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一党专政的十字路口

2013年9月6日 上午 12:10Views: 56

新领导层面对政治及经济危机

帕沙 社会主义行动

中国已进入了一个尖锐危机的时代。领导人显然也了解到了,新任国家主席习近平承认现在的危机可以在十年内威胁到中共政权的存亡。而新任总理李克强则不断警告着改革的必要与「痛苦」。

既然新的领导们都认识到改变的必要,那他们会进行哪些改变?而这些改变又会走到多远呢?

过去的几年我们不断警告着中国的经济将面临崩溃。现时的经济已经对信贷上了瘾,在某些方面中国的信贷危机比2008年美国的金融爆破前还要严重。房屋投资现占中国GDP的14%,而2008年时只占美国GDP的6%。而不受控的影子银行已经达到3.6兆美金,相当于德国的GDP的总和。

地方政府的欠债亦是危机所在。一份2010年的政府报告指出地方政府的债务是1.6兆美金,占当时GDP的25%。但一名前财政部部长指现在的地方政府欠债已达到3.3兆美金。

产能过剩是这一危机的表现,新的信贷成为了不顾社会经济需求和实际需要的盲目投资。估计中国40%的工业产能是在长期待机,而在部分行业这数字更达到一半。中国在风力发动机及太阳能电板领先世界,但大约三分二的风力产能被浪费掉。而太阳能产业同样拥有大量的过剩产能,中国的太阳能电板的生产是全球需求的两倍!江苏荣升制船厂是中国第三大制船厂,​​而今年还没收到一张订单!制船业的老板们警告中国一千六百间制船厂将可能在2015前有近半会倒闭。这最终可能不会发生,毕竟地方政府或银行会不理北京的意愿插手拯救倒闭企业,而这只会加大产能过剩的问题。

恶化的经济数据更证明了这一点。各大预测机构,包括国际货币基金会,都降低了对中国今年GDP增​​长的预测。 2013年的经济增长很可能只有7.5%,是23年来最低的。而这仍然低估了危机的严重性,因为官方的数据本身也有很多的水份。大多的经济学者们都相信真正的增长只有6%左右。

其中一个经济恶化的原因是所谓「计划经济」背后,实际上经济的无政府状态。官方的计划往往只是纸上谈兵,而中央政府对银行和地方政府实质上已经失控。地方政府互相为了政治上的权威而盲目竞争GDP表现,同时亦是为了利用官方资金养肥各自的资本家精英。因此,各省经常违反中央的意愿进行过度的投资生产。

「李氏经济」

在现今的经济背景下,李克强总理的经济改革「李氏经济」,强调着要「痛苦」地重整国有银行及企业。这代表引入更多的市场力量来主导企业,并让失败的企业倒闭。其希望可以减低现时巨大的债务,并转向一个私人投资及消费型的经济。

但这是个具庞大风险的举动。 「李氏经济」的其中一个即时效果将会导致信贷紧缩(借贷的成本上升),并可能导致全面的衰退。 GDP的增长也会降低,而中国经济的进一步放缓可引发新一轮的全球经济衰退。同时,国民也会受到巨大的经济打击,尤其是工人、农民和贫民会受到更大的通涨、税务和私有化的压力。

中央政府将难以在一次进行四年前那个四万亿人民币的经济刺激方案。虽然可能会有「隐藏」的刺激政策,例如在经济放缓时提供紧急的贷款,李克强坚称其不会放弃「痛苦」的转型。但是新的信贷对经济的影响已经不断降低。每一元人民币所能增加的GDP增长从四年前的0.85元,下降到现时的0.15。

中央政府实际上已经没有能力控制经济的发展了,银行和地方政府不断违反中央所订下的信贷限额。影子银行的占今年新借贷的75%,而影子银行的金额比去年增长了60%。影子银行的增长来自于国有银行为了绕过中央的限制和掩盖坏帐而另立的帐目。这个部分作为突破官方障碍而获得新信贷的「后门」。这个情况其实跟欧美其他资本主义经济在全球危机爆发前夕并没有什么分别。

因此可以预见的是,中国可能在未来三年内被迫要拯救银行业。这表示银行的债务就会变成国家的债务。大量的资本需要用来投入拯救银行,并将会为中低产民众带来通涨与福利紧缩。中国的经济也可能会变成日本式的长期放缓,并导致数以十年计的衰退。

中共权斗

但李克强的改革在自己的党高层内都不会一帆风顺,这连系到伴随着经济危机而恶化的中共内部权力斗争。中共有时会被称为「一党两派」,这是指中共党内所谓的「太子党」和「共青团派(团派)」两个主要派别。

在去年中共十八大中,中共首次性地由太子党夺得领导权。七名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有四名是太子党成员。新任国家主席习近平自己就是太子党,家族的财产估计有3.76 亿美金。

中共各派别间的权斗并不是意识形态性的,政治上亦不那么清晰(各派都支持资本主义复辟)。太子党是指过去毛泽东时期党领导的家族后代,他们作为高干子弟利用权位和关系在各个国有企业中建立的自己的利益王国,并累积了巨额的财富。他们主要希望保护自己的庞大财富,并巩固自身在国有企业和经济的垄断地位。他们就好像裙带资本主义里的保守派。

团派则大多来自于「基层党员」出身,并寻求挑战和打破太子党的垄断,因为他们认为太子党的独大与自大会为政权带来不稳。李克强总理就是属于团派的。实际上,双方都在保护自己的利益「领地」的基础上支持经济自由主义。

习近平作为最高领导人,其希望能够在两个派别间取得平衡,并将中共权斗的规模限制,使其能够控制整个国家机器。最近的中石油贪案、薄熙来案、刘志军案(详参考其他相关文章)实际上是各派为了瓦解对方的权力基础的手段,这都显示中共权力斗争已变得越来越失控。

没有民主

一条经常会被提问的问题是:经济改革会导致政治改革吗?

习李的新领导层希望透过反贪运动来巩固自己的民意,并声称官无大小都会被打下来。所谓高官贪腐的审判实际上不过是场戏,实质是用来进行党内权力斗争的手段。习近平的政策只是很皮毛地限制官员的一些奢侈的外表,而习近平跟本不可能实行更广泛的反贪腐运动,因为这会揭露出中共更多的丑闻,甚至可能会导致整个政权的崩溃。

因此,反贪运动本身就是个高风险的政策。事实上,此运动已经向政权反弹,让民众感到更有自信去自己进行反贪官的斗争。七月,陕西省神木县上万人包围政府大楼,抗议该地贪官的升迁,指控官员挪用公款,并废除了免费教育和医疗等福利。

这是为什么习李政权不会进行政治改革。他们惧怕连最低限度的民主化都会导致政权的崩溃。习李政权可能会作出一些民粹的政策,譬如改革户籍制度,但是政权的真正民主化几乎不可能。相反地​​,政权正在加大镇压。

中央政府甚至向学校老师发出了一份「七不讲」,其中包括了新闻自由、民主以及贵族资产阶级。而土耳其、巴西、埃及的群众运动更坚定了中共反民主的决心。埃及穆尔西的下台引发了中共喉舌的口诛笔伐,指西方「一人一票」的民主不可取,并强调社会的和谐稳定。

就连香港作为北京承诺能够于2017年落实普选的地区,亲北京的政客与发言人最近都不断强调特首需要「爱国爱港」,并坚持要对参选人进行筛选,以防反中共的人士能够参选。北京恐怕香港的「民主」会失控,这会导致中国大陆境内会发生连锁反应。

在此状况下,中共会在中国各地实行基本民主改革的机会就更渺茫了。 「改革不过是革命的副产品」,当中共面对强大的民主革命运动时,才有可能为求自保而作出民主让步,但中共依然是不可信的!

中国的社会矛盾发展已经比埃及和突尼西亚等国都更严重。国家基本上对经济危机束手无策,中国很可能会是全球资本主义危机继欧美下一个的爆发地。面对不断上升的民怨,中共的对策只会是更多的打压,最终必会为自己带来反效果。一个政治清晰的马克思主义组织,就算现阶段规模较小并且需要地下进行组织,都可以在未来的危机与革命浪潮中扮演重要的角色,正如南非的状况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