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国委(CWI)夏令学校:拉美各地的新反抗

2013年8月13日 下午 2:35Views: 27

巴西、委内瑞拉、古巴和拉丁美洲

卢拉 -菲茨谢拉德(Laura  Fitzgerald)- 社会主义党(CWI爱尔兰支部)

CWI Summer School 2013 1.jp

在今年暑期学校里,工国委(CWI)委内瑞拉支部的约翰‧里瓦斯( Johan  Rivas)在关于拉丁美洲的讨论发表引言。他指出,随着「大萧条」开始袭击(拉美)大陆,尤其是在中国经济出现危机征兆之时,拉美局势进入了新阶段,迎来了阶级斗争和资本主义危机的新时期。约翰辩称,这一进程当中,包括中美之间为争夺在该区的影响力,令帝国主义间对立争执和经济冲突日益加剧。此背景与阶级斗争进入高涨期不谋而合,诸如最近在墨西哥反对国家石油公司私有化的大规模罢工,也包括玻利维亚的总罢工。

查韦斯后的委内瑞拉

约翰解释,最近查韦斯去世,令委内瑞拉的形势更为复杂。一方面,查韦斯执政期间,我们看到社会改革,群众被活化与政治化。另一方面,不仅是右翼反对派威胁要打击群众获得的(改良)成果(而企图巧妙地隐藏其真正反动的本质),也存在查韦斯阵营内亲资阶层日益官僚化的倾向。在过去几年中他们变得暴富、腐败和任人唯亲。这败坏了「玻利瓦尔革命」的名声。

约翰解释说,继2006年查韦斯大选获胜,而群众挫败右派政变后,60%70%的人口是支持国有化主要经济部门,并且高达70%的人口对推进社会主义的想法持积极态度,即使可能对这一思想缺乏确切理解。约翰称,现在2013年,由于查韦斯当局执政导致的大规模官僚化,(群众)意识已经发生逆转。这恰恰发生在(当局)执行一些反改良措施后,而重要的是,也发生在有限的改良之下。这些改良依靠石油收入所得的财富进行,而不显著降服资本主义经济关系。

约翰提出,由此而产生的并发症,可能导致右翼在政治上的回归。最有可能发生的是通过选举的方式上台,而非政变,但也不能完全排除右翼发动政变的可能性。右翼的回归会带来一定影响,尤其是对新殖民地的群众更甚,因为他们在一定程度上将查韦斯和委内瑞拉视为希望和鼓舞。

然而,右翼目前本身存在的分裂,也可能妨碍其在今年地方选举中取得成功。一方面,在查韦斯主义的社会主义统一党(PSUV)中,军队一翼和民政一翼间的分裂不断加剧。社统党(PSUV)在全国各地的一些支部及其言辞正在左转,反映了分裂的现象。约翰解释,工国委(CWI)委内瑞拉支部如何采取一系列策略,去努力赢取工人、穷人和青年中的先进阶层,认同革命社会主义纲领。这种手法包括,在社统党内的下层中进行工作,同时在社统党外建立左翼的统一战线,工国委(CWI)同志运用后者策略,争取在党内建立革命纲领。

古巴人愿意重新接受托派理念

然后,约翰提到他所洞察到在古巴一个非常有趣的过程。劳尔‧卡斯特罗主持了一系列反改良的措施,经济体制走向资本主义,但这个过程尚没有完成。

约翰指出,青年较支持政治改革,而老一辈人对改革怀有极大的怀疑和警惕,因为他们担心这等同打击最重要的革命成果——珍贵的医疗体系和教育服务。他还提到,古巴共产党的自身改革,让同性恋人群终于可以入党和参与。一名公开的同性恋者在一省当选市长,是革命以来的第一次。

约翰描述了,在古巴,人们对用托洛茨基主义对斯大林主义的分析持开放态度,支持推动政治革命,以将国家民主化、计划经济的纲领,支持工人管控工业,支持将这些改变联系至世界工人阶级挑战资本主义的全球视野,从而带来真正民主社会主义变革和社会主义的前景。

巴西发生的剧烈爆炸

第二部分,自由、社会主义与革命(LSR  – CWI巴西)来自里约热内卢的工会和社运分子里卡多‧鲍罗什 费略(Ricardo  Baross  Filho)就集中介绍了近几周在巴西爆发的反政府群众斗争。里卡多从分析卢拉主义开始评论。 10年前当选时,卢拉的工人党挽救了资本家。尽管该党之前的性质为工人政党,而且工人和贫苦阶层对其怀有巨大希望,但工人党政府推行新自由主义政策、严格的货币目标、私有化(比之前政府的规模小,但仍然有),而且党内腐败横行。

而这种模式的成功建基于大宗商品的出口,主要受中国需求推动的大宗原材料产品出口。

里卡多解释,在新自由主义政策下,国家以公私伙伴关系形式对私营企业进行补贴,而使部分工人阶级的生活实现改善,包括提供住房和为青年人就读私立大学支付学费。

里卡多解释,卢拉的民粹主义,在他组建总工会(CUT-主要工会)而出任政府劳工部长时就得到了说明。巴西的统治阶级希望继续推行卢拉的纲领,但2010年选举迪尔玛当选,标志着新的篇章。经济问题浮出水面,而迪尔玛缺乏卢拉享受的社会基础。迪尔玛的支持率下降,是发生在持续新自由主义议程,而损害工人权利的背景下。这表现在一份正在拟议中的法律,要允许(劳资双方)就职工合法权益(如产假权益和有薪病假等)进行谈判,使僱主可以在各自的工作场所废除相关规定。

迪尔玛越来越不受欢迎,说明卢拉主义正受削弱,考虑到其政权之前的代表性,这情况是重要的。这加剧了经济问题 ——国内生产总值增长只有0.9%,去年和今年预测只有2%增长。迪尔玛的统治已经目睹了通货膨胀,主食价格大幅上升是本国贫困群众面临的一个主要问题。迪尔玛曾谈及她的「负责任」的财政路线 ——所有债务都将得到支付。 里卡多说的真相是,甚至在最近的群众斗争爆发前,曾经大放异彩的巴西政府和巴西资本主义早已褪尽光彩。

斗争爆发

里卡多指出,去年见证到多年以来最多次数的罢工。在公私营部门都广泛发生了罢工,包括在联邦大学内发生两个月之久的罢工。在群众斗争的大爆发之前,一些地区局部反对公共交通票价上涨的运动已取得成功,这给工人和青年们提供了信心。对于警察镇压圣保罗第一波示威者的暴行的愤怒,帮助运动更广泛和深入地传播。由针对共交通票价上涨的抗议活动开始,质疑在奥运会和世界杯场馆上斥资巨额,相反在健康和教育上的花费少得可怜。

里卡多指出,抗议得到令人难以置信的支持。最近的民意调查表明,89%的人口是支持(抗议的)。参与抗议的群众经验不足,大多数参与者是第一次参加抗议, 以致极右力量试图有技巧地介入,骑劫运动。里卡多解释, LSR成员协助左翼分子组织防御以对抗这些右翼力量。里卡多还解释,然而由于示威者(政治上)十分开放,LSR通过介入运动,人数上显著增长。 LSR也提出,左翼在这场运动中非常重要的任务,就是要确保运动能量不会消失。这场运动代表一个机会,以建立新的代表工人阶级和青年的组织,其将比以往任何时候的工人党与总工会都更加重要。

自由社会主义党(PSOL

里卡多也解释,我们继续参与广泛的左翼党 左翼联盟 – 自由社会主义党(PSOL)。里卡多指出,PSOL汇集了巴西各地可敬的阶级战士与社运领导人。事实上,PSOL近年选举的支持率一直在增长,可见它具潜力成为巴西左翼中重要一极。里卡多指出,对此最大威胁的,是组织内有强大的一翼,驱使PSOL与亲削支势力走在一起。

里卡多还主张,巴西需要一个新的工会联合会。他指出,CUT总工会无法真正代表工人的需求。他积极指出许多LSR活动分子参与的CSP-Conlutas所发挥的作用,就宣传与行动方面比总工会远远走前。 CSP-Conlutas也在组织合约工、失业青年、贫苦穷人社会斗争和运动,并将这些运动与工运联系起来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关于巴西群众运动特征的讨论

辩论中,我们还听到了来自工国委(CWI)法国、巴西、瑞典、奥地利和德国活动分子的发言。涵盖的主题包括,洪都拉斯的政局,对席卷巴西群众运动的进一步分析、巴西工运的观点和巴西的自由社会主义党(PSOL)。在辩论中,LSR的活动分子克里斯蒂娜强调了青年在巴西的示威中起到的作用。她指出,在圣保罗示威开始时进行的调查显示,这是71%的参与者第一次参加抗议。克里斯蒂娜把青年参与抗议的情况,与青年苦况结合起来:面临失业困难、不稳定的私营部门就业,以及压迫、种族歧视、警察暴力和黑人青年在贫民区面临丢人的贫穷经历。

来自法国的马里亚纳讨论了巴西民族主义的问题。她解释,众多左翼无力处理这个问题。而在示威中出现的巴西国旗,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意识的低下。有些左翼在此问题上动摇,不是将抗议视为反动,就是简单视之为「反帝」的特征。现实情况是,卢拉主义完全是资产阶级的现象,鼓吹民族主义,并以同舟共济的意识,模糊阶级界限和阶级划分,以进一步维护资本主义的利益,并解除工人阶级的武装。这一方面的问题确实存在,并在运动中存在,但同时也存在意识上明确的左转。左翼有技巧的介入运动,将能表达工人阶级和青年的愿望,并给运动提出明确方向,并提出有需要在整个拉美和全世界进行团结和斗争,从而产生巨大影响。

从辩论得出的共识是,在拉美资本主义危中有机,并且可能成为该区工运的新篇章。同志证明有需要进行更多讨论,从古巴和委国的矛盾过程讨论其政治前景,最后还有巴西局势的惊人发展。巴西对整个拉美的政经局势具巨大影响,这个关键国重要地标志着 - 社会主义思想的潜力,还有在这片具丰富激励的革命斗争史的大陆上重建斗争的潜力。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