压榨・镇压・掠夺・愚化: 雀巢公司简史

2013年9月29日 上午 12:29Views: 907

9月21日是国际反雀巢日 大家是时候认清雀巢公司狰狞的面目

左岸 社会主义行动

正 如英国学者Tom Standage于其著书《An Edible History of Humanity》中所言,于现代,食物不再单纯是一种用以维生、果腹,或满足食欲的物品,它更成为一种政治斗争的工具。在最近一波资本主义全球化的浪潮 下,跨国企业的垄断达至史无前例的水平,无孔不入渗透到我们的生活中。

雀巢公司于1866年于瑞士成立,早于20世纪初即成为当时食品巨擘之一。今天,从咖啡到雪条,我们每天也食用或饮用了不少雀巢公司的产品,雀巢似乎与现代人生活不能脱轨。但雀巢的成功是建基于何物的?还是逃不开全球剥削、跨国抢掠和蒙骗大众。

压榨

赤 贫国家埃塞俄比亚(下称埃国)是雀巢公司旗下的雀巢咖啡的咖啡豆重点生产国。这个贫穷的东非国家经历了多年战乱,百废待兴,但现在却毫无寸进,除了政府的 官僚架构外,也“多亏”了雀巢公司不少。自90年代埃国,斯大林主义政府倒台,重新对外开放时,吸引了一直觊觎这个传统咖啡大国的跨国企业注资埃国,当中 包括了雀巢咖啡。雀巢与其他咖啡业巨擘合作垄断埃国的咖啡豆出口市场,并把咖啡豆价格不断压低,务求达至利润最大化。

每天早上的纽约期货 交易所内,来自不同咖啡公司的交易员不断嘶叫著杀低喊价。每一声,便抹杀了一群埃国咖啡农的未来。据统计,于2002年,埃国咖啡豆的价格只有1960年 的1/4;于2007年,每公斤的咖啡豆由3美金被压低至0.86美分,令埃国这个赤贫国家每年损失近8.2亿美金。这笔资金,已可于当地兴建2000所 小学,开展扫盲政策。令人咋舌的是,这些由埃国咖啡农以贱价出售予雀巢及其他跨国企业的咖啡豆,到了英伦半岛,竟可以188倍的价钱出售,成为中产家庭或 是富有人家的“杯中物”。

雀巢公司与它的垄断伙伴掌控著埃国的咖啡豆出口市场,令埃国人民生活水平裹足不前,无法脱贫。在一股抗议声中, 雀巢在2006年已开设了所谓公平贸易咖啡品牌,作为平息抗议的技俩,建造企业良好形象的宣传手段。但事实上,公平贸易咖啡产品只占了雀巢咖啡的产品不足 一成。雀巢公司对发展公平贸易的热诚与决心显而易见。雀巢公司与Starbucks一样,卖几粒“公平贸易”咖啡豆,便沾沾自喜地摆出一副正义使者、道貌 岸然的姿态,装公平贸易的代言人,相当呕心。

非洲的另一边,却有另一幕雀巢的恶行在上演著。在科特迪瓦(前称:象牙海岸),一个供应全球 40%可可豆的国家,雀巢一直涉嫌间接介入可可豆童工的人口贩卖、虐待与强制劳动。可可豆童工虽有“工”之名,却无“工”之实,他们只是一群奴隶:生命只 值200港元左右、没有薪水、每天工作至少14小时、严重缺乏食物及睡眠,更时而被监工鞭打及殴打。这种帝国主义的暴行,不禁叫人回想起糖岛(Sugar Islands)的黑奴们。全球的反全球化人士、人权及劳工组织一直指控雀巢的罪行,但雀巢一直只是逃避责任。雀巢不但压榨埃塞俄比亚咖啡农,更进行人口 贩卖及利用童工,至此,有关雀巢的企业道德,相信读者也是相当清楚的了。

#23 whole-38_2

也因如此,为反抗雀巢的帝国主义暴政,近年雀巢旗下不断爆发工人 罢工及示威。但对雀巢这等“泰坦企业”而言,瓦解工运毫不困难。雀巢雇用了大批私人军队及黑帮,又或是垄络当地政府出动镇暴警察对付工人。前菲律宾雀巢工 会领袖Diosdado Fortuna因组织罢工在2005年被刺40多刀身亡、哥伦比亚的雀巢公会领袖Romero Molin疑因各媒体透露美禄内含过期奶粉而遇刺。雀巢公司更将罢工工人编入当地工厂的黑名单,令罢工工人全数长期失业,甚至贿赂当地政府,以捏造工会领 袖的犯罪资料,实行赶尽杀绝。压榨与镇压: 雀巢是资本主义的最佳体现。

抢掠

一个印 度洋之隔,在东亚的巴基斯坦,旱灾问题一直缠绕著当地90%的人民。雀巢公司却无视大众的燃眉之急,每年在卡拉奇抽取3亿加仑的地下水,又在水资源供应紧 拙的拉合尔大举抢夺水资源,令拉合尔的情形雪上加霜。雀巢在当地大力开采资源,但却从未顾及当地人民的苦况。仿如在雀巢公司的眼中,除了金钱利益,其他一 切都是虚无且不存在的。

这毫不稀奇。雀巢公司的主席Peter Brabeck-Letmathe在上任CEO时,曾接受一辑记录片的访问,他竟毫不犹豫说:“我认为一般NGOs所说,水是一种基本人权这种论调相当极 端。”他更称水资源应被私有化,人人应付得起钱才可以喝一口水。他亦称,他认为公司的CEO除了把公司利润最大化,便不需要负上其他社会责任。这完全反映 了雀巢公司的思考模式: 金权至上,利润至上。雀巢无视人类利益、压迫劳工、草菅人命……一切,都只是履行他们声称的“社会责任”。

回到 非洲,于2010年,雀巢被揭发对南非茶及蜜树茶这两种土生南非草本植物进行生物剽窃(Biopiracy),打算将这两种土生植物制成多种商品并申请专 利。根据南非政府的《生物多样化法案》(Biodiversity Act),任何利用南非独有及土生生物资源作商业用途,需得到南非政府批准及与南非政府分享产品利润。但雀巢却从未知会当局及得到批准,这表示了雀巢是一 间流氓公司,不但践踏工人及农民,更每每视法律为无物。

雀巢犹如达伽马那帮暴徒般 - 周游列国,四处虏掠,为了利益目空一切。

愚化

纵使雀巢公司是如斯野蛮暴戾,它还是有些“文明”一点的技俩的。雀巢是误导消费者的专家,旗下的雀巢奶粉便是铁证。

我 们都知道母乳比配方奶粉来得健康及正常。但雀巢公司却为保护自己产品的销路,向第三世界的文盲母亲强销人工配方奶粉,以奶粉包装健康的金发白人婴儿,误导 目不识丁的母亲,令她们认为人工配方奶粉比母乳更好。雀巢公司更时常夸大HIV病毒透过母乳传染婴儿的风险,最终令文盲母亲纷纷向雀巢公司奉上所有积蓄。 但事情还未画上句号。第三世界的水源大多都已受污染,都是不洁净的食水,但母亲们却以这些污水冲泡雀巢奶粉予婴儿饮用。结果是在第三世界内,饮用奶粉饮料 的婴儿比饮用母乳的婴儿,死于腹泻的机率高出了25倍。现时每年约有1,500,000名新生婴儿死于非母乳喂哺,每年投放70亿美金蒙骗第三世界母亲的 雀巢公司实在责无旁贷。

在第一世界国家,雀巢亦毫不忌讳地愚化大众。在宣传单张中,雀巢不断夸大其奶粉的营养价值,经常曲解研究数据,吸引消费者购买其产品。它亦经常赞助及捐款予一些专业医学组织,拉近双方关系,令消费者产生错觉,以为雀巢具有一种医学权威,从而信任雀巢公司及其商品。

工人斗争 打倒雀巢资本家

雀巢在2005年荣获Public Eye Awards的“最卑鄙公司”,并成功入选 ‘Hall of Shame’。8年过去,雀巢行商手法依旧卑劣。

在 每年9月21日国际反雀巢日,不少民间团体和人权组织都会发动“良心消费计划”或推行“公平贸易”,但只要雀巢公司依旧为一小撮资本家控制,以利润为依归 的营运模式就不会停止。大企业的爪牙已经深入我们生活的每一处,单靠自发的消费者运动,没有可能动员大多数群众反对雀巢。

大财团的洗脑广告遍布我们生活每个角落,消费者若果不加以警惕,随时跌入危险食品的陷阱。而所谓“公平贸易”不过是将财团宣传技俩的负担转嫁至消费者身上,为吸血企业购买赎罪券。故此,大众不应盲目信任公平贸易产品;反之,应对大企业宣传手段的标签更为小心。

斗 争的出路是,组织雀巢公司的工人进行罢工抗争,支持农民组织起来示威,反对跨国财团及世界贸易组织(WTO)等。近年中国青岛、香港、菲律宾都有工人罢工 反抗,要对付跨国财团的资本家,跨国性协调的工人斗争也是必须的,揭破雀巢公司以暴力镇压工人。工人和消费者需要民主成立的委员会,监督食品安全、监督劳 工保障、环境污染、贸易压榨等问题,并要求财团公开数簿,将剥削和垄断的暴行曝露于公众眼前。只有将雀巢及与之有联系的企业国有化,收归工人民主管控,才 能彻底实现这些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