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高铁地盘工人罢工一天现已答应复工

2013年8月26日 上午 8:11Views: 581

社会主义行动 报导

葵涌昌荣路地盘罢工现场

葵涌昌荣路地盘罢工现场

葵涌石荫昌荣路的200多名高铁地盘工人今早发动罢工,导火线是承建商礼顿建筑今早的通告,宣布工人迟到五分钟将扣减半小时工资,迟到十五分钟或早退,则要扣减一小时工资。

工人曾经发动签名行动,投诉工作环境差劣,却没有得到资方回应,终于要发动罢工抗争。约200名日更工人参加罢工,地盘工程全面瘫痪一天。地盘早晚更分别约有200名直属工人,另外约有150名外判工。早更公司工罢工一天,约150名外判工虽然没有留守罢工现场,但亦停工一天。到晚上,工会与资方达成协议后,夜更工人已经复工。

今次罢工迫使资方立即作出让步,可见工人抗争的力量。虽然罢工时间短促,但罢工工人均为承办商直接聘用,有更大团结斗争的潜力。不少工人在首天罢工就付出会费加入工会,是罢工工人之决心的证明之一。

这地盘工种超过20个,包括泥水工、钉板(木工)、扎铁工、爆破工、运石司机、督导员等。其中约三分之一是南亚裔的工人,包括巴基斯坦、印尼、尼泊尔等。公司工工时为12小时,视乎工种,每月底薪为$400-600左右。

底薪主要分三级(九小时):

  • 杂工-$400/ 9小时
  • 力架 -$500/ 9小时
  • 钉板(木工)-$600/9小时

-另加3小时 x 1.5的超时补水

罢工工人的主要诉求:

  • 取消迟到克扣工资
  • 改善工作环境,特别是隧道内的空气质素
  • 午饭时间可以到地面用膳
  • 增加工资,减少工时(未有明确数字)
地底隧道实况

地底隧道实况

工作威胁安全,损害健康

大部分工人在地底隧道长时间工作,温度高达摄氏40度,而且通风设备严重缺乏,空气极度污浊。工人表示,进入隧道必须配戴口罩,但十分钟内便会变黑,每天至少要更换十多个,因此对于公司强迫在地底午膳,深感愤怒。工友阿豪怒斥:「现时还要求我们十二小时不见天日,在隧道里吃饭,饭盒十分钟已经变黑和湿晒,点接受?」

爆破工程进行时,地盘工人不被允许离开隧道,工人即使带着耳塞,也要受五雷轰顶之罪,而且要吸入爆破后的烟尘和石粉,危害呼吸系统的健康。很多时工人感到难以呼吸、心短加速,前两天才有两个工友缺氧晕倒。更严重的是,泥沙走入眼睛,会割伤眼角膜,因此地盘工人容易老花。清石时又可能有石头跌下,非常危险。

此外,地盘工人喝的是「环保水」,即用废水简单过滤后用来饮用。周生愤怒地说:「空气差、水质差!老了后,后遗症就会出来,血管病、脑退化、肺尘病甚至肺癌。」

公司对员工的安全都是苟且了事。阿豪说:「之前在隧道,晕过很多人,多到数不到。如果我们不舒服想上去(地面),也不能自行离开,要公司『安全部』人员下来批准才可以。」

前地盘工人才哥表示,工伤次数多不胜数,但公司不会公布。 「公司会在病假里给你工资,以避免公布工伤,工人的后遗症也可以不管。一出事,公司要掩盖事件,只会打给救护车,或用私家车直接送入医院,不会打九九九。」

外判制分化同工不同酬

上个月,公司突然聘请150名外判工(称为「代工」),现时另外还有50多名外判工正在受训,工资比公司工更高,工时却较短。烧焊工人孙先生指,这是利诱并分化工人的手段,公司想解雇公司工,用外判工代替,令工作零散化,日后更易打击工人。

以杂项工人为例,公司工每日底薪为$400多元,但外判工却高达$1,300元。工友来哥任职信号员,俗称「力架」,是公司工,负责指挥吊运,工时为12小时,人工只有$900;但外判「力架」工时为10小时,工资却有$1,700。

从码头工人、屈臣氏送水工人到地盘工人,外判制度都是剥削的罪魁祸首。

女工权利受压

地盘也有少部分女工,工作是「打交通」,即督导和指挥,没有男地盘工人般体力劳动,但环境同样恶劣。一位女工辛酸地说:「你看(她把手掌摊开让记者看),手指罉全部都长了湿疹,我的胸口也是一样。汗一直长时间腌着,非常痕痒。」

女工放工后还要照顾家庭,但公司想通过新条例,延迟下班时间,由过往的六时左右延至七时十五分。 「现在规定,离开隧道的时间是七时十五分!」从隧道离开,还要洗澡换衣服,离开地盘时已经八时。 「我家在上水,回到家已经九时;煮好饭给子女时已经十时了!」

地底隧道没有女厕,只有流动厕所,卫生极度恶劣。 「打开门连早餐也想吐出来!我们是女性,每月不方便时怎办?」

「我从来不会在下面解决,每天只有早上一次,午饭时间一次,下班一次。现在连午饭时间也要在下面,我不能再接受了。」

谈判结果

晚上,八名工头作为谈判代表,与资方达成协议,工人已经准备复工。资方承诺改善隧道工地的空气质素,及设置冷气货柜让工人休息,而工人毋须在地底隧道内用膳。但改善空气质素的实质方案却未有谈好,而加薪的诉求亦落空。

码头罢工展示了香港工人斗争的新一页,虽然只有「半杯水」的胜利,但工人阶级逐步认清自己的力量,造就了今次地盘业劳资的短兵相接。如果职工盟希望建立具战斗力的工会斗争,对抗腐败官僚的工联会,需要以民主的方式组织工人,让工人集体决定协议,提供罢工抗争的策略。可惜,从码头罢工到地盘工人罢工,让工人民主决策及发声的平台始终欠奉。

虽然今次罢工事件告一段落,但工人长远的工作条件尚未得到解决,包括公司有可能预谋解雇公司工,以外判工取而代之。目前外判工待遇反而较为优厚,但这只是资方利诱分化的手段。

此外,政府有计划以输入外劳为手段,分化本劳与外劳,压低工资成本,甚至造成更大「反内地人」的族群情绪。工人斗争需要以坚定的政治路线避免工人堕入狭隘本土利益的陷阱,团结本劳外劳的斗争,共同反对资本家的剥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