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国民党内部分裂

2013年9月20日 上午 7:18Views: 82

-「不沾锅」勇斗「立院地王」引发政坛大海啸

水简透

2013年9月6日,台湾检察署下辖特侦组对外界公开监听立法院长王金平与与民进党立委党鞭柯建铭的电话交谈,被总统马英九称为「司法铁汉」的检察总长黄世铭此前于雨夜携带相关资料已向马英九私下报告。

王金平「不法关说」案由此引爆,法务部长曾勇夫与台湾高检署检察长陈守煌涉嫌关说,曾勇夫被移送检察院调查。而民意支持屡创新低的马英九及其阵营更是在王金平前往马来西亚参加女儿婚礼之时,恰逢中常委开会,痛下杀手开除其国民党党籍从而免去其立法院院长之职。

现任国民党总统马英九一向标榜行事清廉、温和犹疑,在党内人事上也很少有铁腕直断的行为,曾被民众与舆论戏称为「不沾锅」。而作为台湾现任最资深立委和立法院长(担任立法委员近三十年,担任立法院长十三年)的王金平,由于出身高雄,代表着国民党内的本土派势力,且一向长袖善舞,善于调和国民党与民进党朝野两党间关系。而其名下登记的土地至少就有45笔,可谓「立院地王」。

「不沾锅」下此重手意图在国民党内将「立院地王」斩草除根,却是引来岛内和国际舆论的关注,也使台湾政坛爆发一场大海啸。事件的影响不仅涉及国民党本身,作为涉事方的在野党民进党和许多反对国民党的人士将此事件归为总统滥权和操弄司法从而导致的宪政危机,还有媒体人士将之比作中国大陆的「文革」。民进党主席苏贞昌和前民进党副总统吕秀莲已表示将集结力量讨论弹劾和罢免马英九总统职务。

9月12日王金平回到台湾时,桃园机场有近两千名声援民众到场,全国各地农会系统、义消、义勇搜救队、妇女会、原住民团体等拉起一面面红布条,高呼「王金平加油」、「马英九下台」。代表不同党派和立场的政治人物也在现场出现,立法院副院长洪秀柱、国民党立委林郁方、李鸿钧、黄昭顺、卢嘉辰、李庆华等十余人,台联立委黄文玲、叶津铃,亲民党副秘书长刘文雄,无盟立委高金素梅都前往接机,连胜文(连战之子,国民党中常委)特别助理徐弘庭、国民党中常委李德维现身力挺。

甚至还有在野人士呼吁王金平索性分裂国民党,拉起人马另组第三党参与明年的「七合一」竞选(即2014年底直辖市长、市县长和市县议员及乡镇村里长及代表的改选同时进行,对于台湾岛内的政治格局划分具有重要意义)。网络上有不少青年也自称为「保王党」,以支持王金平和力挺民进党来表达对马英九的不满,并在网络上播放当初马英九的公开演说视频。马当时指称,前民进党总统陈水扁民意支持率低于18%,已经失去统治合法性,应该下台:「一个总统满意度只剩18%就可以下台了,不下台就是没有羞耻心。」以此来映衬马英九的恋栈和所作所为。

马英九支持率现时已跌至不到一成(年代新闻民调中心9/15),只剩9.2%,不满意度高达80%,比扁任期最低的10%更差。而且有55%民众表示不赞成撤销王金平党籍,使其丧失立法院长职位,只有17%赞成。连国民党民众赞成撤销王金平党籍的只有37%,而反对的高达47%。

09月15日的民调显示六成民众表示支持罢免马英九(苹果日报,15-09-2013)。民进党也将发动立法委员弹劾。罢免总统首先需要三分之二的立委通过,现时国民党的议席超过一半,只有民进党不够票数通过。但若果国民党支持王金平的立委也支持罢免,则能够过半数过通。

马英九为何要在本人支持度已经极其低迷,痛下杀手进行可能导致国民党分裂和本人名望进一步下跌的内斗呢?

虽然早在2005年,马英九与王金平两人为竞选国民党主席的职位,而心生芥蒂,而且两人行事风格和出身背景迥然不同,如马英九被称为「没有朋友的总统」,而王金平被称为「没有敌人的院长」。但是马英九一意孤行和顽固决策,显然绝非是简单的个人恩怨或者心怀嫉妒。

一种说法是,国民党中的荣誉主席连战、新北巿长朱立伦、荣誉主席吴伯雄和台北巿长郝龙斌为代表的国民党内世袭的大家族由于党主席马英九支持率过低,计划抛弃马,在9月底要他为明年「七合一」选举结果负责,并由民意支持尚高的王金平取而代之。所以,马英九为巩固其权力,而对王金平痛下杀手。

不过,虽然连战和其子国民党中常委连胜文等曾公开指马英九在王金平事件上处理不当,但作为国民党内亲北京的一线代表人物,无论连战还是吴伯雄都不太可能没有北京的默契,就为北京所猜忌的王金平密谋什么「倒马」。

但是,国民党内大佬们力挺王金平足以说明国民党作为执政党,在总统支持率日低,执政乏善的情况下所谓的团结假象已被彻底撕破。 2014年七合一选举在即,国民党内地方势力却不以「马首为瞻」,而纷纷「唯王是从」,使国民党中央很难控制未来候选人安排,这甚至直接影响到马英九是否还能顺利第三次续任党主席职位的问题(马英九已经任两任总统,为保持政治影响力,只有续任国民党主席)。而如果马不能续任,王金平无疑是目前党内最具资格的人选。

此外北京因素和王金平主导立法院不听马政府招呼,及马英九为博其历史定位的想法,也成为马英九坚决倒王的重要原因。

马英九政府与北京政府签订《两岸服务业贸易协议》(以下简称服贸协定)时并未咨询民众和立法机构,甚至包括王金平在内的一些国民党立法委员都不知道协议签订的内容,王金平因此公开表示「行政部门的专擅很要不得」。

这导致服贸协议曝光后台湾朝野轩然大波。这份新自由主义的贸易协定只有益于两岸上层的大资产阶级,无论是对于台湾基层民众还是中国大陆的底层民众都不会带来实际经济益处,而只是导致更多的竞次效应,使民众面对市场入侵失去就业保护和遭受更多剥削。而王金平主导的立法院机构要对协议进行逐条审核并举行社会各行业的公听会,这在事实上等于无限期搁置了协议在立法院的通过。

明年亚太经济合作会议(APEC)将在上海举行,这成为马英九在任内与中国领导人习近平见面的最佳时机。而「习马会」也会成为马英九在民意极低的情况下,用来确立其历史定位的重要资本。所以,从这个角度考虑能否尽快通过服贸协议对习马会的实现具有重要意义。

此外,马英九政府坚持要推动「核四」建设,虽然民间反核声浪持续不断,而王金平主导的立法院在此问题上也是态度暧昧,不与总统站在同一立场上。其实这些马英九顽固单方要推动的决策无一不是有害于普通民众,而利于大商家,所以虽然民意涛涛,但马英九为个人权力却可以不管不顾,难怪几成最不受欢迎总统。

那么,受打击的王金平等是否就是人民之友?

其实恰恰相反,王金平与民进党虽然对马英九政府处处有所牵制,但是其牵制目的并非是为了替民众出头维护利益,而是为了在政治斗争中分得一杯羹。王金平在此政争中,并没有寄望普通民众支持和回应民众利益,反而是宁可支付高达近千万台币的保证金,向法院上诉要求保留其国民党党籍和立法院院长的职位,以确保其在国民党内的政治基本盘。而且王金平也是出身于台南世家,其当选立法委员和院长就与家族支持密不可分。而台下关说与密室阴谋更是王金平这样的老道政客的看家法宝,是统治精英进行非民主的秘密而腐败的少数统治的具体表现。

至于曾经执政的民进党在核四问题与服贸协议上,更是态度暧昧。民进党虽然一直以来提出「非核家园」的口号,在陈水扁执政前期曾尝试停止核四计划,但后来也因为种种因素最终让核四复工。今天作为反对党,可以高调反对国民党与马英九的种种决策,但如轮到其执政,则一样服务于大商家的利益。譬如,关于服贸协议等涉中问题立场与现实态度就极为矛盾,党团一直强调需要对协议逐条审核,但又并非反对协议本身。一方面希望以此攻击执政党捞分,另一方面,又要顾及背后金主态度,避免​​外界「逢中必反」的形象。就在民进党在立法院内高调反服贸协议的同时,7月民进党立委薛凌家族主导的阳信商业银行在上海市开办子公司,薛凌之子民进党中常委兼台北市议员的何志伟到场祝贺,而何志伟本人同时在媒体上又大喊反对服贸协议。

所以,马王之争的本质并非是谁「卖台」的问题,说白了还是统治阶级内部进行利益分配和权力争夺的分配问题。即使支持王金平或者民进党,也无法改变大商家和新自由主义政策控制台湾政治与压迫台湾民众的现实。

台湾青年与基层劳动人民亟需的是一个尽快组建一个能真正代表广泛基层民众的独立于国民党与民进党之外的群众运动以反对资本主义、新自由主义和两党金元统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