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内瑞拉:一场日益加深的危机

2013年12月4日 上午 5:21Views: 136

委内瑞拉经济面临着失控的通货膨胀、市场投机和严重的食品短缺。与此同时,资本主义势力因为政府的日益分裂而信心大增。

约翰•里瓦斯 委内瑞拉革命社会主义组织(工国委CWI委内瑞拉支部)

自从胡戈•查韦斯去世之后委内瑞拉政府高层的不作为,并伴随着日益加深的全球经济危机和政府改革的局限性,暴露出被称作“玻利瓦尔革命”的缺陷和矛盾,这将开启一个深化阶级斗争的时代。

与此同时,工人阶级和穷人缺乏有觉悟意识的组织反对资本主义,贪污腐败和官僚主义。右翼势力趁机发起了一场新的政治和经济的攻势恢复他们对政治的控制。

查韦斯三月份去世后,查韦斯主义内部的矛盾变得尖锐。这导致在文官和军方人物之间为了取得执政的委内瑞拉社会主义统一党(PSUV)和政府的控制权产生了争论和隔阂。这导致一场委内瑞拉联合社会主义党内部的政治危机,这反映在今年十二月八日地方选举候选人的选择上。

委内瑞拉社会主义统一党自上而下的候选人分配不公平和忽视基层选民和社区领袖,已经引发了分裂。在某些地区,不满情绪在其传统票仓滋生。一些自称是“查韦斯主义反叛者”的人已经开始越过党的领导人,自己独立参加选举。委内瑞拉社会主义统一党副主席、国会议长奥斯达多•卡韦略谴责那些不尊重党决议的人为叛徒和反革命,指明委内瑞拉社会主义统一党以外的候选人没有资格继承查韦斯的政治遗产

在被政府称作“破坏活动和经济战争”的背景下,资产阶级因阴谋活动被谴责。正当此时,政府试图与一些被称作“民族和民主主义的”资产阶级结成联盟。

在他赢得了四月十四日的选举后,查韦斯的继承者—尼古拉斯•马杜罗没有召集工人、穷人和社会运动的会议以发展革命政治计划对抗资本主义及其鼓动的反动暴力行为。相反,他会见了大商人和大资产阶级的代表,包括门多萨家族,大垄断集团POLAR食品和饮料公司的拥有者。政府向他们做出重大让步以便能够发展他们的商业,本质上准许他们忽视对工人权利至关重要的责任,并且给与他们更多的优惠条件获得金融融资。一项基础食品涨价的要求被准许,货币贬值百分之四十六。

大亨们没有满足这些,他们继续向政府施加压力要求外汇市场的进一步灵活政策和货币贬值。政府正在考虑他们的要求。与此同时,大亨们要求弱化劳工权利相关的法律,这将影响百分之二十至三十的产业领域。他们认为工人权利正是导致经济短缺的一项因素。

通货膨胀和市场投机

可悲的是像玻利瓦尔社会主义工人党和委内瑞拉全国工人联盟这些工会联合会的主要发言人,也发表声明称雇员缺勤也是生产下降的一个因素。他们的言外之意是工人需要更多的物质刺激才能为公司多做贡献。

当然,还有其他因素导致生产下降。例如,在拉腊州(Lara State)的科尔德罗地区(Cordero),索托鸡肉加工厂的资本家用欺骗的办法破产并关闭了工厂。在之后的八月份整个公司和遍布委内瑞拉的工厂都关闭了,这导致了我们今天体验的食品短缺。索托的工人已经英雄地抵抗了几个月,要求政府将他们的工厂国有化并置于工人和社区的控制之下。然后政府的响应是进一步加强包括鸡肉在内的食品进口。这样的案例比比皆是。

工会的官僚更喜欢投机性地与反对政府的反对派进行联合,而不是团结起来用行动争取工人的权利,并防止政府右转和右翼势力的破坏。

政府政策使经济状况更加恶化。紧缺达到了历史新高—总体上的百分之二十。在某些领域达到了百分之五十甚至百分之百,如牛奶,鸡肉和油等产品。官僚们调控价格的努力已经失败,商人们则继续他们的投机生意。委内瑞拉的通货膨胀率总体水平在百分之四十,食品的通货膨胀率将近百分之七十。世界市场上超过一百美元一桶的高油价已经持续了多年,但这不足以让政府继续维持其社会政策,相反由于向大亨寡头们的让步而削弱了这些政策(但他们企图推翻政府)。

政府陷入严重的流动性危机。这主要是委内瑞拉国家石油公司(PDVSA)和非中央控制的国有金属矿业生产问题引起,这些产业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百分之九十七。资本家及其黑手党推动的大规模资本外逃加剧了流动性危机。

尽管在过去的十四年中收入超过九千亿美元,政府仍是赤字财政,这仅仅是每况日下的开始。中国已经成为了委内瑞拉的主要债权国。但是中国对于委内瑞拉政局不稳和持续要求更多的贷款深感不满。为此,在十月的早些时候,马杜罗不得不访问中国要求贷款展期。中国政府正在对技术、建筑、通讯和汽车领域投资,同时需要占用大量的耕地,这看起来对一个大规模食品短缺的国家似乎很矛盾。

这是一个危险的政策。尽管中国经济实现了多年的高速增长,但她仍然不能置身于资本主义危机之外。委内瑞拉的经济放缓和崩溃加之全球性的石油价格巨跌将导致危险形势,这将提升阶级斗争的水平。

在打击贪腐和资本外逃的幌子下,政府的打击目标是那些因为各种原因,通常是因为急需被犯罪网络诱骗到非法外汇市场交易谋求高价格的普通人。打击没有触及黑市交易网络的顶部上层人物。

非法货币交易市场的主宰者带来大量价格投机,正在扼杀经济。例如,航班的价格已经飙升了百分之四百;在国外通常价格为一百美元至五百美元之间的电子和电话设备,在委内瑞拉高达一千至五千美元!政府已经通过了新的货币管制机构(DADIVI)采取新的措施,限制去海外旅行的人员获取外币的金额。不过这只是冰山一角,只有百分之十的资本外逃被遏制。

不平等加剧

在过去的一年二百三十亿美元以进口需要为名交给了私人公司。这些钱迅速地消失在那些以腐败为目的设立的空壳公司里,部分政府官员卷入其中。政府试图避免问题暴露防止引起基层查韦斯主义者的愤怒和对政府反腐败运动真实性的质疑。政府试图隐藏没有工人真正参与的上层官僚货币管制真相,政府内部的严重贪腐引起和加剧了这次危机。

在过去的十四年里,政府从未接管主要的经济权力,将之留在资本家手中用于维持和增加利润。委内瑞拉百分之七十的国内生产总值GDP控制在百分之一的人口手里。去年央行的百分之九十七货币收入来自委内瑞拉国家石油公司,所以,最上层百分之一的贡献少于百分之三。这些钱百分之六十用于进口,主要是食品和工业制成品。大多流入私人公司领域。因此,寄生阶层得到了大部分石油收入和国民生产总值。

拉丁美洲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家协会(ALEM)估计委内瑞拉大约有四百二十三个农业生产单位,其中的百分之二控制一千七百万公顷土地,占土地面价的百分之五十五。自从一九九九年开始,政府有意敞开了对大商业的税务漏洞。在委内瑞拉生产的外国跨国公司除了在其母国以外不缴纳税款。路易斯•布里托•加西亚(Luis Brito Garcia)—一位知名的左翼政府联邦委员会成员谴责了这项税务协定。他说这项政策将使国家到二零零九年失去一百七十亿美元收入。很明显这种减税连同不公平的增值税均应一并废除。

尽管激进的群众推动查韦斯国有化大公司和没收大地主土地使资产阶级和帝国主义份子颤抖,大公司和大地主在查韦斯和马杜罗的统治下依然保持和增长他们的财富。有这样的例子,私人银行和金融机构即使在经济衰退期间依然继续盈利。

此外,尽管外交冲突不断并试图与俄罗斯和中国结成新的同盟,委内瑞拉经济仍然高度依赖美国。在很多关键的经济领域,美国是委内瑞拉最主要的贸易伙伴。美国国务院最近总结:“尽管委内瑞拉和美国政府间局势紧张,但这没有或者很少影响到两国商业取得的丰硕成果。”

革命成果受到威胁

委内瑞拉工人阶级面临着巨大的挑战,这不仅仅是取代查韦斯的政治地位。最主要的挑战是如何让广大工人和贫民思考发动一场旨在结束贫穷的革命。

缺乏能起到决定性作用的自下而上的工人和贫民基层组织,这将意味着进程软弱和受限于资本主义内部的民主和民粹改革。这是一个主要的因素用于解释一个被全世界反对资本主义的人们认为是重要  参考的体制如何无法决定性地与旧体制彻底决裂。

当前的政治和经济危机不仅仅威胁着我们向前取得革命胜利的脚步,更有可能导致我们政治失败。这已经被各国统治阶级片面地提及,“社会主义”已经失败,那是一个陈旧的模式。我们只能寻求在资本主义内部和确保社会阶级之间和平的改革。可能没有比这更错误的论证了,考虑到我们有全世界范围的实践经验。

政府已经谈论破坏和反对其的经济战争,从始至终那更像一个小插曲。政府谈论此事是在1973年智利发生反对阿连德的军事政变四十周年纪念日。他们这样做是试图借助一个历史比喻机械地说服人民目前的危机与他们的政治失败无关,帝国主义和资本主义试图挫败革命的另一次尝试。这是一个明显的操弄以掩盖政府正在推行的阶级调和的政策,他们背叛了那些支持查韦斯和社会主义革命思想的工人的愿望。

军队的角色

经济政策的失败以及政府对一部分资本家的作法已经动摇了他们的统治基础。基于四月十四日最终的选举结果,查韦斯主义者在过去不到五个月内失去了两百万张选票。越来越多的不满情绪在查韦斯主义选民和工人之间滋生,尽管有些混乱和缺乏政治领导者他们仍然怀有革命和改变体制的渴望。这时的右翼和查韦斯主义官僚不能充分控制局面防止一场新革命的爆发。

类似这种情况军队通常扮演仲裁人的角色,介入并保护体制的稳定性。同时这也是一个复杂的因素,在军队内部有很多政治矛盾。在委内瑞拉,一部分军人出身于工人阶级,这与本地区的很多国家不同。并且查韦斯给军队引入了社会主义思想,即使带有一定的民族主义色彩。

虽然这些社会主义理想是抽象和困惑的,但也创造了军队内部分化和对抗的可能性。尽管如此,大多数军人致力于保护现有制度,并可能发挥关键作用。

马杜罗已经开始赋予军方更多的权力,比查韦斯走的更远。很多国家关键部门直接或间接受军人领导。这是意图平息军队内部日益滋生的不满情绪。政府宣布给全体军人涨工资,拨款用于武器装备采购和维修。这种做法不新鲜,查韦斯已经做过了。不同的是查韦斯具有足够的领导能力和权威平衡军方和文官政府之间的关系。这也是基于查韦斯时期良好的经济状况。

查韦斯主义者的内部矛盾不断深化,政治和经济危机,特别是委内瑞拉社会主义统一党内部支持政府的各方分化加剧,这为重组左翼和基层民众为推动玻利瓦尔革命进一步激进和深化提供前景。

在今后的一段时期,我们将看到一个上升的社会冲突,正如我们看到的在SIDOR钢铁企业工人和其他工人中发生的。需要建立在工人和贫苦群众斗争基础上的领导层仍是决定性的因素,这是革命左派面临的主要挑战。

在另外一个方面,鉴于目前的力量平衡,资产阶级或通过右翼联盟,统一民主党(MUD),或通过查韦斯主义内部的反革命势力重新掌权并不会让人吃惊。然而如果因此得出一个失败主义的结论将是错误的,委内瑞拉资本主义的矛盾已经达到了临界点。

Members of Socialismo Revolucionario, alongside workers from the industrial heartland of Lara, in struggle against the corporate offensive taking place in the country

社会主义革命运动的成员与来自拉腊州的工业心脏地带的工人肩并肩战斗,反对全国各地发生的企业的进攻。

在世界范围内,资本主义危机依旧持续。改变不会自己到来,在新时期阶级斗争的背景下,任何在资本主义基础进行运作的政府都将面临工人和贫民革命爆发的可能性。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