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史上最大型的群众运动之一引发军事接管

2013年8月6日 下午 4:43Views: 29

革命必须继续!要工人和穷人的政府!

阿伊莎‧扎基,工国委(CWI

在埃及上星期的骚乱中,本文撰稿人与开罗的社会主义反对派分子进行了讨论,关于反抗穆斯林兄弟会统治的群众运动、军事接管、工人运动以及社会主义者面对的主要任务。以下文章根据这些讨论写成。

Egypt Military Takeover 1
Socialistworld.net

上周,埃及发生了人类史上最大型的革命示威之一。630日群众起义,是2011125日争取「面包、自由和社会公义」革命的延续。三天内,2,000 – 2,500万人走上街头,「革命群众委员会」再次成立,三个工业城市宣布进行公民抗命,数以百计的独立工会号召总罢工。

军队高层干政,并剥夺穆兄会的穆尔西的总统职位,既是为了除去对手,也是有意阻止有组织的工人将政治斗争带入工作场所,并介入革命活动。反穆尔西的强大群众力量,意味着军方高层目前还不想表露自己正在掌握大权,而只是准备与反穆尔西的亲资领导人分享权力。

临时政府

第一批临时政府的人物是一些亲资自由派和宗教领袖。被提名为临时总理人选之一的埃尔‧巴拉迪是一个新自由主义政客,也是联合国国际原子能机搆的前领导人。这立即受到极右翼萨拉菲努尔党的反对。努尔党领袖曾经与军方就后穆尔西时期的「路线图」进行谈话,但现在威胁着要退出。

根据埃及各社运团体和社交网络团体报道,在努尔党成员还在参与支持穆尔西的抗议时,该党领导人却与军方高层讨论「路线图」。这包含两点信息:其领导层脱离了普通成员,并且/或者希望藉助街头示威来向军方高层施压,从而保证自己在临时政府中有一席之地,而同时与穆兄会支持者保持良好关系,以便在选举中获得其支持。很明显,穆兄会现在千夫所指、声名狼藉,努尔党正竭力将自己装扮成其替代者。

右翼伊斯兰反动派

几十万穆尔西支持者正在示威,并与军队和反穆尔西分子发生数起冲突。不到一星期,就有数十人死亡、数百人受伤。埃及的活跃分子报道,在示威者间的第一轮对抗中,军队只在冲突结束后才介入。接着不久又有报道称,军方高层与穆兄会的一些领袖进行谈话,讨论将他们纳入新政府。这是穆兄会可能分裂的信号。

自从穆尔西被免职后,穆兄会领导人及其支持者一再表示,会一直留守街头至穆尔西复职。支持穆尔西的教士煽动宗派情绪,导致青年活跃分子和普通群众受到攻击。据录像显示,伊斯兰极右翼暴徒在示威中举着阿尔盖达组织的旗帜,并攻击、凌辱手无寸铁的青年示威者和女性。在萨拉菲特派教士开始谈起「正统殉道者」那天,一段可怕的影片在YoutubeFacebook上流传。在视频中,阿尔盖达组织和萨拉菲特派暴徒殴打青少年,并把他们从屋顶上扔下去。

反动思想被煽动起来,这反映在愈多又愈残暴的轮奸和性暴力上,以女性抗议者为目标,遍布埃及,尤以开罗为甚。在630日晚上,单在塔里尔广场就报道了超过100起性侵事件。在穆巴拉克、军事统治和穆尔西时期,暴徒们就用这些性别歧视的反动手段来对付女性活跃分子。上个星期甚至有报导说,就在穆​​尔西被免职的那晚,警察对强奸受害者进行「处女验身」!

「政变」还是「革命」?

在上个星期军方干预后,奥巴马强调「对在埃及发生的暴力事件表示担忧」,此时部分工人和青年阶层的回应是,要求结束帝国主义干涉(指的是美国在过去一年支持穆尔西),并声明630日事件是一起「人民革命」或「人民政变」。在埃及青年人和工人日益获得自信之时,左翼有责任警告大家军方高层的角色并没有一丝进步性。军队感到不得不采取行动 - 即便是运用强制手段 - 以阻止、并竭力扭曲和限制群众运动。与此同时,很明显至少部分军方首脑在穆尔西倒台前会见了一些反对派领导人。军方想要收割并控制这场运动。在这一点上,他们的行动不过是为了保卫自己利益,并作为统治阶级的一部分,捍卫现存制度。值得记住的是,埃及军队是该地区受美国最二大支持的军队,仅次于以色列!

但是,社会主义者警告军方干预的后果,不同于穆兄会,我们不会将其描述为「违背选举合法性的政变」。穆兄会只是要继续维护其专制统治、施行新自由主义政策的「权利」。他们完全忽视了这样一个事实:2,000万起义者走上街头要求穆尔西下台,并扬言进一步行动,推翻整个腐朽体制,这才迫使军方发动政变。

控制整个工业和埃及四成经济的军方首脑,现在已经直接掌握了国家机器。军方高层宣布,他们将「不惜任何代价,保卫伟大的埃及人民的成就和渴望」。但是,正如工国委(CWI)成员在2011年二月罢工高潮时所看到和报告的那样,在统治阶级遭遇罢工时,军队就会去攻击工人阶级。

在过去的两年半时间中,整个国家的公私部门都爆发了罢工和工人抗议,最普遍的要求是清除工厂主、管理者、保安主管和腐败工会领导人。在争取提升工资和改善工作条件的斗争中,工人已经与大财团所有者、穆巴拉克政权残余分子和穆兄会的后台发生冲突。

数百个独立工会已经在工作场所和各关键行业建立起来。今日革命过程的不同,在于庞大的示威规模,及社会上工人阶级与贫苦群众的自信和激进情绪。

该地区和国际统治阶级最害怕的,是街头上要求继续革命的主流情绪,以及工人和青年人在示威中所表现出的自信。群众们坚信,军队任命的总统必须顺从人民的意志。尽管一些人可能仍对军方存有幻想,但是大部分青年人和工人相信,如果下任总统不能代表群众的利益,那么革命也会将他清除,就像前两个总统那样。

Egypt Military Takeover 2

美帝国主义小心翼翼的介入

就像在叙利亚那样,美国当局正从幕后小心介入。一方面,美国正试图跟上事态的发展以及革命过程中常见的力量对比的变化。另一方面,美国亦竭力避免被发现与统治阶级中不受欢迎的部分站在一起。

美帝国主义最担心的是,公开涉足革命和战争的地区,会激起违背自己利益的反效果。埃及的反帝国主义情绪正在增长,在上周大规模的反穆尔西示威中,美国当局感到除了支持军方外别无选择,但要临渊履薄。但很有可能的是,美国宁愿看到一个「民族团结型」政权,以保卫资产阶级和帝国主义者的利益,并结束进一步的骚乱。

工人和穷人正在埋单!

在群众示威中,人们冲到商店购买粮食,引起食品短缺,因而推升了物价。在斋月期间,肉价与去年相比预计会上升30%。杏仁、榛子和胡榛子的价格已经比去年高出50%。为了平息逐渐加剧的社会动荡,农业、投资和地方发展、供应和商贸的部门已经通过国有销售商,在斋月期间为提供至少20项基本食物的15%折扣。其中包括大米、糖、油、牛油、蔬菜和乳制品。尽管这是一次让步,会受到工人和贫民欢迎,但这政策的作用太小、来得太晚。半数埃及人生活在赤贫之中。最近的报道显示,多达3,600万人失业,相比上一季度增加了6.3万人,也就是1.8%

埃及资产阶级正陷入深层危机。电力中断、水源短缺以及加油站的长龙已经成为普遍现象。从201212月至20135月,埃及镑对美元汇率下跌12%25%的人口不能承受当前的食品价格,他们将一半的收入花在食物上。

工人斗争和不满加剧

在过去两年半中,工人在积极建立自己的独立工会,并且越来越多地在各城市和各部门间联系起来。埃及经济和社会权利中心(ECESR)记录,2012年共发生3,817起工人罢工和抗议,同时单是2013年第一季度就超过了2,400起。其中包括集体停工和占领工作场所、示威、封锁街道、绝食抗议,也包括针对反对涨价、燃料和清洁饮用水短缺与停电的抗议。

自从穆尔西当选,工人斗争就加剧起来。2012年超过70%的工业行动发生在穆尔西掌权之后。在7月至12月间,平均每月发生超过450起罢工和抗议活动。在2013年第一季度,​​每月发生800多起个别的事件。

今年大部分罢工都是为了增加工资、工作安全以及反对不当管理、恃强凌弱、贪腐和工厂关停。全国各地电力公司的工人举行全国性罢工,以反对非人的工作环境以及电力和能源部中越来越多的腐败行为。这是全埃及人第一次为了医疗保障、儿童就学补助和工会权利釆取联合罢工行动。

国家武装力量中的阶级分化

国家武装力量的首脑们担心阶级分化加剧,尤其是在警察(在穆巴拉克时期的暴行下而被边缘化)开始为改善工作条件而斗争之后。警察和中央安全部队(经常被用作防暴警察)在3月份发生了罢工,全国至少60个警局和10中安队兵营参与其中。

Egypt Military Takeover 3

基层警察(防暴部队)从埃及最贫穷的地区(主要是农村地区)招募而来。他们得到的报酬很低,却被当做对抗示威者和罢工工人的前线力量。在20111月和2月,防暴部队被用来控制群众示威运动。但是革命进程对这些部队产生了影响,并给了他们信心,去争取改善工作条件的,并坚拒被用作来对抗工人和示威者。

工人需要建立自己的统一战线

巴拉迪——被广泛认为脱离群众——与萨巴希一起领导着「救国阵线」(NSF)。救国阵线成立于2012年,由反对穆斯林兄弟会政权的政党组成。其目的是在反对穆尔西这一问题上采取统一立场。萨巴希——纳赛尔主义者,是军方推动的「路线图」的一部分——已经因为与国家武装力量密谋反对穆尔西而声名狼藉。许多主要活跃分子——大部分为青年人——由于萨巴希的行为而离开了「救国阵线」的队伍。因为他违背自己之前的誓言,他曾保证将革命继续下去并保卫工农的历史利益。

如果工人能通过社会主义方案和民主架构建立一个工人群众政党,那么这些数以千计的年轻人会为其所吸引并加入其中。萨巴希获得的支持表明青年阶层和一部分工人想要实行激进政策的情绪——比如工业和土地的国有化。在2012年总统大选中投票给萨巴希的数百万人来自埃及的各主要工业城市(尤其是尼罗河三角洲的工业中心)。这种支持已经衰退了,现在工人阶级更迫切的需要是建立自己的政党,并制定抵抗军事统治、老板、穆斯林兄弟会和亲资产阶级自由主义者的纲领。

就像穆尔西一样,所有未来的亲资本主义政府官员和政党将会继续穆巴拉克的经济议程,并接受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为贷款和进一步借款所提出的条件。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将会提出新的补贴削减方案。由于罢工和社会不满,穆尔西没能满足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要求。这些不满引发了最近的革命浪潮,并最终迫使军方免去穆尔西的职务。由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唆使的对工人和穷人的打​​击,将会引发大规模社会动乱。这对任何继承穆巴拉克和穆尔西之位的总统都是个挑战。

这是军方首脑不愿意独自统治的原因之一,也是塞西——军方任命的总理——呼吁「文官统治」和坚持军队的责任只限于保护选举(当然也要保护埃及资产阶级的利益)的动机。由于深层危机,军方高层及其背后的资产阶级希望不断更换总统和政府的门面,同时保留国家武装力量,以对抗反对其统治的工人和年轻人。

工人组织

但是工人正组织起来,为未来的斗争做着准备。埃及有两个独立的官方工会网络:成立于2011年的埃及独立工会联盟(EFITU),由阿布‧埃塔领导,他是纳赛尔卡拉马党的成员;成立于2013年的埃及民主劳工代表大会(EDLC),由阿巴斯领导,他曾是埃及前左翼政党「民族进步统一党」的成员。

尽管这两个联盟在建立工会、联系工会活动者上发挥著作用,但是在现阶段它们中没有一个为号召建立工人群众革命政党做出准备。两个联盟都称自己的角色是发展网络、行政和领导层的「促进者」。

但是最近成立了一个叫做「萨达特工人联盟」的组织,它有来自35个行业的成员。在630日前,联盟中的工人表示有兴趣支持自己的选举候选人。这对埃及工人运动都是一个潜在的巨大进步,它提出了工人在政治上组织起来并建立自己的组织以挑战资产阶级的问题。正如工国委(CWI)的埃及支持者在20112月所主张的那样,在革命时期,必须向斗争工人提出关于组织和谁掌握国家权力的具体问题。在普通工人讨论其阶级政治斗争策略时,社会主义者发挥着关键作用。

以社会主义为纲领的工人群众政党

穆巴拉克时期数十年的残酷镇压使得有组织的团结行动非常困难,现在革命为工人采取传统有效的斗争手段提供了更大的可能性。社会主义者有责任充当斗争的工人阶级的备忘录,为推翻资本主义和工人取得政权出谋划策。

今天,军方将领正利用群众运动来巩固自己的权力。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压力之下,所谓的「改革者」会对工人施加进一步打击,并大幅削减补助金。而这会重启和拉阔新一轮的阶级斗争。与此同时,毫无疑问会有一些活动者正尝试从动荡中得出结论、质疑军队的角色,并寻找避免宗派冲突激化,而可以组织工运的方法。随着工人阶级从过去两年半的革命斗争中获得愈多经验,建立独立的工人群众政党的问题会被提上日程。

如果工人阶级想要接管社会运作,就需要一个社会主义群众革命政党。社会主义社会的民主计划经济会保证群众对「面包、自由和所有人的社会公义」的关键诉求。

不要相信军方首脑

打倒军事统治和国家镇压,立即实现所有人的全面民主权利。

不要相信亲资领导人

革命必须继续,要以工人为领导,并在阶级基础上吸引小农、失业者、城市贫民以及军队、警察和国家武装力量的基层成员。

建立并联合独立民主工会以及工人、贫民和青年人的真正革命委员会

自由选举革命立宪会议;以工人、小农和贫民的代表为多数组成政府,以施行社会主义政策

为所有人提供工作、生活工资,让人人全面免费获得体面的住房、教育和医疗保障

对社会主要产业和资源实行国有化,交由工人民主管控

建立社会主义埃及,并在自由民主的基础上建立中东和北非社会主义联邦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