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利亚:美国准备对阿萨德政权进行军事攻击

2013年8月29日 上午 7:56Views: 24

不要帝国主义干涉!

社论——《社会主义者报》(社会主义党报纸,工国委[CWI]英格兰与威尔士)

通过社交媒体、智能手机和传统新闻渠道,大量血腥的图片、影像和报道让全世界看到了叙利亚人民所遭受的难以忍受的苦难

最初在2011年,紧接着突尼斯和埃及的革命,叙利亚出现了反对阿萨德警察政权的群众起义。但是正如《社会主义者报》所解释的那样,半封建君主制的沙特、卡塔尔以及帝国主义势力进行了干涉,并提供了巨大的经济、军事支持,希望使这场运动偏离正确方向。

反对阿萨德独裁政府的起义现在已经扭曲成一场宗派冲突,而且引发了地区水平上逊尼派和什叶派的争斗。据估计叙利亚已有超过10万人死于这场长达数年的战争。200万人已经逃离了叙利亚,在国内约有500万人无家可归。这里恐怖充斥着恐怖。

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Ghouta(大马士革的一个区)使用了化学武器的新闻似乎意味着,受苦的群众将经受新一轮的灾难。报道称数百人死亡、数千人受伤,既令人惊骇,又使人悲痛。

由于已发生的事,再加上地区动荡日渐显现的威胁,希望解决目前的恐怖状态是人的正常反应。但是从历史经验来看,希望美英政府和他们在法国、德国、土耳其的盟友能提出任何近期和长期的解决方案,是一个可怕的错误。

空袭

上个月,美国总统奥巴马已经警告说,在叙利亚使用化学武器是一条“红线”,国际社会将报以不少于五倍的反击。现在已有三艘美国战舰部署在地中海,还有一艘在路上。塞浦路斯飞行员报告说在当地的英国机场发现了军用飞机。

外交大臣威廉•黑格正在英国进行准备,他暗示没有联合国授权不会妨碍行动:“有可能基于巨大的人道危机而采取行动。”他暗示行动——很可能是猛烈的空中轰炸——会在几星期内开始,如果不是几天的话。由于俄罗斯和中国出于本国资产阶级的利益而反对干涉,联合国安理会发生了分裂。

据报道,黑格已经与独裁专制的卡塔尔和沙特政府取得联系,他们会高兴看到阿萨德的失败,因为这也是对伊朗和黎巴嫩真主党的打击。伊朗已经警告说,西方军事干涉将会破坏该地区的稳定。

中东评论员帕特里克•科伯恩已经指出,人们很难确定到底谁对最近的化学攻击负有责任。联合国观察员享有访问权和停火保证,但是这些观察员却受到攻击并在几小时内下令撤出。然而,事件本身并不能证明谁应负责,同时观察员的责任只是确定是否发生了化学攻击。

在联合国观察员做出公开报告之前,美国国务卿约翰• 克里宣称叙利亚使用化学武器不可否认而美国将做出回应,还说巴沙尔•阿萨德的军队对他自己的人民做出了“道德卑劣的事”。

“道德卑劣的事”同样可以用来很好地描述伊拉克遭到的破坏,包括指控中的白磷和贫铀弹、不肯给巴勒斯坦人以民主和民族权利的露天监狱、斯里兰卡种族屠杀时的沉寂,更不用说帝国主义列强使用化学、原子武器的记录。

尽管人们希望结束这场屠杀,但美英国内公众却强烈反对政府介入。当前的进攻步伐使人们回想起侵略伊拉克的舆论宣传和政府称萨达姆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借口。与之相伴的是英国政府未能公布“奇尔科特质询”的结果。

奥巴马的选举方案里承诺结束美国在伊拉克的行动和布什的好战政策。但是他已因阿富汗和巴基斯坦越来越多的凶残无人机——尽管大量替代了地面部队——以及保留关塔那摩湾,而成为战争总统。60%的美国民众反对美国对叙利亚进行军事干预。

但是英美政府都有兴趣向叙利亚人民扮演英雄和民主卫士,尽管他们正陷于资本主义的深刻危机之中,没有出路,所受的怒火也在逐渐增加。

伊拉克战争

在入侵伊拉克的准备阶段,自由民主党通过反对未经联合国授权的行动来为自己空洞的反战文书润色。社会主义党指出,人们不能指望联合国做一个保护伊拉克人民利益的仲裁人,因为它由主要帝国主义者和世界好战政府的代表组成并由其控制。然而,前自民党领导人帕迪•阿什顿现在声称,就叙利亚来说,单边行动好过没有行动。

影子外交大臣道格拉斯•亚历山大已经要求召集议会。卡梅伦看起来很可能这么做,尽管遭到他的一小部分普通议员的反对,说会导致整个地区的风险和并发症。

工党还没表态。一个真正的工人政党会强烈反对在叙利亚的任何形式的军事行动。但工党在政府中有着作为恶毒好战者的“光辉历史”,为了大公司的利益和战略目标,向伊拉克派出军队参加了一场石油战争。

作为反对派,工党享有向可厌的保守党—民主党紧缩政策卑躬屈膝的“完美记录”。建立一支代表反战、反紧缩大众的新政治力量的需要再一次闪耀起来。

不要幻想这个政府及其国际盟友的任何行动能给叙利亚和中东人民带来什么解脱。事实上,更多的轰炸必将让群众经受更多的痛苦。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必须反对它。

英国不以“政权更替”为目标,因为阿萨德是个相对强大的政权、因为俄罗斯强烈反对、因为谁来代替他尚未确定。鉴于基地组织在叙利亚取得的巨大资金和发展,该地区、英国及其盟友在这场冒险中都面临着增强的恐怖主义发生“回爆”的危险。

这场冲突没有真正的资本主义解决方案。在动荡的地区竞技场上,这场危机有扩散成更广泛的种族冲突的危险——可能持续数年。伊拉克、利比亚以及所有帝国主义军事干预所表明的是,帝国主义者并不是为着该地区工人阶级和穷人的利益。

独立的工人阶级队伍可以将穷人、受压迫者和受苦者团结在共同利益下,以对抗帝国主义者和他们在该地区的半封建资产阶级盟友。但是建立和鼓励建立这样的队伍没有捷径。

我们主张

  • 向帝国主义干涉说不!从叙利亚和该地区撤走所有外国军队
  • 反对所有压迫,人民必须民主地决定自己的命运
  • 要建立团结的、非宗派的防卫委员会,以保卫工人、穷人和其他人免受任何方面的宗派攻击
  • 准备运动,为工人和穷人代表政府而战
  • 召集叙利亚革命立宪会议
  • 实现人民群众的民族和民主权利,承认库尔德人的民族自决权。如果他们希望,也包括建立他们自己国家的权利
  • 建立独立工会和工人群众政党,土地归于人民、工厂归于工人,由社会主义民主计划经济方案实现
  • 建立中东和北非民主社会主义联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