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穆尔西下台——不要信任将军们

2013年7月10日 下午 12:10Views: 404

需要工人和穷人的独立行动
罗伯特·贝谢特,工国委[CWI]

在进行着的埃及革命中,总统穆尔西被军方废除和逮捕标志着一个挑战性的但有着潜在危险的新阶段。

17百万人(埃及人口的20%)迅速动员起来参加群众抗议运动的背景下,穆尔西的统治很快就结束了。

这场运动的规模、力量和速度都是惊人的。它展示了我们经常在革命中看到的那些东西;在最初的欢快和希望之后,人们经常会再次发起群众运动,因为他们对革命的微薄成果感到失望。

在埃及,穆尔西的支持率急剧下降,他所获得的的支持从一开始就是有限的。 在去年第一轮总统选举中,穆尔西的票数还不到570万,只占510万选民的11%。穆尔西在第二轮中得到了1320万票,这主要为了阻止他的对手——空军前司令官、穆巴拉克政府的部长沙菲克。

穆尔西和他的穆斯林兄弟会政府从许多方面遇到了越来越多的反对力量。革命到目前为止还未能带来切实的经济与社会发展,增长的经济危机也为越来越多的罢工和抗议所激化。穆尔西企图于201211月发动“宪法政变”,以让自己拥有更多的权力,但最终归于失败。那次行动引发了许多关键事件,如去年1月超过40人在赛德港死于与安全部队的枪战之后,他公开支持警察行为。

穆斯林兄弟会的支配意图也受到世俗人群、基督教群体以及逊尼派原教旨主义、努尔党(于6月底加入抗议队伍)等伊斯兰宗教对手的越来越多的反对。

一定程度上,我们看到两个反对穆尔西的独立斗争。一方面是大规模的群众运动,;另一方面是穆巴拉克“暗深势力集团”的残余,尤其拥有自己的经济、政治利益的军队高层,他们正试图利用群众反抗运动来使自己取得优势。

革命潜力与反革命威胁

这两支力量说明了埃及革命所面临的潜力与危险。运动的速度和广度展示了革命的巨大能量和潜力。但是由于没有发展出能够争取社会主义替代方案的独立工人运动,军队高层通过一部分亲资产阶级政客,已经掌握了优势形势。很明显,将军们担心形势会——从他们的阶级观点上看——失去控制; 据报道,工人从73号开始进行罢工,而更多的人计划在74号发动反穆尔西罢工; 这可以使工人阶级在大罢工——甚至是总罢工——中掌握主动权。很明显,将军们试图掌握主动权,阻止推翻穆尔西的群众起义。

军方领导已经采取行动以保护他们自己的和一部分埃及统治阶级的利益。同时,他们也在享受主要帝国主义势力和以色列统治阶级的默许支持。在人们普遍要求民主的情况下,奥巴马和其他帝国主义领导人只是对将军政变提出了柔和的批评。根据他们以往的行为,埃及军队和安全部队领导人很难称得上是“民主主义者”。但是这并不必然会让奥巴马和大公司们感到担忧,就像他们和沙特、阿联酋、卡塔尔的独裁政权相处得也很融洽。

这场事实上的军事政变使穆尔西摆出一副民主捍卫者的形象,他声称反对他的人处于“旧政权的暗深势力集团残余”的控制之下,他们把贪污的钱付给雇来的暴徒,让他们攻击穆斯林兄弟会并“使旧政权重掌权力”。毫无疑问的是,穆巴拉克旧政权分子参与到了反对穆尔西的的运动中,但是抗议活动的群众基础源自对穆斯林兄弟会的反对或失望。同时,穆尔西的支持者很显然也在这么做,因为他们反对军队,尤其是因为他们还记得穆巴拉克旧政权时常残酷地镇压包括穆斯林兄弟会在内的所有反对势力。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绝对需要付出数倍的努力以组织独立的可以提供真正的替代方案的工人运动,而不仅仅是工会,并吸引那些支持穆尔西的工人和穷人,因为它们也反对军队和旧精英。这是工人运动能够限制(化装成军方统治的主要反对者的)反动原教旨主义宗教团体的唯一方法。

逊尼派、基督教、什叶派和更多世俗群体间不断深化的宗派分裂的威胁显示了其重要性。一些评论者已经警告说,在反对世俗主义的亲西方军队的斗争中,穆斯林兄弟会可能会被更多原教旨主义圣战组织挤在一边。尽管形势已经不同了,但我们不应该忘记阿尔及利亚军队在19921月取消了选举,以阻止伊斯兰解放阵线取得胜利,这导致了八年内战,据估计44千至20万人死于战争,阿尔及利亚群众斗争的发展也受到阻碍。

工人们不能支持这场政变

社会主义者不能支持这场政变。不断壮大的工人阶级运动需要独立于军队和穆尔西。所谓的“自由主义者”和“左翼”反对势力——比如“反抗”——与军队站在一起,这只会事与愿违。他们会被认为与军队狼狈为奸,尤其是在军队使用镇压和独裁手段来压制反对者或者未来的工人运动和罢工的时候。工人领袖不能和军方支持的或亲资产阶级的政府有一毫瓜葛。否则,穆斯林兄弟会或其他类似的势力可能会试图掌握未来反紧缩和反压迫斗争的领导权。

军队已经显示了他们想怎样操纵这些事。首先他们建立起由亲资产阶级分子主导的权力架构,然后才会允许人们投票。将军们已经任命了一个新总统,然后他们计划建立一个“强大且有能力的”专家管理的文官政府,与之相伴的还有一个修宪委员会;而最高法院将会通过一项关于议会选举的法律草案,并准备议会和总统选举。

据报道,许多反穆尔西抗议者在穆尔西下台后感觉自己“获得了权力”,但是在大氛围开始反对穆尔西,而群众示威运动又十分壮大的时候,他们本身并没有“获得权力”。这是一个关于组织与谁来掌握国家权力的现实问题。在最近的埃及,在群众运动下竭力巩固自身权力的是这些将军们。

在这场经济危机中,新政府不可避免地会受到来自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其他机构的压力,它们会要求政府开始所谓的“改革”,包括削减补助和其他一些紧缩措施。一旦军队和它的政府试图采取攻势(可能使用越来越多的独裁和残酷措施来实行它们的意志)将为阶级斗争打下基础。

这就是为什么组织群众运动以实现自己的要求并反对建立军队支持的政权是如此重要。

Egypt Morsi Removed 5

工人阶级必须制定自己的替代方案

在两年半之前,穆巴拉克辞职的时候,工国委[CWI]在开罗散发了一份传单,呼吁“不要信任军方首脑!争取工人代表、小农和穷人的政府!”

这些要求在今天仍然是有效的。我们呼吁:

“埃及的人民群众必须坚持自己决定国家未来的权利。不要信任政府官员或者他们的帝国主义主人,不要让他们操纵国家和选举。必须立即进行完全自由的选举——以工人和穷人的群众委员会为保障——以组织能够决定国家未来的革命立宪会议。

“现在人们已经开始建立地方委员会和真正的独立工人组织,但是这一步伐必须加快、扩大传播并且联系起来。在所有车间、社区和普通士兵中建立民主选举和运作的委员会的呼吁会得到广泛的回应。

“这些机构应该统筹旧政权的废除、维持秩序和供给。而最重要的是为工人和穷人代表组成的政府奠定基础,只有该政府才能摧毁独裁残余、保卫民主权利和满足埃及群众经济社会需要的。”

就工会、委员会和行动经验而言,埃及工人运动从那时起已经取得巨大进步。这为创造人们所需要的群众运动提供了基础。

20112月,我们写道:“埃及革命会是‘全世界工人和受压迫者的巨大榜样,它告诉人们坚定的群众运动可以击败政府和统治者,不管他们看起来有多么强大。’”

今天仍旧是这样。复苏的埃及群众运动可以激励那些看到突尼斯革命没有带来实际改变的人、看到叙利亚划入巨大的宗派内战的人和看到沙特、阿联酋等国家的持续压迫的人。但是尽管最近几天埃及已经显示了群众行动的潜力,但是它也再一次显示了群众运动要有一个清晰的社会主义方案和行动计划,否则其他势力会竭力误导并最终击败革命。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