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永康:习近平打到“老虎”了吗?

2013年12月20日 上午 8:11Views: 1371

“国安沙皇”受调查调查,震撼中国政局,中共权斗进入新阶段

文森特.科洛,中国劳工论坛(chinaworker.info)

根据《路透社》和《纽约时报》等国际媒体的报道,前政治局常委周永康、其家属和家庭勤务人员,涉及贪污等罪行,正面临正式调查。最高级别决定将周永康及其妻软禁。早几个月就有流传,周突然受到反贪调查。周永康在2007到2012年间是中共的头三号人物,掌管政法委这个令人畏惧的国安机关。在他的管治下,中国国安预算(法院、监狱、检查和警察)从2008年的4,060亿元跃升到2012年的7,020亿元,与越南的GDP相约。

海外媒体报道称,根据“内部人士”透露,在12月初,习近平领导的政治局决定对周永康发起正式刑事调查。此前,几名与周永康关系密切的国企石油的主管和前主管,以及四川省党委的前任领导人,已经被逮捕和受调查了。调查人员的策略被形容为“打虎之前先拔牙”。这批人似乎希望获得轻判,因此坦白从宽,令当局搜到周永康的罪证。当中包括据闻被调查员关押数月的周永康之子周滨。

海外媒体报道,对周永康及其家属的指控,不止于庞大贪污,而且还涉及谋杀前妻、涉及有组织犯罪和图谋推翻现任中共领导习近平等罪行。这些报道展现出一幅谋反的画面,轰动性甚至盖过震惊一时的薄熙来案。今年较早,与周永康关系密切的薄熙来,在一场受到操控的半公开审判骚后被判无期徒刑。而周永康家族的贪污据信可能高达数百亿元,罪行惊人得令中共高层面对两难局面。因为在对周永康的调查审判中,可能把整个政权拉入政治丑闻的泥潭。

贪污渗入中国每个角落,但高官贪污案件在中国并非真的针对贪污,而是内部政治斗争的工具。习近平通过高调的反贪运动,表示要“老虎、苍蝇一起打”,来重塑严重受损的公众支持,而且同时打击统治精英内部的潜在反对力量。政权为了私人资本的利益计划重组国企,反贪为此提供了重要的掩护。许多评论家解读,从习近平打击周永康,可见他已经成功巩固了个人对一党专政政权的控制。周永康被比作为斯大林手下邪恶的秘密警察头子拉乌润提.贝利亚。打压周永康这样丑恶的人物,无疑会在中国广泛阶层的群众中大受欢迎。

Trial of Bo Xilai in August 2013

2013年8月的薄熙来审判

“正式逮捕”

尽管没有官方声明,《纽约时报》(12月15日)引用接近中国领导人的消息人士,报道了周永康的软禁。“这不是像在之前几个月的时候,之前[周永康]受到的是秘密调查,受到的限制较宽松。”该报引述一名和党内精英有亲属关系的律师:“现在是正式的[调查]”。

本事件突显出中共内部危机,加上正在上演的戏剧性换血,会对党国的走向产生深远的影响。文革以来还没有一个像这样重要的中共领导人或退休领导人被清洗。如果案件进入审判,将成为现政权自1949年建立以来,首位政治局常委受到谋杀和贪污的指控。

尽管无法知道内部斗争的全部画面,习近平拉倒周永康,似乎是他集中权力到个人手中的新一步,并给其他潜在的对手发出警告。反过来,这反映出中共政权的僵局。中共拼命推行新自由主义的经济重组计划,从而避免迫在眉睫的债务危机,以及滑向日本式的停滞。这一过程在本刊文章《三中全会:推进市场,加强独裁》中有详细讨论。周永康案曝露出,在社会矛盾一触即发下,中共所面临的政权合法性危机。习近平面临巨大压力时,他要通过抓捕像周这样的“老虎”,表现出他是认真的致力于“改革”的。对习近平来说,无论干还是不干,都是个高风险的策略。

习近平打击周永康,似乎准备挑战“入常无罪,入局免死”的潜规则。这些领导人或前领导人中很多都是中国最有权、最贪腐的商业集团主管。无论这些精英人物如何看待周永康,他们也会担心自己利益受威胁,因而极度不安。这提出问题,关于权力斗争未来走向,以及保守派可能作出的反应。“前常委担心中国现任领导人会瞄上他们…”芝加哥大学教授杨大利告诉BBC。

“石油帮”

周永康通过国有石油行业扶摇直上,成为90年代末中国最大石油天然气生产商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的总经理。他被视为“石油帮”的领导人物,掌控国有垄断石油行业这块封地,并利用这控制权来积累巨额个人财富。今年早些时候,清洗石油帮等于在周永康颈上套绳圈。根据《纽约时报》引用一名匿名前反贪调查人员,“周家族在石油行业的活动可以提供很多潜在的非法财富来源,包括油田经营权、服务合同、设备销售和石油配送。”

香港媒体《苹果日报》报道,周永康之子周滨仅从重庆市的一些公共项目中就捞到了100亿元。一些海外媒体报道,周滨去年逃到新加坡或者加拿大。据报道,他在2013年9月被带回中国,据《每日野兽》称,他同意配合对其父的调查以换取宽恕。

据信与中共反贪沙皇王岐山有关的《财新》杂志,连续报道一系列从石油行业获利的家庭关系。这些文章提到周永康的儿子、儿媳及其亲家。正如在2011年以来对前铁道部的反贪清洗,政权打击中石油领导层有两个目的,不只是针对周永康,更是为了加速市场化改革,可能让私人资本掌握更大份额,甚至将中石油分解为几个更小、更“灵活”的公司,来驯服这个最显著的“既得利益集团”之一,让其不再继续阻碍领导层更广泛的新自由主义重组议程。

在薄熙来的审判中,当局局部失去控制,但公审周永康比公审薄熙来更具风险。尽管周永康不像薄熙来那样享有相当程度的公众支持,但政治风险仍然很大。周永康作为管治警队和法院的前政法委,若被揭露为头号罪犯,哪怕审判和公布是周涉嫌的罪行的一小部分,都会曝露政权核心的腐败程度,有可能增加群众对整个政权的厌恶。

从最近其他一些腐败案件可见(例如薄熙来和刘志军的审判),指控很可能会“缩减”具体的腐败金额,来掩盖官员掠夺的程度,并保护其他中共官商。如果周永康被正式起诉,案件很可能集中关注经济犯罪,而不是指控阴谋暗杀,或者推翻习近平等领导人。这些指控过于敏感而可能危害政权,曝露其内部混乱的程度。但是控制这个过程极其困难。因此,还有待观察习近平和中共领导层如何处理这一案件,以及会否尝试把事件隐藏在幕后。不过,很明显周永康事件开启中共内部危机进一步深化的新阶段。