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习近平大搞白色恐怖

2013年9月26日 上午 7:01Views: 1366

最近数周上千人被捕,包括本刊《社会主义者》杂志的撰稿人

张蜀杰 中国劳工论坛

内地政治打压不断加大,以消除来自左、右两派的反对之声。习李领导层打破了自由派团体希冀新政府会发起政治改革的幻想和希望。相反,政府采取严格的措施进一步限制异议和打压社交媒体,尤其是博客名人“大V”被作为靶子,来警告其他人要低调。

2013年9月9日,中国最高法院和最高检察院出台新的法律解释,当局继续加大对网路言论的打压。新的法律解释中,诽谤资讯被转发达500次或被流览5,000次,可判刑三年。网路诽谤“严重危害社会秩序和国家利益”可公诉,而网上散布谣言起哄闹事可追究寻衅滋事罪。

whiteterror1

这一轮针对互联网言论的打压,已经进行了几个月。8月份开始秦火火案,薛蛮子案发生。2013年8月19日,秦火火被捕罪名是造谣传谣3000余件、蓄意制造传播谣言、恶意侵害他人名誉及非法攫取经济利益。8月23日美籍华裔微博名人薛蛮子以嫖娼名义被捕。

这些之前被大量粉丝关注的“大V”纷纷落马。当局用此警告其他人,任何人都不能发表危害当局利益的言论。新华社称这是“向所有网路大V们敲响了法律的警钟”。

除了“大V”,更多的普通线民被以“传播谣言”或者制造“不爱国言论”的名义被抓,据网路报导最近数周有上千人被捕。虽然没有完整准确的数据,但是根据《财新网》引述的一名官员称,仅仅在河南省,自6月中旬以来警方就逮捕了131人。

最近几个月当局还查封大量非官方的新闻网站,甚至一些举报官员贪腐的国营媒体记者也被逮捕。《新快报》记者刘虎在新浪微博实名举报中国工商总局副局长马正其嫌渎职犯罪,于8月23日中午被逮捕。

天安门母亲发起人丁子霖,六四当时其十九岁的儿子被士兵杀害。她发表了一封123人连署的致习近平的公开信,谴责他拒绝民主化。这封信主题为“希望已渐消失,绝望正渐逼近”,指责习近平上台后“大踏步地退回毛式正统”,变得更为独裁。然而,“毛式正统”只是指政治上的打压,习近平绝不希望回到毛时期的计划经济。相反,习李当局致力于新一轮的经济自由化,他们希望通过去管制、私有化等政策,来减轻危险的债务负担。

然而这使即将处于经济危机之下的民众生活雪上加霜,很可能触发更多失业和物价上涨。近年来随著互联网社交媒体的发展,同时人们也通过微博、QQ等工具得以更自由地传播资讯。在罢工和群众抗争中,人们越来越多地通过网路号召游行,传播抗议和警方打压的资讯,使运动得以传播、争取外界声援。如最近在江门的抗议中网民起初透过网路号召在当地东湖广场聚集,促成大规模示威。去年七月,江苏启东近万名中学生,最初就通过QQ和社交网站发起集会,号召上街抗议启东市政府核准铺设污水管,促成至少5万人示威。而中共政权也看到2012年在中东和北非以及最近在土耳其和巴西的群众运动中,facebook等互联网社交媒体发挥了巨大的作用。因此中共当局感到必须进一步限制网路言论空间,防止不利于当局的资讯扩散。

而另一方面,中共的内部斗争并没有停止,反而由于习李希望进行的新自由主义改革而触发新的斗争。在中共权力斗争中,社交媒体和境外网站成为斗争双方放消息的管道,而这影响到中央政府的权威。在薄熙来事件的发展中,网路媒体发挥了重要影响。如王立军逃到美领馆和海伍德事件,都是首先在网上被曝光,几天之后才被官方媒体确认。政府为了令对薄的审判表现得“公开公正”,以微博发布庭审消息,同时控制话语权,以免公众舆论失控。因为习近平当局在经济改革的同时,试图在党国内部“收紧纪律”和“把权力置于牢笼中”,防止权力斗争失控,激发反政府的群众斗争。

今年5月份当局推出“七不讲”(包括禁止在课堂上讲普世价值、新闻自由、公民社会、公民权利、中共的历史错误、权贵资产阶级、司法独立),首先由华东政法大学副教授张雪忠在新浪微博上曝光,他的微博随即被封,今年9月份他被取消对本科生的授课资格。

为了赢得支持,习李新领导层出台许多民粹主义的措施,如打击腐败。习近平称“苍蝇”、“老虎”一起打。而由于“网路反腐”,许多贪腐官员在微博等社交媒体上曝光,导致陕北房姐、河南房妹、广东房叔等贪腐案件不断爆出,甚至一些较高级别的官员也由于“网路反腐”下马。

据网路报导仅在中共十八大后到2013年初期间,广州官员抛售豪华住宅4880套,杭州官员紧急卖出412栋别墅,上海官员抛售豪华住宅4755套。然而习李领导层并不希望这种民众自发的“网路反腐”,而希望将“反腐”完全处于中央的掌控下作为民粹主义和打击党内对手的工具,害怕大量腐败案件曝光会威胁到中共政权的存亡。

而这些都让面对大量群众不满的中共当局感到必须加大控制言论,害怕一丝一毫的放松都会危及党国的存亡,因此拒绝任何民主化。政权响起新舆论战的讯号,以主导网路和消除异议声音。《北京日报》首页的评论警告“西方反华势力一直妄图利用互联网‘扳倒中国’。我们必须正视这个事实”。9月3日习近平在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上说:“能不能保持党的思想宣传优势,能不能守住意识形态领域阵地,能不能巩固壮大主流思想舆论,事关党的前途命运,事关国家长治久安,事关民族凝聚力和向心力,确实是亟须高度关注的重大课题。”

whiteterror2

而与此同时,这一轮的打压不仅仅局限于社交媒体和“网路谣言”。政府正加紧对付无论是左派还是右派的政治对手。这很可能会一直持续到三中全会。在会上,习李希望表现“团结”提出一篮子“激进的”经济改革。但这轮打压持续的时间爱长和深度广超出了很多人的预计。近来的抓捕显示当局最高领导层希望给予社会各个阶层一个明确的警告。

被逮捕的人中包括北京的许志永,他是“宪政派”新公民运动的一名领导成员。他在8月份被当局正式起诉前已经被警方软禁了数个月,因为此前他组织了数场要求官员公开财产的集会。另一个值得关注的大发展是,亿万富翁和投资人王功权被警方以扰乱社会秩序的罪名刑事拘留。王功权是许志永的主要盟友,同时也是一名知名的超级富翁,针对他的拘捕一定是得到最高当局的首肯。

同时“左派”同样受到打击,记者宋阳标由于鼓动挺薄熙来的抗议而被捕。四川富有的食用油企业家杨秀琼由于在“天网”上发布薄熙来审判时法庭外抗议人群的照片而被捕,被指控泄露“国家机密”。

这次受到打压的也包括《社会主义者》杂志,杂志在内地的一名撰稿人被警方指控为敌对组织工人国际委员会(CWI)的成员,这一指控可能导致被监禁数年的风险。最终,在工人国际委员会(CWI)的支持下,他得意逃离中国。这是笔者两年前被捕之后,本刊撰稿人再次遭遇同类事件。

《社会主义者》杂志的目标不仅仅是批判中共政权、揭露资本主义的腐朽,而且从群众斗争中吸取教训和经验。更重要的是,我们围绕这本刊物组织起来,通过民主讨论制订政治路线,打造一个社会主义的力量。因此,工国委的香港支持者组成的“社会主义行动”,建基于本刊的立场介入诸多群众斗争,例如香港码头罢工、反国教运动、占领中环等。中共政权感到由此带来的威胁,因此长期打压本刊的内地撰稿人。

中国大陆的群众示威具有强大的潜力,但由于工人群众没有组织权利,目前大部分抗争仍然是分散和短暂的。但通过网路的帮助,群众示威有进一步组织化、持续化、激进化的趋势。网路亦成为地下政治组织重要的沟通平台,下一步就是将网路转化成群众组织,挑战中共一党专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