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恐怖主义侵袭天安门广场

2013年11月1日 下午 10:57Views: 150

中国当局提升对维吾尔族和其他少数民族的打压

中国劳工论坛(chinaworker.info)报道

在中国媒体最初低调和隐晦的报道之后,周一在中国最具象征意义和警备森严的北京天安门广场发生的致命事件目前已经被确定为“恐怖袭击事件”。10月28日(星期一)中午12时左右,一辆白色的多用途旅游汽车冲上庞大广场上的行人便道,在起火爆炸前,碾压与冲撞游客人群达400米。

包括驾车的乌斯曼·艾山、其母库完汗·热依木及其妻古力克孜·艾尼3人在内造成5人死亡与40名路人受伤。当局已确定袭击者为维吾尔族。这是一个来自与中亚接壤的广袤的新疆地区的以穆斯林人口为主的少数民族。可以想见,这一悲剧性的事件将触发对维吾尔族镇压升级的担忧和加剧维族与多数人口的汉族之间的民族对立情绪。

Terror2

社会主义者和中国劳工论坛(chinaworker.info)网站一贯明确地反对个人恐怖主义,这不能增强对中国专制当局的群众反抗,而只会分化被压迫者,并使群众斗争变得更为困难。虽然事件其中仍有诸多因素尚不清楚,而我们的反应也因此只是暂时的,但一个无可争议的事实是周一恐怖袭击的受害者都是普通平民和游客,其中包括死亡的菲律宾女医生和来自广东省的普通平民游客。他们都是在车辆爆炸起火前被撞身亡的。而且,从更长远的来看,在这个事件中受害最严重的将是维吾尔族群众,因为这一事件可以成为中共专制当局加紧其在新疆执行铁腕政策的借口,并也可将其用于针对其他非汉族的少数民族群众,如藏族和蒙古族人民。由此可见该事件将起到相反的结果。当局用来镇压少数民族实现地区“稳定”的措施也可以成为当局用来打压汉族工农争取自身权益利斗争的类似镇压措施的试验场。

打压

北京警方已证实针对周一的袭击事件逮捕了五人,全部来自少数民族维吾尔族。可以理解维吾尔族一些维权组织与团体为这事件深深震撼,并可以预期当局可能会进行一场新的“严打”。新疆地区的的人口中维吾尔族占46%,并在贫穷的农村地区占绝对多数。自2009年以来,当地暴力事件频发,种族间暴力冲突已导致近200人死亡。基于该地区并不可靠的新闻报道,即使按照新疆的标准,过去数月发生的事件尤为血腥。

根据自由亚洲电台报道,10月份内七名维吾尔族人被警方在不同的事件中射杀。当局解释射杀是反恐行动的一部分,但死者中包括哈尼库鲁格村(莎车县)的一个家庭,包括父亲和分别只有18岁、15岁和12岁的三个儿子, 根据官方安全部队的解释射杀该家庭是由于“拒捕”造成的。在6月间,35人在官方界定的“恐怖袭击”中被打死。北京周一的撞车事件中有一名犯罪嫌疑人来自于上述“恐怖袭击案”的同一地区。在8月,20多名维吾尔族和至少1名警察在另一起警方的突袭中被打死。

在面临经济歧视、令人窒息的宗教和语言自由限制的同时,在过去几年里,安全部队大规模增加的进屋搜查行为进一步刺激维吾尔族中绝望和愤怒的情绪。近来新疆有139人因为在网上传播“圣战”思想被查处,有256人因为传播涉稳谣言而被查处,这成为中国全国性取缔网上“谣言”打击活动的一部分。

Terror3

十八届三中全会

中国专制当局显然因为这一发生在其“后院”的攻击而感到尴尬。恐怖事件的爆发动摇了政府关于中国正在建设一个“和谐社会”的说法。而且当前也是一个敏感时期,距离中共领导层召开关键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只有两个星期的时间,据说这次会议将推出“史无前例”的经济改革。媒体关于周一袭击事件的宣传和警方的调查将不可避免地用于反映统治精英宣传的需要(这同样也发生在所谓的“民主政体”中) 。

不幸的是,恐怖主义行动对于中国而言并不新鲜,而且并不如同某些媒体宣称的,这也不是全国首例“自杀式袭击”。同样,这会误导我们联想这样的袭击只与宗教因素或少数民族相关。日益严重的社会问题和不断收紧的政治控制的相互作用可以预见会驱动一些绝望的个人采取盲目和适得其反的个人恐怖主义。诸如今年早些时候已经成为国际新闻的冀中星案,冀中星在北京首都国际机场引爆炸弹,抗议保安毒打导致他被迫终身坐在轮椅上。他虽然活了下来,但被判处6年徒刑。另一起案件中,山东伤残的建筑工人曲华强在当地镇政府引爆炸药自杀身亡。他抗议工伤赔偿不足,而地方官员拒绝接受他的上访。

2008年,湖南一居民因为抗议拆迁而开着他装有煤气罐的汽车冲向当地的政府大楼引发爆炸,除他本人死亡外,还导致12人受伤。同一年, 28岁的北京男子杨佳为报复被警方殴打,在上海刺死六名警察。当杨佳被执行死刑时,他的遭遇曾经引起广泛的同情。这些都只是近年来发生的少数几个案例,但是毫无疑问的是,很遗憾这正成为一种趋势。

这些行为的日益增加表明,作为当前中国政治局势的一个特点,既非是“有组织的阴谋”,也不是简约的政治纲领推动这些绝望的恐怖主义行为的发生。这来源于当下局势的两个特点:当局越来越多地依靠各种警察措施进行统治,但同时工人阶级仍然处于束缚和无组织的情况下导致缺乏取而代之的群众措施。

被压迫者进行团结斗争

社会主义者强调,只有群众斗争才能挫败专制统治和和解决诸多社会问题。正如马克思主义解释的需要非常明确地反对个人恐怖主义,伟大的革命者列昂·托洛茨基曾经写道:“恐怖主义肇始于革命阶级的缺席,随后又因革命群众缺乏信心而再生,故恐怖主义仅能利用群众的脆弱与无组织来维持自己,于是就有必要贬低群众的斗争成果,又夸大群众的失败。 [《个人恐怖主义的破产》,托洛茨基,1909年]

今天中国的迫切任务是,通过反对种族主义和其他一切无论宗教、政治或族群形式的迫害,争取全面和直接的民主权利,包括承认少数民族实现真正自治乃至最终自决的权利,如果这是他们的民主选择,从而为团结工人阶级反对压迫的斗争奠定基础。这需要与反对中共专制当局促使少数亿万富翁暴富的资本主义纲领齐头并进,这一资本主义纲领碾压了各族人民的生活,使他们面临难以承受的生活成本和日益增加的剥削。团结奋斗争取社会主义的未来是唯一的出路。

如需要了解更多关于维吾尔族人民遭受压迫和争取自由平等斗争的情况,请点击链接阅读文章《新疆的民族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