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军事当局试图在血泊中巩固权力,导致数百人死亡

2013年8月31日 上午 12:32Views: 43

宗派主义抬头,威胁著革命的前途 —— 迫切需要工人的独立行动

罗伯特 – 贝歇特(Robert Bechert),工人国际委员会(CWI)

针对开罗当地两个亲穆尔西阵营,埃及军方进行残酷清场,导致数百名埃及民众死亡,其中多为手无寸铁者。这一消息使世界各地,特别是中东地区,数百万民众深感震惊。其后,军方继续镇压。

最近,支持穆尔西(被废黜的总统)的示威规模虽然可观,但尚未达到几个月前群众反穆示威的规模。实际上,这两个挺穆的集会营地,虽然对新的军方领导的政权而言比较头疼,但远未构成直接和立即的威胁。从清场的时机和残酷程度,可见基本上是军官在炫耀武力,从而警告任何现有或未来反对军方的力量。

穆斯林兄弟会的支持者聚集在拉美西斯广场,2013年8月17日

穆斯林兄弟会的支持者聚集在拉美西斯广场,2013年8月17日

因此,社会对镇压作出质疑和反对,包括那些很少或根本没有同情穆兄会的势力,也对此表示反对,因为安排镇压的腐败军官没有丝毫“民主”的凭证。所以,对于新领导层将会重建穆巴拉克时代的“安全国家”,这些恐惧是合理的。而且这一镇压极大地加深了社会的两极分化,但并非按照阶级划分出现的分化,而越来越就支持和反对军方领导层行动的分化。

许多人都为暴力所震惊。有报道称,在开罗不同地区,都有支持和反对穆尔西的自卫团体在发展。这样的自卫团体应该建立在民主的基础上,并成为劳动者更广泛的和非宗派运动的一部分,旨在掌控他们自己生活和未来。但是,如果没有工人阶级组织的独立运动,埃及未来的斗争将发展成为仅仅是军官和保守宗教势力之间的斗争,严重威胁2011年开始的革命。在反独裁和资本剥削的战斗中,真正的工会和工人组织是团结社会各阶层的唯一力量。

在总统穆尔西被罢免后,工国委(CWI)就立即警告,埃及军官将骑劫六月和七月有1,700多万人参与的反穆示威,并以此作为自己掌控权力的基础。“这为宗派主义、不同类型的反革命,乃至可能最终革命失败,敞开了危险的大门。”(两极分化正在增长——绝不信任军官们,2013年7月10日)

在7月初和7月末,残酷驱逐集会,以及针对随后血腥镇压示威,令众多亲穆尔西示威者被杀,也使大家领略到军官会如何应对所有的反对派。

阿卜杜勒·法塔赫-阿西西军官 针对工人的攻击

阿卜杜勒·法塔赫-阿西西军官 针对工人的攻击

打击工人

而8月14日血腥镇压亲穆尔西示威者的两天前,当局镇压了苏伊士钢铁公司静坐的工人,并逮捕了两名静坐占领的领导人。对苏伊士钢铁公司的工人的镇压,表现出军官的阶级本性的时候,这对于后穆巴拉克时代的埃及工人来说,并不是一个新的经验。去年2月,安全部队袭击亚历山大港的波特兰水泥厂静坐的工人,穆尔西政府也显示了其亲资本质。

自7月3日穆尔西下台以来,军方上层在军官阿西西的指挥下,一直在努力巩固手握的权力。老穆巴拉克时代的安全单位已重新开始活跃。8月13日宣布的新省长名单中,三分之二省长为军队或警察将领,其中一些人“有著敌视2011年革命刺眼的记录”(伦敦《经济学人》,2013年8月17日)。

一位评论者说:“埃及自政变以来,经历了军警国家的制度性复辟,包括任意逮捕、取缔媒体和射杀抗议者…,过去两年来,军警感受到新秩序的威胁,会逐渐令军方需要负责,因此国安机器正在对过去两年的一切进行报复。自政变开始以来,它感觉到重新控制局势,并准备严厉打击任何挑战者,无论他们持有何种意识形态。”(伦敦《卫报》,8月16日)

但是军方不仅发动政变,更谎称自己代表著6月爆发的反穆尔西政府的强大运动。军官之所以能够骑劫运动,是因为抗议纵然波澜壮阔,有数百万人参与,但不幸没有自己的代表和独立的领导层,有能力和愿意展示运动自身如何可以夺权。因此,军官先声夺人,假装代表示威者夺取政权。

事实上,正是由于军方的接管,使穆兄会领导人可以把自己粉饰成民主的捍卫者。虽然在任总统期间,穆尔西已经开始日益采取专制的手法。同时,,对军方无情打压集会,并残酷镇压示威,以至为了巩固权力而愈见清晰的手法,那些支持穆尔西下台的群众会提出疑问、质疑乃至反对。然而,这将不会自动直线发展。

基督教领袖被认为支持军方,因此基督少数派教会受到攻击,可见宗派主义盛行,这可能会令一些反对宗教冲突、反对伊斯兰圣战暴力的人,军官方看作保护力量。但是事实并非如此。事实上,如果右翼伊斯兰政党的支持者得出结论,认为穆兄会通过选举夺权的战略已经失败,那么军方废黜穆尔西,并得到很多外国政府的支持,本身会激发伊斯兰游击队和恐怖活动。这些事件的影响将波及甚至超越整个中东。

正如工国委(CWI)此前写到,在目前的形势下,这种危险是“看起来斗争变成了一方是由反动的、保守的穆斯林兄弟会和其他宗派领袖领导,另一方则由军方上层所领导。”

“在当今情况下,绝对有必要加倍努力建立独立工运,不只是工会,并面向那些因反对军方和旧菁英而支持穆尔西的工人和穷人,提供一个真正的替代选择。这是唯一的出路,令工运力求竭制反动原教旨主义宗教团体,使自己成为反军事统治的主要力量。”(Polarisation grow – No truse in the generals。7月10日)

自2011年革命开始以来,埃及工运一直大规模增长。在穆巴拉克被推翻之前,工人斗争已经巨大的发展。独立工会增长巨大,从穆巴拉克下台前不足5万会员,发展到如今超过250万会员,另外原当局控制的官方工会也有400万成员。最近每个月发生800起罢工,而且不只是为了工资和工作条件,也反对穆巴拉克时代的管理方式、牺牲工人和私有化。

但是,自从穆尔西被推翻以来,很难听到工运的独立声音。事实上,埃及独立工会联合会(EFITU)主席卡迈勒・阿布-叶太(Kamal Abu-Eita)成为了劳工部长,并开始呼吁结束罢工。这在历史上并不是第一次,工会领导人被纳入资本主义的政府,试图阻止斗争,并要求工人接受一个根本上的军政府。虽然埃及三个工会联合会都正式支持军官西西的号召,在7月26日举行大规模示威游行,以示支持新政府,但在埃及独立工联会(EFITU)内部的投票中,这只是以9票对5票获得通过。

这一支持军方上层的政策,对工会而言是一条灾难之路。工人组织需要有自己的、独立的和基于阶级基础的纲领,提供一条出路,以防止巩固军事政权、宗派分裂与暴力抬头的威胁。

关键的问题是,立即在全国各地的社区和工作场所组织民主运作的跨越宗派的自卫团体,以防卫来自国家和宗派势力的攻击。工人组织有潜力启动这个任务,并结合提供一个替代军方、穆兄会和资本主义统治的政治替代。有了这样的计划,将可能使工人运动开始削弱军官和穆兄会领导。

工会,尤其是埃及独立工联会(EFITU),应该要求阿布・叶太(Abu Eita)退出政府,并进行他们自己的活动反对镇压、宗派主义和军事统治,捍卫民主权利和立即进行自由选举产生一个革命制宪议会,以便让埃及人民决定自己的未来。

军官阿西西和他军事统治者将发现,要重建稳固的“安全国家”并非易事。革命尚未结束。迅速幻灭的幻想和随后爆发的反穆尔西的抗议,显示反对派发展的速度可以有多快。固然,可以理解由于担心镇压和宗派主义抬头,最近几天的流血事件导致(民众中)产生犹豫情绪,但这不会永远持续下去。埃及深刻的经济和社会危机,加上工运新兴的力量结合,将带来新的斗争。

在这个新版的军事统治下的经验,工人的经验,如苏伊士钢铁公司的冲突,以及军方恐怖血腥镇压示威的行为,会令工人大大减低最初赞同军队,驱逐穆尔西的支持。这可以创造机会,为社会主义政策赢得支持。但是,这不是自动发生的,宗教势力也将参与竞争,从这些反对当局的力量中赢得支持,或索性成为挑战当局的反对力量。

左翼或工人组织无论如何也不应去支持这一军事政权,它从未有过一点进步性。军方反对穆尔西不只是为了保卫自己的特权和利益,而且也阻扰反穆尔西的群众运动的发展。群众运动可以令革命深化、削弱资本主义国家,并演化成反资本主义的运动。这就是为什么这个政权已经得到了奥巴马等西方列强的支持,现在他们只是轻轻批评针对反对派的残酷镇压。

埃及工人要求“一份能月月都发的工资”

埃及工人要求“一份能月月都发的工资”

犯错

不幸的是,在埃及从革命开始以来,很多左翼就一直在挣扎两难中。其中一个较大的组织革命社会主义派(RS – 英国社会主义工人党(SWP)和美国国际社会主义组织(ISO)的思想同盟)的立场一直摇摆不定。最初革社派(RS)在他们7月6日的声明中,没有对军方接管任何直接批评或反对。不像工国委(CWI),革社派(RS)当时没有对军事统治进行警告,或解释真正的替代是支持建立由工农和穷人的代表组建政府的想法。现在,在(军方)最新血洗镇压后,革社派(RS)于8月14日发表声明,其主题为:“打倒军事统治!打倒反革命领导人阿西西军官!”这份声明表示,革社派(RS),“没有捍卫过穆罕默德・穆尔西和穆斯林兄弟会(Muslim Brotherhood)政权一天。我们总是站在反对这一犯罪而失败的政权的队伍最前列”。然而事实是,革社派(RS)在2012年总统大选的第二轮中曾支持穆尔西。对待军方和穆尔西的态度的前后不一,只会令他们所接触的群众思想混淆。

在如工运和革命这样的动荡事件中,需要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有更清晰的(立场)。从2011年2月群众欢快地推翻穆巴拉克的那一刻,工国委(CWI)就指出革命只有在维护广大劳动人民的利益时才算是成功实现:

“埃及人民大众维护自己的权利…决定国家的未来。绝不信任当局的代表或他们的帝国主义主子来运作国家或举运行选举。必须立即由工人和贫苦群众的委员会来确保举行完全自由的选举,从而保障组建一个革命性的制宪议会以决定国家的未来。

“现在应加快已经采取的措施,如组建地方社区委员会和真正独立的工人组织,更广泛地传播并联系起来。在所有工作场所、社区和基层士兵中明确呼吁组建民主选举产生和运行的委员会,这一呼吁将得到广泛的响应。

“这些机构应该负责协调清除旧政权、维持秩序和物资供应,最重要的是成为工人和穷人代表政府的基础,从而粉碎残存的独裁体制、捍卫民主权利,并开始满足广大埃及群众的经济和社会需求。“(穆巴拉克完蛋了 – 清除整个政权!(Mubarak goes – clear out the entire regime! 2011年2月11日)

今天,这一纲领变得更为贴题、更为紧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