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另一个有利于财团的协议

2013年8月29日 上午 12:40Views: 27

资本家的「自由贸易」,对两岸的劳动阶层来说,意味着更低的工资和工作权的无保障性。

詹姆斯·兰登(James Langdon)工国委[CWI]台湾

台湾和中国签下了服务业贸易协定,两岸将开放多项产业互相投资。如同2010年许多人反对的海峡两岸经济合作架构协议(ECFA),这项协议将仅仅有利于财阀。

台湾将开放64种产业,运输、洗衣、旅游、中药,理发、美容等给与中国投资。而中国则开放80项,包括出版、保全、金融、零售、电子等产业给与台湾作为回报。

全台各地涌现了愤怒和反对的声音,尤其是在累积了国军丑闻,土地征收等事件和议题后,对于像跛脚鸭的马英九政府,以及执政的国民党的不满后。服务业在台湾的经济中占了巨大的分量,成千成万的人会因这项协议收到影响。在立法院前曾聚集了愤怒的群众,其中一些抗议群众甚至尝试冲进立法院。

台湾的工人和小商家绝对有理由对服贸协议存疑。如同两岸经济合作架构协议(ECFA),目标着眼在让大财团有更大的空间来压低薪资、最大化利润,来分化劳动阶层,让工人彼此竞争,而陷入「竞次效应」(race to the bottom)。这项服务业贸易协定,一开始就是为了资本家的利益而擘划,而不是普通工人。

反对服务业贸易协议的力道反映了阶级间的利益冲突。一些知名的企业领导人表示,如果中国资本进入这些解除中资限制的产业,将对他们获利造成影响的忧虑。对于部分资本家,或许是。但无疑真正的受害者是工人们和小商家。工人们的工资会大幅下降,而大部分的协议所列产业中的小商家则会被彻底消灭。统治阶级其中的部分人可能不乐于见到这样的变化:台湾和中国的资本家联手为企业利润打拼。

有些商界人士,尤其是出版业者,藉由民族主义的言论来掩饰,其实他们真正在意的是企业的获利。他们暗示服务贸易协定背后真正的目的,是北京将借此能够来台出版、宣传,而降低书籍价格,并且市场上将充斥着廉价、中国出资的书籍。而此其时,北京显然并没有这样的计画,这些指控只是出于出版商要隐藏他们真正的意图。

大高雄总工会指出高雄的百分之七十的商业活动和工会百分之八十的成员是就职于列在服贸协议中的产业。但即使有这么多劳工会受到影响,大高雄总工会仅仅是发布了一份对服贸协议的「声明」。他们仍是以民族主义的论调,暗示服贸协议潜在的安全风险。工会领导人显然认为这是安全的论调:一份调查显示,有百分之三十五的民众认为服贸协议的签暑是中国为了加强对台湾的掌控。

antiefta1

有些工会,像是高雄市洗染职业工会,他们反对服贸协议,是因为马英九政府无法保证中国工人不会来台湾抢饭碗。新娘秘书发展协会则说如果马英九政府不能明订「不得引进中国技术师」,就不应该签署协议。这些论点都认定是这次两岸间的协议才带来这些变化,但十多年前,台湾的资方早就用低薪来聘雇外劳!许多产业也因追求低廉的工资,外移去了中国的经济特区。服贸协议只是整道程序的最后一步而已。

工会应该藉由组织在地的移驻劳工来反击外包和境外生产,如果劳动者有强大的工会和集体工作协议(collective agreements)作后盾,使所有劳动者同工同酬,就没有谁取代谁的问题。而不是一味怪罪中国工人偷走了台湾人的工作。工人应该把矛头对准马英九政府和台湾的资本家,他们在议会中,为修辞学上的统独民族问题吵得口沫横飞,但实际上为了商业利润之名,出卖工人可不会犹豫。

一些服贸协议的反对者,如台湾教授协会,认知到两岸经济合作架构协议(ECFA)只让少数人得利,而大部分群众则蒙受其害,起来呼吁组织群众游行。但可惜的是,他们也仅只是要求重新协商,而这是远远不够的。

在野的民进党对服贸协议持反对意见,不过因为民进党机会主义的性格,跟过往对比,抗争的力道显得薄弱了许多。现在在民进党内部有为数不少的人认为要对北京展现更亲近的态度─以迎合台湾资本家所希望见到的。另一个原因是台湾滋长的反政党情绪,这在群众游行中可以看到,使得民进党只能以「个人身分」参加。这个现象是全球趋势,但除非这些反政府的斗争能够发展出清楚的政治替代方案─建立群众斗争的新政党─否则现有的政党,如民进党,将会在未来的选举中失败。

马政府和民进党都不曾展现为台湾的劳动阶层改善现况的意图。为资本家服务的政党─不管名义上是倾向台独或反对台独─都不会为停止对劳动者的剥削出力,因为对资本家而言,更重要的是经济上的获利。在未来的选举里面,工人绝不能相信国民党和民进党能代表工人的利益。

来看看中国的情形。中国共产党的领导班子在中国经济的各个面向拼命私有化,私有化原是公有的经济部门。这对中国的工人来说,看到的是工资的降低,工作岗位数量的减少,公共服务的收费提高而且品质降低。

要能让台湾和中国的劳动者能团结齐心联合斗争,还有许多屏障要克服。多年来,两个政府之间散播的不信任,让这样的联合有很大的困难。服贸协议应该提醒台湾和中国的工人、小商家,即使民族主义者的口号喊得再响亮再激情,当目标是要减低劳动者的权利,消灭小商家,最大化利润时,这两个政府是如此的合作无间。台湾以及中国的劳动者,两者都是资本家合作下的牺牲者。

民族主义─我们会在未来的七合一选举中,看到国民党和民进党不断提起的主轴─这并不能停止工资的降低,停止退休金的削减,停止产业的流失,停止基础建设和公共服务的廉价出售。民族主义是国民党和民进党用作分化工人的手段─不论是台湾,中国或是外劳─彼此对抗,而资本家从中获利的大旗。

台湾的劳动者需要建立替代资本主义体制的方案。我们需要建立一个社会主义替代,来取代泛蓝和泛绿阵营。我们需要建立战斗性的工会,来为今日所有受困于资本主义牢笼下的人们剪断枷锁,而不仅仅只是帮助其他未得合理报酬的工人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