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环境污染前所未有

2013年7月7日 下午 12:47Views: 1181

官方首次承认“癌症村”的存在

邓美晶 社会主义行动

本文的英文版首发于英国社会主义党(工国委[CWI]英格兰和威尔士)的杂志《今日社会主义》Socialism Today, 20137/8月期)。中文版首发于《社会主义者》第21期。

中国的环境污染前所未有地严重。在城市居住的人生活在充满烟雾的环境下。中国从2001年开始监测空气质量,而今年1月是北京和其他北部主要城市空气质量最差的一个月份。一月中,美国驻中国大使馆监测的北京空气污染指数“爆灯”,小于2.5微米的颗粒物水准是世界卫生组织(WHO)安全标准的40倍。北京当时的医院住院人数激增了20%

雾霾天气(即空气因充斥烟雾、尘埃及直径少于2.5微米的微粒,而变得混浊不堪)使能见度减低,在连接北京、香港和澳门的高速公路便曾试过在9小时内发生40宗车祸。中国空气质素恶化,主要是由于中国的能源需求(主要是烧煤)、汽车,以及工业迅速扩张。中国的媒炭使用量有爆发性增长,去年是40亿吨。中国现时烧煤的数量大概是其余全球的总和。在09年哥本哈根世界气候大会的无疾而终后,中国的碳排放量差不多翻倍。

口罩成为了城市人的出门必需品。空气净化器的产品热卖,但只有买得起的人才能负担。瑞士企业IQAir制造的空气净化器,在这里的售价高达3000美元。该公司中国区CEO迈克墨菲(Mike Murphy)透露,在2013年头三个月,产品销量是去年同期的三倍。

父母大大地改变小孩的生活模式。学校取消了户外活动和郊游,父母把他们的儿子和女儿关在家中。中产或以上的家庭会选择有空气过滤系统的学校,一些国际学校更在运动场上建起了体积巨大的穹顶。研究也指出,孕妇吸入污浊空气会导致她们下一代患上自闭症、抑郁症和出现注意力集中问题的风险上升。

过去几年,空气问题极度严重且不断恶化,令人民越来越忧虑。政府曾作出承诺,但从没具体实行过。亚洲开发银行和清华大学今年发布的报告指出,世界上污染pansfly最严重的10个城市有7个在中国,中国500个大型城市中,只有不到1%达到世界卫生组织空气质量标准。一份有关全球主要致死原因的科研指出,2010年,中国有120万人因户外空气污染而过早死亡,几乎占全球总数的40%

家长担心子女的健康。企业高管称,一些有小孩的中产和上层阶级,以及外籍人士已经开始离开中国,这一趋势可能导致人才大量流失。但中国的大多数人口,农民、民工、贫穷的家庭、老人和小孩,只有继续留在这个环境日益恶化的地方。

六月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公布10项措施改善空气污染,尝试减低大众对烟雾的焦虑。包括强制公开重污染行业企业环境信息,中央政府誓言重点行业主要大气污染物排放强度到2017年底下降30%以上。但类似的承诺实际上已在过去食言,而李克强的新措施与政府努力维系的力保7-8%经济增长有所矛盾。中共政府在这些议题上并没有一个统一的立场。地方政府与国有企业为了达到自身利益,往往无视中央的命令。它们操控统计数据,尝试压制不利的数据,包括反对污染工业的环境抗议数量。

今年三月超过一万只死猪漂流在上海附近的黄浦江,其提供上海居民五分一的饮用水。死猪来自上游浙江嘉兴的一个大型养猪场集中区,它们的尸体被养猪场老板丢入河道。中央政府于2011年开始要求各乡镇政府,对每头病死猪的猪农给80元无害化处理补助,但结果各乡镇村政府不但无给猪农补助金,反以排污费等名义强行征收猪农每头死猪约80元。死猪事件后,嘉兴市猪农才得知补助金事宜,猪农向《苹果日报》记者表示“从来没收过一分钱死猪补助”。嘉兴市政府为平息事件,采取上缴一头死猪可获510元“奖金”措施,猪农均指这是贪官搪塞上级的对策。在孔家堰村登记收缴死猪的许伯向记者称,曹桥乡街道办自322日起派他到该村口登记,每天上缴约70多头死猪,但“从登记到现在,上级没有发过一分钱。”(《苹果日报》,28-04-2013

几星期后,同一地区爆发新型禽流感H7N9,导致37人死亡。世卫警告,H7N9是“最致命”的流感病毒之一。

死猪和流感事件反映资本主义下,农业唯利是图的危险性,过度拥挤的饲养环境、滥用抗生素和化学药物等。研究人员曾揭发大型猪场里大量滥用抗生素的情况,更将几种抗生素混在一起大剂量使用,其结果是导致猪极易患病。为了让猪卖得高价钱,猪农还会喂猪食用砒霜(有机砷)使其长得皮红毛亮,即使砷是公认的人类致癌物!

官方首次承认“癌症村”的存在

中国政府环保部在20132月官方文件首度承认中国存在“癌症村”。从1998年开始就有媒体报导了“癌症村”现象,但当局一直极力否认。这份文件指出:“有毒、有害化学物造成多宗急性水、大气突发环境事件,…个别地区甚至出现『癌症村』。”

但这份文件在三月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中被环保部高层指控为“不适当的”,内地的媒体收到指示,避免使用“癌症村”一词。

工业污染排放造成的水污染是癌症村的形成主因。位于上游工厂排出未经处理的工业废水含有重金等毒素,住在下游的村民饮用后造成村庄大规模的癌症病发。目前中国有459座癌症村,而全国癌症致死率在过去三十年上升80%,每年270万人死于癌症。

大陆受重金属污染的耕地面积已达2000万公顷,占全国总耕地面积的1/6,并且还呈现不断加剧的趋势。其中铅中毒在中国农村爆发,这是因为化工厂和冶炼厂的工业废料没有经过任何排污处理,直接排到河流和弃置堆填区。铅破坏脑和神经系统、肝、肾等身体器官,儿童尤其易受到影响。过去两年半,中国31个省级行政区中,至少9个发生成千上万名工人、村民及儿童因暴露在铅环境中中毒,主要是因为电池工厂及金属精炼厂的污染。2011年一份人权观察组织(Human Right Watch)的调查报告披露,中共当局为了隐瞒病情,并没有积极救治,而是禁止父母带孩小检测血铅,而且继续让铅中毒的孩子们住在高污染的工厂附近,当部分家长去上访时,却被中共地方当局打压。该报告指出,中国目前每3名孩子中就有1名血铅偏高,就是说中国上亿的孩子将可能面对终生的身体残废和智力障碍。

中国环境灾难有多严重?

中国三十年来的经济迅速发展,使中国环境灾难严重恶化。人民因为严重的空气、水、土地、食物的污染而忧心忡忡。2013年由海内外环保专家的报告指出,全球十大污染城市中,中国占七个,包括首都北京。连中共官方喉舌“人民日报”也报导,中国的空气,水和土地质素在近年显著恶化。

中国大陆毒食品泛滥。毒米、毒奶粉、毒蔬菜、毒水果、地沟油、瘦肉精等,令住在中国的人无一幸免。最近五月新闻报道,中国最富有的省份广东约有一半卖出的大米含有致癌物-镉。广东政府检查大批超镉含量的大米来自湖南等地。这令许多消费者和商铺抵制在湖南省购入大米。重金属镉来自土地水源污染,会积累人体,伤害肾脏及骨骼。

政府有数以百计的特别农庄,为菁英供应安全的农作物。这令情况更陷入恶性循环,政府对污染行为无动于衷,并压制受害者。中国的父母因为恐惧毒奶粉会残害自己的孩子,于是纷纷抢购国外奶粉。2008年,一场毒奶粉丑闻导致了六名婴儿死亡,造成数十万名儿童患病。受害儿童的父母组织起来尝试寻找事件真相,却被政府极力打压。其中一位受害儿童的父亲赵连海,就因此被监禁两年半。

近日大陆公布的《2012中国环境状况公报》显示,去年全国发生的环境抗议,水污染抗议占达9成之多。报告指出198个城市有近6成(57.3%)的地下水水质被评为“差”或“极差”,超过三成的主要河流为“污染”或“严重污染”。

环境抗议 

过去两年,中国的环境抗议有上升趋势,包括城市如大连,天津,厦门,昆明,数以千计群众上街示威反对兴建化工厂。关于环境的抗议和暴动自1996年以来平均每年上升29%

中国的资本主义复辟,结合了新自由主义与一党专政最坏的特质。这代表著混乱不堪及缺乏任何民主控制。中国现在太阳能光伏电池和风力涡轮机的产量世界第一,但其风电场产量的约三分之二被白白浪费,因为其电网缺乏需要的投术来对此进行充分吸收。中国的太阳能产业主要用于出口,已经制造了严重的产能过剩,同时也造成庞大的煤电使用量。要拯救数以百万人的生命,改变混乱无序浪费资源的制度,只有社会主义能够解决,推倒资本主义,将经济置于民主的控制之下。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