尖、前途大好的顶尖大学生在读学生,在即将毕业的关键时刻,关心疼爱她的家人竟然会催她回 去相亲。同样地,被逼亲、催相亲是许多打工者的遭遇,但却完全不符合一个即将毕业的大学生的处境。

5、她的反复无常达到惊人程度,而且起因往往是小事、或者很随意地变换决定。其目的似乎都是为了按照自己的意志去推动事件的发展,单独提出来可以看做“小女孩子的任性无知”,但是联系其全部言行逻辑来看,却十分耐人寻味:

(1) 作为一个在现实工作生活中相处的同事和朋友,她竟然只因为网上的口角和误解,6月10日晚因莫名其妙的“删了吧”、6月12日端午休假当晚、6月14日 晚,竟然三次因为看起来很小的误会就要我把她从QQ列表删除、或赌气地表示“不再上网”“再也不上QQ了”,而且还无理取闹地把二人之间的口角冲突扩大 化、两次在她自建的“2013富士康工友QQ群”里做出赌气的样子说“我再也不上网了”(该群里是我们工作间以及与她一同进厂的几个工友,我极少在那里说 话)。

(2)6月13日下午她主动对我提出明天去大梅沙看海,这说好的事,到14日早上来厂里办辞工手续时,她又不动声色地对我说:“今 天好困啊,我凌晨多少多少点才睡的,等下办完手续,我就回去睡觉。”我当时感到她在试探我(不过我以为只是一个女孩子常见的试探其朋友是否很在意她的微妙 动作),我就故做平静地说:“哦,这样啊,那等下办完辞工我倒是会去市图书馆那里走一走,看看书。”然后过了十多分钟这样,陈某和我聊了聊,又显得刚才什 么都没发生过、若无其事的样子说:“今天和你去大梅沙海边走一走,可以吗?”这让我有点意外,不过欣然答道:“当然好啊。”
当辞工办完时,我说 “那现在去海边吗?”陈某说去啊。我就说刚收到天气预报短信,说今天下午和晚上可能有大风雨,还是不去海边,去莲花山、图书馆那边算了。陈某说也好。于是 我们从富士康西二门出去,往清湖地铁站走去,走在路上,我谈论到附近也有很多工业区,陈某突然就走到一个工业区门口看了招工广告,显得很有兴趣地看起来。 我有点受不了她了,因为我此时只是想去玩,根本不想立即再找厂,但看在她情面上我还是没多说她。然后天下有点毛毛雨了,招工的人就招呼我们上楼去看看车间 工作情况,这时陈某也招呼旁边另一个陌生男子一同前往,我才注意到这个男子也和我们一起看了很久了,这位男子就是后来把我们忽悠了大半个上午的那位。我们 当时都有伞,根本不在乎进工厂大楼躲雨的一时便利,但陈某还是表现出让我不解的对工厂的极其浓厚兴趣,一反她刚才的去市里玩的决定、又忙不迭地找厂,所以 我看在她的情面上,隐忍住,就随同一起去找厂了。没想到这一走就是大半个上午,而且除了填了个物业公司保安应聘的联系单之外,没有任何一个厂是进去看过、 谈过、有结果的。到中午我都快精疲力尽了,陈某才“想起”她原本是决定要去市里玩的,没想到她这样折腾下来倒还很有兴趣去市里,而我在坐公交车时都睡着 了。

6、陈某异常谨慎地堤防、拒绝我对她照片的索取,但却是她主动给我看她的照片(6月4日晚上在QQ上主动给我看她的各种照片、6月 13日下午在走廊长椅上休息时主动给我看她的老照片和其家人照片),她先后多次警觉地强调:“你不要把我照片弄你空間上了”(2013-06-04 22:50:44),“干吗要我照片啊 不发”(2013-06-13 21:26:57)。

6月14日她却相当积极兴奋地在深圳市中心 图书馆附近一些很普通的园艺场景给我拍了十几张照——如果是一个没见过什么世面的打工妹,还可以理解,我就纳闷了,你是在国际大都市念过四年顶尖大学、而 且自称有众多游历经历的大学生,怎么连这点平常风景都兴奋成这样。(现在才明白,她是拿我照片向上级交差呢,这可是她向主子请功领奖的依据啊。)

7、她对工厂生活充满了大量厌倦、抱怨、指责,多到让人感到费解。尤其是在富士康同一工作间工作期间,她在工作中对工友并没有针对那份工作进行很多抱怨,但在QQ说说上却大量诉苦,大谈富士康这个厂很垃圾、身心很辛苦、做得很累云云,似乎想引导她QQ上的围观者也来吐槽。

但 这却完全没有引起我的共鸣,反倒让我感到费解。因为近一个多月那个工作间的工作其实是比较轻松的,站长和管事的几位又管得比较宽松(我至今很感谢他们对我 们工作间工人都比较关照,我把他们都看做工人阶级一部分),而这些轻松又是工友公认的。连我们站长有一次跟我们开会批评我们“纪律过于松散”时都说:业成 H3三楼东门禁的工作人员都感叹:“CNC就要解散了,他们工作那么轻松,分流进无尘车间后可能都受不了呢!”(我们的工作间就叫CNC,一部分工人操作 CNC机床,另一部分工人是对CNC机床加工出来的产品进行表面清理,包括我和陈某在内的多数工人就是做表面清理,简单说就是把产品擦干净,非常简单,做 得快的话也比较轻松。)对于我自己来说,近一个月分配的这一工作堪称我在深圳三年来做过的最轻松工作,虽然只是暂时的(马上将要分流,而且之前我在富士康 其他车间,比它更严格、更辛苦得多的工作我都做过、在工业区都多得是)。

因此,如果她抱怨的只是没有加班、存不到钱,以此说富厂很垃圾, 可以理解,但她在QQ说说里却说自己做得很累,却非常让人困惑不解。可以理解为她对工业区见识太少了、没见过比这累得多的更普遍的工厂劳动吗?可是她在更 多公开场合又表现出在岭南工业区打工经历丰富、工厂见识广泛,难道她不知道富士康反而是血汗工厂里中上游的、况且我们是呆在一个相对来说很轻松的工作间里 工作吗?这又让人矛盾困惑之处。

最后,说到底,既然陈某知道血汗工厂那么垃圾、又挣不到钱,为什么不去做家教、拿按小时计算的更丰厚报酬?难道这个对炫耀自己文笔极为自信的同济大学高才生,只有进厂打工的浓厚兴趣,却没有去做家教、挣更多钱的底气?

三、陈某团队为何在此时急于暴露现形?目前局面的判断和分析。以及我的严正声明

6月15日零点多时,陈某因为区区小事对我大为光火,而我一怒之下大骂其是GA或“收了GA钱的龌龊家伙”(现在回想起来显然不是收GA钱那么简单,而是经过专业训练的GA在编业务骨干,当时我的估计还太轻了),并把她QQ拉黑。

我 的决绝激烈做法可能令她感到惊讶、意外,因而15日整个白天都没有回应我。到15日晚上则试探性地通过另一个QQ“自称工友卢某”(有可能是其同伙也有可 能是被陈某精心蒙骗的普通工友),对我莫名其妙地谩骂,让我感到事情已经非常复杂,显然GA方面早已在我身边精心安插了一个团队,包括部分真正的工友都可 能中计、或者可能个别“工友”本来就是他们一伙的。我没有跟他们说什么实质性的话,就拉黑了卢某QQ。并对陈某、卢某的威胁保存下来,立即在网上公开,转 发,之后至今,陈某团队还没有进一步反应(他们有我QQ号及手机号)。

从种种具体迹象来说,陈某团队是想从长远打算,准备跟我发展更亲密 联系,以侦探我周遭的人际关系和工作生活情况,并且利用工友关系对我进行一种社会控制。但是它们为什么在此时急于暴露现形、向我露出其狰狞丑恶的流氓嘴 脸?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因为我与朋友交往过程中又十分坦白地表达出我对人对事的各种尖锐分析(例如我当面对陈某半开玩笑地分析:假设我都不认识他们俩的话, 会认为她和那个陌生男子的表现都像是骗子),令它们想要更有力地“压”一“压”我的“气焰”,同时我对他们的怀疑,也通过越来越多的双关语、讥刺表达出 来,令它们做出过激反应,从而不自觉或半自觉地暴露了它们并不符合自称身份形象的流氓面目。最后,我在6月15日凌晨和15日晚上在QQ和短信中直斥它们 是GA,令它们如芒在背,反应更为激烈,终于在私下短信和QQ里对我撕破脸,发出一堆恶毒谩骂和流氓式的恐吓威胁。

但从目前的情况来看, 陈某团队仍没有停止对我骚扰的任何明确迹象。它们虽然已经私下对我自觉或不自觉地暴露了某些流氓嘴脸,但在公开层面上似乎还打算继续装作普通工人、装作到 工人中打工的大学生,甚至极可能正在我已离职的富士康车间的部分工友里精心制造反诬、陷害我的疯狂舆论(所以那个动机身份不明的自称工友卢某会在15日晚 来骚扰威胁我)。现在,它们更为狡猾地暂时潜伏起来,哑巴了似的,暂时不再释放出任何信号。而GA的网上编队——以搅屎棍为首的搅屎网络水军还在持续对我 抹黑诬蔑,6月16日凌晨1点半“有关方面”甚至通过新浪网站管理冻结了我的微博。

天朝GA维稳机关正在用钳制舆论、人身恐吓威胁、大肆造谣诬蔑等手法,似乎想以拖待变,准备在网上舆论不再关注我时,再对目前在深圳龙华被迫离开工厂的我进行打压迫害。而目前情况变得越来越难以预料。

在此难以预料的危难之中,对于这些卑劣可耻的政治迫害行径,我秋火提出以下公开声明:

1、立即停止对我的迫害言行。要求公民有权不受迫害地讨论“劳动三权”(罢工权、组织工会权、集体谈判权)等工人运动话题。立即明确释出此类信号。

2、 事实上我在6月上旬就没有再写文谈论过上述有关话题,也没有其他高调谈论,相反是公安机关纵容“工人搅屎棍”为首、旨在钓鱼的网特水军对我的大量造谣诬 蔑,这些诬蔑迫使我不得不有所澄清(还是低调地澄清)。6月11日讯问后我本来就已经删文、不再多谈有关“劳动三权”工运话题,出于这些话题的目前谈论还 很不成熟的理由,我也愿意不再谈此类话题,多次表现想转向其他更具体的工人议题或工运历史理论问题。但前提是必须立即停止对我的迫害言行,并且释出保证我 人身安全的明确信息。

3、如果网络上的搅屎棍水军团队、现实中的陈某特务团队、以及明的GA正人君子与暗的各个熊猫们不愿意明智地了结此 事,企图在当前这个日益复杂时刻继续实行迫害工界热心者的既定计划,那么我将以积累数年的强烈仇恨和决绝行动奉陪到底(我2005年10月因参与重庆工人 抗争坐过一个月,有的只是仇恨和隐忍),这次是你们准备逼我要把牢底坐穿,我只好成全你们,全力以赴帮助你们天朝维稳机关扩大你们的国内名声和国际威望!

“等着吧你们,说到做到,孬种”!躲在幕后放暗箭、只会在工人面前装好人和受苦受难者的GA特务们,你们真是孬种。

4、 严正警告陈某特务团伙:请立即停止你们的既定迫害计划、对工人的无耻欺诈及任何报复意图。你们的把戏已经彻底被拆穿了。我们有关工界朋友已经掌握了你们各 种真真假假的个人信息,并且已备份了全部的QQ聊天记录、手机短信记录以及陈某的多张照片。如果你们执意玩火,瞎编胡扯说什么我“欺负陈某”,一旦我被捕 并被构陷有关罪名,我们有关朋友将在海外多个网站及facebook上发布这位女特务的个人资料,让全世界华人和海内外所有围观者知道,你们维稳机关为了 迫害一个仅仅只是萌芽阶段中国工人运动的80后年轻热心者,竟然如此下三滥无下限、无所不用其极。

5、这件事从头到尾,我都是被迫的。我 最近才意识到我完全陷入了你们长期精心编织的政治特务迫害网中,各条战线的牛鬼蛇神都在踊跃现形。直到现在已经被逼到墙角,也不见有任何能够让我觉得此事 已过去的明确信号。我虽然看似激烈,但完全是可以讲道理、讲策略、有理智的,这一点与我直接打过交道的警务室人员、派出所干警、特务、省公安厅干部、国 安、国保熊猫们应该都见识过。

但是现在我完全被你们逼得没有一点退路,在随时可能被捕、被胡乱扣帽定罪打压之前下,只有背水一战、破釜沉 舟,全力以赴让更多世人知道你们正在上演的迫害闹剧,让更多世人知道你们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我2013年5月在微博和论坛上谈论了有关工人联合组织、 罢工权等有关“劳动三权”的工人运动话题,才遭到你们的拘捕。即使我被捕,我相信我的共运志同道合者们与劳工界各路朋友们也将把真相传播下去。

你们可以操控一时的主流媒体舆论,对工运热心者横加恐吓迫害,但真理与正义自在人心。

———— 为工人解放事业努力、对裆国爬行动物嫉恶如仇的80后草根工研者秋火

秘密写完于2013年6月16日晚上8点半,深圳龙华富士康南大门外的网吧中
《麒麟皮下露马脚:裆国“工人特务”陈某岭南奇遇记》

附件一:6月10日晚上秋火和陈某的全部手机QQ聊天记录
附件二:6月14日晚秋火和陈某的电脑QQ聊天记录全文
附件三:6月14日晚自称工友卢某与秋火的QQ聊天记录,以及当晚陈某与秋火的手机短信记录

附件一:6月10日晚上秋火和陈某的全部手机QQ聊天记录

2013-06-10 18:27:13  陈某
你明天跑單了嗎?

2013-06-10 21:35:42  秋
我也不知道啊

2013-06-10 21:36:04  陈某
那叫你去干嘛啊

2013-06-10 21:36:44  秋
其他事

2013-06-10 21:36:49  陈某
哦哦

2013-06-10 21:38:15  秋
明天还要去跑腿 麻烦事 不好说

2013-06-10 21:38:28  陈某
/疑问

2013-06-10 21:38:33  陈某
怎么了啊

2013-06-10 21:43:52  秋
不好说

2013-06-10 21:44:24  秋
不是大问题 个人麻烦

2013-06-10 21:44:19  陈某
算了我不想知道

2013-06-10 21:44:29  陈某
也和我没有关系

2013-06-10 21:44:34  陈某
是你自己的是

2013-06-10 21:44:55  秋
我知道你没必要知道

2013-06-10 21:45:05  陈某
那就好了啊

2013-06-10 21:46:11  秋
反正就要辞工了

2013-06-10 21:47:43  陈某
是吗

2013-06-10 21:48:00  陈某
既然是辞职了还在乎那么多做什么啊

2013-06-10 21:51:28  秋
没在乎 是你先问起 本来就不算什么

2013-06-10 21:51:45  陈某
那好吧你删了吧

2013-06-10 21:51:52  秋
你不会在喝酒吧?

(秋:当时我以为她喝多了乱说话,故有此问)

2013-06-10 21:52:08  秋
删什么???

2013-06-10 21:52:26  陈某
喝什么酒啊

2013-06-10 21:56:01  秋
你要我3什么??

2013-06-10 21:59:25  陈某
我不想和你说那话

2013-06-10 22:09:08  秋
我根本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2013-06-10 22:10:52  秋
不想说就别说 要说就说清楚 遮掩什么?

2013-06-10 22:13:34  陈某
我没有心情和你瞎扯

2013-06-10 22:14:57  秋
随你

2013-06-10 23:32:51  陈某
對你無語

2013-06-10 23:48:57  秋
我都不懂你讲什么

2013-06-10 23:49:26  陈某
我是說對你無語了

附件二:6月14日晚秋火和陈某的电脑QQ聊天记录全文

2013-06-14 19:23:44 陈某
我发照片给你

2013-06-14 19:23:58 陈某
你是电脑上的吧

2013-06-14 19:24:21 秋
刚上电脑

2013-06-14 19:24:34 秋
挖挖伊~[图片]

2013-06-14 19:26:19 陈某
[图片]

2013-06-14 19:26:23 陈某
[图片]

2013-06-14 19:27:01 陈某
收到了吗

2013-06-14 19:27:21 陈某
[图片]

2013-06-14 19:27:31 陈某
[图片]

2013-06-14 19:27:40 陈某
[图片]

2013-06-14 19:28:38 陈某
[图片]

2013-06-14 19:29:26 陈某
[图片]

2013-06-14 19:29:49 陈某
[图片]

2013-06-14 19:29:49 陈某
[图片]

2013-06-14 19:29:49 陈某
[图片]

2013-06-14 19:29:51 陈某
[图片]

(秋:她正在发当天下午在市中心拍摄的我的照片)

2013-06-14 19:30:54 秋
晕 你这样发

2013-06-14 19:31:21 陈某
对啊怎么了

2013-06-14 19:31:44 陈某
你不会上传到空间吗?

2013-06-14 19:34:54 秋
你直接框起来移到我QQ窗口上不就行了 搞得我还要一张张“另存为”

2013-06-14 19:35:04 秋
我刚都保存了

2013-06-14 19:35:49 秋
你还用手机上?

2013-06-14 19:43:07 秋
你还用手机上?

2013-06-14 19:43:29 陈某
是啊

2013-06-14 19:43:51 秋
为什么我现在能看到你QQ个人资料里的地址(上海市杨浦区同济大学)了?

2013-06-14 19:44:18 陈某
本来就是啊

2013-06-14 19:44:19 陈某
怎么了

2013-06-14 19:44:28 秋
之前好像看不到

2013-06-14 19:49:34 陈某
是吗

2013-06-14 19:49:44 秋
是挖

2013-06-14 19:50:03 陈某
[表情]

2013-06-14 19:50:23 陈某
很讨厌这个字啊

2013-06-14 19:52:15 秋

2013-06-14 19:52:59 陈某
[表情]

2013-06-14 19:53:09 秋
挖!你空间一天有30个访客啊

2013-06-14 19:53:16 秋
公众人物

2013-06-14 19:53:23 陈某
啊[表情]

2013-06-14 19:53:28 陈某
有吗?

2013-06-14 19:53:35 秋
今日浏览量:28
总浏览量:2282

2013-06-14 19:53:48 陈某
[表情][表情]

2013-06-14 19:53:56 陈某
你的没有吗?

2013-06-14 19:54:27 秋
我的是:今日浏览量:5
总浏览量:16061

2013-06-14 19:55:12 陈某
[表情][表情]

2013-06-14 19:55:23 陈某
你的空间我进不了

2013-06-14 19:55:40 秋
晚点再让你进

2013-06-14 19:55:51 陈某
[表情][表情]

2013-06-14 19:55:53 秋
你感兴趣?

2013-06-14 19:56:07 陈某
没有

2013-06-14 19:57:00 秋
不算私密的 我写了829篇日志

2013-06-14 19:57:21 秋
极少数是转载 主要是自己写的

2013-06-14 19:57:38 陈某
哦哦

2013-06-14 20:13:50 陈某
你照片弄好了吗

2013-06-14 20:14:23 秋
我不弄到空间

2013-06-14 20:14:29 秋
我早就保存了

2013-06-14 20:14:53 秋
我空间里自己的照片很少

2013-06-14 20:14:58 陈某
不是吧

2013-06-14 20:15:08 秋
风景照和网络图片很多

2013-06-14 20:15:25 陈某
哦哦是吗

2013-06-14 20:15:26 秋
我喜欢风景

2013-06-14 20:15:53 秋
或者用我的拍摄视角来展现一种意境 但我就不喜欢拍人的面孔

2013-06-14 20:16:10 陈某
哦哦

2013-06-14 20:38:49 秋
我最后决定做一个相册 上传这些照片 呵呵

2013-06-14 20:39:06 陈某
为什么啊

2013-06-14 20:39:48 秋
最后离开深圳前留一点纪念

2013-06-14 20:40:10 陈某
还没有离开深圳啊

2013-06-14 20:40:18 秋
没有大的变数的话 我没几个月就会离开深圳 和你一样

2013-06-14 20:40:36 陈某
我?怎么和我一样啊

2013-06-14 20:40:49 秋
准备了 如果我离开 可能就不会再去深圳长期工作了

2013-06-14 20:40:58 秋
就像你一样

2013-06-14 20:41:06 秋
你也不可能一直在深圳吧

2013-06-14 20:41:10 陈某
什么和一样啊

2013-06-14 20:41:14 陈某
不懂是啊

2013-06-14 20:41:21 陈某
我要回上海啊

2013-06-14 20:43:03 秋
回的地方不一样 但都是离开深圳

2013-06-14 20:43:21 陈某
哦哦

—————

2013-06-15 0:11:02 陈某
干嘛呢?

2013-06-15 0:11:08 陈某
不能转

2013-06-15 0:11:22 秋
我不直接转

2013-06-15 0:11:32 秋
我先另存 再上传到我空间

2013-06-15 0:12:00 陈某
为什么?

2013-06-15 0:12:05 陈某
不可以了

2013-06-15 0:12:29 陈某
那是我家的事,不许转

2013-06-15 0:13:19 秋

2013-06-15 0:13:31 陈某
事实

2013-06-15 0:13:33 秋
我评论的照片不是你家 是H3旁边

2013-06-15 0:14:04 陈某
我告诉你我一起上传到的

2013-06-15 0:14:16 陈某
一张也不可以转

2013-06-15 0:15:44 秋
你那么紧张干嘛

2013-06-15 0:16:08 秋
感觉你在网上和在生活中很不同 呵呵

2013-06-15 0:16:53 陈某
是吗?

2013-06-15 0:17:06 陈某
有什么不同啊,都不一个鸟样

2013-06-15 0:19:48 秋
你对我那么警觉干嘛

2013-06-15 0:20:05 陈某
我说的是事实好不

2013-06-15 0:20:15 秋
你对我警觉

2013-06-15 0:20:29 陈某
是是,好了吧

2013-06-15 0:20:33 秋
是因为觉得我圆滑吗?

2013-06-15 0:20:46 陈某
不知道哦

2013-06-15 0:21:43 秋
我到现在一张照片都没转你的

2013-06-15 0:21:57 秋
我也不轻易转别人空间的照片

2013-06-15 0:22:02 陈某
那就好啊

2013-06-15 0:22:08 陈某
嗯嗯

2013-06-15 0:22:35 秋
我不会打扰你的生活 这一点请放心

2013-06-15 0:22:45 秋
因为我自己有忙不完的事情

2013-06-15 0:22:53 陈某
哦哦

2013-06-15 0:23:21 秋
不过你对我这样 让我很意外

2013-06-15 0:24:08 秋
如果有人对我隐藏面目 要看是什么情况 有的情况是可以理解的 并不是说什么都坦诚才是最好的

2013-06-15 0:24:20 陈某
是吗?,没什么好意外的

2013-06-15 0:24:32 陈某
哦哦

2013-06-15 0:25:36 秋
如果我以非常坦白的面目出现在工厂里 我完全可以做到 但这样一来就会给和我交往的工友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因为我现在可以明确告诉你 我是一个受到过国家关注的激进政治分子 我不想把麻烦连累给他人 所以我才部分隐藏自己面目 如果我完全坦白 就等于连累别人

2013-06-15 0:26:16 秋
你不需要知道我很多事情 因为知道了会对你有麻烦 但你不应该因为我的这种隐藏就认为我是圆滑

2013-06-15 0:27:11 秋
就算是一个毒贩或杀人犯 他也有好的一面 值得交往的一面

2013-06-15 0:27:29 秋
我和毒贩、杀人犯都和平相处过

2013-06-15 0:28:22 陈某
你以为我会像你这样子吗?

2013-06-15 0:28:37 陈某
你的事我不敢兴趣知道

2013-06-15 0:28:44 秋
什么样子?我又不会把你带到我的领域去

2013-06-15 0:28:47 陈某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事实

2013-06-15 0:28:59 秋
我什么时候对你宣传过那些?

2013-06-15 0:29:00 陈某
那不就好了

2013-06-15 0:29:09 陈某
还说那么多干嘛呢

2013-06-15 0:29:13 陈某
无语了

2013-06-15 0:29:15 秋
因为你对我有误解

2013-06-15 0:29:26 陈某
随你吧

2013-06-15 0:29:28 秋
你混淆了两件事

2013-06-15 0:29:30 陈某
再见

2013-06-15 0:30:06 秋
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这样大起大落

2013-06-15 0:30:22 秋
我跟你说过 我是个很淡然的人

2013-06-15 0:30:57 陈某
你,不需要明白

2013-06-15 0:31:33 秋
你怀疑我想把你带到危险的事情上去 你觉得我对你隐藏了不可告人的事情

2013-06-15 0:32:13 秋
你现在可以进到我空间里

2013-06-15 0:33:10 秋
我的志同道合者、从中学到大学的同学、朋友、我家人都可以进我空间 你可以看看他们是怎么评价的 就算是很偏颇的评价 也不会认为我有歹意

2013-06-15 0:33:53 陈某
不需要了我不会在上网了

2013-06-15 0:34:03 陈某
再见了,~………………~………………[表情][表情]

2013-06-15 0:34:57 秋
最后送你一句话“不要对自己不了解的事情做评价”

2013-06-15 0:35:30 陈某
我说你真的很神经病啊

2013-06-15 0:35:42 陈某
对你简直就是无语了

2013-06-15 0:35:49 秋
我本想写完正在写的日志 再对你开放空间 但现在看来这日志要做一点修改

2013-06-15 0:36:32 秋
最后你能不能告诉我 为什么要和我绝交吗?

2013-06-15 0:39:31 秋
陈某  0:35:30
我说你真的很神经病啊
——————

我为什么对你说这么多话?因为我现在还把你看做朋友 而且经过今天 我对你先前的误解消除了 印象更大大好起来了 如果我不把你当朋友 我根本不会多说 我是个很孤独的人 很少有人能够通过朋友关系来打击我的

2013-06-15 0:42:27 秋
另外我对你这种人没有什么企图兴趣 因为你只是在工人中做短期停留 你我以后是不同阶层 而我的志向是在工人群体中长期扎根 思想也完全不同 你的思想非常主流 而我非常不主流 几乎完全不可能走到一起 但做个有所交流的朋友还是没问题的 你认为不行那就算了

2013-06-15 0:45:07 秋
像 你这样的追求个人和家庭事业的女孩 我中学和大学同学的圈子里何其多 说实在话 你在思想上也没有特别之处 你以为你能打击我 其实你那点思想水平我一眼就望穿了 你唯一引起我注意、让我钦佩的一点就是你这样的高才生肯到工人中做详细的体验和了解 但说实在的 你的体验虽然个别资料比我丰富 但和工人真正的集体感觉还有很大距离

(秋:直到这时,我仍然没有确定她是GA特务,但我当时已认为此人对我不善,想打击我、来显示她对我的影响力,我以为她只是在人际交往中过于强势、过于自以为是和有点盛气凌人。因此上面这两段话我只是实事求是地评价她给我的真实感觉、真实分量。)

2013-06-15 0:46:29 陈某
行了,不想和你说那么多

2013-06-15 0:46:41 陈某
说的都是费话

2013-06-15 0:47:00 陈某
一大堆

2013-06-15 0:48:21 秋
那就算了
既然如此我就直接说了 你今天给我看的你写的日志 思想水平很粗糙 比起我的来说还只是比较低的水平 你想有所提高的话 就看看我写的人生感想吧 虽然教训比较多 如果高才生自恃很高 那就算了 拜拜

2013-06-15 0:48:50 秋
我不希罕高才生 最厌恶大学里的知识分子

2013-06-15 0:49:39 陈某
讨厌就讨厌没人让你去喜欢

2013-06-15 0:50:08 陈某
别把自己说的那么好那么高高在上,很了不起似的

2013-06-15 0:50:44 秋
我不管再怎么低 也总比你高

2013-06-15 0:50:55 陈某
其实是聪明反对聪明误

2013-06-15 0:51:18 陈某
我没有说我比你高我一直都是小学生,

2013-06-15 0:51:30 陈某
没你墨水喝得多

2013-06-15 0:51:31 秋
呵呵 你完全错 你比我聪明 但我比你有智慧 你那点伎俩只能忽悠高中生

2013-06-15 0:51:53 秋
知识多有什么用

2013-06-15 0:52:20 陈某
我忽悠你什么啊!

2013-06-15 0:52:51 陈某
不要以为你自己了不起,读个法律法规懂得多少多少

2013-06-15 0:53:08 陈某
简直就是疯人说疯话

2013-06-15 0:53:50 秋
易涨易复山溪水 易反易复小人心

你很聪明 也很有心计 但你还没学会基本的人品 你的反复无常算什么?

2013-06-15 0:54:47 陈某
我告诉你我不像你这么无聊

2013-06-15 0:54:57 秋
幼稚、愚蠢、贫穷 都不是致命的

致命是没品

2013-06-15 0:54:57 陈某
没事找事干

2013-06-15 0:55:29 陈某
我知道我的家庭没你好,行了吧

2013-06-15 0:55:54 陈某
我家庭是个乱七八糟的行了吧

2013-06-15 0:56:13 秋
我什么时候说到你家庭了?

2013-06-15 0:56:32 陈某
你想说什么就直接说不需要拐弯抹角

2013-06-15 0:56:37 秋
你除了用胡言乱语逃避实质批评、掩盖你的人品问题 还会什么?

2013-06-15 0:57:23 陈某
我人品怎么了,说啊,

2013-06-15 0:57:45 秋
反复无常 毫无诚信

2013-06-15 0:58:01 秋
说变就变

2013-06-15 0:58:12 陈某
请问你的人品很好吗?,如果你人品好就不会有这些无聊事发生了,真无知

2013-06-15 0:58:20 秋
幼稚任性 都是表面的

2013-06-15 0:58:35 陈某
对于你不需要了真心对待了,

2013-06-15 0:58:47 秋
哦 原来还是在说我因为写文章被有关部门迫害的事

2013-06-15 0:58:59 秋
你了解是怎么回事吗?

2013-06-15 0:59:25 秋
你不了解就可以妄加评论 我也算知道你是个什么层次的人了

2013-06-15 0:59:41 陈某
迫害。

2013-06-15 0:59:50 陈某
小人之心

2013-06-15 1:01:13 秋
而且我很奇怪的是 为什么你从来没有问过我 我最近的那个遭遇究竟是怎么回事 说明你根本不想了解 而你却能放肆地对你不了解也不想了解的事情下结论 可见你是多么轻浮随便的人

2013-06-15 1:03:11 秋
一个毫无原则的变色龙

(秋:之后我翻看她的QQ说说记录,越看越惊讶,甚至发现自相矛盾的话[时隔不远的发言,一处说自己母亲已走二十多年,另一处却说希望母亲照顾好年老的父亲和家人],我越看越愤怒,于是就留言骂了一通)

2013-06-15 2:11:33 秋
GA分子 早就识破你了 滚!!!

2013-06-15 2:12:45 秋
收了GA钱的龌龊家伙 你还不如去卖的

本文附件三:6月14日晚自称工友卢某与秋火的QQ聊天记录,以及当晚陈某与秋火的手机短信记录

(1)6月14日晚自称工友卢某与秋火的QQ聊天记录
(注:奇怪的细节是:他与陈某惯用的一样,也是用繁体字做QQ聊天。我在南方打工者中从来没有见过有人喜欢用繁体字的嗜好,如果说偶尔碰见一个陈某用繁体字,那就算我见识少、开了眼界吧,但现在我同时碰到两个工友用到繁体字,所以我很疑惑、一开始就问他这个问题。)

2013-06-15
21:22:54
我们已经是好友了,现在开始对话吧!

卢某  21:23:33
眼鏡

秋  21:24:02
你是哪个

真心换绝情  21:25:08
是我,盧某

秋  21:25:20
怎么用繁体字

真心换绝情  21:25:29
看我圖像你應該知道,

秋  21:25:50
不像

卢某  21:25:51
你看不懂麽

秋  21:26:11
我是问你为什么用繁体字

卢某  21:26:48
你幹嘛欺負何某
你欺負她做什麼

秋  21:27:40
我和她没关系

卢某  21:28:21
你跟她怎麼回事,讓她發那麽大火。能說說原因嗎
你小子居心不良啊!

卢某  21:29:23
還枉她當你是朋友
怎麼不說話,啞巴了

秋  21:36:26
我刚去拉一坨屎 让你们GA熊猫大队的陈队长出来说话吧

卢某  21:37:31
老子問你話,你還沒回答

秋  21:38:57
GA 不要装蒜

卢某  21:39:53
你就是一坨屎,你知道吧!

秋  21:40:05
GA 拉黑

卢某  21:40:46
你媽的狗B,你為什麽欺負她。
幹死你全家。

秋  21:41:51
你要搞人身威胁吗?

卢某  21:42:24
你媽拿B,你出門被車撞
我只想問你,你為什麼要欺負她、
你說就OK了

(秋:随后我把他拉黑了)

(2)6月14日晚陈某与秋火的手机短信记录

秋:
你用你GA同事另一个QQ来骚扰我,怎么就不敢直接发短信针对呢?你们这个团队准备暴露多少人出来?我们等着看戏。
6月15日21:34

21:40:陈某打来电话。秋担心她准备说一堆陷害诬蔑的话然后录音,故没有接。

陈:
你他妈的孬种啊,不敢接电话当面说话了,你他妈的溅,我没你这么溅,
6月15日21:40

我:
你的GA同党准备人身威胁我吗?
6月15日21:44

陈:
没你这个孬种这么无聊,我告诉你不要来烦我,再发这些信息来会你进派出所去,等着吧你,说到做到,孬种,
6月15日21:46

(秋:之后我再也没有回应过她)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